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10

  第七一十章
    唐寅正對著河水打量自己模樣的時候,河堤上快走來一行人。【】
    為的一位,是個衣著華貴又風度翩翩的青年,看起來有三十左右的年歲,相貌英俊,身材也高大,在他左右,還有幾名和他穿著差不多的青年男女。
    “他們,都是你殺的?”英俊青年在距離唐寅還有五米遠的地方停下腳步,先是環視一眼地上的尸體,而后目光直直落在唐寅身上。
    唐寅仿佛沒聽到他的話,沒注意到他們的靠近,繼續看著河水中的自己。
    另一名相貌兇惡的青年眉頭一皺,跨前一步,震聲喝道:“在問你話呢!這些人到底是不是你殺的?”
    他的話音很大,洪亮如鐘,若離他近點,耳膜都得被震得嗡嗡作響。
    唐寅終于抬起頭來,看向對方眾人,接著,緩緩站起身形。
    看到他赤身**地轉過來,眾人臉上都閃過一抹驚訝,尤其是英俊青年身邊的那位妙齡女子,急忙別過頭去,又羞又氣地呸了一聲,低聲罵道:“不要臉!”
    見他還是滿臉的茫然狀,那兇惡青年又跨前數步,直接走到唐寅近前,怒聲喝問道:“你是聾子還是啞巴?他們是不是你殺的?”
    唐寅臉上的茫然并非裝出來的,而是此時他眼中的景象實在太奇妙了。對方的模樣、長相他沒去關注,倒是對方身上流淌著的光彩吸引住他的目光。
    這是難以想像的一幕,對方的身上流淌著亮晶晶的流光異彩,那些光彩順著他們周身的經脈流過軀干、四肢,最后又回歸丹田,而光彩最集中的地方也恰恰是在丹田處。
    愣了好一會他才反應過來,那些光彩正是對方體內的靈氣。
    太不可思議了,自己竟然能通過他們的身體直接看到他們體內靈氣的運行。/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那么的生機勃勃,又是那么的光彩奪目,美妙至極。
    見到他的目光時而呆呆地看著自己,時而又呆呆地看向自己的同伴們,那兇惡青年反倒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他煩躁地抓了抓頭,回頭說道:“師兄,這人好像……”
    說著話,他用手指在自己的額頭旁畫了畫,意思是此人的腦袋可能有問題。
    此時,英俊青年也看出唐寅的異常,不過也好理解,正常人怎么可能會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呢?周圍還有這許多的尸體,他又一點不害怕,還視若睹地在河水旁照鏡子。
    “師兄,我看這人不是傻子就是瘋子!”那妙齡女子也回過頭來,臉上的羞紅之色未退,但表情已不像剛才那么窘迫。
    英俊青年點點頭,對一旁的同伴說道:“找件衣服,給他穿上。”說著話,他不再理會唐寅,走到附近的尸體近前,蹲一名相貌平凡的青年從隨身攜帶的包裹中抽出一件長袍,走到唐寅近前,把袍子遞給他,善意地笑道:“小兄弟,你把這件衣服穿上吧!”
    他的年歲并沒有唐寅大,只是經過脫胎換骨的唐寅看上去就像個還未到二十歲的少年人。
    當他把衣服遞到唐寅眼前的時候,后者本能地倒退一步。一旁的兇惡青年是急性子,氣呼呼地說道:“師弟好心給你衣服穿,你這人怎么不知好歹?”
    說完話,轉念一想,罵他也是白罵,這人不僅是傻子,還是個啞巴。他一把奪過來青年手中的長袍,將其抖落開,然后直接往唐寅身上罩去。
    “放肆!”原本還一臉呆相的唐寅眼中猛然間閃出亮得駭人的精光,他身形微側,緊接著一腳踢出,狠狠蹬向兇惡青年的小腹。
    后者哪想到自己的一番好心竟然引來對方突然的出手,準備不足之下,被唐寅這一腳踢了個正著。
    他驚叫出聲,身子倒飛出去,足足摔出四米開外才落到地上,而后又向后翻滾出兩米,身子這才算停下來。
    僅僅是毫蓄力的一腳,竟然將膀大腰圓接近二斤的兇惡青年踢出兩丈多遠,別說兇惡青年自己呆住了,就連他的同伴們也都傻了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久久回不過來神。
    飛到空中的袍子輕飄飄的唐寅面前落下來,后者伸手將其接住,低頭看了一眼,這才意識到對方是要幫自己穿衣,他怔了怔,臉上浮現出一絲歉意,慢步走到兇惡青年近前,伸出手來,柔聲說道:“抱歉!”
