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77

  第六七十七章
    尹蘭以為唐寅是臨時反悔了,委屈感立刻涌上心頭,她眼圈紅潤,問道:“大王可是認為小女不配隨軍出征?”
    唐寅笑了,搖頭說道:“這不是配不配的問題,這次我把你找過來,主要是為了給你安排了另外一個任務。【】官場小說文字52oxs_《52o小說》”
    尹蘭一驚,眼圈周圍的紅潤還沒有消失,眼中已閃爍出明亮的光彩。她好奇地問道:“什么任務?”
    唐寅從桌案上拿起一張信封,向前一遞,說道:“你的任務,都在上面,如果你愿意接受,現在就可以打開看看了。”
    尹蘭連猶豫都沒猶豫,快步走上前去,接過信封,從里面抽出信紙,展開一瞧,她驚道:“大王要我去田陽郡?”
    唐寅正色道:“田陽郡郡趙玉廷,僅僅任職半年,家中就蓋起了七進的宅院,以郡的俸祿,即便他省吃儉用積攢個十年八載也蓋不起這么大的宅子,我懷疑此人貪贓枉法,這次,你去趟田陽郡,要把事情查個明白。”
    一般小康人家的宅子是三進,也就是縱向有門廳、正廳和后廳,富貴人家的宅子是五進,縱向有五個廳堂,大富大貴人家的宅子是七進,縱向七個廳堂,那已經屬于大莊院。
    尹蘭邊聽邊點頭,連連應是,她看著信紙,見下面還有許多人名,問道:“大王,下面這些人名是……”
    唐寅說道:“他們都在田陽郡的郡城花橋,可能是各種身份,到了花橋,你不用刻意去找他們,他們自然會來找你,協助你的調查。”
    這么說來,大王早就要查辦田陽郡的郡,已先派人去查了,可能是這些人查辦不利,現在才加派自己過去。
    想到這里,她頓時來了精神,說道:“大王放心,小女定會把此事辦妥。”
    “你也不可大意,在查案期間,你是沒有任何身份的,即便暴露了,你也不能說出是受本王的指派,明白嗎?”
    “小女知道該怎么做。”尹蘭是個聰明絕頂的女人,一點就透。
    “記住上面的內容,然后燒掉它。”說著話,唐寅打了個呵欠,伸伸懶腰,笑道:“我會再給你派一名助手,隨你一同去往田陽郡,就這幾天便要起程,你回去準備一下,記住,此事絕不能對外透露半句。”
    “是!大王!”尹蘭拱手應道。
    “好了,沒有其它的事,你可以回去了,也不要讓許悠在外面等得太久。”唐寅笑呵呵地說道。
    尹蘭急忙解釋道:“小女和許悠之間沒什么……”
    不等她說完,唐寅已擺了擺手,說道:“本王累了,你去吧!”
    在唐寅的催促下,尹蘭垂下頭,緩緩走出大殿。
    剛才唐寅把她自己留下來時,她又是好奇,又有些害怕,現在什么事情都沒有生,僅僅是交給她一項秘密的任務,她心里反而有股失落感。
    看到尹蘭從大殿里出來,早已在外面等得不耐煩的許悠快步迎上前去,先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方關切地問道:“大王……沒對你怎么樣吧?”
    心情不佳的尹蘭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大王能把我怎么樣?別擋路,滾開點!”
    見尹蘭還是老樣子,說話像吃了槍藥似的,許悠這才放下心來,又恢復嬉皮笑臉的模樣,問道:“大王留你有什么事?”
