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11

  第七一十一章
    子纓的話讓唐寅也言以對。【】[]
    他難以置信地看著子纓,搞不懂平時在自己面前一向溫順的人怎么突然變的如此強硬起來,難道是自己對他太好了,以至于他的膽子就漸漸大起來了?
    唐寅心中氣悶,冷聲說道:“這些將士,不能殺!”
    子纓毫不退縮地說道:“違反軍紀者,理應按軍法論處,這是大王昨日的許。”
    唐寅并沒有許下過任何,但有默認倒是真的。子纓抓住這一點不放,他還真拿子纓沒辦法。唐寅一團怒火憋在胸口,處泄,臉色也隨之陰晴不定。
    過了好半晌,他輕輕嘆口氣,低聲說道:“事事都有特例嘛,子纓,這次你就賣我個面子,放過他們,若是下次再現有違反軍紀者,論你是要殺要剮,我絕不再厚著臉皮來求情。”
    身為君主,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也算是極至了,就連邱真都有些動搖,暗暗考慮是不是先饒過這些將士。
    不過子纓是準備強硬到底了。他面色一正,說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有法不依,何以服眾?大王若是昏君,臣話可說,但大王恰恰是胸懷大志的明主,豈能姑息這區區幾將士的性命而破壞我軍的軍規軍法,又豈能因小而失大?”
    “這……”唐寅被他說的老臉一紅,再次言以對。
    生怕唐寅糾纏不放,子纓沉聲喝道:“刀斧手何在?”
    “小人在!”
    名身披紅衣的刀斧手齊齊應話。
    子纓深吸口氣,說道:“大王已親自前來督斬這些目法紀的罪兵罪將,立刻執行!”
    “得令!”劊子手們齊齊動身,走到跪地的那些風兵風將的身后,將懷中捧著的鬼頭刀高高舉起,作勢要斬下去。
    唐寅虎目瞪圓,震聲喝道:“住手!”
    他是大王,他不讓執刑,劊子手們也不敢隨意下刀,人們站在原地,看看唐寅,又瞧瞧子纓,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人群中有數名士卒哭喊出聲,顫聲哀號道:“大王饒命!小人自平原縣便追隨大王左右,驅蠻人,殺寧賊,南征北戰,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請大王法外開恩,饒了小人一命吧……”
    聽著下面士卒的哭喊,唐寅心中也不好受,直屬軍中確實有許多將士出身于平原縣,是最早追隨他的人,若是轟轟烈烈的戰死沙場,唐寅話可說,但若是這么窩窩囊囊的被殺頭,他又于心何忍?
    唐寅轉頭直視子纓,正色道:“本王已說了,這些將士不能殺!這不是請求,是命令!”
    子纓拱手施禮,說道:“請大王恕罪,臣恕難從命!”
    唐寅的肺子都快氣炸了,想也沒想,伸手把子纓的衣領揪住,咬牙問道:“子纓,你敢抗命不遵?”
    “臣,一心為國、為大王,自信未做錯任何事,若大王覺得臣有錯,現在便可治臣的死罪!”
    “你當本王不敢殺你?”唐寅抓著子纓的領子不放,回手從身后的上官元武腰間抽出佩劍,手臂抬起,劍鋒直抵子纓的脖子。
    見狀,周圍眾人都嚇了一哆嗦。邱真反應最快,三步并成兩步,沖到唐寅近前,一把將他持劍的手臂抓住。
    蕭慕青和梁啟也雙雙上前,齊聲說道:“大王息怒,子纓將軍并非存心抗命不遵……”這時候,他倆已不敢再做縮頭烏龜了,雖然兩人一直在把子纓當槍使,但并不代表兩人不在乎子纓的死活,退一萬步講,如果子纓死了,以后誰還替他倆說出心里想說的話啊?
    不僅邱真、蕭慕青、梁啟求情,其他的眾將也紛紛跪地,齊聲說道:“請大王息怒!”
    在場的眾將一例外,都為子纓求情,而子纓態度堅決,寧死也要殺違反軍紀的直屬軍將士,這一下,場上的形勢便變的僵持不下。
    大王不讓殺,而子纓非要殺,這可如何是好?那么足智多謀的邱真此時都沒主意了,他也沒想到事情能展到這個地步。想來想去,他眼中精光一閃,轉頭對程錦暗暗使個眼色,同時做出一個殺的手勢。
    程錦性格死板,但頭腦可異常機敏,看到邱真的動作,他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程錦暗暗咧嘴,看來今日的黑鍋得由暗箭來背了,不然大王下不了臺,子纓也性命難保。想到這里,他給手下人放出信號。
    聲息,余名身穿黑色錦衣、背披黑色外氅的暗箭人員從圍觀的風軍中走出,到了場內,眾人不約而同的抽出佩刀,對著跪倒在地的那些直屬軍將士下了死手。
    耳輪中就聽一陣撲、撲的悶響聲,數名直屬軍將士,人幸免,皆人頭落地。
    嘩——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場內場外一片嘩然,不僅眾將和下面的士卒們震驚,就連唐寅也是身子一震,看著滿地的尸體和斷,一瞬間,唐寅的眼睛都紅了,他一把退開子纓,怒視程錦,厲聲問道:“程錦,你在做什么?”
