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15

  就在唐寅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就聽前面山神像的肚腹之內突然傳出嘎嘣一聲機簧動的聲響,緊接著,由山神像的肚臍中連續射出三根弩箭,皆是射向唐寅的面門。【】
    唐寅就站在香案前,與山神像近在咫尺,弩箭射來的又急又突然,即便是他也實在難以閃躲。
    雖說他已生出警惕之心,也使出了全力避讓,仍只是躲開了前兩支弩箭,最后那一支實在閃躲不開,更來不及罩起靈鎧護體,隨著嘭的一聲悶響,他被這一箭射了個正著,弩箭結結實實地釘在臉上。
    只見唐寅面部插著弩箭,仰面摔倒在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在場的眾人不驚駭變色。
    因為是拜祭山神,大殿里只有唐寅、村長和巫女,阿三阿四等人都站于殿外,變故生時,他們根本來不及出手搶救。
    眼睜睜看著大王中箭而倒,人們不約而同地驚叫出聲,下意識地往大殿里面沖,而就在這時,又聽到轟隆一聲巨響,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劇烈的天搖地動還有濃煙滾滾。
    人們站立不住,紛紛摔坐倒地上,還沒等他們站起身,再看山神廟的大殿,已轟然倒塌,支撐大殿的十多根頂梁柱盡折,棚頂塌陷下來,就連那尊巨大的山神像都被硬生生砸斷。
    等地面停止搖晃,塵土濃煙漸漸散去,人們從地上爬起來抬頭一瞧,若大的山神殿就只剩下一片殘垣斷壁的廢墟,碎磚爛瓦,散落滿地,而現場哪里還能看得見唐寅的身影?
    一瞬間,人們都感覺背后冒涼氣,腿肚子直轉筋,阿三阿四雙眼立刻爬滿血絲,二人大吼一聲:“大王——”
    他倆像瘋了似的沖進大殿的廢墟中,拼命地挖著地上的磚瓦,邊挖邊大叫:“大王?大王?”
    其余眾人也都回過神來,程錦激靈靈打個冷戰,不過他還算冷靜,第一時間向周圍的暗箭人員喝道:“把這里的侍奉都給我擒住,一個也不能方跑!”
    接著,他又向侍衛營那邊喊道:“曾蝶,你立刻率侍衛營的弟兄去包圍鵝羽村,同樣不能放跑一人!其余人等,隨我搶救大王!”
    程錦連續下令,暗箭、侍衛營齊動,一時間,山神廟里亂成一團糟,人喊馬嘶,尖叫聲不斷。{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對于廟里的侍奉們而言,這可真是禍從天降,本以為風王前來山神廟拜祭,會讓鵝羽山的山神廟名聲更盛,香火更旺,哪想到竟會生這等天大的變故?
    現在不僅他們要遭殃,恐怕全村的老小都吃不了兜著走。
    很快,山神廟內的侍奉以及鵝羽村的村民全部被侍衛營控制起來,同一時間,被炸塌的山神大殿也被暗箭和侍衛營的人扒開,搜尋唐寅的身影。
    山神殿確實是被炸塌的,現場的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火藥味,要知道當時火藥還屬罕見稀有之物,并不是人人都能弄到手的,利用火藥來行刺唐寅的事件還從沒有生過。
    正當人們把碎磚爛瓦一層一層的移除之時,忽聽地面上傳來嘩啦一聲脆響,緊接著,一只罩著黑色靈鎧的手臂從廢墟的下面伸了出來。
    在場的眾人同是一驚,還沒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見廢墟突然凸起一塊,隨后,又是一陣嘩啦聲,只見身上罩著靈鎧的唐寅從破碎的磚瓦中直挺挺地站了起來。
    此時,他身上的靈鎧并非完整的,而是呈塊狀,有的地方有靈鎧,有的地方沒有,頭部完全是裸露在外,整個人看上去灰頭土臉,滿身的血跡,好不狼狽。
    最為觸目驚心的是,在他的口中還叼著一根黑漆漆弩箭,那正是剛才射中他頭部的一箭。
    原來在關鍵時刻,唐寅實在閃躲不開仰面而來的弩箭,只能被迫地張開嘴巴,以牙齒將那最后一根的弩箭死死咬住,不過受其沖力,他也仰面摔在地上。
    令他也沒有想到的是,行刺之人竟然還是后手,早以于山神殿的下面埋下大量的火藥,危急之時,他也來不及多想,甚至都來不及吐掉口中的弩箭,就連靈鎧化都沒時間全部完成,頭頂上方的棚梁已然塌陷下來,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他身上至少有十多處地方被砸得皮開肉綻,這還多虧唐寅罩起一部分的靈鎧,不然他現在就得被活活壓成肉餅,即便有暗之靈氣護住心脈也保不下他的性命。
    唐寅自成為風王以來,經歷過那么多次的行刺,可以說這次是最兇險的一次,如果他的反應再稍慢那么一點,他的腦袋就得被弩箭當場穿透,如果他的修為再差那么一點的話,他此時業已是一灘肉泥。
    看到站在那里身子直搖晃,鮮血染紅大半邊衣服的唐寅,周圍眾人的心已揪成一團,蜂擁圍上前去,急聲呼喚道:“大王……”
    撲通!唐寅剛剛站起來的身軀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任笑手疾眼快,一把把唐寅的身子托住,而后,他回手入懷,快地掏出一只瓷瓶,從中倒出一顆丹藥,塞入唐寅的口中。
    “是什么藥?”阿三阿四兩眼通紅,四目直勾勾地盯著他。
    任笑怕他二人誤會,直接把瓷瓶扔給他倆,說道:“是神池的護心丹,你二人應該認識。”
    阿三接過瓷瓶,倒出一顆,放在鼻下嗅了嗅,而后面色一正,又小心翼翼地把丹藥放回瓶中,必恭必敬地還給任笑,低聲說道:“公子,屬下抱歉……”
    任笑擺擺手,打斷他二人的話,說道:“殿下傷得很重,立刻把醫官找過來!”
