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91

  等到洪天裝了滿滿一箱子的金銀珠寶,正拖著往外走的時候,就聽到房門口有人嗤笑道:“你還真是貪財啊!為了這些金銀珠寶,竟然連命都可以不要。【】)”
    洪天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急忙抬頭觀瞧,站在寶庫門口的那人不是唐寅還是誰?
    他怎么來得這么快!
    洪天臉色頓變,下意識地放下手中的箱子,沒笑硬擠笑,結結巴巴地說道:“原……原來是前輩……只要前輩肯放在下一條生路……這……這里的一切就都是前輩你的……”
    唐寅冷笑一聲,說道:“你死了,它們也全是我的。”
    洪天冷汗流了出來,對眼前這個軟硬不吃的兇神,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沉默了一會,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大聲叫道:“在下與前輩冤仇,前輩就……就放了在下吧!”
    “像你這樣的人,與其茍且偷生的活著,還不如成為我的一部分來得有意義,難道,不是嗎?”
    唐寅邊說著話,邊緩步走向洪天,同時向寶庫的四周張望,嘆道:“看起來,你在雙頭山這段時間,也搜刮了不少錢財,想必,以前也有很多人求過你手下留情吧!”
    “這……這……”洪天跪在地上,支吾不語,一個勁的擦冷汗。
    “站起來!”唐寅在洪天面前站定,低頭看著他,冷聲說道:“你剛才的氣勢都哪去了?拿起你的武器,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場。人生在世,就算死也應該死的有骨氣!”
    “前輩饒命,前輩饒命啊……”
    洪天哪敢站起來,跪在那里,磕頭如搗蒜,鼻涕眼淚一同流了出來,連連求饒。
    唐寅懶得再廢話,腿一腳,正踢在洪天的下巴上,再看后者,整個人像個簧似的,向上起兩米多高,然后重重摔回到地上,口鼻噴血,口中的牙齒都碎了好幾顆。
    “前……前輩……饒命啊……”即便是躺在地上,神智模糊了,洪天仍在斷斷續續地哀求著。
    唐寅搖了搖頭,看來想讓他站起來和自己打一場比直接殺掉他還難。
    “諸如此類,也配落草為寇,笑話!”他彎下腰身,一把把洪天的脖子抓曱住,向上一抬,單手將其高高舉起,隨著他意念轉動之間,黑暗之火生出,就聽呼的一聲,黑色的火焰燒遍了他的周曱身。洪天出殺豬般的慘叫聲,手腳亂揮,但只過了片刻,他的叫聲戛然而止,腦袋和四肢力地垂了下去,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被吸干精華似的,事實上也確是如此。
    扔掉干枯的尸體,唐寅揚起頭來,將飄蕩在空中的靈氣吸入體內,與他自身的靈氣融為一體。隨后,他吁了口氣,看著周圍的金銀珠寶,愣了片刻,轉身走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些錢財,想來,也只能交由安城的官曱府來處理了,畢竟雙頭山屬于安城曱管轄之內,所掠來的錢財,大多也屬于安城附近的姓。
    對于雙頭山的山賊,唐寅沒打算留下活口,出了寶庫后,他在山寨里又做了一番仔細搜查,把那些藏起來的山賊一一揪出。
    當他搜到山寨的后身時,現一座地牢,里面還躲藏有十多名山賊。
    唐寅直接用鐮刀劈開地牢的大門,沖殺進去,只是一個照面,就有五名山賊死于他的刀下,剩下的幾名山賊再不敢戰,嚇得紛紛往地牢深處跑。
    他快步追了進去,穿過不算長的甬道,空間豁然寬闊,這是一座有十余間牢房的大型地牢。
    “別過來,再過來我們……我們就殺了她們!”剩下的山賊不知道從哪推出一大群女子,她們一個個面黃肌瘦,穿著破爛,衣不遮體,嚇得哆哆嗦嗦,抱成一團。
    此時,幾名山賊把鋼刀架在她們的脖子上,叱牙咧嘴的向唐寅連連叫嚷。
    唐寅氣樂了,反問道:“她們的死活又與我何干?你們以為搬出這些女人就可以保住你們的性命了?”說話時,他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走著。
    山賊們拿這些女子做要挾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生死攸關之時,只能拿她們做救命稻草,可見到對方根本不受要挾,他們也急紅了眼,其中一人大叫道:“他娘的,要死老曱子也得拉上幾個做墊背!”
