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88

  第六八十八章
    別過城主曹章,唐寅攜殷柔去往城中的客棧,路上,殷柔關切地問道:“寅,晚上要去雙頭山嗎?”
    她才不相信天災**這一套說詞呢,更不相信唐寅會玄術妙法,他之所以這么說,肯定是要親自去趟雙頭山,幫安城鏟除這個大害。【】
    唐寅贊賞地看眼殷柔,柔兒真是越來越了解自己了。他拍拍了肚子,說道:“餓了。”
    “啊?”殷柔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他笑呵呵地說道:“肚子餓了,當然要吃東西,修為餓了,自然也要吸食靈氣來填補,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嘛!”
    殷柔可沒有他那么輕松,她正色說道:“我們對雙頭山的情況一點都不了解,貿然前去,怕是會有危險吧?”
    唐寅把玩著她的頭,淡然說道:“區區一些山賊,不足為慮。”
    殷柔猜得沒錯,今晚,他確實打算去趟雙頭山,只是沒想過帶其他人。
    唐寅一行人在安城找到一家干凈又寬敞的客棧住下來,而后,他把尹蘭叫了出去,二人在客棧的院中緩緩散步。唐寅低聲問道:“暗影有在安城這邊可有安插密探?”
    尹蘭沉吟片刻,正色說道:“有的。”
    “聯系上他,打聽一下雙頭山的情況,越詳細越好。”唐寅說道。
    “是!屬下這就去辦!”尹蘭插手應了一聲,隨即快步離去。
    尹蘭前腳剛走,殷柔也在傲晴和肖敏的陪伴下來到院子里。她邊向唐寅走去邊向四周張望,說道:“寅,這里挺幽靜的嘛!”
    唐寅轉回身,笑了,說道:“整間客棧只住了我們這一波客人,當然幽靜了。”
    殷柔嘆息道:“安城雖說不算大城,但所處的位置不錯,本應該很繁華才對。”
    “是啊,以前用人不當,才導致今日的慘狀,好在及時亡羊補牢,我看這個新任城主曹章就很不錯。”唐寅對曹章印象頗佳,能夠啟用這樣的人,可見新任的縣也差不到哪去。
    殷柔也是贊同地點點頭,現在還看不出來曹章這個人的能力如何,至少為人是不錯。她笑呵呵地看著唐寅,說道:“如果讓曹大人知道唐初就是大王,不知他心里會做何感想呢!”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那就不要讓他知道好了。”
    當日傍晚,先前出去的尹蘭回到客棧,同時也把她探聽的消息轉告給唐寅。雙頭山以前只是一座荒山,是關泰做了安城城主之后,那里才出現了匪寇。
    剛開始時,關泰也有派兵去圍剿,但后來不知因為什么原因,他又下令收兵,放棄圍剿,姓傳言是關泰收了山賊送的五千兩銀子,所以才臨時變卦,放了山賊一馬。
    結果雙頭山的山賊在關泰的縱容之下越做越大,人員越來越多,后來,即便安城方面想圍剿,也沒有那個實力了。
    關泰昏庸歸昏庸,但不管怎么說,他統兵打仗還是很有一套的,他在時,山賊也會給他幾分顏面,雖說鬧騰得厲害,但還一直不敢觸碰到安城頭上。
    現在關泰被問斬,換成曹章做城主,加上柳林郡各地叛亂四起,新上任的郡和縣們忙得昏天暗地,根本顧不上安城這一邊,山賊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主意終于打到安城身上。
    目前,雙頭山的山賊不下千人,其中除了流匪和亡命之徒外,還云集了一大批莫地的游俠,這些人聚在一起,實力不容小覷,至少不是一城的城軍能對付得了的。
    通過尹蘭的講述,唐寅對山賊的實力有了大致的了解。當天深夜,等到身邊的殷柔睡熟了,唐寅悄悄從床上起來,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只身離開客棧,直奔雙頭山方向而去。
    安城已城軍,晚間時,城門都被衙役關閉,城門樓上,只有一兩名衙役在守夜。
    殘破的城墻外加上幾名未修過靈武的衙役,當然攔擋不住唐寅,就算他直接從衙役身邊掠過,后者都得以為是刮過一陣風呢。
    唐寅一路暢通阻地出了安城,隨后,辨認一下方向,快地奔往雙頭山。
    他沒有騎馬,只靠雙腿奔跑,但度卻快得出奇,身影在暗夜中時隱時現,只是眨眼工夫,就能跑出十數米遠。
    三十里的路程,他連半個時辰都沒用上便跑到了。到了雙頭山山腳下,他這才放慢度。
    雙頭山守衛森嚴,即便在山腳下,也布置了大量的明崗和暗哨。唐寅根本意隱藏自己的形跡,堂而皇之地順著山路向上走去。
    他剛走出沒多遠,忽聽山道兩旁各傳來一聲斷喝,緊接著,十多名山賊從路邊的山石背后蹦出來,站于路中,攔住唐寅的去路。其中有人大聲問道:“什么人?報上名來?”
