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69

  第六六十九章
    李泗看看對面的五名甲級學生,再瞧瞧自己的身邊,暗暗算了算,大聲說道:“四個對一個,我們贏定了。【】yuntv”“狹路相逢勇者勝,小的們,給我上!”
    “吼——”在李泗的鼓舞下,二十名癸級學生齊齊吶喊一聲,向對面飛撲過去,與此同時,紛紛罩起了靈鎧。
    在群體比試中不允許使用武器,只能靠拳腳擊倒對手。
    五名甲級學生臨危不亂,反而還嗤笑出聲,五人亦同時罩起靈鎧,和沖過來的癸級學生戰在一起。
    雙方只是剛打了個照面,便有兩名學生從人群中倒飛出來,雙雙摔落在李泗的眼前,再看他二人,同是胸前的靈鎧被擊碎,倒在地上,哼哼啞啞地半晌站不起來。
    “隊長……他們……太厲害了……”兩名倒地不起的學生散掉靈鎧,五官都快扭成了一團。
    見狀,李泗大怒,沖著前方的戰團大吼道:“喂!你們還來真的啊!”
    “廢話!挑起事端的可是你們,還想要我們手下留情嗎?”說話之間,又有兩名癸級學生被打出戰團,和剛才那兩位一樣,同是靈鎧破碎,力站起。
    李泗在旁觀戰,看得又氣惱又心急,連聲叫道:“他們的修為比我們厲害,要攻擊他們靈鎧的薄弱處,先生當初教你們的都忘了嗎?”
    不用靈兵對戰,單靠拳腳,修為深厚的一方占有絕對的優勢,弱者想要取勝,只有想辦法攻擊到對方靈鎧的薄弱之處,比如脖頸、腋下、肘彎、膝彎、大腿根等這些關節的地方。
    癸級學生也想攻擊甲級學生的薄弱處,可是根本就沒有機會,對方的身手太靈活,出招也太兇猛。“別光說不練,隊長,你也快上啊——”
    李泗咧了咧嘴,以他這靈化境的修為,上去也是給人家當沙包的命!他思前想后,猶豫了半晌,暗叫一聲拼了!罩起靈鎧,他大叫一聲,也沖向戰團。
    結果他剛到戰場近前,原本還堅持戰斗的十數名癸級學生又迅被打倒十一人,此時戰場上已僅僅剩下五名學生在苦苦支撐著。
    四對一的比例,雙方的實力卻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李泗沖上來的快,跑得更快,他連手都沒伸,見大勢不妙,調頭就往回跑,邊跑邊大叫道:“這仗打不了了,小的們,快撤!”
    他跑了,把剩下的五名學生扔在了那里,五人在心中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集體問候了一遍。
    毫懸念,這五位連半分鐘都沒堅持到,被稀里嘩啦的打倒一地。五名甲級學生看也沒看躺了一地的癸級學生,一同向李泗追趕過去。
    聽到背后傳來咚咚急促的腳步聲,李泗嚇的跑得更快,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還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快了,就快跑進樹林了,只要進了林子里,自己就有地方藏了。
    可惜的是,后面追上來的甲級學生根本就沒想給他逃入樹林的機會。
    在他距離樹林僅僅剩下三丈遠的時候,兩名甲級學生從他身邊兩側越了過去,擋在他的前方,而在他的身后,還并排站著三名學生。
    見前有狼,后有虎,李泗臉部的肌肉都突突直抽搐。他沒笑硬擠笑,沖著前后兩邊的甲級學生連連拱手說道:“大家都是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又何必*人太甚嘛!”
    “這么說,你是想投降了?”一名甲級學生握著拳頭,關節出嘎嘎的脆響聲。
    “如果想投降,那就跪下來求饒吧!”又一名女學生笑吟吟地嬌聲說道。
    “大家都是同,不至于這么認真吧……”李泗一邊說著話,一邊向那名女生慢慢靠攏過去。
    “劉彰竟然選了你這種人當沖鋒隊長,看來你們癸級真的是沒人了。”那女生撇著嘴,用眼角鄙夷地睨著他。
    “姐姐就放小弟一條生路吧!”李泗顫聲說道。
    “哈哈……”那女生得意地仰面大笑,雖說臉上罩有靈鎧,仍習慣性地抬起手來,擋于唇前。
    機會來了!剛才還可憐兮兮的李泗猛的一個飛撲,腦門狠狠裝在女生的胸前,后者沒想到他在己方包圍的情況下還敢出手,反應不及,被撞了個正著,身子站力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投降?笑話!死,我也要拉一個做墊背!”李泗把女生撞倒后,自己也是頭昏眼花,但仍是咬牙撲上去,壓在女生的身上,雙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
    “該死的你!”那女生又羞又怒,起腿來,以膝蓋頂住李泗的小腹,使出全力,向外一蹬,就聽李泗驚呼一聲,整個人從她身上了起來,倒飛出去。
    他足足飛出四、五米遠才摔落在地,又向后翻滾了數米,一頭撞著一棵老樹的樹干上,兩眼閃著金星,站不起來了。
    女生一個縱身從地上竄起,不依不饒的還想沖過去爆打李泗一頓,但被同伴拉住,“他已經‘陣亡’了,總不能再過去‘鞭尸’吧!”
