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23

  “是的,殿下!”任笑點點頭。【】[]
    唐寅問道:“那八人的實力如何?”
    任笑說道:“弟子的順位其實就是實力的排名。”
    原來是這樣。呂庸和葉卓一個排第五,一個排第七,如此來說,比他二人厲害的,至少還有四位,以前聽任笑說過,二弟子的是皇甫玉成。唐寅好奇地問道:“皇甫秀臺的大弟子是誰?”
    任笑道:“常封。”
    “很厲害?”
    “恩……也可以這么說吧。”任笑回答得模棱兩可。
    唐寅樂了,笑問道:“怎么任兄如此不確定?”
    任笑說道:“以前的常封的確很厲害,其實力在同輩當中絕對可排在一流,不過,后來在一次比武中,眼睛受到重創,一直未能治愈,這些年來已很少露面,與世隔絕,也基本沒再聽過有關他的消息,至于他現在的實力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原來是個瞎子。”那就不足為慮了。唐寅含笑點點頭,現在來看,皇甫秀臺的弟子當中,最厲害的就屬皇甫玉成了。
    想到這里,他轉回頭,對身邊的尹蘭說道:“上次,皇甫玉成害我不成,我想,他不會輕易回神池,一定就潛伏在我軍周圍的某處,你,想辦法去打探一下。”
    尹蘭點點頭,接著又頗感為難地說道:“可是,屬下沒見過皇甫玉成,也不知道他長得什么樣子。”
    “等戰后我給你畫一張畫像。”通過呂庸和葉卓的記憶,想掌握皇甫玉成的長相不是難事。
    且說前方的戰場,風軍已全面占據主動。新軍方面突進到安軍營陣的中軍,左右夾擊的江凡、齊橫兩支風軍也斜插進來,偌大的安軍營陣,現已被風軍切割成數塊。
    面對如此局勢,即便崔圖想強硬也強硬不起來,見己方呈現出兵敗如山倒的趨勢,大勢已去,他最終也只能奈地下令,全軍撤退。
    只不過安軍此時再想撤退,業已有些晚了,大批的軍兵被風軍分割包圍,根本退不下來。
    最后跟隨崔圖一并撤走的安軍只有六七萬人,剩下的十多萬安軍,要么跑散,要么被風軍俘虜,這一場耗時半月有余的攻堅戰,以安軍的潰敗收場。
    取勝是意料之中的事,但風軍也付出不小的代價,直屬軍和新軍方面都有大批將士傷亡,除了前期身負重傷的戰虎外,熊谷亦重傷不治,歿于風軍的大營之內。
    熊谷的陣亡,對新軍而言是個不小的打擊,至此,劉彰這一批靈武學院的學生們已經折損兩人,現在還剩下劉彰、白安、閻炎、許悠四人,而許悠業已萌生退意,真正能留下來的,也只有劉、白、閻三人。
    不管怎么樣,此戰的接下來,風軍直接面對的是安國的平湖和太峰二郡。也就在這個時候,安國朝廷派出以白晴為的二十萬安軍,援助崔圖,欲與崔圖兵合一處,重整旗鼓,再與風軍決一死戰。
    可是還沒等白晴與崔圖殘部匯合,平原軍和天鷹軍已由桓地侵入安國境內,驚慌失措的安國朝廷又臨時改變戰術,調派白晴西去,抵御平原軍和天鷹軍,至于崔圖那邊,則改派李德率軍十萬增援。
    從安國的調兵遣將也能看得出來安國朝廷的倉促以及安國目前將可用的窘境。
    崔圖和李德,這二人都是風軍的手下敗將,崔圖自不用多說,剛吃了一場大敗仗,而李德對風軍的戰績則更慘,當初川貞伐風之時,就是他率軍二十萬進攻風國,結果還沒到風國境內就遭到風軍的阻擊,戰得一敗涂地,連他自己都被俘虜,讓這兩位去抵御以唐寅為的風軍,又怎么可能會成功?
    至于白晴,她從沒和風軍敵對過,一直都是和風軍并肩作戰,私下里,她與蕭慕青、梁啟、子纓、聶澤等這些風軍統帥的關系都很不錯,讓她去阻擊平原軍和天鷹軍,簡直是拿肉包子去打狗,結果亦可想而知。
    唐寅隨直屬軍、第九軍、新軍進入太峰郡,這里和天圖郡不一樣,全郡一馬平川,山水,全是平原地帶。
    根據天眼和地的探報,安軍已于太峰郡的郡城福成一帶布置下重兵,兵力不下二十萬,主將為崔圖和李德二人。
    唐寅看過這份情報后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如果安國換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做主將,自己或許還會忌憚三分,讓崔圖和李德做主將,這不是坐等著找死嗎?
