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21

  嘭!戰場的中央突然傳出一聲悶響,緊接著,呂庸的身影從沙霧當中飛出來,緊隨其后的是唐寅。【】[]
    呂庸人還在半空中,唐寅身形似箭,瞬間竄到他的上方,單手按住呂庸的面門,全力使出千斤墜。
    轟!又是一聲悶響,二人的身影由半空中急劇墜落在地,其力道之大,慣性之猛,將地面都砸出個大深坑。
    再看他二人,唐寅單膝跪地,一只手還死死摁在呂庸的面部,而后者則是躺在坑底,顯然是被這一摔之力震得有些迷糊。
    唐寅抓住他面部的手掌緩緩回縮,靈鎧被他捏得嘎嘎作響,毫預兆,隨著他一聲暴喝,手臂用力向上一,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呂庸面部的整張靈鎧竟被他硬生生抓了下來。
    “啊——”從眩暈中恢復過來的呂庸大叫一聲,雙腿起,腳踝如剪刀一般夾住唐寅的脖頸,然后用出渾身的力氣向外一甩,唐寅的身軀立刻倒飛出凹坑,飛出五米開外。
    趁著把唐寅甩出去的空檔,呂庸奮力地從地上爬起,他剛剛站穩身形,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剛被他甩出去的唐寅又反射回來,雙拳齊出,狠狠擊在他的胸腹之上。
    呂庸怪叫出聲,身子倒飛出去,此時他還在坑中,倒飛的身子也在地面劃出一道三米多長的大凹痕。
    等他停下時,人幾乎已被埋在泥土里,他還沒站起,一口血箭先從土堆當中噴射出來。
    見到呂庸受傷,一旁觀戰的葉卓再也看不下去,他怒喝出聲,飛身竄向唐寅,手中的靈劍閃爍出萬道的霞光異彩,一瞬間仿佛幻化為成上千的銀蛇,在空中飛舞盤旋著向唐寅籠罩過來。
    葉卓一點沒客氣,上來就用出殺手锏——兵之靈變,欲把唐寅斃于劍下。
    此時,唐寅手中的武器已在和呂庸的拼殺中打碎了,現在是赤手空拳,眼看著對方的兵之靈變鋪天蓋地的襲來,他即從躲閃,也從招架。
    不過唐寅應變的反應簡直已快到乎想像的程度,在巨大的靈壓之下,他用不出暗影飄移,直接以過人的身法和爆力竄了出去,三步并成兩步,來到受傷不起的呂庸近前,單手向土堆里一抓,將其拉出來,接著,他身形回轉,以呂庸做自己的擋箭牌,迎向飛射過來的兵之靈變。
    葉卓看得清楚,臉色瞬間大變,如果把兵之靈變繼續下去,即便能殺掉唐寅,自己的師兄也肯定活不成,危急時刻,葉卓來不及多想,大喝道:“回!”
    隨著他的話音,千條銀蛇在空中合攏,重新化為一把靈劍,然后幾乎是貼著唐寅和呂庸二人的身子飛射過去,在空中畫出一條弧線,飛回到葉卓手中。
    “放了我師兄!”葉卓雙手握緊,身子前傾,看著唐寅的雙目閃爍出嗜血的紅光。
    “放了他?”唐寅仿佛聽了多么好笑的笑話似的,先是側頭瞧瞧手中的呂庸,而后仰面大笑起來,說道:“讓我放了他當然可以,但閣下是不是也要表示一點誠意出來?”
    葉卓忍不住跨前一步,凝聲問道:“你待怎樣?”
    唐寅聳聳肩,淡然說道:“先扔掉你的武器再說。”
    葉卓聞言,臉色更加難看,扔掉武器,不就等于是向唐寅屈服了嗎?可是,師兄又在他的手上,這讓自己可怎么辦?
    他臉色變換不定,一時間拿不定主意,唐寅可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慢悠悠地繼續說道:“對了,你的劍要扔遠一點,得遠到讓我感覺沒有威脅了才行!”
    “你……不要欺人太甚!”葉卓身子直哆嗦,咬牙切齒地凝聲說道。
    “那我這樣,你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了?”說話之間,唐寅的手移到呂庸的脖頸上,掐著他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隨著他手指的回縮,呂庸脖頸處的靈鎧也嘎嘎作響,出現一道道的裂痕,看起來,靈鎧隨時都有破裂的可能,一旦失去了靈鎧的保護,他的脖子也將立刻被唐寅捏斷。
    葉卓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倒吸口涼氣,他再不猶豫,持劍的手臂用力一揮,嗡的一聲,靈劍打著旋飛到空中,足足飛出二十米開外才落地,深深地釘在地上,靈劍也恢復成原態。
    “這樣你滿意了吧?!離開放開我師兄!”葉卓緊張地看著被唐寅高舉在半空中的呂庸,眼中也不自覺地流露出又驚又懼之色。
    見狀,唐寅臉上的笑意更濃,心里也不知該罵對方太愚蠢還是該笑他太天真,神池的人真是修煉靈武修到腦子都傻掉了,兩軍陣前,兩軍敵對,自己怎么可能會放人?