    說著,他舉起手中的鋼刀,對準一名女子的腦袋,作勢要砍下去。
    不過他舉刀的這個動作在唐寅看來可是個難得的出手機會。他身子突然一虛,再現身時,已到了那山賊近前,手掌如同刀子一般,刺進山賊的頭顱。
    沒有叫聲,那山賊當場斃命,當啷!高高舉起的鋼刀也隨之落地。
    其他的山賊見狀,不嚇得魂飛魄散,可是他們來沒來得及做出下一步反應,唐寅仿佛化為鬼魅,身形如電,從眾山賊身邊一閃而過。
    就在他一走一過之間,幾名山賊的喉嚨齊被劃開,傷口之細,薄如紙張,鮮血噴出,在空中化成一團團鮮艷的血霧,同時也濺得周圍那些女子滿臉滿身。
    “啊——”不知道是誰先最尖叫出來,緊接著,地牢里叫聲四起,女人們抱著腦袋,拼命地嘶吼著、尖叫著。
    對于唐寅而言,她們尖銳又刺耳的叫聲絕對比山賊手中的刀劍利刃要來得可怕。他下意識地倒退一步,環視在場的女子們,深吸口氣,蓄足力氣,大喝道:“不要叫了!”
    他這一嗓子,就像是晴空炸雷一般,回音在地牢里久久不散。不過,也確實把在場的女人們都震懾住,人們止住叫聲,一個個瞪大驚恐萬分的眼睛,呆呆地看著唐寅。
    “你們現在自曱由了,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吧!”說完,唐寅暗暗搖了搖頭,著鐮刀,轉身向外走去。
    “壯士!”一名女子快步上前,伸手抓曱住他的胳膊。
    唐寅頓時停下腳步,轉回身,兩眼直直瞪著她。
    看著他那對閃爍綠光的眼睛,仿佛要生吞自己的眼神,女子嚇得哆嗦一下,急忙松開手,顫聲說道:“小女子多謝壯士的救命之恩……”
    “我不是來救你們的!”只不過是順帶手罷了。見她沒有再抓著自己,唐寅的眼神這才柔和了一些,但語氣中仍流露出不容人親近的距離感。
    “那壯士是來……”
    “殺人的。”唐寅回答得輕描淡寫。
    不過在場的女子們卻被他的話嚇了一跳,自己不會是剛出龍潭又入虎穴吧?!
    看出她們臉上的怯怕之意,唐寅笑了,輕蔑的笑,他慢悠悠地說道:“你們放心,我要殺的和想殺的人并不是你們。”
    頓了一下,他又道:“外面的山賊已經死曱光了,現在,你們可以放心大膽的離開,如果還需要盤纏,寶庫里有很多,自己去拿吧!”
    說話之間,他又要往外走,剛才那女子又驚又喜地搶步上前,伸手攔住他,說道:“不管怎么說,我等的性命是壯士搭救的,請受小女子一拜!”
    話音剛落,她已跪倒在地,沖著唐寅連磕了三個頭。其他的女子見狀,也都紛紛跪下來,一個個喜極而泣,又是叩,又是道謝。
    唐寅站在原地沒有動,或者說他不知該做何反應,直到眾人都叩謝完了,他這才回神,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嚨,說道:“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嗎?”
    “這位壯士,小女子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攔住他的女子繼續說道。
    唐寅暗道一聲麻煩,擺手說道:“既然是不情之請,那就不要再說,我也該走了。”
    “壯士請留步!”那女子倒很有鍥而不舍的精神,根本不理會唐寅的反應以及他語氣中的冰冷,說道:“既然是壯士搭救的我們,那壯士就好人作到底吧,請送這些姐妹們回家。”
    唐寅難以置信地挑起眉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正視起這名女子,上下打量著她。
    這名女子蓬頭垢面,也看不清楚她的長相和年歲,身材倒是不矮,比其他那些女子起碼高出大半個頭,估計在一米七往上,身上的衣服又臟又破,看起來,比其他那些女子狼狽得多。
    “姐妹們都是些弱女子,這樣回家,路上難免不會生意外,還請壯士多多體諒……”
    不等她把話說完,唐寅已不耐煩地打斷道:“不要再說了,我最多可以把她們送到安城,至于以后要怎么回家,那就自己去想辦法。”
    聽聞這話,那女子笑了,烏黑的臉上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她福禮道:“小女子多些壯士!”
    她笑時露出的牙齒引起唐寅的注意,后者笑問道:“你只要我保護她們,那你呢?”
    “小女子可以自保,如果壯士肯送我一顆聚靈丹的話。”她垂說道。
    “你會靈武?”
    “略識皮毛。”
    唐寅點點頭,也對,如果她靈武高強的話就不會被這兒的山賊捉到。他收起身上的靈鎧,同時散掉雙刀的靈化,而后,從懷中取出一只小藥瓶,遞給那女子。
    聚靈丹是修靈者必備之物,當然,也不是什么珍貴的丹藥,隨便哪家藥鋪都有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