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71

  阿三、阿四互相,垂下頭沒有答話。【】[]
    沒有人想當一輩子的奴隸,又是給郭玉那種草包做奴隸,不過他二人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如果唐寅知道他倆的身份之后還肯收留他倆嗎?二人對自己的身份早已不報任何希望了。
    見兩人遲遲沒有答話,唐寅猜到他倆心中在顧慮什么。他正色說道:“你二人的身份,本王已經知道了。”
    啊?阿三、阿四同是一驚,抬起頭來,驚訝地看著唐寅。
    唐寅說道:“如果你倆肯誠心投靠本王,那就是本王的人,你二人要聽本王的命令行事,當然,本王也會竭盡全力保護你二人的安全。本王不在乎你二人的仇家是誰,會不會找上門來,就算是天王老子,想動本王的人,本王也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他這番話說是鏗鏘有力,斬金截鐵,也讓阿三、阿四的心為之一蕩。
    “小人本是……本是神池的死囚……”
    未等他二人說完,唐寅已揮斷道:“本王剛ォ已經說過了,只要是本王的人,天王老子也動不了!”
    看來唐寅并非而已,而是真的查清楚自己的身份了。阿三、阿四再次互相,隨后,不約而同地向前叩道:“小人愿追隨大王,為大王效犬馬之勞!”
    “恩!”對于兩人的投奔,唐寅雖然很高興,但也并不意外,他微微點下頭,說道:“既然選擇跟隨本王,那就是本王的人,你二人要記住,日后你倆是為本王而生,要死,也得是為本王去死,仇家找上門來,本王便是你倆的后盾!”
    從來沒有遇到象唐寅這樣的人,對神池那么的不在乎,也從來沒有人對他倆說過這樣的話,霸道,卻又貼心。
    阿三、阿四眼圈同是一紅,再次向前叩。
    唐寅的臉上終于露出笑容,揮手說道:“起來吧!本王這里沒有奴隸,你二人要效忠的對象也只有本王一個。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說著,他轉頭又對上官元彪道:“以后阿三、阿四就是我們自己人了,你先帶他倆去換身衣服,至于安排什么職務嘛,暫時先做元武和你的副將。”
    “是!大王!”上官元彪拱手應了一聲,然后見阿三、阿四還傻跪在那里沒有任何表示,他含笑走上前去,拍拍二人的肩膀,說道:“阿三、阿四,快向大王謝恩吧!”
    “啊……謝大王!”二人終于回過神來,向唐寅謝恩。
    阿三、阿四的修為比上官兄弟高深得多,都已達到了靈天境,在一流靈武高手中也能排到上等,唐寅有讓他倆擔任自己護將的打算,不過惟恐二人的經驗不足,所以覺得先從上官兄弟的副手做起為好。
    成功收復阿三、阿四兩名靈武高手,唐寅也算了去一樁心事,這時候,他ォ有閑心拿起郭童剛送給他的小禮盒,剛打開盒蓋,立刻便有霞光射出,唐寅攏目仔細,原來小盒子裝有一顆鵪鶉蛋大小的夜明珠。
    可能是內室中光線昏暗的關系,夜明珠更顯明亮,閃閃放光,放在掌中,沒有冰涼之感,反而有股溫熱之氣傳來。這么大的夜明珠雖然還稱不上絕世珍品,但也是稀有之物,萬金難求。
    即便是那么不在乎寶物的唐寅都忍不住將這顆夜明珠拿在手中來回把玩,有些愛不釋手。
    正在這時,外面的侍女走近來,輕聲說道:“大王,程將軍求見!”
    “請!”
    唐寅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侍女退出沒多久,程錦帶著袁紫衣走進來。
    “大王!”二人雙雙施禮。袁紫衣是唐寅的俘虜,不過對唐寅的態度還是很客氣的。雖是對手,但在袁紫衣眼中,唐寅也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唐寅點下頭,然后拿著夜明珠笑問道:“程錦,你看這顆夜明珠怎么樣?”
    程錦哪里懂得辨認夜明珠的好壞,他看了一會,不確定地說道:“還……好吧!”
    唐寅皺著眉頭,不滿地看著程錦,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什么叫還好?
    他轉目又看向袁紫衣,問道:“紫衣小姐覺得如何?”
