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78

  第六七十八章
    “青樓?”唐寅揉著下巴樂了,說道:“那里倒是很適合她。【】[]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52o小說》52oxs)”
    以尹蘭招蜂引蝶的個性,以青樓女子的身份做掩護絕對不會惹人懷疑,當然,暗影在花橋的密探人數不少,有這些人在旁相助,相信她也不會在青樓里受人欺負。
    “不要去左右她的想法,就讓她自己放手去做吧!”
    唐寅醒了一聲,而后手指輕輕敲打著名冊,正色說道:“盡快把這些新人訓練完,建好情報,距離新歷五周年的大典也不遠了。”
    自唐寅成為風王的那天起,風歷變更換為新歷,每到周年時,風國都會舉辦大朝,參加朝會的不僅有朝堂大臣,還有各地縣以上的官員們。
    顧宸急忙說道:“大王放心,屬下必將在大典之前把事情全部辦穩妥。”
    “恩!很好,你做事我一向都很放心。”唐寅笑呵呵地拍拍顧宸肩膀,說道:“朝堂上那么多的大臣,即有能力又可讓我信任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之一。”
    聽聞這話,顧宸身子一震,急忙跪地叩,說道:“屬下謝大王厚待。”
    “起來、起來,去做事吧!”唐寅伸手把他拉了起來。
    長話短說,一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風國西部捷報頻傳。在青林郡,平原軍和彼亞爾軍的交戰大獲全勝。雙方剛開始時進行了幾次試探性的交鋒,各有勝負,兩邊都沒有太大的損失。
    感覺風國平原軍的戰力也不過爾爾,遠沒有傳言中那么強悍,彼亞爾軍率先尋求決戰。雙方于青林郡的白玉城附近展開一場軍團間的正面會戰。
    這場大戰,雙方可謂是針尖對麥芒,戰斗足足打了一天一夜,雙方的死傷都不在少數,但并沒有分出明顯的高下。
    戰斗又持續到第二天,正當雙方將士們拼得筋疲力盡之時,一直被蕭慕青瞧不起的‘學生軍’突然殺上戰場,由彼亞爾軍的側翼猛插進去,直取敵人的統帥。
    彼亞爾軍沒想到己方側翼會出現殺來敵人,準備不足,倉促迎戰,結果拼盡了全力,也未能阻止‘學生軍’的突破。
    可憐彼亞爾軍的主將連突然殺來的這支敵軍是什么人都沒搞清楚,便在白安、閻炎、楊易、許悠、熊谷等人的圍攻之下死于非命。
    主將一死,彼亞爾軍立刻陷入群龍的混亂當中。
    經驗豐富的平原軍又哪會錯過這樣絕佳的機會,全軍上下展開最為兇猛的進攻,業已軍心大亂的彼亞爾軍力抵抗,很快便開始了全線潰敗。
    正所謂兵敗如山倒,尤其是和平原軍這樣的對手交鋒,一旦陷入被動,再想扭轉過來,難如登天。平原軍沒給彼亞爾軍任何絕地反擊的機會,以蛙跳追擊的方式,追敵三余里。
    在這三余里的沿途之上,滿是彼亞爾軍的尸體和傷兵,丟棄的盔甲、武器和軍資軍備不計其數。只此一戰,平原軍便把彼亞爾軍的殘部逐出風境,趕回了彼亞爾本國。
    戰斗到此,理應告一段落,平原軍也算圓滿完成了大王交代的任務。但‘學生軍’卻對彼亞爾殘部不依不饒,追殺出風國,直接突進彼亞爾境內。
    用劉彰的話講,這次與敵交戰的機會太難得了,如果僅僅是完成大王的任務,那己方和那些平庸的將領并區別,想要脫穎而出,想要得到大王的青睞,就得把大王交代的任務加倍完成。
    他的主張得到白安的支持,這兩人,體內都具備極端好戰的因子,以正是他倆的堅持,‘學生軍’才沒聽蕭慕青的指令,一意孤行的突入彼亞爾。\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剛開始,他們的進展十分順利,彼亞爾方面做夢也想不到風軍敢攻打自己的本土,各地方的守軍要么被全殲,要么潰逃,這時候的‘學生軍’簡直是銳不可當,勢如破竹,連續突入彼亞爾余里。
    可接下來再往彼亞爾深處推進,‘學生軍’就陷入困境。
    一是他們突進的度太快,后面的物資和糧草跟不上來,其次,彼亞爾境內的環境比他們想像中要惡劣得多,‘學生軍’身陷沙漠,又沒有向導,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走。
    要命的是,這時候的彼亞爾已經組織起大批的兵力,對身陷荒漠的‘學生軍’展開了包夾圍攻之勢。
