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07

  第七零七章
    分水城附近的林地深處,兩只不起眼的小帳篷藏匿其中,此時,唐寅和阿三阿四都在帳篷里。【】[]
    連日來,唐寅化身為‘鬼怪’,嚇得分水城內的三萬多守軍跑得一干二凈,現在分水城除了姓,已安軍,形同空城。
    但唐寅對這樣的結果不能滿意,守軍的逃離等于是讓他失去了靈氣的來源。
    他煩躁的在帳篷里來回踱步,嘴中還念念有詞,喃喃說道:“不夠!還遠遠不夠!我還需要更多的靈氣!”
    一旁的阿三阿四面面相覷,而后垂著頭,誰都沒敢說話。踱步的唐寅突然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沉聲問道:“你二人確認,城中的守軍全都跑光了,沒有留下一人?”
    “是的,大王,屬下二人今早已入城打探過,守軍確確實實都跑光了,就連城中的衙役也跑得一個不剩。”阿三正色回道。
    “該死的!”唐寅低低地咒罵一聲,接著,他恍然想起了什么,眼睛突的一亮,立刻瞇縫起雙目,幽幽說道:“守軍是跑光了,城中不是還有姓嗎?姓們總沒有全跑光吧!”
    阿三阿四身子一哆嗦,不約而同地跨前一步,急聲說道:“大王!大王現在已經不能再吸食靈氣了……”
    “為何不能?!”唐寅猛然轉回身形,兩眼射出駭人的精光,直視阿三阿四,怒聲道:“不吸食靈氣,修為如何升,如何突破!”
    “可是大王的身體要承受不住了!”阿三急道,他快地取過來包裹,從中拿出一塊銅鏡,遞給唐寅,顫聲說道:“大王還是……自己看看吧!”
    唐寅接過銅鏡,緩緩抬起,看向鏡中的自己,只見鏡面中出現一張恐怖的臉孔。
    五官還是他的五官,但不知是因為血管爆裂的關系還是別的什么,他的皮膚上已呈現出一道道彎彎曲曲的血線,血線密布在他的臉上、脖子上,看上去就像是龜裂一般,格外恐怖、嚇人。
    唐寅凝視片刻,然后拉起自己的衣袖,他的胳膊上已是如此,鮮紅的血線密布,其狀和妖魔鬼怪亦分別。
    這就是暗系內宗靈武的反噬。這幾天,他連續吸食大量的靈氣,使其體內靈氣暴增,但是他的身體已不堪重負,承受不起靈氣暴增后所帶來的負荷。
    “再這樣下去,大王的身子只怕要……要崩潰的!”阿三低垂著頭,他都不敢不忍心去看唐寅的臉。
    咣當!唐寅狠狠把銅鏡摔在地上,眼中的精光更盛,凝聲說道:“如果不能盡快突破修為,當皇甫秀臺再找上我時,誰能攔得住他?你能嗎?阿四能嗎?今晚,我會再去分水城!”
    大王瘋了,簡直就是走火入魔了!阿三阿四互相看了一眼,從內心深處升出一股寒意,如果大王再繼續吸食靈氣的話,身體真的可能會爆裂,到那時,非死即殘,后果不堪設想。
    “大王三思啊!”阿三阿四雙雙跪伏于地,向前叩。
    “你二人若再敢攔我,再敢多說半句,可休怪我對你二人不客氣!”唐寅兩眼血紅,冷冷說道。
    阿三阿四沒有再說話,但跪在地上的身子也沒有站起來。唐寅低頭瞪了兩人一眼,重重地哼了一聲,隨后一甩袍袖,大步流星地走出帳篷。
    他之所以急于升修為,想讓自己具備能與神池高手一較高下的實力,那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一點是,任笑傳授給他的那些靈武知識太震撼了,如果他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他了解了,片刻也不愿再多等,他迫不及待地想去體會靈空境界以及以外的那些境界,想接觸更多更廣更高深的靈武學,想步入靈武學的最高殿堂。
    唐寅是急性子,對于他熱衷的事或物有著乎常人的狂熱,在他的骨子里就流淌著不服輸的精神,他不認識自己比任何人差,別人能做到的,他一定可以做到,哪怕是從頭學起,付出倍的努力和艱辛。
    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最清楚,現在并沒有達到突破境界的程度,但身體已開始承受不住,他也明白,再繼續吸食靈氣的話,自己會很危險,甚至有喪命的可能,不過他不在乎,或者說,他愿意去冒這個險。
    皇甫秀臺的出現,帶給了唐寅前所未有的壓力,任笑的出現,使得這些壓力更加深一層,其實,他的壓力最主要的還是來自于他自己。一般而言,喜歡掠奪的人,最怕的就是失去。唐寅正是這樣,他沒有退路,只能不斷的前進,來保障自己所目前擁有的,他只能不斷的變強,來保護自己身邊的一切,包括他喜歡的人。高處不勝寒,想必也正是這個道理。
