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75

  第六七十五章
    馬車直穿過鎮江的主道,快地去往王宮。【】shouda8《52o小說》52oxs走了兩刻多鐘,于王宮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車內的劉彰、白安、閻炎等人面面相覷,不明白暗箭的人把自己帶到王宮是何用意?
    熊谷憨聲憨氣地說道:“不會是大王要召見我們吧?”
    “那怎么可能!”其余人異口同聲地說道。他們在靈武學院的學生當中算是佼佼者,但放在整個風國,就是些微不足道的名小卒,大王怎么可能會召見他們?
    “那又為何帶我們到王宮?”
    “鬼知道。”劉彰嘟囔一聲,從車里探出頭去,向外張望。
    只見那兩名青衣人下了馬車,快步走到前方王宮侍衛近前,低聲交談了幾句,而后,又走回馬車這邊,拍拍車壁,說道:“都下來。”
    劉彰等人互相看了看,心中充滿迷茫,但還是紛紛跳下馬車。他們剛下來,便有侍衛圍攏上前,對他們進行細致的搜查,當然,搜查白安和尹蘭的是四名女侍衛。
    確認他們身上沒有攜帶武器,侍衛們這才放行,讓他們進去王宮。
    兩名青衣人在前領路,劉彰他們則跟在后面。此時已是夜深人靜,王宮里燈火大多也都熄滅,借著月光,只能看到王宮建筑的大致輪廓。
    以前,他們只在王宮之外遠遠的眺望過王宮,現在身在其中,算是真切感受到王宮建筑的宏偉磅礴。
    一路上,他們已不記得看過多少座大殿、樓閣,每一座建筑都是龐然大物,而且裝飾得金碧輝煌、雍容華貴,如果沒有親眼所見,根本體會不到其中的氣派。
    直至進入王宮好半晌,眾人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劉彰向前急走了幾步,靠近前面那兩名青衣人,問道:“兩位暗箭大哥,你倆究竟要帶我們去哪啊?”
    “泰安殿。”其中一名青衣人頭也不回地說道。
    “那是……”劉彰哪里知道泰安殿是個什么地方。
    “大王要見你們。”青衣人補充道。
    聽聞這話,劉彰等人同是吸氣。熊谷還真猜對了,真的是大王召見他們。幾人又不約而同地向熊谷看去。
    說話的那名青衣人終于轉回頭來,不過他沒有看劉彰,而是看向熊谷,面表情地說道:“你應該感謝你的這些同伴,多虧他們沒有讓你在路上那么做。”
    這聽似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卻令熊谷以及劉彰等人臉色大變,冷汗不自覺地流淌下來,原來,他二人已聽到自己等人在車內的談話。
    劉彰吞了口唾沫,再次問道:“這位大哥,不知大王為何要召見我們?我們只是都城靈武學院的普通學生。”
    “我們是奉命行事,具體的原因,我們也不清楚,不過,肯定不是壞事。”這名青衣人在暗箭中算是話多的了。
    又在王宮內走了好一會,兩名青衣人才在一座庭院前停下來。
    向里面觀望,院落很大,有花園還有成排的樹木,在花園里端,有座大殿,里面燈火通明,但距離較遠,具體的情況看不真切。
    “到了。”兩名青衣人低聲說了一句,而后,雙雙轉身走開了。劉彰還想叫出他倆,這時候,從庭院門內走出一名侍衛,向他們說道:“諸位,里面請。”
    劉彰等人完全是糊里糊涂的跟著侍衛走進庭院,一直走進大殿之中,他們才看到大殿里已擺放好兩排坐席,在正中央,坐有一人。
    這人身穿黑紅色的大袍,沒有系扣子,露出里面白色的中衣,此時他正低頭看著,瞧不清楚他的模樣。
    在他身后兩側還站有兩名華衣大漢,目光如電,不時的在他們身上掃過。
    “快見過大王!”領他們進來的侍衛低聲醒道。
    劉彰等人回過神來,原來這人就是大王!他們紛紛跪地叩,齊聲說道:“小人參見大王!”
    居中而坐的那人終于放下手中的奏章,抬起頭來,含笑看著他們,說道:“都起來吧!”