    對這兩位,唐寅根本就沒放在眼里,催促風軍,全行進。在他的督促下,風軍行軍神,進入太峰郡僅僅六日,便連取大鐘、豐臺、立新三城,長驅直入的風軍已直*福成。
    攻占立新之后,唐寅令全軍暫時休整,養精蓄銳,好在福成再與安軍打一場決戰。一直沒有用武之地的齊橫主動向唐寅出,第九軍須休整,可繼續南下,先探福成的虛實。
    唐寅知道,這段時間里齊橫心里一直憋著一股悶氣,現在終于到了可以讓騎兵縱情馳騁的地方,他當然片刻都不愿再多等。唐寅沒有駁回齊橫的請求,同意他率第九軍先行南下。
    齊橫得令大喜,率領第九軍在立新僅僅住了一晚,翌日一大早,就率全軍將士出了風軍大營,直奔福成方向而去。
    太峰郡已屬安國腹地,這里也之所以會這樣,一是和風軍在安地施行的是懷柔政策有關,風軍對所攻占的城鎮只派小股軍兵入住,對城中的姓不打不殺、不搶不奪,雙方相安事。
    其二,安人的個性就是好安逸、圖享樂,國家觀念淡薄,只要生活沒差,日子還和以前一樣,論城邑被誰攻占都所謂。
    也正是因為安人的這種個性,才使得被風軍占領的安地幾乎不存在反抗勢力,風軍對安人更放心,同時也更加放心大膽的施行懷柔政策。這倒成了一個良性的循環。
    和往常一樣,攻占立新城不久,唐寅立刻令人在全城貼出告示,先歷數越澤的不是,把越澤臭罵一番,而后再表明己方是天子之師,奉天子之命討伐等等安穩民心的說詞。
    現在安國姓對越澤普遍失望,一直以來,越澤對外都很軟弱,人們倒是希望有個強權出現,其次,越澤父搶子妻的做法太過分,這也最讓安人法接受。
    對于許多安國姓而言,由唐寅來替換越澤,尊唐寅為王,在內心里并不排斥。
    這一天,唐寅剛起床,正在城主府的庭院中練拳腳,阿三快步走了過來,手里還拿著一支小竹筒,遞到唐寅面前的同時,低聲說道:“大王,神池給任公子的回到了。”
    “哦?”唐寅停了下來,先接過尹蘭送來的手巾,擦擦臉上的汗水,然后將小竹筒接過來。
    他低頭仔細瞧瞧,這支小竹筒十分精致,上面還雕刻有神池特有的圖騰,不過蓋子處打著蠟封。
    阿三說道:“信是飛鴿傳到了分水城,而后由分水城那邊的兄弟傳送過來,大王,你看……”
    唐寅揉著下巴,邊回想邊喃喃說道:“是了,任笑在分水城的時候確實有傳神池,向廣寒聽匯報我遇刺一事,還要帶那個巫女回去與皇甫秀臺對質,這么說,這封回應該是廣寒聽寫的。”
    “應該是的,大王。”阿三正色說道。
    “哼!”唐寅哼笑一聲,說道:“真想知道,這回里寫的是什么內容……”
    說話之間,他手指在竹筒上輕輕一劃,直接將蠟封挑開,接著,打開蓋子,把里面卷成一團的小紙條倒了出來。
    阿三阿四在旁看得直咧嘴,明知道是神池君主的回,大王都敢私自拆開,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只見唐寅不緊不慢地將紙條展開,低頭看了一眼,隨即嗤笑出聲,將紙條遞給了阿三,說道:“你也看看吧!”
    阿三吞了口唾沫“這是……是極大長老代寫的回!”阿三驚道。
    “廣寒聽閉關得還真是時候,早不閉關,晚不閉關,偏偏趕在天下大亂的時候閉關,而且一閉關就要三年,他是有多想坐山觀虎斗啊!”唐寅冷笑著說道。
    阿三小心翼翼地把紙條重新卷好,塞回到竹筒之內,問道:“大王,那……這封回還要不要交給任公子?”
    “給他吧!”
    “可是……已經被拆開了……”阿三面露難色地說道。
    “實話實說就好,我想,他也能理解我的做法。”任笑是聰明人,與其找這樣那樣的謊言蒙騙他,還不如坦誠點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