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22

  第七二十二章
    “唐寅!唐寅——”葉卓終于法再承受,神智陷入崩潰當中,他胡亂揮舞著雙拳,大吼大叫著撕打著周圍的唐寅。【】
    可是一個唐寅被他打散后,又會有更多的唐寅幻化出來,窮盡,永止境,放眼望去,天地之間全是唐寅的身影,也不知有幾萬或者是幾十萬。
    葉卓嘶吼著,咆哮著,一會沖向東,一會又殺向西,不停的奔跑、廝打,直至他筋疲力盡、再用不出半點力氣為止。他軟綿綿地躺在地上,氣喘吁吁,汗水已把渾身的衣服浸透。
    這時候,周圍那成千上萬的唐寅們齊齊向他圍攏過來,一模一樣的臉孔上掛著相同的表情,說著、笑著,葉卓閉上眼睛不想看,但是眾多唐寅的身影仍能浮現在他腦海里。
    他嗓音沙啞地怪叫一聲,抬起手來,狠狠摳向自己的眼珠,隨著撲撲兩聲,兩顆血淋淋的眼珠子竟被他自己活生生挖了出來。他雙手掩面,嚎叫著滿地翻滾。
    而就在這時,熟悉的身影浮現在眼前,熟悉的話音隱隱約約地傳來:“痛苦嗎?這一切都該結束了,休息一下吧!”
    “師……師傅……”葉卓停止慘叫,張著血淋淋又黑洞洞的雙目,看著面前似有似的白影,他顫巍巍地伸出手來,血淚由眼洞中不斷流淌而出,他顫聲說道:“師傅……救我……”
    那白影沒有去接他的手,而是把手伸向他的胸口窩,筆直的手掌如同刀子似的,直直插進他的心口。葉卓就覺得渾身上下一陣鉆心刺骨的劇痛,接著,什么都不知道了。
    暗影幻獄之外,唐寅在站在葉卓的身前,手刀在貫穿葉卓心臟的同時,黑暗之火也將他體內的全部精華煉成靈氣,最后被吸納入他的體內。
    這,正是暗影幻獄的可怕之處,當人陷入其中的時候,哪怕敵人就站在你的面前,與你近在咫尺,而你卻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覺不到,所看到的聽到的全部都是幻覺。
    當然,暗影幻獄也并不是懈可擊,對于一些定力較深的人而言,受到暗影幻獄的影響會小上很多,如果他的修為也足夠深厚的話,完全可以判斷出施放者的真身所在,并強行沖破暗影幻獄,直接攻擊施放者的真身。
    另外,當唐寅施放暗影幻獄的時候,他自己也要施放出大量的靈氣,這時候他是極為虛弱的,如果遭受到靈武高手的攻擊,后果同樣不堪設想,這也是為何他沒敢對呂庸施展暗影幻獄的原因所在。
    呂庸和葉卓,這兩位皇甫秀臺的親傳弟子雙雙死于唐寅的黑暗之火,在為風軍掃除障礙的同時,也為唐寅了豐厚的靈氣,把他目前的修為升起一大截。
    且說戰場上,論是風軍還是安軍,人們都對眼前生的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看傻了眼。他們看不到暗影幻獄,只看到葉卓先是刺聾自己的雙耳,后來又瘋狂的挖出自己的雙眼。
    人們膛目結舌,如此自殘的景象,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即便是旁觀者都嚇得汗毛豎立,渾身毛,如同身陷冰窖當中。
    在眾人眼里,葉卓簡直就是瘋了,至于他為什么會瘋,誰都說不清楚,也許是眼睜睜看著師兄被殺才導致他陷入瘋狂吧!
    當唐寅走上前去,以一記手刀結束葉卓的性命后,論是風人還是安人,不約而同的都長出口氣,如果葉卓再不死,恐怕他們這些看客都要受不了刺激而瘋了。
    咣當!安軍當中的一名士卒把手中的武器扔到地上,很快,周圍的安兵也跟著扔掉手中的武器,他們呆呆地看著對面的唐寅,連喘息都變得異常困難。
    對他們而言,呂庸和葉卓的靈武高強程度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而他倆在唐寅面前,一個被殺一個被嚇瘋,這仗還怎么繼續打下去?自己上去,恐怕連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
    一時間,安軍陣營里扔掉武器的聲響此起彼伏,大批的安兵士卒徹底喪失斗志,不戰而降。
    蘇陽和覃楓二將互相看了一眼,再瞧瞧四周那些面如土灰、士氣全的士卒們,暗暗搖頭,兩人連阻止都未阻止,話也沒多說一句,調轉身形就往中軍方向跑。
    看著逃之夭夭的蘇陽和覃楓,唐寅不起追殺的興致,側頭對后面的白安和閻炎說道:“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還有問題嗎?”
