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89

  唐寅沒想到邵萱真的沒穿衣服,邵萱也沒想到唐寅真會掀她的被子,兩人都愣住了,一個站在床前,一個躺在床上,怔怔地對視。【】
    不知過了多久,象是幾秒鐘,又象是有一個世紀那么長,邵萱最先打破沉默,出殺豬般的尖叫聲:“非禮啊——”
    在她快要擊穿人耳膜的高分貝尖叫聲中,唐寅回過神來,他冷冰冰地扔出一句:“我對胎毛都沒蛻干凈的小娃娃沒興趣。”
    一句話,令邵萱的尖叫戛然而止,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從床上一蹦而起,雙手掐腰,怒視唐寅道:“誰胎毛沒蛻干凈?誰是小娃娃?”
    邵萱的年紀是小,頑劣的性格也著實可惡,但她畢竟是女生,只穿著薄薄的肚兜和褻褲站在唐寅面前,還是令他有不自在感。他深吸口氣,側回頭,對門口的兩名侍女喝道:“出去!”
    見他要讓侍女離開,邵萱下意識地叫道:“不許走!”可能因為經常會受到責罰的關系,她的第六感十分敏銳,這時候也意識到如果侍女走了,自己也就要遭殃了。
    二女都是邵萱的貼身侍女,她倆哪敢讓穿著單薄的公主獨自和盛怒下的唐寅呆在同一間房里。兩名侍女非但未走,反而還走上前來,揀起扔到地上的被子,幫邵萱披上,然后又對唐寅說道:“大王……”
    “出去!”這兩個是唐寅從牙逢里擠出來的。他轉身正視二女,一一頓地問道:“你二人要抗命不遵?”
    二女聞言,立刻嚇得一哆嗦,急忙回道:“奴婢不敢!”
    “那就立刻滾出去!”
    看著唐寅快要噴出火焰的雙眼,兩名侍女不敢再視他的命令,雙雙向邵萱望了一眼,露出‘請公主自求多福’的表情,然后在唐寅的怒視下唯唯地退出臥房。
    “不準!聽到沒有,本公主不準你們走……”
    邵萱還想叫回二人,而兩名侍女已退出臥房,并將房門關嚴。
    “我饒不了你倆……”邵萱氣的跳腳。
    床前的唐寅冷冷說道:“你還是先考慮你自己吧!”
    邵萱先是一驚,接著又不以為然地看向唐寅,老神在在地問道:“說吧,你這回來找本公主又是為了什么事?”
    “你還問我?”唐寅氣笑了,反問道:“湯里的蚯蚓是你放的吧!”
    “什么蚯蚓,我不知道。”邵萱回答的干脆。
    “廚房里的廚師已經承認你有去過廚房。”廚師有沒有承認,唐寅并不知道,這么說只是在詐邵萱。
    邵萱雖然機靈,鬼主意又多,但論城府哪能比得上唐寅。她不疑有它,聳肩說道:“我去過廚房又能什么樣……”
    她話還未說完,唐寅的拳頭已握的嘎嘎作響,說道:“果然又是你!”
    見他臉色陰沉的嚇人,邵萱下意識地倒退一步,顫聲問道:“什么是我?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會這么快就忘記我上次的警告吧?”唐寅邊說著話,邊爬上床去,*近邵萱。
    上次的警告?邵萱想了一會才想起唐寅上次的警告是什么。她臉色頓變,慌慌張張的退到床角,再路可退,顫聲說道:“你……你敢打我?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訴王兄,讓他和你沒完沒了……”
    “你的王兄沒管好你,我代他管教,他感謝我還來不及呢!”唐寅慢悠悠地說道,繼續*近邵萱。
    “你你敢……”
    她話還未說完,唐寅已一把將她抓住,微微用力一拉,便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邵萱哪肯乖乖就范,手腳亂揮,對唐寅又打又踢,只是她的力氣太小,拳腳打在唐寅身上,不痛不癢,反而把自己震的手腳生痛。
    公主出身的邵萱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她氣極,對準唐寅的手臂,惡狠狠的咬了下去。唐寅微微皺眉,邵萱身子才這么大一點,咬力倒是不小。他也不著急將她推開,抬起另只手,直向邵萱的小屁股猛拍下去。
    啪!
    “啊——”
    這一巴掌下去,邵萱立刻松口,同時出一聲凄厲的慘叫。感覺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疼痛,象是著火似的,小丫頭氣的再次咬向唐寅的手臂。唐寅也未客氣,沒有半點的憐香惜玉,巴掌連續拍打在邵萱的屁股上。
    兩名退出臥房的侍女此時都蹲在房門口,聽著里面的啪啪聲以及邵萱的撕心裂肺的哭喊,二女一個勁的擦冷汗,想要進去,但又不敢,滿臉的擔憂之色。
    不知過了多久,連唐寅都記不清楚自己打了多少下,被他按在腿上的邵萱漸漸的不再掙扎,喊聲也越來越微弱,最后只剩下嘶嘶的抽泣和哽咽聲。
    看邵萱終于老實了,唐寅的怒火也消退了不少,他雙手托在邵萱的腋下,將其擎起,然后放到床上,說道:“這次給你個教訓,若還有下次,我會打的更狠,知道嗎?”
