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08

  第七零八章
    結果如唐寅所料,他布置的那十余艘戰船確實讓魏征很惡心。【】[]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們的十余艘戰船未擊沉一艘敵船,卻因為在河面上相撞,導致這十余艘戰船和十艘寧軍戰船全部沉入河底,更重要的是,這段水域較淺,二十多艘大型戰船沉入河底,后面的戰船都受其波及,船底或多或少皆有撞傷,魏征的船隊強行穿過之后,沒走出多遠,又有十多艘戰船因底部破損嚴重而宣告沉沒。
    漳河之戰最終已魏征敗逃,風軍攻占寧軍大營宣告結束。這場大戰,風軍是勝利者,但人員的傷亡卻比寧軍慘重得多,其中損失最大的是天鷹軍,傷亡人數已過半,其次就是平原軍,然后是直屬軍、三水軍,全軍總傷亡的兵力過十五萬。
    雖是勝了,卻也是慘勝,好在后備兵援還算充足,十五萬的傷亡并未達到大傷元氣的地步。
    唐寅由平原軍眾將接進寧軍大營里。
    走來,放眼望去,看到最多的就是尸體和傷員。
    寧軍的尸體全部就地掩埋,沒什么好說的,風軍陣亡的將士要運送回本土,整理尸體時,尸山堆了一座又一座,搬運尸體的將士們都已流不出淚來,變得麻木了,單單看尸堆前木架子上懸掛的陣亡者軍牌,密密麻麻,觸目驚心。
    不用親臨戰場,只看戰后的殘局,就不難想象此戰的慘烈和艱苦。
    那么鐵血鋼腸的唐寅也為之動容,他瞧瞧跟在自己左右的平原軍諸將,不是滿身血跡,就連不會靈武的蕭慕青也是盔甲殘破,布滿了利器刺砍后留下的凹痕。
    唐寅幽幽說道:“慕青,此戰……真是辛苦你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令蕭慕青眼淚差點流出來。他拱手說道:“末將不敢輕言辛苦,倒是下面的弟兄們,出生入死,浴血奮戰,那ォ是真的辛苦。”
    唐寅停下腳步,回身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十萬強攻二十余萬,破營拔寨,普天之下,惟有慕青統帥的平原軍能做到這一點。”
    蕭慕青正面一正,再次拱手作揖,說道:“謝大王夸獎。”
    唐寅長長感嘆一聲,道:“此戰壯哉,不愧為我大風的第一軍團。”說完話,他繼續向寧營內部走去。
    正所謂一將成名萬骨枯,能成為一代名將,能得到君主的肯定和夸贊,那是用數的鮮血和生命硬堆出來的。
    看大王走過來了,坐在兩旁休息的將士們紛紛站起身形,大多人都是身上掛彩,系著繃帶,一各個眼巴巴地看向唐寅。
    唐寅見狀,收住腳步,沖著眾人連連擺手,說道:“兄弟們都坐下休息吧!”
    “大王!”人們紛紛插手,向唐寅請安。
    唐寅心頭一熱,并沒有再多說什么,不過卻分向左右的士卒們深施一禮。
    見大王向自己這些普通的士卒施禮,人們皆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單膝跪地,齊聲道:“大王——”
    唐寅未多做停留,與蕭慕青等人向內營而去。
    寧營的布局令唐寅多少有些驚訝,大營套著小營,布局算是夠別出心裁的。他問身邊的蕭慕青道:“慕青,寧軍大營為何要扎成這個樣子?”
    蕭慕青淡然一笑,說道:“大王可不要寧營的布局。內營連接碼頭,我軍若是正面進攻,突破漳河,必從這里登6,上岸之后,便會被困于內營之內,到時寧軍登上寨墻,居高臨下,我軍實難突破。寧軍的內營,攻守兼備,我軍從6地攻來,內營便是寧軍的最后一道防線,若是從水上攻來,內營便是寧軍的第一道防線。”
    “原來如此!”唐寅恍然大悟地點點頭,笑道:“好巧妙的構思。這座大營,應該是……”
    “是出自于長孫淵宏之手。”蕭慕青接道。
    “哦!”唐寅喃喃說道:“長孫淵宏,此人智勇雙全,果真是厲害啊!”
    “可惜他不會做人,性情太高傲,與寧國朝廷格格不入。”蕭慕青聳肩說道:“如果他未被調回良州,寧營應由他來鎮守,我軍想要攻占,怕是不會如此輕松。”
    頓了一下,蕭慕青又說道:“大王,我軍應在此地休整,短時間內不易西進。”
    唐寅挑起眉毛,睨了他一眼,問道:“理由?”
    蕭慕青正色道:“此戰我軍傷亡不小,做休整是有必要的,其二,我軍距良州近于莫軍,大王應讓莫軍先深入寧地,給良州造成壓力,如此一來,長孫淵宏即使外派,也會先去對付莫軍,而非我軍。”
    唐寅的眉頭鼓起一座小山丘,語氣陰沉地問道:“怎么?你怕長孫淵宏不成?”