    不管劉彰、白安等人熟過多少兵戰冊,頭腦多么聰明,多么善于用計,他們在戰場上畢竟是新人,經驗不足,導致全軍陷入絕地。
    ‘學生軍’也有組織向外突圍,打算原路退回去,可是彼亞爾人根本沒打算給他們撤離的機會,在其退路上,布置了五千善于在沙漠中作戰的騎兵,不足萬人的‘學生軍’被五千騎兵殺得大敗,就連楊易也在殿后的戰斗當中不幸陣亡。
    只此一戰過后,‘學生軍’就僅僅剩下三千來人,而且其中不少都是傷兵。
    到了這么危急的地步,劉彰、白安等人倒是表現出極強的韌性,他們并沒有放棄,而是于荒漠之中就地建筑土墻沙堡,以此來抵御敵人的騎兵。
    接下來,雙方展開的是攻堅戰。彼亞爾軍對受困的‘學生軍’殘部展開四面圍攻,雙方的交戰從一開始就進入到白熱化的程度。
    戰斗至此,學生軍之所以還能堅持,幾乎全靠劉彰、白安、閻炎、許悠、熊谷五人的拼死作戰。
    激戰足足持續一整天,翌日,彼亞爾軍終于停止了進攻,全軍暫時休息,養精蓄銳,好對所剩幾的風軍展開最強也是最后的一擊。
    彼亞爾軍最后的進攻還沒有來得及展開,以蕭慕青為的平原軍已及時趕到,彼亞爾的騎兵殺殺沒有經驗的‘學生軍’還行,但對陣平原軍,五千的騎兵就顯得太少了。
    平原軍將士手持斬馬刀,對陣騎兵時,并不急于砍殺馬上的騎士,而是專挑馬腿砍,五千的騎兵,在平原軍一輪沖擊之下,便折損兩千多騎,剩下的騎兵再不敢戰,迅敗退而逃。
    隨著騎兵撤離,彼亞爾的步兵跑得更快,‘學生軍’的被困之危也終于迎刃而解。
    等蕭慕青見到劉彰、白安等人時,恨不得甩給他們每人兩巴掌,仗是這么打的嗎?簡直就是兒戲。
    他質問劉彰五人,為何不聽從他的將令,一意孤行的貿然攻入彼亞爾境內。
    已然明白自己犯了大錯,劉彰也豁出去了,實話實說道:“我等覺得上將軍的用兵太保守。”
    蕭慕青聞言都差點氣笑了,他還是第一次聽人說自己的用兵太保守。他反問道:“那你說說看,本帥的用兵怎么保守了?”
    “上將軍一心只想著完成大王交代的任務,完全沒考慮過以后彼亞爾軍還會不會再次來犯,青林郡的姓以后還會不會再次遭殃,這是什么,這就是不思進取,不求有功,但求過,說上將軍保守還算是客氣的……”
    “那要是不客氣的說法呢?”
    “就是心中只容得下自己,再旁人,不管多會用兵打仗,也只是個平庸能之輩!”
    聽聞這話,在場的平原軍將領們鼻子都快氣歪了,這劉彰年紀不大,口氣倒不小,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再看看自己現在是和誰說話。
    “嘿嘿!”蕭慕青倒是樂了,不過是被氣樂的,他凝聲說道:“劉彰,你以為你受大王指派,本帥便動不了你嗎?便會任由你胡言亂語嗎?”
    劉彰說道:“上將軍是主帥,要殺要剮末將自然任由上將軍處置,但即便上將軍要殺我,我依舊會這么說!”
    蕭慕青冷笑一聲,道:“冒進敵境,險些導致全軍覆沒,這就是你的不平庸、不能嗎?命是自己的,你不想活了,沒人能管得了你,但你沒有資格讓麾下兄弟們隨你一同喪命!”
    “將軍,和這豎子小兒根本沒什么好說的,他不聽從將領,就理應嚴懲!”一名平原軍將領氣呼呼地說道。
    蕭慕青瞇了瞇眼睛,沉吟片刻,又深深看了劉彰以及白安等人一眼,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走開了。
    平原軍諸將對劉彰等人冷哼一聲,隨后紛紛跟隨蕭慕青而去。有人憤憤不平地說道:“將軍,就這么放過這小子嗎?太便宜他了。”
    “就是!雖說是受大王指派,但他不服從將領,仍可以按照軍法將其處斬!”
    蕭慕青擺擺手,打斷眾人的話,說道:“別說了,傳令下去,全軍啟程!”
    “終于要回家了!”諸將皆面露喜色,紛紛興奮道。
    蕭慕青回頭瞥了眾人一眼,反問道:“誰說要回家了?本將是令你等啟程西進,這次,我軍要直取彼亞爾的國都蘭哈達!”
    “啊?”聽聞此話,眾將皆是大吃一驚,紛紛說道:“將軍……”
    “其實,劉彰所言也并非全道理,諸位兄弟,我們現在是不是也該照照鏡子,看看現在的自己和當初的自己比起來,身上缺了點什么?”
    缺的恐怕不僅僅是不思進取,還有當初那股子舍我其誰、勇往直前的氣魄。那才是平原軍的軍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