    “……”邵萱沒有答話,趴在床上,只是默默的哭。
    嘰嘰喳喳的小丫頭突然變的沉默,讓唐寅反而覺得很別扭。他推了推邵萱,說道:“我在和你說話呢!”
    “……”邵萱依然不說話,不過轉過頭來,用兩只哭的通紅的大眼睛默默地看著唐寅。她眼中的淚水似乎在控訴著唐寅剛剛犯下了多么不可饒恕的暴行,有那么一瞬間,就連唐寅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
    明明做錯事的是她,怎么反而象是自己做錯了?他用力地握了握拳頭,也不知道是在怨床上的邵萱,還是在恨他自己的心軟。
    唉!唐寅暗嘆口氣,目光下移,落到邵萱小小的翹臀上,他伸出手來,將上面的褻褲褪下一些,看到她的屁股蛋已比猴屁股還紅。
    “你干什么……”邵萱終于開口了,帶著哭腔問道。她年紀太小,對男女之事還不懂,看到唐寅褪下自己的褻褲,她只是覺得有些別扭,有些害羞……
    唐寅沒有說話,從懷中掏出一只圓形的小鐵盒,打開蓋子,將里面的藥膏抹在邵萱通紅的翹臀上。
    藥膏冰涼,涂抹之后,火辣辣的灼疼感減輕了許多。邵萱驚訝地看著唐寅,疑問道:“你在給我上藥嗎?”
    “閉嘴!”唐寅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他懷疑自己肯定是瘋了,不然怎么會如此好心的給邵萱這個頑劣丫頭上藥。
    他討厭現在這樣心軟的自己。
    仿佛沒聽到他的呵斥,邵萱賊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他,說道:“其實你并不討厭我對不對?”
    “不對。”唐寅連想都未想,回答的干脆。
    “其實你是很關心我的。”邵萱自顧自地做著結論,隨后她又好奇地問道:“為什么?因為我以后會成為你的新娘?”
    撲!唐寅險些吐血。他將手中的鐵盒扔到邵萱的面前,然后站起身形,皺著眉頭又看著邵萱一會,最后轉身向外走去。
    “喂,你還沒有回答我呢?”邵萱想起身拉住他,可是身子剛一動,屁股就傳來強烈的刺痛感,讓她力地又趴回到床上。
    唐寅什么話都沒說,拉開房門,走了出去。蹲在門外聽聲的兩名侍女嚇的臉色煞白,急忙跪地,垂著頭,不敢正視唐寅。
    臨出門前,唐寅停下腳步,頭也沒回地說道:“以后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這里,不準出院一步,直到你學乖為止!”
    “切!”床上的邵萱聽后出一聲嗤笑,嘟囔道:“我要你管?!”
    唐寅不再停留,大步走了出去。他怕自己再呆下去,巴掌又會落到邵萱的屁股上,她就是有惹人毛的本事。
    離開邵萱的庭院,他也在暗自琢磨邵萱的問話,自己喜歡她嗎?仔細想想,唐寅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氣她歸氣她,實際上并不討厭邵萱,不然又怎么會親自給她上藥。
    或許自己也是喜歡她的吧!但唐寅知道,就算是喜歡,也和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是不一樣的。給她上藥的時候,自然也有觸摸到她的小屁股,他當時可完全是心靜如止水。
    等邵方來后,應該讓他把這個麻煩精領回他們莫國去。唐寅心里暗暗琢磨著。
    翌日。
    邱真又來找唐寅,到校軍場觀看接下來的比武。這次唐寅情致缺缺,將此事推脫掉了,只是交代邱真,將今天比武的結果回報于他即可。
    唐寅不想去,邱真也法勉強,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今天是陳修、雷震、周昌、魏軒、孔炎、田佳、葉堂以及南業八人之間的對決。他們能進入到第二輪,實力自然是高人一籌,今天的比武也比前一天要精彩得多。
    經過一整天的比試下來,最終勝出的是雷震、魏軒、葉堂、南業四人。
    本來前三組進行的很快,只用了小半天的時間就比完了,可到了南業與田佳這一組的比武,又變得拖沓起來。
    兩人鏖戰了五十個回合,未分勝負,這時候已到正午,邱真只能傳令讓二人暫停比武,先吃午飯,等到下午再比。
    可到了下午,兩人一直打到天近傍晚,在校軍場內足足惡戰了三多個回合,最后這場漫長的比武終于以筋疲力盡的田佳一招不慎,被南業打下戰馬而最終告負,南業也再次‘僥幸’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