    白安和閻炎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二人眼巴巴地看著唐寅,緩緩搖下頭,顫聲說道:“沒有,大王。”眼前的大王比在靈武學院時的大王要更加深不可測,也更加的可怕、恐怖……
    “那就去做你們該做的事吧!”唐寅散掉身上的靈鎧,含笑向他二人點點頭。
    “是!大王!”白安振作精神,應了一聲,而后向周圍的眾風軍們一揮手臂,喝道:“弟兄們隨我沖入敵人中軍!殺——”
    “吼——”士氣大振的風軍將士們齊聲吶喊,跟隨白安和閻炎齊齊向前沖殺。
    其實,白安和閻炎所統帥的風軍數量并不多,不過此時安軍營盤太大、障礙太多的弊端顯露出來,當這支風軍殺入安軍中軍的時候,四周的安軍法快趕過來增援,導致白安和閻炎這一支風軍像把刀子似的插入安營的心臟。
    剛剛敗逃回中軍的蘇陽、覃楓二將這時也不得不再次出來迎戰,二人分別對陣上白安和閻炎,又一次廝殺到一起。
    他倆還能上去頂一頂,至于下面的安軍,根本頂不住風軍的沖擊,雖說安軍在人數上占有絕對的優勢,可仍被風軍沖殺的潰不成軍。
    坐鎮中軍的崔圖整個心已到嗓子眼,不時的追問身邊的偏將們,為何東、西、南、北四營的將士們還不趕過來增援?
    眾偏將暗暗咧嘴,這么大的營陣,之間又有那么多的土墻、溝嵌,四營的己方將士想趕回來也得需要時間啊!
    但沒有人敢說崔圖布陣的不是,只能硬著頭皮應付道:“將軍,援軍就快趕到了,將軍再等等吧!”
    “要等到什么時候?風軍已經殺到眼前了!”崔圖臉紅脖子粗的怒吼道。他和風軍并肩作戰過,深知風軍近身肉搏戰的強悍,那根本不是己方將士們能抵擋得住的。
    偏將們面面相覷,互使眼色,最后還是與崔圖關系最為親近的一名偏將壯著膽子勸道:“將軍,現在呂庸和葉卓兩位先生已經陣亡,我軍其實……其實已經敗了,將軍還是……下令撤軍吧……”
    啪!他話還沒說完,崔圖手中的馬鞭已狠狠抽在他的頭盔上,他怒道:“難道我軍沒有神池弟子的幫忙就不能戰了嗎?誰再敢輕言撤軍二,本帥定斬不饒!”
    那名被抽打的偏將面紅耳赤地垂下頭,再不敢多說半句,當然,他心里可不贊同崔圖的話,明知不敵,還要硬打下去,這不是拿全軍將士的性命開玩笑嗎?
    現在,殺入安營中軍的風軍已與安軍廝殺成一片,雙方毫陣型可言,完全是犬牙交錯的大混戰,而這又恰恰是風軍最為擅長的打法。
    隨著戰斗的持續,死傷的安軍數量越來越多,漸漸的,人們心存懼意,開始慢慢向后退縮,就連抵擋住白安和閻炎的蘇陽、覃楓二將也顯露出不敵之態,被*得連連后退。
    戰斗至此,在唐寅看來,大局已定,他退回到風軍本陣,而后盤膝坐于車冕之內,閉目打坐。
    呂庸和葉卓身上有太多他所需要的靈武知識,也有太多關于神池的信息,這些都需要他一點點的去搜尋并吸收和掌握。
    在他打坐之時,任笑緩緩走到車冕旁,看著唐寅片刻,方低聲問道:“殿下,呂庸和葉卓已經……死了嗎?”
    “是的。”唐寅坐在那里沒有動,眼睛也沒有睜開,慢悠悠地說道:“正如你所說,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他倆的死,怪不得別人,更和任兄關。”
    “可是他二人畢竟是神池子弟。”任笑輕嘆道。
    “我想神池當中也有善與惡,去其糟粕,留其精華,不也是件好事嗎?”唐寅淡然說道。
    “其實,呂庸和葉卓的為人都不壞,他倆之所以會參與風安之戰中,也是實屬奈啊!”
    唐寅聳聳肩,表示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而后,他微微睜開眼睛,問道:“皇甫秀臺共有多少弟子?”
    “少說也有二、三人吧!”
    “二、三?”這還是往少說?唐寅心頭一驚,下意識地問道:“個個都像呂庸和葉卓這樣?”
    任笑樂了,搖頭說道:“當然不是!呂庸和葉卓屬親傳弟子。皇甫長老的親傳弟子共有十一人,呂庸排第五,葉卓排第七,殿下收留的那位江半雪是第十一。至于其他的那些弟子,已非皇甫長老親傳,實力要與呂庸、葉卓等人差上一大截。”
    “原來如此!”唐寅噓了口氣,如果皇甫秀臺那二、三眾的弟子都像呂庸和葉卓這樣,那自己也就不用和皇甫秀臺抗爭了,他甚至都不用親自出馬,只需把徒弟們都派出來自己就得束手策。
    他笑吟吟地說道:“好在老頭子的親傳弟子只有十一人,現在已折損三人,那么,只剩下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