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697

  第六九十七章
    此時殷柔業已由睡夢中驚醒,她有看到一條白影奔自己過來,也有看到閃來一道長長的寒光,可是她卻力作出閃躲。[]
    現在唐寅被三名刺客夾擊,一時間擺脫不開,而且房間內布滿沉重的靈壓,他的暗影飄移也法施展,眼睜睜看著殷柔陷入危境,他急得心如火燒。
    就在那名刺客的靈劍馬上要砍到殷柔的瞬間,斜刺里突然射來一劍,這一劍,正擋在刺客的靈劍上,出當啷一聲的金鳴聲。
    那白甲刺客被震得身形一陣搖晃,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關鍵時刻,救下殷柔的正是江半雪。那刺客兩眼閃爍著精光,直勾勾地怒視著她,咬牙說道:“你真就這么討厭師傅嗎?”
    江半雪也不答話,身子周圍散出靈霧,頃刻之間靈鎧已披掛在身,她手持靈劍,躍到殷柔面前,把她死死護在自己的身后,接著,毫畏懼地對上刺客兇狠又暴怒的目光。
    見狀,白甲刺客冷哼一聲,不再多話,手中靈劍突然乍現出霞光萬道,而后,頂級的大范圍殺傷技能靈亂·極釋放出來。
    他打算下殺手,*退江半雪,哪知后者根本不躲不讓,凝聚體內的靈氣,同樣釋放出靈亂·極,與他來個針鋒相對。
    他二人之間的距離太近,釋放的又都是最頂級的大范圍殺傷技能,誰都不敢保證一定能把對方放出的靈刃全部接下。
    白甲刺客一心想*退江半雪,他站在原地未動,而江半雪更法避讓,因為在她身后的就是手縛雞之力的殷柔,她若讓開,殷柔必會慘死于亂刃之下。
    嘭、嘭、嘭!二人釋放的靈刃碰撞在一處,爆出一連串皮革爆裂的悶響聲,飛開的靈刃向四面八方飛射,勁氣在房間內化為旋風,將桌子、柜子等物吹得騰飛到空中,繞著房間飛的旋轉。
    這一招針尖對麥芒的對決過后,白甲刺客周身上下也不知被靈刃撕開多少條口氣,噴出一大團血霧,與此同時,整個人直接從屋內摔飛到房外。
    伴隨一聲重物墜地的悶響,外傳來白甲刺客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這筆帳,師傅自會來找你清算!”喊聲是由大變小,顯然,對方正以飛快的度逃離客棧。
    隨著白甲刺客負傷而逃,另外那三名與唐寅對戰的刺客也心戀戰,各自虛晃一招,也打算破而逃。
    可唐寅又哪肯輕易放走他們,身形射出,仿似離弦之箭,追上最后那名刺客,雙刀齊出,分取那人的后脖根和后心。
    那刺客反應也快,回手一劍,擋開唐寅的雙刀,并借助雙刀傳來的力道,順勢出戶。
    但是他忽視了一點,他的兩名同伴已先行撤走,只靠他一人的靈壓,限制不住唐寅的暗影飄移。
    他跳出戶后,還以為自己可以順利逃走,可是,當他在空中往下看的時候,臉色頓時大變,原來在地上早已站有一人,正是剛才追殺他的唐寅,只見他手中的雙刀高高舉起,正在下面等著他落下來呢!
    刺客嚇出一身的冷汗,但現在他人在空中,找不到著力點,更不可能改變自己下落的方向,他只能拼盡全力,在空中倉促之間釋放出靈亂·風,希望能把唐寅*開。
    他的靈亂·風才剛剛釋放出來,地面的唐寅便消失不見,他稍愣了一下,立刻感覺自己的頭頂上方有靈壓波動,他下意識地仰頭向上看,沒看到別的,只看見一道燃火的黑色電光直奔自己而來,僅接著,是一陣的天旋地轉。
    撲通!唐寅和那刺客的尸體幾乎是同時落地,他踩在尸體身上,而刺客的腦袋已轱轆出好遠,白色的靈霧凝聚在空中,隨著他仰頭吸氣,全部鉆進他的鼻孔里。
    “江半雪,代我保護好柔兒,我去追敵!”唐寅在外喊喝一聲,而后,直奔前方兩名刺客逃走的方向追去。
    其實他不知道,在刺客逃走之后,江半雪也像被吸干了力氣似的,身子軟綿綿地癱坐在地。
    她與刺客近距離的互相釋放靈亂·極,是打得白甲刺客重傷逃走,但她自己也不是全身而退,在她的手臂、腿部都有被靈刃劃破,靈鎧破裂,鮮血直流。
    這時候,殷柔總算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隨手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然后踉蹌著下了床榻,來到江半雪近前,關切地問道:“半雪,你傷得怎么樣?嚴不嚴重?”