    “關你屁事啊!”尹蘭看也不看他,大步而去。許悠也不在意,跟在她的身邊,根本不需要她搭話,單是他自言自語就已經滔滔不絕了。
    尹蘭走后,在大殿內的屏障后悄悄走出一人,這人小心翼翼地來到唐寅身邊,低聲問道:“大王,這個女娃能行嗎?趙玉廷為人狡詐,又生性多疑,我們打入進郡府的人員已經失蹤了兩人,恐怕是兇多吉少。”
    說話的這位,正是高慕成。
    “不要小看她,有時候男人辦不成的事,女人卻恰恰能辦到。以后,值不值得重用她,也就看她這次的表現了。”
    唐寅說道:“對了,你去安排一名能力出眾的兄弟去協助她,能不能查清楚趙玉廷倒還是其次,別讓她像前面兩位兄弟那樣,活不見死不見尸的。”
    “是,大王,屬下這就去安排。”高慕成躬身施了一禮,接著,快步走了出去。
    把這些瑣事都處理完,唐寅長長噓了口氣。
    風國越來越大,他所要處理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有時候,他身在王宮里都有一種窒息感,早朝的時候,還沒進入朝堂,只是剛剛接近,他就感覺特別的壓抑、煩躁和疲累。
    目前的風國也確實不太平,光是要懲治各地方的貪官污吏已經夠讓唐寅勞心勞力的了,但外部的禍事又起。風國于白馬、宜舒二郡的駐軍時常受到襲擾是真的。
    偷襲的敵人并非傳統川軍,而是川國收編的貞人軍隊,這些貞人士卒,不僅驍勇善戰,而且神出鬼沒,常常悄悄溜過邊境,襲擊風軍的關卡、要塞,規模是不大,但打完就跑,今天殺你個七、八人,明天殺你個十幾人,即便有平原軍、三水軍這兩支經驗豐富的軍團駐扎,也不堪其擾。
    為了針對貞人的襲擊,唐寅特別出緊急調令,抽調在白馬、宜舒二郡駐扎的平原軍和三水軍,用戰軍去換防。最能對付貞人的,恐怕就只有貞人自己了。
    被抽調出來的平原軍和三水軍并沒有回都,三水軍于桓地駐扎休整,而平原軍則西去青林郡,與入侵的彼亞爾軍作戰。
    彼亞爾是桓地西部的一個王國,當年桓國西邊陲的不太平,也正是由這個彼亞爾王國造成。彼亞爾境內多沙漠荒蕪之地,環境比桓地還要惡劣,這也養成彼亞爾人兇狠好斗的傳統。
    桓國與彼亞爾之間的戰爭長達數年,對付彼亞爾軍,桓軍還是很有一套的,在雙方成上千次的交戰當中,桓軍也是勝多敗少。
    現在風國、玉國、安國瓜分了桓國,使桓地一分為三,彼亞爾國意識到有機可乘,又出兵十數萬大舉入侵,對桓地展開瘋狂的掠奪。
    派別的軍團去迎戰彼亞爾軍唐寅都不放心,他最信任的還是平原軍,這次他也是責令蕭慕青,論如何也要把入侵的彼亞爾軍全殲在青林郡境內,讓其有來回,只有把對方打痛了、打怕了,以后他們才不敢再輕易冒犯風境,風國的西邊陲才能永享太平。
    高慕成沒有二話,領命出兵,他人還在鎮江,已傳令桓地的平原軍,向西進,而后,他才動身去往青林郡,和麾下的軍團匯合。
    這次,隨他一同去往青林郡的還有靈武學院的學生們率領的一萬新兵,對于他們的參戰,蕭慕青多少有些意外,在他看來,他們只是些學生,哪里會統兵打仗,只怕一上到戰場,兩腿就先軟了。
    不過是大王的指派,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接受,從內心來講,他也沒對這批學生軍抱有多大希望,只求他們別拖自己的后腿就好。
    蕭慕青和他眼中的學生軍一路急行,不日進入桓地,與平原軍匯合,而后,一同奔赴青林郡,與入侵的彼亞爾軍展開交戰。
    鎮江。
    這天,暗影的大頭目顧宸來見唐寅,同時也給他帶來了第二批受訓人員的名單。
    第一批受訓的暗影人員已于早前結束,其中大多數人已分派到地方,另有一小部分人留在都城。這次他帶來的名冊有十本,每本有五人,上面對他們的姓名、性別、籍貫以及性格、特點、特長都做了詳細的記錄,讓人看后一目了然,即使沒見過本人,對其也能有個大致的了解。
    看著顧宸這次送來的名冊,唐寅不時地含笑點頭,表示贊賞。大致翻看過后,他對顧宸說道:“這次又要訓練五千人,你還得辛苦一個月啊!”
    顧宸拱手,正色道:“為大王辦事,屬下不敢言辛苦。”
    唐寅笑了,說道:“如果地方上的官員都能像你這樣,我們也就不用費心去培養這么多的密探了。”
    顧宸默然,人總是有私心的,包括他自己在內,如何來控制私欲,那就靠每個人的自制力了。
    “訓練完這批新人之后,暗影共有多少人了?”唐寅問道。
    “接近兩萬。”顧宸回道:“實則還要更多一些,只是有些人的名沒有記錄在冊。”
    “那是為何?”唐寅不解地問道。
    顧宸答道:“那些被派到地方上的兄弟也有吸納一些下線,他們可算是我們的人,但又對我們不是很了解,所以,屬下并沒有記錄他們的名。”
    原來是這樣。唐寅眨眨眼睛,說道:“吸納的人太多,未必是件好事,而且,如此一來,在花銷要大上許多啊!”
    現在國庫吃緊,他也不得不精打細算,盡可能的節省錢銀。
    顧宸點頭道:“屬下明白,會盡快知會各地的兄弟。”
    “恩!田陽郡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唐寅隨口問道。
    “據報,受大王指派的尹蘭小姐已到花橋,而且還進了花橋的一家青樓,她具體有何打算,屬下也不是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