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05

  第七零五章
    劉彰統帥的新軍團對立石城展開強攻,但進攻并不順利,一是立石城地形險峻,易守難攻,其二,守軍頑強,拼死抵抗,風軍的進攻連連受挫。【】\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52oxs*《52o小說》*
    唐寅只看了當日的攻城,便沒有興趣再繼續看下去,雖說這一天的強攻打下來毫進展,但在唐寅看來,大局已定,并懸念。
    雙方的兵力相差太懸殊,就算第一天沒打下來,安軍也難以挺過己方第二天、第三天的進攻。
    他只需看到劉彰指揮作戰的才能就足夠了。
    當天晚上,等風軍收兵回營之后,劉彰再找唐寅,軍營中已沒了唐寅的蹤影,連帶著,阿三阿四也一并消失不見。
    劉彰又驚又慌,大王在自己的軍營里失蹤,那還了得?他急忙找到隨唐寅同行的尹蘭和任笑,詢問他二人大王到哪里去了。
    任笑笑呵呵地也不說話,尹蘭說道:“大王去了分水城,說是先打探一下那邊的情況!”
    劉彰大驚,忙問道:“大王帶有多少兵馬?”
    尹蘭說道:“只三將軍和四將軍兩人。”
    “什么?大王只帶兩人就去了分水城?那萬一和敵軍碰上怎么辦?你們怎么不攔阻?”劉彰急了,臉紅脖子粗地沖著尹蘭咆哮。
    尹蘭也是滿心的委屈,大王要走,她想攔也得能攔得住啊!這時候,任笑笑道:“劉將軍不必緊張,你要擔心的不該是你家大王,而應該是分水城的敵軍!”
    劉彰對任笑這位神池公子還是很尊敬的,靜下心來想想,他說得也有道理,以大王的靈武,即便是碰上敵軍,打不過,跑走還是沒問題的。
    想到這里,他心中稍安,而后,他又搖頭嘆息一聲,苦笑著說道:“看來,大王是對我今日的指揮作戰十分不滿,已懶得再看下去了。”
    任笑大笑,說道:“劉將軍這回可猜錯了,依我之見,以風王殿下的個性,若是真對你的指揮作戰不滿,肯定不會離開軍營,而是要留下來親自督戰,風王殿下之所以能抽身去分水城,恰恰說明對你的指揮作戰十分放心,感覺這邊已牽掛才走的。”
    劉彰聞言,眼睛頓是一亮,陰霾的心情豁然開朗,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自嘲地笑道:“哎呀,我可真是急糊涂了!多謝任公子醒,我也可以安心了。”
    任笑但笑不語,眼中卻多了幾許黯然之色。
    唐寅說是去分水城打探情報,但是風軍中有天眼、地這兩支情報機構,打探軍情的事又哪里需要他親自出馬?而且他只帶阿三阿四兩人,如此隱秘,其中肯定是另有隱情。
    任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隱情就是,唐寅要借用分水城來升他自身的修為。分水城有三萬之眾的安軍,對急于突破修為境界的唐寅而言,那就是三萬的圣藥、補品、美食。
    三萬生靈啊……任笑在心中哀嘆。
    任笑和唐寅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對唐寅還真是比了解,這次他猜對了,唐寅悄悄前往分水城,并非什么打探情報,正是為了升修為。
    風軍現在正在強攻立石城,分水城這邊十分平靜,周邊也沒有風軍出沒,相對而言,分水城的防守較為松懈,這剛好給了唐寅出手偷襲的機會。
    凌晨,黎明前,此時正是守夜的將士們最為疲憊、最為困乏的時候,站于城頭上修靈者們也都紛紛收回洞察之術,有氣力地靠著箭垛,耷拉著腦袋打盹。
    一名安軍修靈者正處于半睡半醒中,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邊有靈壓波動,那是有修靈者突然在自己近前出現的反應。
    他心頭頓是一驚,急忙睜開眼睛,還想查看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一只燃燒著黑色火焰的手掌直直插入他的喉嚨。
    呼!黑火瞬間燒遍他的周身,他張大嘴巴,想要大叫,卻一個都喊不出來,插入他喉嚨的手掌已把他的氣管切斷。
    他的身子軟綿綿地倒了下去,頭盔掉落,摔在城墻石磚上,出當啷一聲的脆響。周圍正在打盹的守軍聽聞聲響,紛紛睜開朦朧的睡眼,舉目望去。
    只見人們原本迷茫的雙眼猛的瞪大,瞳孔卻驟然收縮,己方的修靈者倒在地上,而在其身邊,則蹲著一只‘怪物’。