    呦,聲音好耳熟啊!白安、閻炎、楊易、許悠等人沒什么感覺,倒是劉彰、熊谷、尹蘭心中一動。
    七人起身之后,下意識地抬頭向前看去,當他們看清楚那人的容貌,臉上同露出驚色。
    白安沒見過唐寅,閻炎、楊易、許悠見是見過唐寅,但當時他身罩靈鎧,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他們吃驚的是大王竟然這么年輕,看起來和他們差不多大,而且生得如此俊美,還一臉的微笑、隨和,與傳言中兇狠又暴戾的形象大不相同。
    至于劉彰、熊谷、尹蘭則要比白安他們驚訝得多,這哪里是大王啊,這不正是那個神秘失蹤的唐初嗎?熊谷性情最耿直,脫口驚叫道:“你竟然敢喬裝成大王……”
    他話音未落,唐寅身后的阿三阿四已同聲喝道:“放肆!”
    熊谷一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但劉彰和尹蘭已經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難怪唐初會莫名其妙的加入癸級,然后又會莫名其妙的消失,甚至連學院里的先生、管事們都裝糊涂,原來唐初就是唐寅,就是風國的大王。
    他二人拉住還要問的熊谷,低聲說道:“別問了,唐初就是大王。”
    “啊?”唐初是……是大王?!別說熊谷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一旁的白安等人也是滿臉的震驚,久久回不過神來。
    唐寅倒是笑了,說道:“沒錯,唐初只是我的假名,唐初就是唐寅。”說著話,他笑呵呵地擺擺手,說道:“大家別站著了,各位‘同’都請坐吧!”
    聽他用同來稱呼自己,眾人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有些是劉彰、熊谷、尹蘭三人,有些驚訝,也有些氣惱。
    唐寅伸了伸有些僵的筋骨,慢悠悠道:“我知道,你們可能以為我是在故意愚弄你們,實則不然,我只是想親身體驗一下都城靈武學院的升級試,只是沒想到,被*得也參與其中。說到升級試,我想我應對甲級的同們說一聲抱歉。”
    正是因為他的參與,才使得這次本應很精彩的群體比試變得有失公允。
    想不到大王會向自己道歉,白安等人皆有受寵若驚之感,紛紛搖手說道:“大王客氣了,小人不敢當……”
    “坐吧!”唐寅平和地說道:“這次找你們來,是因為你們在升級試中表現得都很出色。”
    尹蘭想也沒想地指向許悠,問道:“也包括他嗎?”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許悠雖說喜好憐香惜玉,但他的實力在甲級中屬一流,所以,我便把他也就一并請來了。”
    許悠急忙拱手說道:“小人多謝大王厚待!”說著話,他又偷偷白了尹蘭一眼,小聲嘟囔道:“比試中我那么讓你,你現在卻拆我的臺?”
    尹蘭把頭扭向別處,裝作沒聽到。
    唐寅臉上的笑容更濃,說道:“大家的肚子都餓了吧,我已經讓人準備了夜宵。”說著話,他拍了拍巴掌,很快,十數名宮女魚貫而入,將菜肴紛紛擺放在眾人的桌上。
    看他態度隨和,沒有一丁點大王的架子,眾人的心境也漸漸寬松起來。熊谷搖著大腦袋,喃喃說道:“你竟然會是大王,真是讓人做夢都想不到,我們還以為你是鬼呢……”
    他的話讓阿三阿四臉色頓是一沉,也讓劉彰等人當場變色,不禁為他暗捏一把冷汗。要知道眼前這人可不是他們的同,而是堂堂的國君,他這么說太失禮了。
    哪知唐寅毫不在意,反而還大笑起來,說道:“我也聽說了,自從我在都城靈武學院消失之后,學院里有了許多流言飛語,這次我請你們來,其中一個原因也是為了辟謠,我是人,并不是鬼啊!”
    撲!眾人聽后,皆是強憋住笑聲,紛紛掩嘴低下頭去。
    唐寅招呼道:“都別干坐著了,吃吧,風王宮的飯菜不敢說獨步天下,但至少也比學院的伙食強得多。”
    大半夜的被折騰起來,到現在眾人也確實都餓了,他們低頭細看桌上的菜肴,原來都不一樣,白安和閻炎是寧人,他二人面前擺放的都是寧地口味的菜,劉彰、熊谷、尹蘭是風人,面前是風味的菜系。
    看到這,即便是白安和閻炎也在心中忍不住贊嘆一聲體貼,大王雖是老風人,但可比普通的老風人要大度許多。
    一直都沒怎么說話的劉彰終于開口問道:“這次大王也請了小人,可是因為小人在這次的升級試中表現不錯的關系?”
    “有這一方面。”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其實,我更看重的是你的組織力和統帥力,至于你這次的表現,在我看來,算是差勁透頂。”
    聞言,劉彰以及其他眾人臉色同是一變,在他們看來,他的戰術已經很出人意料、很成功了,怎么到了大王那里,就變成差勁透頂了呢?
    劉彰深吸口氣,拱手說道:“還請大王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