    摔得灰頭土臉的兇惡青年總算回過神來,他一把把唐寅伸過來的手打開,接著,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竄起,邊揉著疼痛難忍的小腹,邊惡狠狠地怒視著唐寅,咬牙切齒地問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寅笑了笑,收回手,慢條斯理地把袍子罩在自己身上,而后笑道:“只是個過路人。”
    “現在過路人都習慣不穿衣服嗎?”檢驗尸體的英俊青年站起身來,直視著唐寅。正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他剛才踢出的那一腳便可判斷出來,他絕非普通人。
    聽聞話音,唐寅目光轉動,落到英俊青年的臉上。在對方的眾人當中,他丹田處的光彩是最為明亮的,顯然,他的修為是他們當中最高深的。
    唐寅在打量他的同時,驚訝地現他丹田處的光彩正快地升起,并向他的兩只手臂云集,尤其是他的雙掌,凝聚了大量的光彩。將靈氣運于掌臂,這是準備出手的前兆!
    他虎目微瞇,笑吟吟反問道:“未穿衣服,似乎也不違王法。”
    英俊青年冷哼一“那也未必,除了鬼怪,也有可能是人為!”英俊青年說話時眼中閃過晶亮的光彩,看向唐寅,繼續說道:“暗系內宗修靈者以黑暗之火吸食靈氣,而被其吸食之人,會變成精血全的干尸。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閣下就是暗系修靈者吧!”
    他雖然洞察不出唐寅的修為境界,但可能看出他是暗系修靈者。
    聽聞他的話,眾人的目光齊刷刷集中在他的身上。剛才看他癡癡呆呆的樣子,還以為他是傻子,沒想到,竟是深藏不露的暗系靈武高手。
    人們紛紛挺直身軀,手也摸向肋下懸掛的武器。
    “這些本地游俠的死,想必就算不是閣下所為,也必定與閣下有關系吧!”英俊青年緩緩抬起手來,握住腰間佩劍的劍柄。
    唐寅臉上沒有驚慌之色,反而還笑了。他站在原地一動未動,身子周圍突然散出黑騰騰的霧氣。別人沒感覺怎么樣,倒是英俊青年眼中的世界生了劇變。
    只是一瞬間,他周圍的一切都變成漆黑一片,明明是大白天,卻好像一下子進入暗夜,他驚詫地看向四周,什么都看不到,看不見同伴,也看不見對面的那怪異少年,目光所及之處,就是徹頭徹尾的黑暗。
    怎么會這樣?這是怎么回事?英俊青年張大嘴巴,拼命的叫喊,可是周圍沒有任何的回音。
    正在他驚慌失措之時,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一團黑霧,黑霧慢慢凝化成人形,時間不長,已變成唐寅的模樣。
    英俊青年壓下心頭的恐懼,大喝一聲,抽出佩劍,順勢將其靈化,緊接著,全力砍向對方。
    唰!靈劍掃過,唐寅的身影被硬生生斬成兩斷,他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唐寅兩斷的身軀又不可思議的復原,重新連到一起。
    鬼……鬼怪!英俊青年心中尖叫,他瘋狂地舉起靈劍,對著唐寅又砍又刺,可是不管他把唐寅砍成多少段,他的身子總能重新連起來,不管他在唐寅身上刺出多少窟窿,他的身子又總能恢復原狀。
    最后,英俊青年累得氣喘吁吁,反觀他面前的唐寅,依舊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并沖著他微微地笑著。
    “我殺了你這妖怪!”英俊青年大吼一聲,運足渾身的靈氣,釋放出頂級技能——靈亂極!
    滿天的靈刃施放出去,把唐寅的身影絞了個粉碎,看著破碎成塊狀的對方,英俊青年喘息地狂笑道:“我看你這回還怎么復原!”
    他面前的唐寅消失了,可是在他的“這……這不可能……”英俊青年瞳孔收縮,不自覺地張大嘴巴,身子像是被瞬間抽干了力氣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看著周圍密密麻麻數個唐寅,他滿臉驚恐地連連往后蹭。
    “看在,你送我袍子的份上,這次我不殺你,但你記住,也僅此一次!”一個唐寅從眾多的唐寅當中走出來,來到英俊青年近前,彎下腰身,貼近他的耳邊輕聲說道。
    “啊——”英俊青年壓抑不住心頭的恐懼,本能反應的抬劍就刺,唐寅的身影又被他刺出個大窟窿,結果后者還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仿佛被他刺這一劍不痛不癢。
    這個唐寅一笑,周圍的眾多唐寅都在笑,笑聲刺耳,也笑得英俊青年徹底陷入崩潰,他扔掉手中的靈劍,蜷著雙腿,身子縮成一團,雙手捂住耳朵,死命地尖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