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14

  第七一十四章
    逛至中午,唐寅、任笑四人返回城主府。【】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當他們回來時,正看到有一群姓聚在城主府的大門前,熙熙攘攘,也不知在和門口的守衛說著什么。
    唐寅皺了皺眉頭,回頭說道:“阿三阿四,去打聽一下怎么回事,他們要干什么。”說完話,他又向任笑甩下頭,轉身向城主府的后門走去。
    通過后門進入城主府,剛剛換好衣服,阿三阿四便從外面雙雙走了進來,到了唐寅近前,說道:“姓們是來請愿的,希望大王能到附近的鵝羽山,拜祭一下山上的山神廟。姓們說,最近分水城不太平,常有鬼怪出沒,傷人性命,如果大王能到山神廟拜祭,分水城便能夠得到本地山神的庇佑,以后大家也都能夠安心了。”
    “哦!”唐寅泰然自若地點點頭,隨口問道:“請愿的這些姓中誰是帶頭人?”
    “是一位名叫吳遷的商人,屬下已把他帶進城主府內,大王要見見他嗎?”阿三問道。
    唐寅想了想,點頭應道:“也好,就見見吧!”他本想不見,但轉念一想,風人不善治國,如果連自己都不重視地方上的姓,以后任職的地方官員只怕也不會重視,又重蹈覆轍。
    吳遷是分水城的大商人,家財萬貫,他家的宅子在城中可算屈一指的豪宅。說來也好笑,當初唐寅在分水城扮成鬼怪時,去的最后那一家大宅院正是吳府。
    只不過當時唐寅的身體已法承受再多的靈氣,進入吳府后,只殺了幾名家丁便跑了出去,也正因為這樣,吳遷以及他的家眷才逃過一劫。
    吳遷四十多歲的年紀,長相斯,白面黑須,溫爾雅,并不像其他商人那么的肥頭大耳。
    他被阿四領進唐寅所在的房,他必恭必敬地跪地叩,說道:“小人吳遷,參見大王!”
    唐寅上下打量他兩眼,而后含笑擺擺手,說道:“吳先生請起。”
    “謝大王!”吳遷站起身形,順勢抬頭觀瞧,不由得為之一怔。
    風王比他想象中要年輕得多,看起來就像是二十歲左右,相貌俊美,臉上還帶著似有似的淺笑,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很平和。
    “聽說,吳先生是代全城的姓前來請愿,要本王去鵝羽山拜祭那里的山神廟?”唐寅柔聲問道。
    “是的,大王!”別看唐寅年輕,態度又和藹,但吳遷可不敢小覷他,風國能有今日的成就,能夠說完全是唐寅的功勞。他正色說道:“想必大王也聽說過此事,最近鬼怪于分水城內橫行,已傷了數千人的性命,雖說死的大多都是安軍,但其中也有些是城中的姓,現在全城上下人心惶惶,還望大王體諒民情,平復民心。”
    哪來的鬼怪,那完全是自己鬧騰的,不過話可不能這么說,唐寅心中暗笑一聲,臉上還是裝出一本正經的容貌,認真思考了頃刻,點頭說道:“好吧,為了分水城的太平,也為了能讓城中姓豐衣足食,本王能夠親身去一趟鵝羽山!”
    吳遷聞言大喜,不自覺地流顯露激動之情,急忙跪地叩,顫聲說道:“大王如此善待分水城姓,實乃我等之福啊!小人代全城姓叩謝大王隆恩!”
    唐寅笑呵呵地欠了欠身,說道:“吳先生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來時,吳遷還真怕風王聽了自己的話把自己臭罵一頓,逐出城主府,沒想到風王竟是如此明白事理又如此為姓著想之人,自己幾乎沒費什么口舌,風王就答應了,進展之順利,乎想象。
    等吳遷走后,任笑、尹蘭、程錦等人紛紛走了進來。程錦問道:“大王真的要親身去鵝羽山拜祭嗎?”
    “既然是民心所向,我也不介意走這么一趟。”唐寅問道:“鵝羽山很大嗎?”
