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17

  第七一十七章“我恨我,想殺我,同時又恨村里的所有人,也想殺光他們,那么,在山神廟里刺殺我就是最合適不過的了,可以一石二鳥,一箭雙雕,只要我死了,村里的人一個都別想活”
    唐寅看著巫女,幫她說出她的心里話。【官場小說網】《《52o小說》》52oxs)
    巫女先是對上唐寅的目光,而后慢慢下移,瞪著他敞開衣襟內一層又一層的繃帶,狠聲說道:“只可惜,僅僅是傷到你,沒能把你炸成碎塊!”
    “大膽!”尹蘭聞言,立刻收起笑意,兩眼射出精光,怒視著巫女。
    唐寅倒是一點不生氣,還仰面大笑起來,掰著手指頭數道:“我遇過暗中放冷箭的,背后下毒手的,當面光明正大行刺的,還有落石、火燒、下毒等等,可謂層出不窮,但用炸藥的你算頭一份,也是開了先河啊,哈哈——”
    聽著他如數家珍的遇刺經歷,巫女臉色慢慢變得凝重,有這么多人要取他的性命,他怎么還能笑得出來,難道他就一點也不害怕嗎?
    “你的本名叫夜玉吧?”唐寅話鋒一轉,問道。
    “是又怎樣?”巫女對此不感意外,村里的人都已被風軍關押起來,又怎么可能打聽不出自己的名呢。
    “夜玉姑娘,只要你說出你的同黨是誰,炸藥從何而來,我絕不難為你……”
    唐寅的話還沒有說完,巫女已接道:“會‘恩賜’我一種痛快的死法是吧?”
    “……”唐寅聳聳肩,沒有說話,表示默認了。
    巫女哼笑一聲,說道:“可以!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同黨是誰。”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的眼睛都為之一亮,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我的同黨就是神池弟子,如果你想報仇,就去神池找你的仇家吧!對了,埋于山神殿下面的炸藥,還有藏于山神像內的弩箭,也都是神池弟子的,當時,神池弟子就藏身在山神像內,不過你別問我他現在在哪,因為我也不知道。該說的我已經全說了,想殺我,現在可以動手了。”
    巫女一口氣把話說完,隨后眼睛一閉,腦袋高高揚起,露出一副你們愛咋辦就咋辦的姿態。
    神池弟子?眾人同是一驚,目光又不約而同地向任笑看去,他畢竟是神池公子,神池有什么樣的舉動,他應該最清楚不過。
    任笑此時低著頭,緩緩搖,說道:“不可能!神池弟子絕對不會行刺殿下,義父也不可能準許這樣的事生。”
    巫女并不了解任笑的身份,也不知道他說的義父是誰,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唐寅嘴角慢慢挑起,手指著任笑,說道:“這位是神池七公子,他的話,總應該比夜玉姑娘的話有分量得多吧!”
    神池公子?巫女臉上閃過一抹驚訝,頓時睜開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任笑。
    要知道當時,神池在普通人心目中的地位太高,神池的君主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而神池的公子,那就是神的兒子。
    直勾勾地看著任笑好一會,巫女才緩緩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唐寅,說道:“不管神池公子怎么講,反正我說的是事實,那些人確實是自稱神池弟子。”
    頓了一下,她又近乎于挑釁似的反問道:“只是不知道風王是不愿相信我的話,還是不敢相信我的話呢?我想,風王也很擔心我說的是事實吧,因為這樣一來,風王就得要與神池為敵了。”
    “哈哈!”唐寅再次狂笑起來,說道:“死于本王手里的神池子弟不知有多少,你以為本王會懼怕神池嗎?既然你說你的同黨是神池人,那就把他們的名報出來!”
    唐寅連神池都不放在眼里嗎?要說心里不驚訝,那絕對是騙人的,看著唐寅眼中閃爍的光彩,巫女不由自主地握了握拳頭,她別過頭去,狠聲說道:“我不知道他們的名,他們沒說,我也沒問。\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那你總該知道他們的樣子吧!”一直沉默不語的任笑開口說道。
    巫女對任笑的感覺倒是很復雜,他是神池公子,她理應尊敬他才是,可他偏偏又和自己的仇人在一起,沒準也是一丘之貉呢!
    她沉吟片刻,說道:“他們都有蒙著臉,具體的模樣,我看不清楚,不過其中有一人身材又矮又胖,嗓音很沙啞很難聽,為人又很好色……他似乎還是他們的頭領。”
    任笑聽得仔細,等她說完,目光頓是一凝,慢慢點下頭,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唐寅問道:“當真是神池的人?”