    袁紫衣淡然說道:“大王的這顆夜明珠應該比大王的這座府邸值錢。”
    “不會吧?!”程錦詫異地看著她,這么一顆小珠子能比這么大的一座王府值錢?他感覺很不可思議。
    唐寅樂了,將夜明珠向前遞了遞,笑問道:“你喜歡嗎?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送給你。”
    袁紫衣臉上閃過一抹錯愕,但很快就消失,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唐寅哪會那么好心把價值連城的夜明珠送給自己這個敵國俘虜?她搖搖頭,苦笑著說道:“功不受祿。我不敢要。”
    唐寅揚頭道:“什么敢不敢的,只要你肯投靠到本王的麾下,別說這的夜明珠,即便你要再多的東西,本王也可以送你。”
    袁紫衣的肩膀垮下來,幽幽說道:“我以為,這個問題我早已經和大王討論過了。”
    唐寅的眉毛挑了挑,最終還是奈而笑,能讓他毫辦法的人屈指可數,袁紫衣絕對算是其中之一。
    他將夜明珠放到錦盒里,隨手扔到一邊,然后正色說道:“本王找你來,是想讓你幫個忙。”
    袁紫衣不解地看著他。
    唐寅頓了一下,立刻又道:“自你被俘以來,本王可即未打過你,也未罵過你,對你一直禮遇有加,不管你再怎么討厭本王,是不是也該有所回報啊?”
    他甚少有求人的時候,尤其對象還是袁紫衣,又拉不下臉來說軟話,表現的象個小孩子,我對你好,你就應該對我也好。
    袁紫衣撲哧一聲笑了,糾正道:“我并不討厭大王。”
    唐寅滿不在乎地擺擺手,說道:“你討厭也好,不討厭也罷,本王請你幫個舉手之勞的小忙你總是要答應的吧?”
    袁紫衣還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唐寅,她笑問道:“請大王先說讓我幫什么忙?”
    “我要你變化成我的模樣,留在王府內,差不多要一個月的時間吧!”唐寅說道。
    哦?袁紫衣不明白唐寅為何要自己裝扮成他。她沉思了好一會,說道:“現在我的靈氣法凝聚,根本用不出隨機變……”
    “本王可以準你恢復靈氣。”唐寅直截了當地說道。
    袁紫衣又是一愣,面露狐疑地問道:“難道,大王不怕我趁機逃了嗎?”
    唐寅笑了,說道:“本王的王府雖不是龍潭虎穴,但也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何況紫衣小姐的姐妹還在本王的手里,你逃了,豈不等于是把她害死了嗎?象紫衣小姐這么重感情的人,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當初袁紫衣為了保住那些寧國刺客的性命,甘愿俯就縛,對她那個情同姐妹的丫鬟又哪會棄之不理呢?唐寅對這一點還是很有信心的。
    袁紫衣直視唐寅片刻,笑了,幽幽說道:“大王似乎很了解我?”
    唐寅不會說關痛癢的廢話,他反問道:“紫衣小姐給本王個答復吧?”
    袁紫衣聳肩說道:“我已落在大王的手里,大王讓我做的事,我又哪敢不去做呢?!”
    呵呵!真是說的好聽。唐寅也不介意她話中的挖苦之意,說道:“即日起,你就住在這里。程錦,紫衣小姐的起居就交由你來照顧了,畢竟紫衣小姐對王府的情況不了解,你可要恪盡職守、寸步不離啊!”
    “是!大王!”
    程錦答應的干脆,袁紫衣的臉可紅了,忍不住問道:“難道我洗澡、睡覺的時候他都要跟著?”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這一點,紫衣小姐大可以放心,程將軍可是本王麾下的正人君子,非禮勿視的道理他很清楚。”
    這叫什么解釋?袁紫衣還要說話,唐寅揮手說道:“程錦,去幫紫衣小姐安頓一下!”
    “是!”
    程錦答應著,抓住袁紫衣的手腕,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我……”被個大男人寸步不離的跟著,袁紫衣哪肯妥協,還想說話,但人已被程錦拉出房門。
    仔細想想,該前準備的事情都已準備得差不多了,唐寅長噓口氣,身子向旁一倒,疲憊的躺到床塌上。
    這時候他是真有些累了,也乏了,兩天一夜都未合眼,任誰都受不了。
    臨睡之前,唐寅還在琢磨,邵方真能同意協助己方刺殺他的生父嗎?若他不同意,自己要用什么辦法ォ能說服他?看來這次私會邵方,還得帶上宗元,就洞察人心這方面而言,宗元還是最強的,懂得在什么時候該說什么話……
    不知不覺間,唐寅慢慢睡著了。
    很快,唐寅病倒的消息就在王府內外傳開了,甚至都傳到殷諄的耳朵里,這多虧郭童的大嘴巴幫忙。
    得知此事后,不僅朝中的武官員前來探訪,就連天子殷諄也有親自前來。
    殷諄對唐寅可是異常看重,也把他當場自己的靠山,如果唐寅有個三長兩短,殷諄都不知道自己在風國還能不能有立足之地。
    對于殷諄和大臣們的探望,唐寅全都不放在心上,草草的應付了事,只有殷柔前來,ォ最讓他感動,也讓他的心里充滿暖意。才子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