    “哼!臭賴!”女生氣呼呼從李泗身邊走過時,還沒忘扔下一句。不過李泗已經聽不見了,被樹干這么一撞,腦袋雖說有靈鎧保護沒有受傷,但也是陷入一片空白。
    五名甲級學生以一陣亡的代價一口氣解決掉以李泗為的癸級沖鋒隊,接下來,五人進入樹林之中。
    正往前走著,突然之間,頭頂樹梢上傳來一陣大笑聲:“你們上當了,現在已陷入重圍,趕快投降吧!”
    隨著話音,五人四周的草叢傳出一陣沙沙聲,緊接著,二十人左右的癸級學生從周圍的草叢里、樹干后慢慢走了出來。
    五人抬頭再看,坐在樹梢上的正是尹蘭。
    “難怪前幾天你請哥幾個去城里喝酒,那句話說得果真沒錯,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一名甲級學生仰頭看著樹梢上的尹蘭,沉著臉說道。
    “兵不厭詐嘛!何況,許悠,本小姐其實還挺喜歡和你們一塊喝酒的。”尹蘭坐在樹梢上風情萬種地向他眨眨眼睛。
    名叫許悠的學生老臉頓是一紅,原本一肚子的悶氣也被尹蘭的笑化為形。
    “小悠,你在甲級也能排在前三名了,白安一出手就把你派出來打頭陣,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嘛。”
    “呃……是、是嗎?”
    “如果你現在退出的話,我連請你喝三天酒怎么樣?”尹蘭充滿期盼的看著他,水靈靈的大眼睛閃爍著迷人的光彩。
    “那、那怎么行?你,當我是什么人了……”
    “五天!”
    “不必再說……”
    尹蘭狠心咬牙,雙手同時張開,大聲道:“十天!”
    一旁的甲級女生再也聽不下去了,沖著許悠大叫道:“喂,你要和她打情罵俏倒什么時候?”
    “哎呀!”許悠雙手抱著肚子,緩緩蹲了下去,急聲說道:“肚子突然疼!我先去解手!”說完話,也不理身邊四位同伴的反應,一溜煙的跑出樹林,沒影了。
    看著許悠絕塵而去空蕩蕩的樹林,四名甲級學生當場被石化。美人計!又是美人計!太狡猾了!四人額頭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尹蘭見狀,在樹梢上嬌笑出聲,對周圍的突擊隊學生大聲道:“敵人中最厲害的許悠已經退出了,剩下的四頭已不足為慮,兄弟姐妹們,現在該是為犧牲的沖鋒隊報仇的時候了,上啊!”
    “殺——”癸級學生們士氣大振,吶喊連天,由四面八方一同向四名甲級學生飛撲過去。
    五分鐘后。
    “玩那么多的花樣有什么用!”“就是,自取其辱。”“等比試結束了我們再找許悠那家伙算賬。”“對!不能輕饒他,這不講義氣的混蛋!”
    四名甲級學生完好損地走出樹林,并你一句我一句地數落著。
    樹林內。“隊長……我們……我們已經盡力了……”一名倒在地上‘陣亡’的學生眼巴巴地看著坐在樹下的尹蘭,有氣力,顫巍巍地說道。
    “他們……實在……太厲害了……”
    躺了滿地的癸級學生們心有余悸地連連搖頭。
    靠樹而坐的尹蘭牙關咬得咯咯作響,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我要申述!甲級學生帶有道具!”
    說著話,她猛然抬起頭,再看她的臉,眼眉變得又黑又粗,臉蛋還被涂了兩只鮮紅又圓圓的圈圈,看上去就像年畫上的大頭娃娃。
    甲級山頭,中軍帳內。
    “主將,癸級的沖鋒隊和突擊隊已經全軍覆沒,共損四十二人,我方一損傷,不過許悠病退!”
    “恩!”坐在中軍帳中央的白安微微點頭,說道:“鄭廉,該你們突擊隊去助陣了,協助沖鋒隊,一鼓作氣,攻上敵人山頭,砍下帥旗,擒拿敵方主將!”
    “屬下遵命!”鄭廉起身,走出中軍帳,而后帶上四名突擊隊的隊員,快下了山頭。
    另一邊,癸級山頭,中軍帳內。
    “張三,不好啦,我們的沖鋒隊和突擊隊全體陣亡了!”一名學生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大聲叫喊道。
    “哦,全滅了嗎,比我預想中還快了一點呢。”劉彰穩坐塌上,不慌不忙地搖了搖手中的折扇,沉思片刻,對左右眾學生道:“你們全部頂出去,務必要護住帥旗和中軍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