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12

  第七一十二章
    天圖郡多丘陵、溝嵌之地,防守的一方如果事先布置好防御,將會占有很大的地利優勢。【】[]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崔圖率軍抵達天圖郡后,立刻著手在溝嵌之地布防,筑建土墻、拒馬。
    這時候,溝嵌就變成了安軍的天然屏障,和地溝差不多,給進攻的一方能造成極大的阻力。
    雖說地形對己方有利,但是崔圖仍是心里沒底。他和風軍并肩作戰過,深知風軍戰力之強悍,而且風軍當中猛將如云,反觀己方,真正能稱之為猛將的屈指可數,能被自己所用的猛將就更少得可憐,滿打滿算也只有蘇陽和覃楓二將。
    正面交戰,即便雙方兵力相當,己方又處于守勢,但形勢仍不樂觀。連日來,崔圖都是愁眉不展,苦思抗敵之策,但始終想不出來太好的辦法。
    這天,他正在軍營中和麾下的偏將們商議軍務,外面有軍兵突然跑進來,插手施禮道:“上將軍,營外來了兩名自稱是神池的人求見!”
    “哦?”崔圖心中頓是一動,下意識地欠了欠身形,隨即說道:“快快有請!”
    “是!上將軍!”軍兵答應一聲,急匆匆地跑出中軍帳。
    等他離開,一旁的覃楓滿臉的不解,說道:“奇怪,神池的人怎么突然找到我軍軍營來了?”
    崔圖也很好奇,聳肩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也躲不過,且聽聽看他們意欲何為吧!”
    眾將們紛紛點頭。
    時間不長,兩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被軍兵領入中軍帳。這兩人都是中等身材,一個是白臉,相貌堂堂,另一個膚色略黑,模樣也粗獷。
    兩人在中軍帳站定,先是環視了一周,然后,白面中年人笑吟吟地看向居中而坐的崔圖,拱手說道:“想必閣下就是崔圖崔將軍吧!”
    他直呼崔圖的名諱,周圍眾將心里都很不舒服,但顧及他神池人的身份,也不敢站出來訓斥,只是冷眼瞪著他。
    崔圖倒是頗有大將之風,對他的禮并不介意,含笑點點頭,說道:“本帥正是崔圖,不知兩位先生是……”
    “我二人乃皇甫大長老座下弟子,在下呂庸。”“在下葉卓。”兩名中年人一個面帶微笑、一個冷著臉,不緊不慢地說道。
    呦!是皇甫秀臺的弟子!崔圖以及安將們心里同是一驚。這二人可不是普通的神池子弟,皇甫秀臺乃神池大長老,他的徒弟,在神池絕對可算是名門貴族了。
    “原來是呂先生、葉先生,久仰大名,失敬、失敬!”崔圖客氣地站起身形,沖著他二人拱了拱手,接著,他又問道:“不知兩位先生來訪,所為何事?”
    呂庸和葉卓互相看了一眼,前者開口問道:“風國大軍壓崔圖吸氣,沉吟片刻,說道:“據險死守,可拒風軍。”
    “恩!”呂庸點點頭,說道:“在來時,我兄弟二人還特意查看一番貴軍的布防,確實堅固,若來的是普通敵軍,防守起來或許還綽綽有余,但對陣風軍,恐怕,還略顯不足吧?”
    確有不足之處!崔圖暗暗點頭,但臉上仍露出茫然之色,說道:“還請呂先生明示。”
    呂庸一笑,說道:“侵入天圖郡的是風國的直屬軍和第九軍,第九軍統帥齊橫靈武高強,驍勇善戰,另外,聽說江凡和戰虎二將也已調派到直屬軍當中,這三人,崔將軍可有與其匹敵之將?”
    他這一番話,正好切中崔圖的要害,安軍與風軍的兵力旗鼓相當,又占有地利的優勢,唯一的弱點就在于缺少猛將,只齊橫、江凡、戰虎這三將,隨便挑出一個出來,都夠安軍喝上一壺的。
    崔圖暗嘆口氣,欠身說道:“呂先生所言極是,這也正是我軍目前的弱點。”說到這里,他話鋒一轉,探身問道:“不知呂先生可否為本帥推薦幾位賢才良將?”
    神池別的沒有,就是靈武高手多,如果能招攬來幾名神池高手,那么風軍也沒什么值得己方懼怕的了。
    聽聞他的話,呂庸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不滿崔將軍,我師兄弟二人正是為此事而來。”
    “哦?”崔圖眼睛大亮,忙追問道:“不知兩位先生推薦的人才現在何處?”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呂庸笑吟吟道。
    崔圖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聽這話的意思,難道是他二人愿助自己一臂之力?