    江半雪邊喘著粗氣邊慢慢搖了搖頭,說道:“夫人,我……我沒事的……”
    “出了這么多血,怎么會沒事……”她話音未落,房門被人一下子撞開,緊接著,阿三阿四、肖敏、傲晴、尹蘭五人全部沖入房內。
    “夫人,生了什么事?”看著像剛刮過颶風似的房間,再看到臂膀、大腿還流淌著鮮血的江半雪,眾人都嚇傻了眼,臉色蒼白,膛目結舌。
    “剛才突然來了刺客,寅已去追敵,半雪為了保護我也負了傷,你們快過來幫忙醫治!”殷柔急聲說道,頓了一下,她又搖頭道:“你們把金瘡藥留下,趕快去助寅一臂之力!”
    阿三阿四看到破碎的戶,二話不說,雙雙跳了出去,尹蘭、傲晴緊隨其后,也竄了出去,只有肖敏留下來,幫著江半雪處理和包扎身上的傷口。
    好在江半雪修為深厚,靈鎧堅韌,在靈亂·極之下,靈鎧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靈刃僅僅是傷到她的皮肉而已,并不算嚴重,上了金瘡藥便大礙。
    肖敏邊幫她包扎傷口也邊忍不住問道:“刺客是什么人,竟然能把你傷得這么重?”江半雪的靈武她以前可是見識過的,尹蘭在她面前連一個照面都沒走過去就被她制住,能傷到她的人,豈不是厲害到可怕的地步?
    江半雪面露難色,垂未語,殷柔在旁接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過,剛才多虧有半雪在,不然,我恐怕……”說到這里,她回想剛才的場景,后怕地打了個冷戰。
    肖敏面色凝重,沉默片刻,她沖著江半雪拱手說道:“多謝半雪小姐出手相救。”
    雖然她不喜歡江半雪,但她既然救了公主,就等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此時亦是真心實意地感激她。
    江半雪嘴角動了動,想要說話,但終究還是把話咽回到肚子里,眼珠子轉動個不停,臉色變換不定,也看不出來她心里在想什么。
    大概過了一刻鐘的時間,肖敏把江半雪身上的四道傷口全部包扎完畢,這時,出去追刺客的唐寅等人也都紛紛撤回來。
    對方跑得太快,而且早有準備,逃進民宅區后便不見了蹤影,唐寅和隨后趕到的阿三阿四等人找了一大圈也沒有現,最后只能功而返。
    “寅……”看到唐寅回來,殷柔立刻起身,撲進他的懷中,把他摟抱得緊緊的,通過她顫抖的身軀,唐寅也能感受到她所受到的驚嚇。
    他回抱住殷柔的同時,對周圍眾人說道:“你們先去,在門外等我。”
    “是!”眾人答應了一聲,紛紛退出房間。江半雪也站起身,跟隨眾人慢慢走了出去,她本以為唐寅會叫住自己,不過,他倒是一句話都沒說。
    等眾人全部出了房間,唐寅這才散掉身上靈鎧,快地穿好衣服。等殷柔也全部穿戴整齊之后,他方把門外的眾人重新叫入房內。
    他沒有看別人,目光直勾勾地落在江半雪身上,說道:“江半雪,現在,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即便當時他正與三名刺客激戰,但也有聽到白甲刺客對江半雪說的話,他二人顯然是認識的,也就是說,刺客之所以找上自己,全是因為她。
    隨著唐寅的問話,阿三阿四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江半雪身上,目光中帶著疑問和茫然,想不明白大王為何要她的解釋,難道她與刺客有關?
    江半雪深垂著頭,沉默了半晌,才嗓音沙啞地低聲說道:“我……我是神池大長老的徒弟……”
    “這我知道,你已經說過了!”唐寅不耐煩地打斷道。
    “師傅他……他……”江半雪緊緊咬住下唇,把心一橫,全盤托出,說道:“師傅他想娶我為妻,并向家父了親,家父也應允了,可是,我根本就不喜歡師傅,更不可能嫁給師傅,所以我才……”
    “所以你才選擇逃婚!你根本就不是被山賊抓到雙頭山的,而是自己藏進去的,以為魚目混珠,藏在賊窩里神池的人就找不到你了,可你沒想到,雙頭山的山寨竟被我搗毀,所以你又來個順水推舟,賴在我的身邊,尋求庇護,沒錯吧?”唐寅接著江半雪的話,一口氣把話說完。
    江半雪的小腦袋垂得更底,顫聲說道:“徒弟哪能與師傅成親,那是**,我之所以這么做,也是不得以而為之,殿下……會原諒我嗎?”
    “就是因為你,因為你的隱瞞,才險些讓柔兒傷在神池人的手里,你說,我該原諒你嗎?”唐寅瞇縫著眼睛,語氣輕柔地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