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09

  第七零九章
    唐寅抓住穿掌而過的雙刀,控制著黑暗之火燒到那兩名游俠身上,那兩人明顯也沒有松手的意思,咬著牙關,硬是繼續把靈刀往前刺。【】*52oxs*《《52o小說》》*
    耳輪中就聽撲、撲兩聲,雙刀透過唐寅的手掌,又深深刺入他的雙肩,再看對面的兩名游俠,周身的靈鎧俱散,黑暗之火已開始焚燒他倆的肉身。
    三團靈霧從三名游俠的尸體騰出來,凝聚在一起,又全部鉆進唐寅的身體里。
    隨著這一大股靈氣的注入,唐寅龜裂開的皮膚一同射出血箭,噴出好遠,他像是一只破爛的布娃娃,撲通一聲跪坐在地上。
    他能感覺到生命正從自己的身體里迅地流失掉,他沒有做垂死掙扎狀,反而還笑了,想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玉石俱焚吧!
    自己沒有死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上,卻被幾個不知名姓的游俠給活活撐死,簡直可笑至極,也可悲、可恥至極。
    想到這里,唐寅咬著銀牙又重新站了起來,巡視地上橫七豎八的尸體,兩眼猩紅,像瘋了似的狂叫道:“想殺我,你們是做夢……”
    撲!一句話沒說完,他又噴出一口血箭,站起來的身子力地跪坐回地上。
    他不甘心地隨手抓起一把鋼刀,以刀身做支撐,再次站起,身子來回搖晃,仰頭遙望夜空,喘息著吼道:“誰能殺我?誰又能殺得了我?我不服,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來替天收你的命!”隨著一聲呵斥,河面上傳來嘩啦一聲水響,緊接著,一條纖細的人影從河中竄出,直奔河堤上的唐寅射去。
    人未到,靈劍先至,兩把靈劍合二為一,一同此在唐寅的心口上。
    這是致命的雙劍,也是貫穿心臟的雙劍。隨著雙劍的刺入,唐寅周身上下的黑暗之火全部散掉,露出滿臉滿身全是血的本來樣貌。
    他此時的模樣,把那名從河水中竄出來的女游俠也嚇得驚叫出聲,她本能的想拔出雙劍,遠離開眼前這個比魔鬼還恐怖的唐寅,哪知后者一下把的雙腕死死扣住,五官扭曲,布滿龜裂的臉孔更顯猙獰。
    他從牙縫中擠出一句:“你該死!”說話之間,他使出渾身的力氣,身子向前壓,硬頂著那名女游俠雙雙摔下河堤。
    撲通!二人像連體嬰兒似的一并摔進河水里,女游俠想掙脫開唐寅,但后者把她摟抱得緊緊的,二人掉入河中之后,一直往下沉,看得出來,唐寅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死也拉她做墊背。
    女游俠又急又氣,但又拿渾身蠻力的唐寅毫辦法,她掙脫不開他的雙臂,要命的是,她的雙劍還插在唐寅的心口上,兩人又緊緊貼在一起,想拔也拔不出來,更不可能拿靈劍去切掉唐寅的臂膀。
    二人一直往下沉,本就不足的光線也越來越暗,最后,四周變得漆黑一片。此時,唐寅心臟已完全停止了跳動,呼吸、脈搏全,他感覺自己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河水很深,好像永遠也深不到底似的。這是唐寅最后的一絲意念,再接下來,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瀕臨死亡的身體倒是喚醒了他體內的暗之靈氣,在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暗之靈氣的功效揮出來。
    這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生了,被唐寅緊緊抱住的女游俠突然感覺到身下有亮光傳來,她頓時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身下的唐寅。
    此時他的身體竟然散出微微的光芒,那光芒是自內而外散出來,雖說很微弱,但此情此景實在太詭異,而更恐怖的是,她竟然還從他的體內隱隱約約地聽到了聲響,她聆聽好一會才辨認出來,那是哭喊聲,是成千上萬的人在一起哭喊、哀號、尖叫的聲音,如同從地獄中傳出來似的。
    她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現在她的心里只剩下恐懼。
    呼!一團火焰突然由唐寅的心口冒出來,火焰是黑色的,在這團黑火的焚燒下,插在他胸口的靈劍神奇般的被燒化,化為絲絲的霧氣,鉆入他的體內,與此同時,他胸前的衣服也被燒出個大窟窿,就連河水都被這團不可思議的黑火蒸掉。
    黑火在他的胸口慢慢擴散開來,散到他的頭上、臉上,手臂、大腿,很快,他的周身已完全被黑火所籠罩。
    女游俠膛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切,甚至連自己的手臂、身子被黑火一并燒化都沒有任何的感覺。
