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90

  第六九十章
    洪天也明白一千人打一個可以輕松取勝,關鍵是現在山寨里沒有千人,許多兄弟已經派出去包圍安城,此時,除了被殺的那些兄弟外,剩下的人都在這里了。【】[]
    他沒有理會手下人怒吼,滿臉堆笑,向唐寅拱手說道:“如果前輩要錢,盡管說出個數目來,洪某就算挖地三尺,也會為前輩湊齊,如果說前輩想要女人,那也好辦,山寨里現在就有現成的,高矮胖瘦,任由前輩挑選。”
    話說到這種程度,他也算是做出最大的禮讓。不過唐寅聞言,好像聽了多么好笑的笑話似的,仰面大笑起來,過了半晌,他才止住笑聲,說道:“如果我就想要你們的命呢?”
    洪天臉色頓是一沉,冷冷說道:“若是如此的話,我等也只能以死相搏,前輩的靈武雖然高強,但我們也是人多勢眾,真要是非拼個魚死破不可,還不知道最后誰輸誰贏呢!”
    “那就試試嘍!”說話之間,唐寅猛然一個箭步竄出,直接跳到洪天近前,鐮刀掄圓了,立劈華山的向他頭頂砍去。
    好快的身法!好快的刀!洪天連靈鎧化和兵之靈化都還沒來得及完成,唐寅的刀已落至他的腦門上方。洪天下意識怪叫出聲,身子橫著轱轆出去,險險地躲開唐寅這一刀。
    唐寅收刀,順勢橫著一掃,又斜斬洪天的腦袋。眼看著鐮刀的鋒芒砍至洪天的腦后,后者還趴在地上呢,這時候,兩名修靈者同時揮出靈劍,硬擋唐寅的鐮刀。
    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那兩把靈劍是擋住了鐮刀,但也被鐮刀的鋒芒硬生生的砍折。
    趁著鐮刀受阻的空檔,洪天又向旁轱轆出好遠,這才從地上爬起,同時也罩起靈鎧,并把手中的雙錘靈化。
    平日里,洪天也是橫行霸道慣了的,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他氣得暴跳如雷,嘶聲吼叫道:“兄弟們,給我一起上,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
    “殺——”隨著他一聲令下,雙頭山的山賊們開始對唐寅展開合力圍攻。
    他們總共有三多號人,當中還不乏修靈者,若換成旁人,確實難以應對,但對于唐寅而言,這樣的戰斗與千軍萬馬的戰場比起來,簡直如同兒戲。
    率先攻向他的是幾名游俠,其中一女子最為兇狠,手持靈化了的雙短劍,向唐寅連連搶攻,劍劍都奔他的要害。
    唐寅剛開始時只招架不還手,看準對方的攻擊間隔,抓住機會,猛然出手,一記重拳打出,直擊女子的胸口。
    他的出拳又快又狠,女子嚇得驚叫一聲,本能的抽身后退。唐寅得理不饒人,箭步跟上前去,化拳為掌,立劈她的面門。
    女子迫不得已,只能豎起短劍,以劍鋒去擋唐寅的掌刀,想迫使他收掌,哪知唐寅這一掌只是虛招,手掌向下一沉,由雙劍之間的縫隙中直插進去。
    撲!他的指尖正插在女子的胸膛,靈神境的靈鎧太堅硬也太鋒利了,尤其是指尖處的靈鎧,簡直比刀子還要鋒利,隨著一聲悶響,女子胸前的靈鎧被瞬間刺破,唐寅的整只手掌都沒入她的胸膛里。
    女子慘叫一聲,仰面摔倒在地,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不行了。見到她慘死在唐寅的手刀之下,周圍的幾名游俠齊齊怪叫一聲,紅著眼睛,像瘋了似的對唐寅展開猛攻。
    唐寅朗聲大笑,不慌不忙地揮舞鐮刀,從容應戰。
    雙方只戰了三個回合,便有一人的雙腿被唐寅的鐮刀鉤了個正著,只聽得咔嚓一聲,那人的雙腿被生生切斷,由于刀太快,他的身子已然倒地,但雙腿還站于原地。
    那人疼得滿地翻滾,鮮血灑出好大一片。唐寅快步上前,惡狠狠一腳踢在他的小腹上,那人如同皮球似的,橫著飛了出去,正撞在另一名游俠身上。
    他二人雙雙摔倒,滾成一團,不等他倆回神,唐寅已如影隨形的追到近前,拿刀攥當槍使,直直刺了下去。
    撲哧!一刺雙命。刀攥將他二人的身子一并刺穿,死死釘在地上。兩人都來不及掙扎,黑暗之火已燒遍他倆的周身,白騰騰的靈氣散到空中。
    唐寅片刻也不停頓,單手持刀,用力一抬,將二人掛在刀攥上的尸體一同挑起,緊接著,他臂膀揮動,將尸體甩進人群里。
    兩具尸體剛剛砸倒數人,唐寅就到了,鐮刀揮舞開來,或砍或劈,或刺或挑,只眨眼的工夫,在他的鐮刀之下又增添了十數條冤魂。
    越戰,空中凝聚的靈氣越多,唐寅也是越加興奮,兩只眼睛閃爍的綠光已如同兩盞綠色的燈泡,隨著他的身形快移動之間,綠光在夜空中畫出兩道長長的綠芒。
    在山賊眼中,這哪里還是人,就是綠眼的惡魔!