    他話音還未落,程錦已撲通一聲雙膝跪地,向前叩,壯著膽子說道:“大王有命,暗箭對不法之大臣、將士可先捕后奏,若罪證確著,可先斬后奏。這些直屬軍將士,死藏錢財,有違軍規,故,臣斗膽令部下將其處斬!”
    想不到連自己最信任的程錦都站到子纓那一邊去了,甚至比子纓做的更干脆、更決絕,直接就把人給他殺了!唐寅氣的腦袋嗡嗡直響,眼前直冒金星,伸手指著跪在地上的程錦,凝聲道:“你……你……”
    他已氣的說不出話來。
    程錦當然知道唐寅向來喜愛下面的將士,這次自己一下子殺死數人,等于觸動了大王的心頭肉,恐難善終,他不敢起身,腦袋叩在地上也不敢抬起,低聲說道:“臣有負大王重望,請大王治臣的罪。”
    唐寅身子哆嗦著,猛的手臂一抖,佩劍脫手而出,在空中打著旋,嘭的一聲刺在程錦面前的地面,他怒道:“你不是要請罪嗎?那你就自裁吧!”
    要讓平日里那么受他信任和喜愛的程錦自裁,可見唐寅此時已氣憤到什么程度了。
    程錦只是愣了片刻,隨即二話沒說,抽出刺在自己面前的佩劍,回手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他快,唐寅更快,后者一個閃身就到了他的近前,腿一腳,將他手中的佩劍踢飛,還沒等程錦回過神來,他緊接著又是一腳,正踢在程錦的肚子上,后者的身軀幾乎是橫著倒飛出去。
    看都不看被踢出好遠的程錦,唐寅環視眾人,一一頓地說道:“你們不要以為本王重用你們、信任你們,就離不開你們了,就可以欺負到我的頭頂上了,我可以告訴你們,沒有你們其中的誰都一樣,就算是只剩下我一個,我照樣可以滅寧!”說完話,已氣的快要瘋的唐寅轉身向外走去,沒走出幾步,他又叫道:“邱真!”
    一直都以為大王習慣了喜怒不形于色,甚少有見到大王有這么大脾氣的時候,邱真聽唐寅叫到自己的名,嚇的也是軟骨頭的一縮脖,一溜小跑追到唐寅的身后,拱手施禮道:“大王有何吩咐?”
    “厚葬這些將士們,按陣亡獎賞家屬。另外……”唐寅雙拳握的緊緊的,可能因為用力過猛的關系,雙肩都在陣陣的顫動,他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一句:“重賞子纓、程錦,并,張貼告示,警示全軍將士,以后再現有違反軍紀者,一律按軍法論處,絕不姑息養奸!”
    唐寅是氣、是恨,恨不得把子纓和程錦統統處死,但人已經被殺了,已經是這樣的結果了,還能怎么辦?只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這個結果,杜絕以后再有類似的事情生。重賞子纓和程錦,那是做給全軍將士們看的。
    他現在氣歸氣,可還沒有失去理智。
    邱真聽完他的話,長長噓了口氣,說道:“大王圣明啊!”
    唐寅繼續道:“天鷹軍不適合南下,換三水軍前往。子纓也不適合再擔任天鷹軍統帥,讓他回家休息去吧,順便好好想想自己該如何做人。”
    邱真剛剛生出來的喜悅瞬間一掃而光,下巴險些掉下來,大王這是要……要撤子纓的職啊?邱真愣了片刻,才恍然回神,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勸說道:“大王萬萬不可……”
    唐寅不給邱真說話的機會,語氣中不帶任何的起伏,不疾不徐地說道:“本王心意已決,你須再勸。”
    唉!看著臉色陰沉得嚇人的唐寅,邱真把已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看來,這次子纓真是被自己這些人害慘了……
    嚴懲違反軍紀的將士,是邱真和其他所有眾將的意思,連夜抽查直屬軍軍營,是他們所有人的主意,處斬犯了軍法的直屬軍將士,也是他們所有人的決定,只是他們需要有個人出來帶頭,想來想去,一致認為為人忠烈耿直的子纓最為合適。
    現在倒好,唐寅把滿腔的怒火和怨恨都泄到子纓一人身上,這讓邱真哪能過意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