    在場的其他安將們也都怔住了。沒錯,神池是有一直向列國推銷他們的靈武高手,可那些靈武高手大多都是在神池足輕重的人,呂庸和葉卓則不同,他二人是皇甫秀臺的弟子,身份顯赫,他們還從未聽說過神池有哪位大長老的弟子肯為別國賣力的先例。
    “呂先生不是在說笑吧?”崔圖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呂庸笑道:“我師兄弟二人現已來到貴軍的軍營,又怎會是說笑?”
    崔圖眨眨眼睛,疑問道:“那……那不知兩位先生要多少酬金?”
    呂庸伸出一根手指頭。崔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問道:“十……十萬兩?”普通的神池高手當然不值這個價,但呂、葉二人身份不同,十萬兩都是往少了說。
    “哈哈!”呂庸再次大笑,緩緩搖了搖頭。崔圖老臉一紅,也覺得自己說得太少,他吞口唾沫,說道:“是……一萬兩?這事,本帥也得通稟我家大王方能決定啊!”
    他雖貴為上將軍,二十萬大軍的統帥“一兩!”一直未開口的葉卓突然沉聲說道。
    “什么?”崔圖沒太明白他的意思,瞪大眼睛,不解地看著他。
    “我二人幫貴軍對付風軍,只需一兩銀子作為報酬即可。”葉卓面表情地說道:“現在,崔將軍可以為我二人安排住地了。”
    崔圖以及眾多的安將們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呂庸和葉卓這兩位皇甫秀臺的高徒千里迢迢的來到安國助己方對付風軍,竟然只要一兩銀子做酬金,這不是笑談嗎?
    見他以及周圍人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呂庸笑呵呵地柔聲說道:“我師弟說得沒錯,我兄弟二人只需一兩銀子報酬即可,至于為什么,崔將軍不必多問,也不必多想,我二人自會助你擊退風軍。”
    崔圖身子一震,再不猶豫,站起身形,快步走到呂庸和葉卓二人近前,必恭必敬地深施一禮,說道:“兩位先生高風亮節、深明大義,請受本帥一拜!”
    哼!呂庸和葉卓心中哼笑,若非是受師傅所托,他二人才不會來趟這淌渾水呢,以越澤的所作所為,天下人本就應該共討之。
    心里是這么想的,但嘴上不會這么說,呂庸笑吟吟道:“崔將軍太客氣了,我兄弟二人也承受不起。”
    皇甫秀臺的兩名弟子來投,還只要一兩銀子的酬金,這對崔圖和安軍而言如同是天上掉下了餡餅,有了他二人的助陣,也讓崔圖的信心空前膨脹,風國的猛將是厲害,但就靈武而言,又怎么可能會是正統的神池弟子的對手。
    不日,風國的平原軍和第九軍抵達安軍的駐防之地。
    這一大片溝嵌之地,讓地面布滿壕溝,舉目觀望安軍的駐防之地,每一條的壕溝后面都筑建有土墻、拒馬,進攻的一方向前推進時,得先跳進壕溝之內,然后再往上爬,還得強行翻過土墻,要命的是,安軍的防線還并非一條,而是分段分層次的,多到數不清楚。
    在這樣的地勢打仗,重裝騎兵已完全用武之地,別說法展開沖鋒,即便牽著馬往前走都難。齊橫離開自己的第九軍,跑到舞英那里,和她商議如何展開攻勢。
    舞英眉頭緊鎖,幽幽說道:“據報,敵軍的主帥是崔圖,此人以善守而聞名,今日得見,果然厲害啊!”這一大片的溝嵌之地,已被他利用到了極至,此戰之艱難,她已可以預料。
    齊橫冷笑一聲,說道:“對付區區的安軍,何懼之有?舞將軍不必多慮,此戰,由我來做先鋒,就由中央突破,殺進安軍的中軍,先取崔圖的狗頭!”
    一旁的江凡和戰虎都樂了,他二人知道齊橫急于立功表現,好官復原職,不過,戰虎說道:“看敵軍的防線,已做得十分堅固,正面突擊,即便得手,我軍自身的傷亡也不會太小,不如采用正面牽制,兩面夾擊的辦法,由敵陣兩翼動進攻,如此一來,敵軍的防御也揮不出威力了。”
    舞英和江凡大點其頭,覺得戰虎的辦法甚佳,齊橫不以為然地撇撇嘴,嘟囔道:“打安軍,何至于這般的小心翼翼,一走一過,將其蕩平也就是了。”
    “話也不能這么講,小心總不是壞事。”舞英正色說道:“今日,我軍休整,明日一早,就按照戰虎將軍的辦法做,三面突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