    看身形,應該是人,但周身上下卻燃燒著黑色的火焰,更嚇人的是,黑火當中還閃爍著兩團詭異又駭人的綠光。
    “妖……妖、妖怪……是……是妖怪啊!”一名安軍看得渾身毛,后脊梁冒涼風,尖叫出聲。
    他不叫喊還好點,這一喊,那兩團綠光緩緩轉過來,直勾勾地看向他。那安軍嚇得魂飛魄散,嚎叫一聲從地上竄了起來,調頭就跑。他快,那‘怪物’更快,瞬間沖到他背后,手刀順勢插入他的后心。
    撲通!又一具尸體在黑火的焚燒下撲倒在地。周圍的安軍頭皮麻,兩腿軟,媽呀一聲紛紛怪叫,四散而逃。
    ‘怪物’顯然沒有放走他們的意思,隨著沙沙兩聲,他手中多出兩把殘月形的彎刀,隨著彎刀入手,手掌上的黑火順勢蔓延到刀身上,他身形之快,似電又似鬼魅,在安軍的身邊時隱時現,而慌忙逃竄的安軍則是一個接著一個的被黑火所籠罩,很多人都是渾身上下燃著黑火,繼續向前奔跑出數步才頹然倒地,白色的靈氣從他們身上冒出,團在空中。
    上名的安軍,只是在頃刻之間便全部到底,每具尸體的傷口都不同,但皮膚卻是一樣的慘白,連黑色的瞳孔也都變成一樣的灰色。
    夜,依舊寧靜,殺氣在城頭上蔓延開來,地上的尸體橫七豎八,卻任何的血腥味,一團黑火立于群尸當中,兩道綠光,越明亮,整個場面,詭異又恐怖。
    這時,城墻下面有腳步聲傳來,一名盔甲不整的安兵從不遠處的營帳里走出,望著城頭喝問道:“喂,天還沒亮呢,你們在城頭上折騰什么呢?”
    沒有人回答,在城頭上,他也沒看到一個人,正當他暗自奇怪之時,身邊突然憑空多出一團黑霧,緊接著,黑霧凝聚成人形,他嘴巴慢慢張開,正要叫喊,對方的刀子已先劃過他的脖頸。
    還是沒有鮮血,被蒸掉全部精華的尸體像一團爛泥似的癱在地上,神雙眼瞪得大大的。那黑影看也沒看地上的尸體,吸干空中的靈氣后,著雙刀,邁步走進營帳之內……
    等到天色大亮之下,分水城可炸開了鍋,謠言四起,恐怖的氣氛籠罩住城中每一個人的心頭。
    在北城的城墻附近,城墻上下站滿了安軍將士,但整個場面卻鴉雀聲,寂靜得可怕,人們表情凝重,目光直,呆呆地看著城墻下方。
    只見城墻下面,整整齊齊擺放有上千具之多的尸體,排開好大一片,其中有普通的安**兵,還有安軍中的修靈者、將領,它們身上傷口各異,即有刀傷,也有爪傷,但有一點相同,他們的血液好像都被什么東西瞬間吸干。
    “誰能告訴我,昨天晚上,北城到底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間,北城門這邊的上千守軍全部被殺,分水城守軍主將,古饒郡的郡魏苓怒視著在場的眾將士,咬牙怒吼道。
    沒人知道北城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什么時候來的敵人,又是怎么殺得己方這么多人。一名將官顫聲說道:“回稟大人,今天早上,換崗的兄弟來到北城這邊,就看到了兄弟們的尸體,許多兄弟都是死在營帳內,沒有穿甲,也沒有拿武器,顯然是在睡夢中被殺的,如果是敵軍來襲,不可能做到如此的悄然聲,也不可能打完就跑,另外,查看尸體,不少兄弟身上的傷口都不是致命傷,但血卻被吸干,這顯然……顯然不是敵人……不是人類能干得出來的,末將估計,昨晚,北城這邊很可能……可能來了鬼怪!”
    此話一出,令在場的眾人不激靈靈打個冷戰,面血色,渾身冷。
    “一派胡言!”魏苓怒道:“世上哪有什么鬼怪?你若再敢妖言惑眾,亂我軍心,本官定斬不赦!”
    那名將官嚇得一哆嗦,再不敢多說半句,垂退了下去。
    “好好安葬這些弟兄的尸體,今晚,你們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四城全部加雙倍崗哨,并要安排專人巡邏,明白嗎?”魏苓握緊拳頭說道。
    “是!大人!”眾將官齊齊應了一聲。
    魏苓能壓得住守軍的軍心,卻壓不住城中姓的民心。
    鬼怪在一夜之間殺害上千名軍兵的傳言在姓當中迅地蔓延開來,在巨大的恐懼之下,人們自然而然的要去找宣泄的對象。
    很快便有姓出來,越澤*亂王室,荒*道,已遭受天譴,而分水城守軍卻在這里繼續死忠昏君,所以才引來鬼怪作亂,這完全是報應。
    守城,尤其是以弱抗強的時候,非常需要軍民一心,一旦軍民離心,城邑也很難再守得下去了。
    此時分水城正面臨著這樣的尷尬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