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93

  唐寅交代邱真辦的事是接雷震的父母到鹽城,當然,這是瞞著雷震秘密進行的。[]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看得出來,雷震是孝子,若想軟化他的態度,將其收為己用,先得拉攏到他的父母。
    邱真派去的人很客氣,說是雷震在都城做了大官,現在要接二老同住。雷震的父母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眾人的連哄帶騙下去了鹽城。
    等到了鹽城之后,邱真特意在城中買下一座不算小的宅院,讓雷震的父母住下,宅內傭人、丫鬟應有盡有,吃穿住行皆由邱真來安排,為了讓二老能在鹽城能住得安心,邱真甚至連左右的街坊都買通了,讓他們時常到雷震父母的家中去竄門,陪二老聊天,不讓老兩口在人生地不熟的鹽城住的太寂寞。
    雷震的家是獵戶,父母都是普通的姓,日子就算過的不貧困,但也富裕不到哪去,現在突然在都城有了大房子,而且傭人成群,吃穿住行皆由朝廷安頓,左右的街坊也都十分善意,相處的親如一家,老兩口自然非常高興。
    被唐寅留在鹽城的雷震還急于回家,可他哪里想到,他最最掛念的雙親竟然早已到了鹽城,而且日子過了即安逸又舒適,完全把鹽城的宅子當成了自己的新家。
    了解清楚了雷震雙親的現狀,唐寅對邱真的處理十分滿意,現在他是不怕雷震再來找他請辭了。
    這一天,皇廷分別派往寧都良州和莫都鎮江傳達圣旨的郭奉、李孝雙雙傳回信。
    郭奉去的是莫國,在信中稱莫王邵方已同意來鹽城面圣,以示忠心。而李孝那邊則說寧王嚴初以患病為借口,推辭入風面圣。
    對于這兩個截然相反的結果,唐寅早在預料之中,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在殷諄面前煽風點火。
    早朝之后,唐寅沒有立刻離開皇宮,讓下面的侍女給皇上傳話,他要進見。
    殷諄在房中接見唐寅。
    見面之后,唐寅先是拱手施禮,隨后跨步上前,問道:“陛下,嚴初不敢入風面圣,必是心懷叵測,陛下要如何處置?”
    如何處置?殷諄縮了縮脖,他拿起李孝的傳,說道:“愛卿,你也看到了,這信上明明說是嚴初患病……”
    “陛下!”唐寅翻了翻白眼,打斷殷諄的話,正色道:“這明顯是嚴初的托詞!他早不患病,晚不患病,怎么就偏偏趕到圣旨到的時候ォ患病呢?何況,陛下應該還沒忘記吧,當初陛下要從莫國逃入寧國的時候,嚴初傳令封閉邊境,這可是對陛下的見死不救,可以說嚴初的可惡不在川王和貞王之下,這次又公然抗旨不遵,陛下若不懲處,天子的威嚴何在?帝國的顏面又何存?”
    現在唐寅在殷諄面前說話也不象以前那么客氣了,充滿著訓斥的意味,而且他也打心眼里看不起這個膽小如鼠的天子。皇權的衰弱,殷諄疑是起到了催化劑的效用。
    聽完唐寅這話,殷諄的額頭滲出虛汗,他抬起手臂,用袍袖在頭上撣了撣,疑問道:“愛卿,那依你之見,朕當如何懲處寧王?”
    唐寅回答的干脆,一一頓道:“號令天下共討之!”
    “這……”殷諄變色,他結結巴巴道:“天下諸侯……又有誰會聽朕的調遣?”
    唐寅拱手說道:“臣愿為陛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另外,莫王邵方肯千里迢迢前來面圣,自然亦是對陛下忠心耿耿,臣敢斷言,只要陛下詔討伐寧國,莫王必會響應。”
    殷諄邊抹著冷汗邊小心翼翼地說道:“愛卿的忠心,朕是知道的,不過莫王……這還得容朕再考慮考慮,等他入宮之后,朕先探探他的口風,愛卿意下如何?”
    唐寅撇了撇嘴,剛要說話,但看殷諄臉色難看,虛汗不斷,估計再他就得暈過去。他暗嘆口氣,拱手說道:“陛下明見,臣遵命!”
    “好好好,朕有些累了,愛卿若其他的事,就先回去吧!”殷諄對唐寅的感覺也是越來越懼怕,并非是唐寅的態度有多蠻橫,而是唐寅在他面前給他造成的壓迫感越來越強烈,感覺就象是一只猛獸在盯著獵物,好象自己稍微不順他的意,他就會撲上前來把自己撕個粉碎。
    面對后宮佳麗,可比面對唐寅要輕松自在得多。這時候,殷諄又開始想往后宮跑了。
    殷諄怕唐寅,唐寅看他也心煩。他拱手微施一禮,說道:“臣先告退!”說完話,轉身向外走去。
    離開房,他本想出宮,但轉念一想,又改變了方向,向殷柔所在的華英殿走去。
    這些日子他一直在忙碌,未抽出時間見殷柔,心中亦是十分想念,正好趁著現在有空閑,去她最近過得怎么樣。
    唐寅走到華英殿院外,門口的侍衛齊齊施禮,必恭必敬道:“風王。”
    “公主在嗎?”唐寅隨口問道。
    “在!”