    他先是點點頭,而后搖搖頭,沒有再多言,而是直接施放出黑暗之火,就聽呼的一聲,他掌臂上黑色的火焰一下子燒到呂庸的身上。
    黑暗之火近身,燒得呂庸身上的靈鎧嘶嘶作響,白騰騰的霧氣不斷冒出來。
    “唐寅!你……你要干什么?我已經按照你說的話扔掉武器了……”
    “所以說你是個笨蛋!”唐寅一邊不斷地施放黑暗之火,加快燒化呂庸靈鎧的度,一邊笑吟吟地說道:“你忘了,這里是戰場,而不是比武場。兵者,詭道也,連兵家常用的爾虞我詐都看不透,你還投什么軍,充什么能人!你,還有你這個師兄,就是個笑話!”
    他這一番話,把葉卓說得目瞪口呆,不管怎么說,唐寅也是一國的君主,竟然會當眾出爾反爾,難道就不怕受天下人恥笑嗎?
    唐寅當然也會顧慮這些,不過,他并沒有把這些當成他所要考慮的先要素。
    在靈鎧被持續燒化的嘶嘶聲響中,呂庸身上的靈鎧漸漸消散,化為縷縷的靈氣,而后,黑暗之火已能直接燒到他的肉身,這時候,神智不清的呂庸也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他的叫聲終于讓葉卓回過神來,后者怪叫一聲,沒有撲向唐寅,而是直接沖向剛剛被他扔出去的那把佩劍。
    雖說周圍的地上有很多零散的武器,但那些都不是寶刃,也承受不起他的兵之靈變,要想戰勝甚至是殺掉唐寅,最有把握的辦法還是施展兵之靈變。
    二十多米的距離,對于葉卓這種級別的修靈者而言只是一閃而過的距離,眼看著自己距離佩劍之間由十米變為五米,又變為三米、一米,就在他的手指要接觸到劍柄的一瞬間,天色一下子黑暗下來,葉卓感覺自己好像瞬間陷入深淵當中,伸手不見五指,而原本近在咫尺的佩劍也跑到數米外開的地方,豎在地上,閃著寒光。
    葉卓想都沒想,深吸口氣,一個箭步竄出,直接跳到佩劍近前,順勢伸手一抓,他的手掌竟然從劍柄上穿了過去,閃爍著寒光的佩劍也剎那間消散蹤。
    啊?他心中吸氣,這……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劍怎么會緣故的消失了呢?他思不得其解,抬起頭來,又向四周張望,目光所及之處,除了漆黑還是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這時候,葉卓的冷汗掉了下來,驚恐的雙目猛然睜大,難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暗系靈武的頂級技能——暗影幻獄?
    想到暗影幻獄這個名,他身上流下來的冷汗更多,如果不能突破出去,自己必死疑,可是現在自己連武器都沒有,更用不出兵之靈變,如何才能突破暗影幻獄?
    他正琢磨著,突然面前傳來低沉的笑聲:“葉卓,有在神池享清福的日子你不過,偏偏來趟風安兩國之間的渾水,今日你與呂庸死于此地,也是你二人自找的。”
    葉卓急忙抬頭一瞧,站于他面前的不是唐寅還是誰?他傲的怪叫一聲,直接飛撲過去,十指彎曲,去抓唐寅的脖子。結果,他只抓到一團虛縹緲的空氣,唐寅的身影散于形。
    這是暗影幻獄中的幻象!葉卓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他喘著粗氣,站直身軀,拳頭握得咯咯作響。
    “不要再做畏的抵抗了,身陷幻獄,你只有死路一條。”唐寅的身影又出現在他背后,探著腦袋,貼近葉卓的耳邊,笑吟吟地說道。
    “與其掙扎受罪,還不如散掉靈鎧,坐下來等死算了,至少能死得痛快點。”另一條唐寅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側,臉上掛著似有似的微笑。
    “還等什么,你還想反抗下去嗎?”又一個唐寅出現了。
    越來越多的唐寅在葉卓身邊現身,你一言,我一語,眨眼的工夫,他的前后左右已站滿了數個唐寅,一句句的話音像把形的大手在掐住葉卓的脖子,讓他窒息。
    始終垂頭不語的葉卓緩緩抬起雙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散掉頭部的靈鎧,接著,兩根食指狠狠插進他自己的雙耳中。
    雙指刺透他的耳膜,鮮血汩汩流淌出來,葉卓的身子只是震動一下,但卻連聲都沒有吭,兩眼也閉得緊緊的,不看不聽,想以此來破解唐寅的暗影幻獄。
    可就在這時,周圍那些面露驚色的唐寅們突然又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仍不斷地傳進他的腦海中,與此同時,一個唐寅貼近他柔聲說道:“你以為毀了六識就不受暗影幻獄的影響嗎?暗影幻獄是存在你的這里!”說話之間,他抬起手來,輕輕點了點葉卓的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