    “并不大,就是一座普通的山嶺,在分水城這一帶也算頗有名氣,那里的山神廟香火旺盛,聽說還很靈驗呢。”程錦引見道。
    “原來如此。”唐寅點點頭,笑吟吟道:“就當去游山玩水也好。”對于神鬼一說,他向來是不相信那一套的,即便去拜祭,也不是出于真心,只是做作樣子,順應一下民意罷了。
    翌日一早,唐寅離開分水城,去往附近的鵝羽山。他所帶的儀仗人不多,只千人左右,身邊有阿三阿四、程錦、尹蘭、任笑、劉彰等人。前面是騎兵開道,后面有侍衛營壓陣。
    分水城的姓早就聽說風王要去拜祭山神廟,早早的出了家門,在路邊等候,等唐寅的儀仗走過去后,姓們則自地遠遠地跟在后面。
    坐于車冕中的唐寅還特地向后觀望一番,儀仗后面的姓可用人山人海來描述。
    有這么多的姓跟隨,暗箭和侍衛營都不敢大意,全神戒備,還時不時地派出密探混在姓當中,生怕生不測。
    一路走來,風平浪靜,沒有出現任何的不測。很快,儀仗進入鵝羽山。正如程錦所說,這座山不大,也不高,生氣勃勃,山上長滿林木。
    順著山路不斷上到山頂,唐寅這才看到山神廟。這一座大廟宇占地得有兩、三畝之廣,對于并不算大的鵝羽山來說,這么大規模的廟宇已經很驚人了。
    在廟宇的東側還有一座小村莊,平日里負責打理山神廟的正是村莊里的村民,統稱為‘侍奉’。
    等儀仗在山神廟的門口停下來,唐寅下了車冕后,村長帶著一干侍奉們快步從里面迎了出來,眾人沖著唐寅齊齊拱手施禮,說道:“小人參見大王,大王遠道而來,一路辛苦,快里面請。”
    尹蘭在旁低聲示道:“這人名叫初伯,是鵝羽村的村長。”
    唐寅悄然點下頭,來時,他對山神廟這里的情況已有了初步的了解。他背著手,跨步上前,說道:“村長是這里的大侍奉,不必多禮。”說話之間,他的目光被一黑衣女子所吸引。
    這名女子十分漂亮,皮膚白皙,秀烏黑,奇怪的是她沒有束,秀很自然的散落下來,隨風飛舞,仿如仙子,站在一群男侍奉當中,格外的奪目。
    唐寅之所以注意到她,并非她的長相,而是看到她體內的靈氣光彩異常的明亮,雖說在場的侍奉大多都是修靈者,但靈氣光彩最為明亮的卻是她,明顯,她的修為在眾人當中最為高深。
    那黑衣女子似乎也有覺察到唐寅在注視自己,她抬起頭來,毫畏懼地對上唐寅審視的目光。
    當自己注視對方的時候,很少有人敢和自己對視,這女子膽子可不小嘛!唐寅暗贊一聲,而后問道:“不知這位姑娘是……”
    “小女子是本村的巫女。”不用村長開口引見,她已然先接了話。看得出來,村長對她也是極為尊敬,她說話的時候,村長在旁也是微躬著身子。
    巫女?唐寅不知道巫女是做什么的,疑惑地回頭看了看程錦等人。尹蘭見狀,上前兩步,低聲注釋道:“據傳,巫女是能夠與山神間接交換的人。”
    哦!唐寅一笑,然后沖著那黑衣女子悄然點了下頭,未再多言,邁步走進山神廟內。
    邊往里面走,唐寅邊對一旁的村長說道:“各地的拜祭都不一樣,本王初次前來,如何拜祭,還請村長多指教。”
    “哎呀,大王太客氣了,折殺小人!”村長受寵若驚地連連躬身施禮。
    “拜祭山神大人,禮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心誠。”黑衣女子面表情地說道。
    呃?唐寅挑起眉毛,直視黑衣女子,笑問道:“聽起來,巫女是認為本王心不誠了?”
    “誠與不誠,恐怕也只有大王自己最為清楚。”巫女淡漠地說道。
    聞言,阿三阿四等人臉色同是一沉,喝道:“大膽!”
    村長身子一哆嗦,忙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巫女年幼,不諳世事,有冒犯之處,還望大王多多包涵。”
    別說她是巫女,即便不是,唐寅也不會和一女子多做算計。他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么,走進山神廟的正殿之內。
    剛進來,唐寅便被大殿里的巨像嚇了一跳,這座山神像,真能夠用頂天立地來描述,足有七八米高的樣子,頭頂已經快頂到大殿的棚梁上了。
    仔細觀瞧,那山神手持巨斧,怒目咧嘴,獠牙外露,相貌兇惡,卻也制造得栩栩如生。
    好一尊威武雄壯的山神像!不管唐寅心誠與否,此時倒是生出肅然起敬之感。
    村長在旁低聲說道:“大王請隨小人上香!”
    “村長請!”
    他向村長擺了下手,然后村長在前,走到巨像前的香案處,從上面抽出三根香,遞給唐寅,而后他自己也拿起三根,點燃之后,退后三步,必恭必敬地跪下,雙手握香,抵在額頭前,嘴里念念有詞,連做三次叩,這才站起身形,走到香案前,把手中香插在香爐之內。
    唐寅有樣學樣,效仿村長,只不過他沒有下跪,而是持香躬了三次身,隨后把手中香插在香爐里。
    他剛把香插好,還沒來得及松開手指呢,心中突然一動,感覺不對勁,大殿里有殺氣!
    最新最全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