    “唐初!”唐寅依然用自己的假名。
    “唐初?沒聽過。”山賊沒想過他是來找麻煩的,畢竟他只是一個人,而且還來得這么光明正大,以為他是來拜山或是投靠的。
    “我家將軍現在已經休息,你若是拜山,那就等到明日再來,若是投靠,也得等到明日將軍醒來之后再說,現在,你可以回去了。”說話的那山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唐寅。
    唐寅差點氣樂了,他腳步不停,依舊繼續往前走,同時問道:“如何我現在就要見你們的‘將軍’呢?”
    “呦!那你是想自找不痛快了!”山賊冷笑出聲,看著越走越近的唐寅,等他到了自己近前后,山賊抬起手來,對著他的肩頭就是一拳。
    他的出手快,可唐寅的手更快,在他的拳頭馬上要打中唐寅的時候,后者出手如電,一把將他的手腕扣住,也沒見他畜力、用力,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那山賊的腕子應聲而斷,拳頭向下垂去。
    “啊——”山賊吃痛,出一聲尖銳的慘叫,整個身子向下癱軟。
    不等他倒地,唐寅的另只手揮出,咔嚓,又是一聲脆響,月夜中,一顆斗大的腦袋飛到半空中,畫出一道弧線,摔落在地,順著山坡骨碌碌的向下滾去。
    嘶!鮮血像泉涌一般噴射出來,將天邊彎彎的明月都染成紅色。
    撲通!頭的尸體直挺挺倒在地上。滴答!血珠由唐寅手掌靈鎧的指尖滴落在地。
    再看其余的山賊,臉色不大變,人們愣了那么幾秒種,緊接著,紛紛怪叫出聲,亮出各自的武器,各短刀、匕、長刀、長劍一并向唐寅周身襲去。
    “螢蟲之火!”唐寅哼笑出聲,他身形微側,閃過迎面而來的刀劍,不等對方二人收回武器,他健步竄到二人近前,雙掌已同罩起靈鎧,向前一抓,正抓在那兩人的面門上。
    他指尖處的靈鎧仿佛鋼刀一般,深深插入那兩人的頭骨里,隨著手指劃動,頭骨也一并也切開,唐寅猛的向回一縮手,就聽咔咔兩聲,再看那二人,整張臉竟被唐寅活生生的抓掉,露出紅白相間的腦漿。
    啪!唐寅甩手一揮,將手掌里抓著的兩張面骨一并扔掉,隨即握起拳頭,向前猛擊出一拳。這拳正打在迎面刺來的鋼刀刀鋒上。
    咔嚓!鋼刀的刀身撞在他拳上的靈鎧,被折斷成十數段,唐寅的拳頭去勢不減,將對方持刀的手掌連同手臂一同擊成肉泥,最后,他的拳頭沒入那人的胸膛里。
    抽回手臂時,他的掌心里多出一顆鮮紅又嘭嘭跳動的心臟。隨著他五指回縮,心臟被捏個粉碎,鮮血順著手指的縫隙汩汩流淌下來。
    平日里,山賊們的作風就夠兇殘的了,殺人如麻,手段毒辣,可是這次,他們算是碰到了比他們要兇殘十倍、倍的人。
    在山賊眼中,眼前的唐寅根本不是人,更像是個怪物,是個惡魔。
    剩下的山賊們徹底被他嚇破膽,再不敢戰,紛紛調頭往山上跑,同時尖叫連連。
    唐寅也不急于去追,他倒希望對方能引來更多的山賊,省得自己一個個的去找。
    他嘴角挑起,繼續一步步的往山上走,與此同時,他的周身上下全部罩起靈鎧,整個人好像被一層黑色又柔韌的金屬所籠罩,周身散出蒙蒙又陰冷的烏光。
    等他走到半山腰,山上突然涌下來二、三人之多的山賊,為的一位,一身白衣,是名不到三十歲的俊秀青年,他手持長劍,在距離唐寅五米遠的地方站定,用長劍遙指唐寅,喝道:“來者報名!”
    “唐初!”唐寅再次報出自己的假名。
    “我雙頭山與你何仇何怨?為何下此毒手?”白衣青年沉聲質問道。
    “仇怨!就是肚子餓了,想在貴寶地找口飯吃!”唐寅笑呵呵地看著對方。
    “既然如此,那就山上請,我家將軍最喜好結交天下豪杰,像閣下這樣的高手,將軍必定會為你準備最好的美酒、佳肴!”白衣青年正色說道。
    “不用了,在這里,我已經看到了開胃菜!”唐寅眼中的笑意更濃,如果不是他的面部被靈鎧遮擋住,對方定能看到他滑舔嘴唇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