    “恩!”唐寅點下頭,隨即走了進去。
    此時殷柔未在大殿里,而是坐在院中的涼亭內怔怔呆,傲晴和肖敏二女就守在一旁。
    唐寅見了皺皺眉頭,風國不比上京,入冬之后天氣寒冷,北風刮起來也硬得很,殷柔身子嬌弱,坐在外面不會生病嗎?
    他快步走上前來,傲晴和肖敏看到他剛要施禮,唐寅擺擺斷二女還未出口的話,然后向旁甩下頭。
    明白他的意思,二女悄悄退了出去。等她倆走后,唐寅緩步來到殷柔的身后,隨手解下自己的外氅,動作輕柔的披在她的肩上。
    殷柔猛然回神,剛要站起身,唐寅把她的香肩按住,彎下腰身,問道:“天氣這么冷怎么還坐在外面?”
    “寅……”聽聞他的話音,殷柔絕美的小臉上立刻露出驚喜之色,她轉回身,抬頭看向唐寅,笑問道:“你怎么來了?”
    “剛ォ有事和陛下商議,完事之后就順道過來。”唐寅回答的誠實。
    聽了這話,殷柔立刻又露出失望之色,喃喃說道:“原來只是順路過來看我。”
    “不不不……”這當然不是唐寅的本意,他想解釋,但又不知該如何解釋,眼巴巴地看著殷柔,支吾半晌也未說出個所以然。
    唐寅甚少有緊張的時候,更很少有說不出話的時候,看他窘迫的模樣,殷柔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她主動拉住他的手,讓他坐到自己的旁邊。
    靜下心來細細摸著他的手,ォ現他的手掌很硬,掌心有一層厚厚的繭子,那是常年用刀留下來的。
    看著殷柔聚精會神的琢磨著自己的手掌,唐寅不自覺地挑起嘴角,他好奇地問道:“剛ォ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
    殷柔玉面一紅,垂頭沒有答話。
    見她嬌羞的模樣,唐寅眼珠轉了轉,笑問道:“不會是在想我吧?”
    殷柔的臉頰更紅,嬌蠻地否認道:“當然不是,你少臭美啦!”
    她的否認只是引來唐寅的大笑。
    她幽幽嘆息一聲,有些撒嬌地說道:“我在宮中好聊,皇兄哪都不讓我去,來鹽城這么久了,我還從沒逛過呢!”
    這時候,唐寅倒是很感謝殷諄,對殷柔這個妹妹愛護有加,如果隨意讓她出宮,萬一生了意外,他會找殷諄拼命的。
    他沉吟片刻,問道:“真的那么想出宮?”
    殷柔的小腦袋重重地點了點。
    “好!”唐寅挺身站起,說道:“今天我帶你出宮。”
    “啊?”殷柔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不確定地問道:“你……你帶我出宮?”
    “是啊。”唐寅拉著她的手,柔聲說道:“如果你在皇宮里憋出病來,我會……很難過。”也會瘋的。他在心里又補充了一句。
    “太好了。”殷柔興奮的直接從石凳上蹦起,雀躍之情流露于表,她拉著他的手,急道:“我們現在就走吧!”
    唐寅笑瞇瞇地看著她,微微搖了搖頭。
    “怎么?你又反悔了?”
    “我們得先換身衣服。”唐寅悠然說道。
    要找便裝很容易,傲晴和肖敏都有很多,不過要甩掉二女倒是有點麻煩。
    得知唐寅要領公主秘密出宮,傲晴和肖敏也準備換便裝跟隨。唐寅把正要去換衣服的肖敏叫住,一本正經地說道:“小敏,你不能隨我們一同去,你要留在宮里為公主做掩護!”
    “那怎么行?”肖敏想也沒想的拒絕。她小時候是殷柔的玩伴,大了是殷柔的侍衛長,可以說從小到大都不離殷柔的左右,在她的潛意識里,早已形成了殷柔在哪,她便在哪的概念。
    唐寅皺眉道:“若你也不在宮內,萬一有人來找公主怎么辦?若讓陛下知道此事,公主定會受到責罰,你忍心看到公主受罰嗎?”
    “可是……”肖敏沉吟了片刻,氣呼呼道:“那你就不要帶公主出宮了!”
    “你沒有見到公主成天困在宮中很不開心嗎?如果憋出病來,你于心何忍?”唐寅板著臉,說道:“你放心吧,出宮之后,我會保護公主。”
    肖敏的嘴角快咧到耳朵根下,斜眼睨著唐寅,心里嘟囔道:就因為有你這個大色鬼ォ讓人不放心呢才子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