    “是的。聽夜玉小姐的描述,這人,應該皇甫長老的二弟子,也是皇甫長老的親侄子,皇甫玉成。”說著話,任笑站起身形,臉上常掛的笑容消失,皺著眉頭說道:“皇甫長老好大的膽子,在我勸告之后,仍要一意孤行,我得將其事稟呈義父。”說著話,他向唐寅拱手施了一禮,而后大步走了出去。
    到了大堂門口,任笑恍然又想起什么,收去腳步,回頭說道:“殿下,夜玉小姐現在還不能殺,如果確有此事,我得帶她回神池,與皇甫長老當面對峙!”
    唐寅不以為然,笑呵呵道:“任兄不必這般小題大做,皇甫秀臺想找我的麻煩,那就盡管讓他來吧,我歡迎至極呢!”
    任笑頑固地搖搖頭,正色說道:“這已不僅是風國的事務,也是神池的事務,皇甫長老不顧義父法令,身為義子,又是公子,我不能坐視不管,還請殿*諒!”他再次拱了拱手。
    唐寅看著任笑離去的背影,暗暗嘆了口氣,真是麻煩啊!聽起來,任笑要帶著夜玉回神池,這可不是件好事,弄不好這次他回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夜玉根本足輕重,不值一,若是因為她而沒了任笑,那自己的損失可大了。
    想到這里,他的目光落回到夜玉身上,幽幽嘟囔道:“你還是得死啊,而且得趕快死!”死在任笑回神池之前。
    程錦聽明白了唐寅的意思,走到夜玉身邊,插手說道:“大王,先把她交給屬下吧!有些事情,屬下還想再細細審她。”
    唐寅和程錦之間那么熟悉,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這是又要幫自己干臟活了。他點點頭,應道:“恩,帶她去吧!”
    “屬下告退!”程錦扣住夜玉的胳膊,將她拽出大堂。
    “真是麻煩啊!”等程錦帶走夜玉后,唐寅平躺在軟塌上,囫圇不清地嘟囔道。
    尹蘭在旁咬了咬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輕聲說道:“其實,大王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一個江半雪而開罪皇甫秀臺,即便大王不怕他,但有這么一個敵人,終究是個大麻煩,何況大王也不喜歡江半雪,就不如把她送回給……”
    她的話沒有說完,已在唐寅的直視下收住話音,如同做錯事的孩子,緩緩垂下頭去。唐寅凌厲的目光漸漸變得柔和,抬手托起尹蘭小巧的下巴,含笑說道:“送回江半雪,討好皇甫秀臺,很容易,但卻會丟盡風國顏面,等于是向世人說,我和風國怕了他皇甫秀臺,怕了它神池,再者說,江半雪也可作為一個榜樣,為那些不愿意留在神池卻被迫留在神池的人們樹立一個榜樣,讓他們知道,風國值得他們依靠,更值得他們信賴,不會像別國那樣會迫于神池的壓力而出賣他們。”
    唐寅用拇指的指肚輕輕摩擦著尹蘭的粉頰,目光卻是看向別處,冷冷笑道:“表面上看,我是在與皇甫秀臺抗爭,實際上,只是做個樣子罷了,目的只有一個,招攬神池人才,讓神池人能為我所用。”
    尹蘭的小嘴越張越大,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樣,更不知道原來大王想得如此深遠。怔住好一會,她方欠身說道:“屬下不知大王深謀遠慮,誤解了大王,還請大王恕罪。”
    “我可不忍心責罰你。”少了你,誰做我的秘啊!唐寅笑瞇瞇收回手,說道:“扶我起來。”
    “大王有傷在身,還是不要動的好。”
    “這兩天一直躺在床上,身子骨都要生銹了。”唐寅催促地向尹蘭招了招手。后者奈,只好輕輕地攙扶他起來。
    這時候,阿三突然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進來,手里還拿著一只蠟封的信,來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前方傳回緊急戰報。”
    “哦?”唐寅疑了一聲,而后向攙扶他的尹蘭甩下頭,說道:“念。”
    尹蘭小心翼翼地松開唐寅,見他能站穩,這才接過傳,摁碎上面的蠟封,將傳展開一瞧,臉色頓是一變。
    “念啊!”唐寅正試著向前走動,看看自己身上的傷勢恢復情況,頭也不回地說道。
    吞了口唾沫,尹蘭先是看眼阿三,而后方低聲道:“前方傳,我軍于天圖郡進攻受挫,戰虎將軍身負重傷,現已著人送回古饒郡……靜養!”
    “什么?”唐寅難以置信地轉回身,戰虎受重傷,這怎么可能?
    安國那些將領們,滿打滿算,誰能傷得了戰虎?舞英和齊橫又是怎么統兵的,如果不是他二人統兵失誤,戰虎根本不可能傷在安軍手上。
    唐寅一瘸一拐地走到尹蘭近前,一把把她手中的戰報抓過來,低頭細看,上面只寥寥數,和尹蘭剛才念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