    瘋狂圍攻唐寅的那些游俠并沒等堅持多久,很快便被唐寅斬殺殆盡,接下來,他把目標鎖定在普通山賊身上。
    這些人更加不是唐寅的對手,在唐寅狠毒又兇殘的殺戮之下,三左右的山賊最后只剩下余人,而且個個都被嚇破了膽,再不敢戰,如同一盤散沙似的四散奔逃。
    唐寅正打在興頭上,見對方向四面八方潰逃,他想都沒想,施展暗影飄移便追了出去。
    在山坡上,山賊們的慘叫聲此起彼伏,而且是這邊的慘叫聲還未落,那邊的慘叫聲又起,有時候是相隔數米,有時候則是相隔數十米,要是讓不了解內情的人看了,還得以為是有大批的靈武高手在一同追殺山賊呢!
    也不知道追殺了多久,直至在唐寅的感知范圍之內再活人,他這才告一段落,停下身形,邊把空中飄蕩的零散靈氣吸食掉,邊喘著粗氣歇息。
    只休息片刻,他猛然想起自己打了這么久還沒看到山賊的頭領洪天跑哪去了,他心思轉了轉,隨即起鐮刀,快地向山頂的山寨奔去。
    此時,山寨的大門業已被關閉,在寨墻之上,站有數十名手持弓箭的山賊,看到唐寅沖殺過來,山賊們二話不說,舉箭就射。
    當啷!唐寅揮刀擋下數箭,不過仍有箭矢透過他舞出的刀幕,狠狠釘在他的身上。有靈鎧護體,零星的箭矢傷不到他,只能把他前沖的身形略微擋一擋。
    心中冷笑一聲山賊不知死活!唐寅在距離寨墻還有十米的距離便施展出暗影飄移,直接閃到寨墻之上。
    寨墻上的山賊被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唐寅嚇得渾身毛,有幾人直接扔掉手中的弓箭,抱著腦袋,調頭就往山寨內跑,另外那些山賊倒還有些骨氣,怕歸怕,但仍抽出鋼刀,與唐寅拼命。
    可惜的是雙方實力相差太懸殊,他們這些人連給唐寅塞牙縫都不夠。連一分鐘的時間都沒堅持到,數十名山賊便已全部倒下,有些尸體是掛在寨墻上,有些尸體則摔落在寨墻下。
    唐寅特意手下留情,留了一個活口,他把鐮刀的鋒芒頂在那人的脖子上,語氣毫起伏地問道:“說,洪天現在在哪!”
    那名山賊強裝鎮定,沖著唐寅叱牙裂嘴地說道:“狗賊,就算你殺了老子,老子也不會告訴你的!”
    唐寅可沒有時間和他耗下去,他冷笑一聲,手掌微微翻動,就聽沙的一聲,鐮刀將山賊的左耳一下子削掉。
    “啊……”山賊慘叫,雙手捧住斷耳,身子痛得直打哆嗦,鮮血順著他手指的縫隙汩汩流淌出來。
    “再不說,我就削掉你另一只耳朵,挖你的眼,割你的鼻,斬你的舌,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唐寅貼近山賊,兩人的鼻子都快碰到一起。
    如此之近的距離,山賊把他的那對綠眼看得更加清楚,心里也越加的驚恐慌亂。
    唐寅的話,他完全相信,甚至在他看來,這世上沒什么事是這個綠眼惡魔做不出來的。他強裝的氣勢瞬間軟了下去,顫聲說道:“將軍……將軍應該是去了寶庫……”
    “寶庫在哪?”
    “就……就在大廳的后面……”說話之間,山賊伸出血跡斑斑的手向山寨內指了指。唐寅順勢望了一眼,隨即再不多問,站起身形,毫預兆,一腳踩在山賊的腦袋上。
    咔!伴隨著頭骨破裂聲,山賊腦漿迸射,連叫聲都沒來得及出,一命嗚呼。
    這名山賊說得還真沒錯,洪天確實去了寶庫。
    剛才在山寨外面,他親眼目睹了唐寅的可怕,他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的靈武,別說不是人家的對手,即便是十個自己捆到一塊也未必能打得過人家。
    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逃走,先保下性命再說。
    趁著唐寅正和下面的山賊們廝殺,洪天悄悄退出戰場,回到山寨,就算要跑,他也不能空著手跑,得把自己苦心賺來的那些寶物一并帶走。
    在寶庫當中,雙頭山的山賊積攢下的金銀珠寶還真不少,雖不至于堆積如山,但至少也能算是富甲一方。
    進了寶庫之后,洪天是什么都想拿,什么都舍不得丟掉,他把自己的雙錘都扔了,找到一只結實的空箱子,拼命的把金銀珠寶向里面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