    在河下深處,唐寅周圍的一切皆被黑火所燒化,包括他身上的衣服、飾物乃至武器、毛。
    他赤身**,全意識地盤膝而坐,整個人是懸浮在河水當中,河水不斷的流淌過他的身邊,又不斷的被黑火焚燒、煉化,取出來的靈氣不斷地鉆入他的體內。
    如果此時有人站在河堤上,肯定能現河面上突然出現一個明顯的大旋渦,河水在一直不停的往下陷,仿佛河床底下突然多出一個底洞似的。
    此時,唐寅身上散出來的黑火正是黑暗之火的最高階段,毀滅燃燒。
    視被焚燒的對象有生命,世間萬物皆有靈性,皆為吸取日月精華所生,去其表,取其實,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納為己用,此為毀滅燃燒。
    源源不斷的河水帶給唐寅源源不斷的靈氣,源源不斷的靈氣又引導著他體內的靈氣向更高一層的修為境界起突破。
    隨著大量靈氣的灌入,唐寅的身體已變得不成人形,皮膚破裂、脫落,筋骨斷裂、破碎,現在,他體內唯一還沒有受損的就是經脈,他的經脈被靈氣牢牢護住,他還之所以能坐著,已全靠護住經脈的靈氣在支撐。
    還樸歸真,化實為虛,靈氣在體內已不是呈現凝聚狀態,而是散于身體各處,隨意念而動,此時的修靈者哪怕是一根毛也能傷人,這,就是靈空境。
    當唐寅突破靈神境,達到靈空境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只剩下一團模糊的血肉,這團血肉不時地向外凸起肉瘤,上面還都帶有鮮活的臉孔,每一顆肉瘤上的臉孔又都不一樣,臉孔們張大嘴巴,在吶喊著、尖叫著,這些都是死于他靈魂燃燒下的人。
    很快,一顆更大的肉瘤凸起來,臉孔慢慢凝化而成,隨著這張臉孔的出現,其它的臉孔一瞬間全部消失,凸起的肉瘤也平復下去。
    漸漸的,那顆大肉瘤的臉孔越來越清晰,變成唐寅的模樣,下面的血肉也開始伸展、蔓延,凝化成人形。
    這是一次真正的脫胎換骨,純粹的身體重組,就如同是一個嶄新的生命誕生一般。
    唐寅原本沉在河水底部的身子開始慢慢浮起,越往上浮,光亮越足,在他浮出水面之前的剎那,他猛的睜開眼睛。
    嘩啦!他的頭破水而出,與此同時,他長長吐出口濁氣。
    剛才所生的那一切他都清楚,那時候,身體仿佛不是他的,他就像個旁觀者,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身體化為血肉,又從血肉凝成人形。
    他也知道,關鍵時刻,又是黑暗之火的毀滅燃燒拯救了自己,讓自己成功突破修為境界,并獲得了重生的機會。
    作為旁觀者,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議,又是那么的奇妙、玄妙和美妙,現在,他已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在水中揚起頭來,望向天空,天色破曉,朝陽生起,世間的一切是那么的生機勃勃,就連河水也閃動著光彩。
    光彩?他心頭一驚,低頭看著河面,河水流動的光彩一閃而逝,消失蹤,唐寅眨眨眼睛,恍惚之間他好像意識到了什么,閉上眼睛,意隨心動,他在河水下面的手掌生出一團黑火。
    黑火被流淌的河水沖刷著,沒有熄滅,但也沒有燒化河水,他一握拳頭,收回黑暗之火,喃喃嘆道:還是不行啊!即使修為達到了靈空境界,還是不能隨意使用毀滅燃燒。
    他不清楚修為要達到什么境界才能把毀滅燃燒應用自如,可隨心而,總不能非要在性命垂危又意識的情況下才能使用吧?
    他搖了搖頭,而后又是一笑,不管怎么樣,自己在一夜之間突破修為,達到了夢寐以求的靈空境,這簡直就像是在做夢。
    游到河堤前,他用力縱身向上跳躍,令他意外的是,他竟然在河水中竄起三、四米高,在半空中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到河堤上。
    他驚訝地瞪大雙目,低頭看著自己*的身子,愣了片刻,他終于反應過來,因為靈氣的激增、修為境界的突破,使得自己在脫胎換骨時身體變得更加強壯,來承受靈氣所帶來的巨大負荷。
    想到這里,他彎下腰身,以手指頂住河堤的石磚,接著,手指猛的回縮,以寸拳擊在石磚上。
    就聽咔嚓一聲,地面上厚厚的石磚應聲而碎,他抬起拳頭再瞧,拳上的皮膚光滑白皙如玉,連個紅印都沒留下來。
    唐寅的虎目中不可抑制地流露出狂喜的光彩,如此強壯的身體,哪怕是不罩靈鎧,也可成為殺人的利器。
    如果不是怕把城中的姓吸引過來,他此時肯定要放聲狂笑。
    他意中瞥到河水中自己的倒影,光禿禿的腦袋活像只燈泡似的,他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頭頂,脫胎換骨時,毛已掉得干凈,一根也沒剩下來。
    想著,他又低頭看向自己的下身,嘴角自然揚起,嘟囔道:“好嘛,變成‘青龍’了,要好久才能長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