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95

  第六九十五章
    風軍士卒皆被唐寅盛氣凌人的語氣氣笑了,他們上下打量著唐寅,看到只著普通姓的衣服,又年紀不大,顯然不是達官顯貴,又非高官大員的衙內,哪會把他放在眼里。【】[]
    一名士卒冷笑著問道:“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大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唐寅挑了挑眉毛,說道:“你只管進去報信,就說要見他的人是唐寅,讓他立刻出來見我!”
    唐寅……
    唐寅?眾士卒們先是面露疑惑之后,猛然間,一各個都把眼睛瞪圓了。唐寅?那不是大王嗎?士卒們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目瞪口呆,久久回不過來神。
    見狀,他沒好氣地呵斥道:“還不快去?”
    不知道眼前這個普通姓打扮的青年所說是真是假,不過士卒們也沒敢怠慢,其中一人象是被鬼追似的轉身向院內飛快跑去。其他留下來的那些士卒下意識地倒退幾步,大眼瞪小眼地盯著唐寅,這時他們也不知是該跪地施禮,還是該上前把他拿下問個清楚。
    時間不長,院內有一群人快步跑了出來,為的一位是名官,四十出頭的模樣,中等身材,面白如玉,五官端正,相貌堂堂。這人出了院門,舉目向前一瞧,正好和唐寅的目光對了個正著。
    中年官身子突的一震,急忙搶步上前,跪地施禮,氣喘吁吁地顫聲說道:“臣……臣丞相副史王霄參見大王!”
    丞相副史是四品的官,直屬于右相。王霄的官階較低,沒資格參加風國的朝議,不過他可見過唐寅,這時候也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
    見管事之人跪地施禮,左右的風軍士卒徹底傻眼了,這個青年真的是大王?這……這怎么可能?大王怎么只穿姓的衣服?
    人們呆呆地站立好一會才猛然回過神來,接著,嘩啦啦甲胄的摩擦聲連成一片,周圍的風軍士卒紛紛單膝跪地,尤其是剛才攔阻唐寅并出言不遜的那幾位,跪在地上都直哆嗦,身子快抖成了一團。yuntvnetbsp;唐寅沒有理會他們,也沒有怪罪之意,畢竟自己穿著便裝,怪不得下面的兄弟認不出自己。
    他垂目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王霄,眉頭微微皺起。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丞相副史只不過是個區區四品的小官,他能蓋得起這么大的宅子?還能調動軍隊為他看護?唐寅感覺好笑。
    他沒有讓王霄起來,而是問道:“這里是怎么回事?是為誰建造宅子?”
    王霄垂,咽口吐沫,小心翼翼地說道:“回大王,這并不是在建造官邸,而是在建造學院,哦……是靈武學院!”
    “啊!”聽他這么一說,唐寅才恍然大悟,沒錯,邱真是有說過靈武學院的地址設在城東,他本以為都籌備的差不多了,原來才剛建成個雛形。不過邱真的手筆也夠大的,竟然給自己建造一座這么大的靈武學院,這得花費多少銀子?難怪最近張哲的臉色一直都很難看。
    邱真是建造靈武學院的負責人,不過建造的具體細節他插不上手,也不懂如何規劃,這事只能交給右相上官元吉來辦。王霄正是上官元吉派過來的監工,他自身也是土木工程方面的人才。
    “你起來吧!”唐寅背著手,向面前的王霄揚了揚頭。
    王霄還是第一次與唐寅面對面的說話,顯得非常緊張,他本已站起身形,突然又覺得不對,重新跪地,說道:“不知大王大駕光臨,微臣有失遠迎,還望大王恕罪!”
    元吉選中的屬下果然一個比一個酸。唐寅樂了,說道:“本王并未怪你,還跪在這里干什么?帶本王進去瞧瞧!”
    “是是是!多謝大王!”王霄重新站起身,目光一轉,落到唐寅身邊的殷柔身上,暗道一聲好漂亮的姑娘啊!他見過唐寅,可沒見過殷柔,難免有驚艷之感。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唐寅不想多做解釋,攬著殷柔走進院中。
    如果按照唐寅當初交代邱真的時間開始算,如此浩大的工程,目前完成的進度算是很快的了。當然,這座靈武學院也并非是平地而起的,它本身就是由數座大宅子組成,只不過中間全部打通,又在原來的基礎上進行翻修、重建,所以工程的進度比新建要快得多。
    院內到處都在施工,十分雜亂,土堆、亂石堆積的到處都是。
    王霄特意找來工程圖交給唐寅,他每走到一處,王霄便在地圖上指點其具體位置,并詳細解說建成之后的功用。唐寅走到學院的中央,眼前是一座高高聳立的樓閣,樓閣并未建完,也未封頂,不過即便如此已有四層之高。
    連殷柔都驚訝的張開小口,喃喃說道:“好高啊!”