    當天晚上,唐寅再一次光臨分水城,只不過這次他的目標不再是城中守軍,而是城中的姓。
    他先找上的是那些大戶人家,其一是因為人多,省時省力有效率,其次,大戶人家多雇有護院,其中不乏修靈者,對他的靈氣增長十分有益。
    以他靈神境的修為,普通的護院又哪能是他的對手?還沒用上半個時辰,唐寅就把三家大戶滅了門,不管是男女老少,他一個沒留,全部以黑暗之火吸食掉。
    其實阿三阿四的感覺沒錯,在巨大的壓力下,唐寅現在確實有些走火入魔,失去理智,此時的他,心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吸食靈氣,突破修為,根本不在乎被他吸食的是什么人。
    吸食掉三個大戶人家,唐寅又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他的身影在城中時隱時現,時而在東,時而在西。
    當他逛到北城那邊時,看到一家大宅院,占地甚廣,規模為七進,這在城中也算是很了不起的大豪宅。
    唐寅看罷,嘴角挑起,飛身竄上院墻,跳入院內。他剛進入,便有犬吠聲響起,緊接著,兩條惡犬飛地向他奔撲過來。
    他站在原地未動,等兩條惡犬到了近前時,他出手如電,一把把兩條惡犬的脖子扣住,黑暗之火順勢燒到惡犬身上,隨著‘嗷、嗷’兩聲哀號,兩條惡犬的四肢力地垂了下去。
    抖手將犬尸扔到地上,唐寅向宅子的后院走去,這時候,迎面傳來凌亂的腳步聲,接著,火把晃動,跑過來十數名家丁打扮的壯漢,這些人,有的手持刀劍,有的還拿著棍棒。
    “什么人?竟然夜闖吳府?”一名家丁沉聲喝問道。
    唐寅不緊不慢地從夜色中走出來,等對面家丁看清楚他的模樣后,不變色,人們下意識地倒退數步,顫聲說道:“黑火鬼怪!”
    哦?自己又多了新外號。唐寅心中嗤笑,腳步未停,繼續往前走去。
    “裝神弄鬼,我先取你的級!”一名修為還不差的壯漢暴喝一聲,罩起靈鎧,將手中的長劍靈化,隨后,飛身縱到唐寅近前,舉劍就刺。
    唐寅微微側身,讓過對方的鋒芒,那壯漢變招也快,刺出的靈劍并不收回,順勢橫著一掃,斬向唐寅的脖頸。
    呦!此人身手不錯。他微微側身,腳下卻是跨步上前,快地踏出兩步,由對方的面前直接繞到他的背后。
    他沒有施展暗影飄移,只是步法實在太快,看上去甚至比暗影飄移還要快捷。在觀戰的人眼中,他就是瞬間移位,這不是鬼怪還是什么?
    那壯漢心頭也是一驚,冷汗流淌下來,暗叫道難道對方真是鬼不成?
    他收回靈劍,向后反刺,這回唐寅沒有再閃躲,抬起手來,向外用力一,就聽當啷一聲,他的指尖正在劍身上,壯漢手里緊握的靈劍竟被他一指飛出去。
    “啊?”壯漢驚叫出聲,他感覺虎口生痛,掌臂麻,已然使不上力氣,還沒等他緩過這口氣,唐寅的掌刀已狠狠劈在他的后腦上。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壯漢后腦的靈鎧應聲而碎,唐寅手掌上的黑火瞬時間蔓延到他身上。
    壯漢渾身起火,倒在地上,尖叫著左右翻滾,可是黑暗之火又哪能被壓得滅?
    很快,他身上的靈鎧就被黑暗之火燒化,接下來,黑色的火焰直接竄到他的身上,隨著白騰騰的霧氣從他身上冒出,他的叫喊聲也越來越小,最后,再動靜。
    周圍的家丁直被嚇得汗如雨下,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重金聘請的游俠護院竟然在眨眼的工夫就死在鬼怪之手,自己上去,只怕會死得更快。
    人們互相看了看,然后媽呀一聲轉身就跑。可惜,他們再快也快不過唐寅,后者箭步追上前去,雙掌齊出,如同切草砍菜似的掃倒數名家丁。
    唐寅還想繼續追殺,可猛然間,他感覺自己的心口像是挨了一記悶錘,心跳突然加,體內的血液流淌之快,像要把自己身體里的血管全部沖開。
    撲!他忍不住噴出一口血箭,身子搖晃了幾下,蹲到地上。
    感到鼻孔陣陣的溫熱,像有暖流淌過,他下意識地抬手摸了摸,指尖上全是血。此時,不僅他的鼻孔在流血,眼睛、耳朵、嘴角也全都滴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