    蕭慕青拱手說道:“末將并不怕他,反而希望能在戰場上與他一較高低,只是,如此一來,我軍的傷亡又必將慘重,反而便宜了莫軍。何況,大王的志向并非區區一寧國,此次伐寧之戰,存留下來的兵力越多,對大王日后成就大業的幫助也就越大。”
    唐寅目光深邃地看了他一眼,久久未語。蕭慕青說的這番話并不是沒有道理,國戰之中,也不應該意氣用事,拿著下面將士的性命開玩笑。而且現在風國并不是高枕憂,川貞兩國虎視耽耽,隨時都有可能舉兵來犯,若是這次消耗的兵力過多,一旦有了險情,自己還如何應對?
    想到這里,唐寅眉頭舒展,噗嗤一聲笑了,說道:“誰說慕青不善用謀?你的議不錯,就按照你的意思,我軍在河西休整五日。”說著話,他回頭喚道:“樂天、艾嘉!”
    “屬下在!”樂天、艾嘉二人急忙上前,插手施禮。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立刻給邵方傳,說明我軍此戰的戰況,另外,把我軍具體的傷亡情況也一并告訴邵方,越詳細越好。”
    樂天和艾嘉暗暗皺眉,因為風莫是聯盟,一戰過后,向另一方說明戰況是應該的,不過此戰雖說是己方勝了,但勝的并不漂亮,傷亡的程度要遠勝于戰敗的寧軍,如此丟人顯眼之事,大王怎么還四處張揚呢?
    看出他二人的不解,唐寅笑呵呵地說道:“邵方為人,剛愎自用,傲慢成性,此戰我軍取勝如此之慘,他必定大加嘲笑,也會加快進攻度。他想搶先打入良州,我們就丟給他一個鼓勵好了。”
    樂天和艾嘉互相看了一眼,雙雙笑了,拱手說道:“是!屬下這就派人給莫軍方面飛鴿傳。”
    以唐寅為的風軍在河西大營駐扎下來,說是休整,不過全軍也沒閑著,在邱真的議下,風軍四處征戰,對河西郡各縣各城展開進攻,以達到控制河西郡全境的目的。
    河西郡有三縣八城,其中有三城是位于漳河沿岸,這三城也是寧國戰船的主要產地。
    唐寅是真讓水戰打怕了,也體會到水戰的重要性,他先派兵進攻的就是這三城。
    寧軍主力已隨魏征潰逃,河西郡全境兵力已空,根本力抵御風軍的進攻,各城的抵抗大多是來自于民間,寧國姓自的組織起民團,負責保衛自己的城池。只是這種臨時組成的民團對付匪寇或許還可以,但想抗衡一國的正規軍,疑是天方夜談。
    風軍打下三城并未費多大的力氣,對姓組織的民團也采取了懷柔的政策,只處決了幾個領頭人,至于下面的姓們,一律既往不咎。唐寅突然的仁慈可并非他大度,他需要這三城為風國建造戰船,若是殺戮過重,必起反,于大局不利。
    打下沿水三城,而后風軍向河西內6進犯,連取另外五城。對這五城,唐寅可一點沒客氣,傳下軍令,如有抵抗者,殺赦,抵抗強猛者,屠全城。
    風軍嚴格執行了唐寅的命令。
    攻打第一座城池的時候,就遭遇到城中姓的強烈抵抗,城上的守軍清一色的全是城中姓。破城之后,風軍從東西南北四城門一齊涌入,對城中的姓展開了屠殺。
    這一場殺戮,由天亮殺到天黑,又由天黑殺到破曉,城中二十余萬人被斬殺殆盡,僥幸存活下來的人寥寥幾。殺戮之后,就是瘋狂的洗劫,此時的風軍簡直就象是紅了眼的土匪,見什么搶什么,將城中值錢的東西搬運一空,臨走時一把大火,將城邑連同姓的尸體燒了個干凈。
    風軍的野蠻和殘忍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威懾作用,接下來進攻的四座城邑,抵抗甚微,風軍幾乎是兵不血刃,輕取四城。
    如果說風軍在河東郡還有所收斂,認為那是自己的國土,在河西郡就完全是不管不顧了,加上風軍的軍紀相對較松,尤其是直屬軍,燒殺搶掠,所不做,幾天下來,收獲最大、繳獲戰利品最多的也正是直屬軍。
    當邱真向唐寅交戰利品帳目的時候,唐寅還哈哈大笑,連贊直屬軍不愧是自己的近軍,在戰場上甚是賣力。
    蕭慕青、梁啟、子纓三人暗暗苦笑,平原軍、三水軍、天鷹軍只搶官家或者大戶的財物,而直屬軍則是見什么搶什么,根本不管對方是姓還是富貴,也正是因為直屬軍的法天,使風軍的口碑惡劣到了極點,令寧人畏懼如虎豹,紛紛西遷避難。才子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