    不清楚她的具體身份,但看唐寅和她的親密程度,想必也是關系非淺,背景不凡。
    王霄沖著殷柔拱手施禮,說道:“小姐,這座樓閣便是學院的主殿,也是學院的核心,計劃要建造七層,完工之后,將會是我大風國內最高的建筑!”說話時,他的臉上也難掩驕傲之色。
    唐寅驚訝道:“要建那么高?”
    “是啊,大王!邱相特別交代過,這座主殿要成為大風日后的標志性建筑,所以一定要宏偉、磅礴、大氣!”
    撲哧!唐寅忍不住笑出聲來,嘟囔道:“七層高的殿堂,夠宏偉、夠磅礴、夠大氣,不過也夠耗費銀子的。”
    王霄面色一正,說道:“邱相說,大王曾說過天下沒有哪個國家是因教育而亡國的,教育是培養人才的基礎,而人才是國家的根基。”
    唐寅瞥了他一眼,糾正道:“前半句是我說的沒錯,后半句是邱真他自己加的。”
    殷柔抬起手,以袖掩口,嗤嗤的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愛屋及屋的關系,即便看唐寅和屬下談論正事的時候,她也覺得非常有趣。
    唐寅問王霄道:“王大人,看來你對耗費錢財興建靈武學院一事也是很支持的?”
    “是的!大王!”王霄動容說道:“我國就是因為靈武人才匱乏,才會受到寧國的欺負,才會有上次的河東慘敗,導致二十萬的風國兒郎埋骨它鄉,今日大王興建靈武學院,不僅造福于今世,更是造福大風的后代子孫,此舉之重要甚至遠勝于奪回河東郡。”
    “哦?”這話唐寅喜歡聽,感覺十分中肯,他仰面而笑,贊道:“王大人比朝中的許多一品、二品大員都要有眼界,只做丞相副史實在是屈才了,等靈武學院建成之后,就升做丞相長史吧!”
    他一句話,把王霄的官階一下子抬高兩級,后者有些反應不過來,自己只是個監工,也沒做什么啊,大王怎么如此厚待自己?他怔了半晌才想起要跪地謝恩。
    殷柔拉著唐寅圍繞著完工過半的主殿觀望,好象突然想起什么,她轉頭眼巴巴地看向唐寅,低聲說道:“寅,有件事你要答應我。”
    唐寅一愣,疑問道:“什么事?”
    “你先答應我好不好?”
    眨了眨眼睛,唐寅聰明地回道:“好!只要是我能辦到的又不影響原則的,我都可以答應你。”順他意的事,都是不違背原則的,不順他意的事,自然都是有違原則的。
    殷柔眨眨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他,輕聲說道:“等靈武學院建成之后,我要來這里學習。”
    萬萬沒想到她會出這樣的要求,唐寅有些不知做何反應,沉默片刻,他疑問道:“你喜歡學靈武?”
    殷柔笑道:“我只是喜歡熱鬧!”
    只因為喜歡熱鬧而來靈武學院,這不是胡鬧嗎?唐寅的第一反應是反對,但轉念又一想,殷柔甚少有開口求他的時候,自己若是一口否決太傷她的心了,另外殷柔參加靈武學院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對靈武學院本身的好處太大了。
    殷柔是帝國的公主,天子最寵愛的妹妹,她肯加入靈武學院,這疑是最具有轟動性的廣告效益,到時不僅能吸引風國的人才,甚至還會把其他諸國的才俊吸引過來,有利于風國對靈武人才的招攬。
    何況自己也可以讓她只在靈武學院掛個名,并不用親自來上課。
    想到這里,唐寅笑呵呵地說道:“我還以為是多么大不了的事呢!這個簡單,等靈武學院建成之后,我讓你做第一批入院的學生。”
    “真的?”聽聞這話,殷柔的雙眼都閃閃放光,好象夜空中最明亮的兩顆繁星,讓唐寅一時間看的有些恍惚。不過他很快又覺得內疚,如果殷柔知道他心里的真實想法,還會這么興奮嗎?
    有生以來,他難得的生出了罪惡感……
    這次偷偷出宮游玩,是殷柔住進皇宮以來最為興奮的一天,直到晚上要就寢的時候還是滿臉的笑意。看到她這副高興的模樣,肖敏也覺得很開心,同時心里還有股酸酸的滋味,公主和唐寅在一起比和自己在一起時要高興得多啊……
    唐寅回到王府,沒等進門,唐忠先從里面迎了出來,見面便說道:“大王,雷震求見,他已等您一下午了,現在大堂。”
    “不見!”唐寅想也沒想地回道:“告訴他,本王累了,有什么事,明早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