    阿三阿四激靈靈打個冷戰,二人揚頭來,大喊道:“醫官?蘇醫官現在哪里?”
    隨著他二人的叫喊,唐寅的貼身醫官蘇夜蕾快步走過來,分開面前的眾人,走到唐寅近前,低頭細看他身上的傷勢,有些是砸傷,還有些是炸傷,許多處傷口周圍的皮肉已經紫,還冒著青煙,她看罷心頭頓是一顫,說道:“大王得立刻急救,你們趕快去清出一塊地方來!”
    山神廟內已經不敢再多留,人們直接在山神廟外拉起簾帳,就地扎營,而后,在蘇夜蕾的指揮下,由阿三阿四等人抬著,把唐寅送入臨時搭建好的營帳之內。
    進入營帳的人太多,除了阿三阿四、任笑、程錦、尹蘭、劉彰等人外,還有不少的暗箭人員以及侍衛營的頭領們,這么多人擠在一起,讓蘇夜蕾連轉身都困難,更別說做急救了。
    她一點沒客氣,將眾人一股腦地都哄了出去,任笑留在營帳里沒有離開,正色說道:“蘇醫官,我對醫術也略有研究,留下來或許能幫得上忙。”
    蘇夜蕾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有勞公子了。”說著話,她一邊剪開唐寅身上的衣服,一邊頭也不回地命令道:“公子盡快備好清水。”
    這位漂亮的女醫官對自己還真不客氣,任笑暗暗搖頭,不過還是按照她的意思,準備好幾盆的清水,放在一旁。
    唐寅已經很久沒受過這么嚴重的傷,蘇夜蕾在剪開他衣服的同時,手指也不由自主地直哆嗦。
    正在這時,看似昏迷過去的唐寅突然睜開眼睛,含著笑意看著她,低聲說道:“不必緊張,只是小傷。”
    蘇夜蕾被他突如其來的話聲嚇了一跳,持剪的手掌也隨之一哆嗦,她驚訝道:“大王沒有昏迷?”
    “這點小傷,我還能受得了,剛才就是被震得頭暈,現在好多了。”唐寅說著話,目光一偏,又看向一旁的任笑,禁不住問道:“你剛才給我吃的是什么藥?”
    “護心丹,有凝聚靈氣、保護心脈之用。”任笑所學甚廣,對醫術可不是‘略有研究’,而是十分精通。
    剛才他有仔細查看唐寅的傷勢,看似觸目驚心,實則大多是皮外傷,即便有傷到筋骨之處,對于唐寅這種級別的暗系修靈者而言也不算什么,只要保證心脈不損,他就大礙。
    唐寅笑呵呵地點點頭,說道:“藥效不錯,服下之后舒服不少。”
    那是當然。護心丹,神池圣藥,外界千金難求,即便是神池內部,能持有護心丹的人也沒有幾個。任笑倒是居功,只是淡然說道:“區區丹藥,不值一。”
    說話之間,蘇夜蕾已把唐寅身上的衣服全部剪掉,只剩下一此時再看他身上的傷口,被砸斷、震斷的筋骨已重新長好,就連腫漲之處也都已消腫,身上只剩下一些還沒有愈合的傷口。
    又是不醫自愈,暗系修靈者的自身修復能力太可怕了。蘇夜蕾雖然不止一次見識過唐寅的自愈能力,但即便是現在,她仍感到神奇和恐怖。
    當然,連接并治愈自身斷裂的筋骨,那也需要耗費唐寅體內大量的靈氣。
    蘇夜蕾熟練地取出勾針和細細又堅韌的絲線,對唐寅身上的傷口進行縫合。
    這時候,一旁的任笑倒是目露驚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治療外傷的,竟然像縫衣服一樣來縫合傷口,不可思議。
    蘇夜蕾現在縫合傷口的本事已然十分純熟,捏著勾針的手指翻轉如飛,對傷口的縫合又快又精密,等把唐寅身上的傷口全部縫合完畢,再涂上特制的金瘡藥,最后方把傷口一一包扎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