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725

  唐寅身軀微震,靈霧散出,緊接著,身上已罩起靈鎧,同一時間,手中的佩刀快如閃電的出鞘,隨著當啷、當啷一連串的脆響聲,他的四周迸射出一團團的火星子,飛射向他的那些楓葉四面飛,有些落到地上,有些則插進墻壁里。【】[]
    “僅此而已,你們可殺不了我。”唐寅轉了轉掌中的靈刀,跨前一步,冷笑著說道。
    三名黑衣人也不接話,各自罩起靈鎧,抽出狹長的鋼劍,抖手將其靈化,隨后一同向唐寅竄去。
    他三人身形好似離弦箭,瞬間來到唐寅近前,三劍齊出的同時還施放出靈壓,限制唐寅的暗影飄移。
    唐寅從容應對,雖然現在沒有最趁手的彎刀,但對他而言,用其它的武器也差別不大。
    他單手揮刀,就聽當、當、當三聲,三柄靈劍被他一并擋開,而后,雙方你來我往的戰到一處。
    對方三人以快見長,唐寅更是如此,四人戰到一起,猶如走馬燈一般,只見大堂之內人影晃動,輾轉騰挪、跳躍不斷,令人目不暇接,同時,武器碰撞的脆響聲幾乎已連成一片。
    他們所施展的這種快攻是最耗費體力的,戰斗當中,沒有片刻的停歇,甚至連做個深呼吸的時間都沒有,除了攻擊就是格擋。
    僅僅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里,雙方就過了不下兩招,這時候,三名刺客的度開始慢了下來,喘息也隨之加重,在靈鎧之內,渾身上下全是汗水。
    反觀唐寅,依然氣定神閑,出招與收招依然迅猛比。
    打斗中,他哼笑出聲,說道:“怎么?只是這樣就不行了嗎?那你們可太令我失望了!”說話之間,他的出刀突然加,對準一名刺客連攻五刀。
    那刺客急忙橫劍招架,他把唐寅的五刀接了下來,不過人也退出五大步,身子抵在墻壁上。
    “你再接我一刀!”唐寅大喝一聲,雙手握刀,橫揮出去。
    嗡!靈刀破風,呼嘯聲刺耳,當刀刃掠過之時,周圍的空氣都產生層層的波動。那刺客緊咬牙關,使出渾身的力氣,一手緊握劍柄,一手頂住劍身,硬接唐寅的重刀。
    當啷啷——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鐵器碰撞聲,而后,又是轟隆一聲的悶響,刺客背后的墻壁被他硬生生頂出個大窟窿,他整個人順著塌陷的墻壁飛出去。
    他還沒有落地,唐寅已隨后追了出來,手中的靈刀高高舉起,全力揮出。嗡!靈刃破空,靈波激射,這一道狹長的靈波足有兩米多高,劃過地面時,將地上撕開一條長長的豁口。
    就在靈波近身前的瞬間,斜刺里又竄出一條人影,抱著那名刺客飛地跳了出去。
    唐寅收住腳步,停下身形,舉目一瞧,好嘛,外面的院墻上或蹲或戰,有十數名身罩靈鎧的修靈者,他們體型各異,靈鎧的形態、顏色各異,手中的武器也各異。
    “血刃的兄弟已經盡力,該掄到我們地鬼出手了。”說話之間,從院墻上跳下來一個圓滾滾的身影。
    這人本就是五短身材,加上體型肥胖,還罩著一層厚重的靈鎧,走起路來,就像只皮球在地上滾動似的,看上去滑稽可笑也恐怖駭人。
    飄渺堂的地鬼分支!唐寅瞇縫著眼睛,看樣子,今晚飄渺堂把它三個支系的刺客都派出來了,不用問,后面肯定還有天屠分支的刺客。
    唐寅非但沒有擔心和害怕,反而還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在流動加,在逐漸變熱變得沸騰。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哈哈——”唐寅著靈刀,肆忌憚地仰面大笑起來。
    他只一個人,對面著不知有多少明面、暗處的眾多刺客們,還能旁若人的大笑,單是這份氣魄就非常人可比。yuntvnetbsp;那名又矮又胖的刺客歪著腦袋,打量著唐寅,與此同時,背于身后的雙手放了下來,在其掌中,還有兩把又短又薄的匕。“到了現在,風王殿下還能如此開心,實在難得。”
    “你等千里迢迢的來找死,不是更難得嗎?”唐寅收住笑聲,兩眼閃爍著淡淡地綠光,直勾勾地看著對方。
    “風王殿下的這份自信很令人佩服,不過,也愚蠢的令人想笑!”他話音未落,快步上前,雙匕齊出,斬向唐寅的雙腿。
    他的身材太矮小,而唐寅又太高大,他想拿匕去刺唐寅胸口以上的部位,還真的不太容易。
    見他雙匕來的詭異,唐寅本能的向后退避,哪知他剛剛閃躲開,對方側身倒地,又轱轆到他的腳前,雙匕依舊挑向他的雙腿。
    唐寅暗皺眉頭,他再次退避,對方又繼續向前翻滾,雙匕同樣不離他的雙腿。
    好怪的打法,難怪叫地鬼呢!他又一次閃過對方的鋒芒,而后,他舉起靈刀,對準下面的矮胖刺客,重刀劈出。
    他這一刀勢大力沉,劃破空氣時出的是轟鳴聲,但那名矮胖刺客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橫起單匕,硬接唐寅的重刀。
    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悶響,唐寅腳下的地面被生生震出一個大坑,再看那矮胖修靈者,硬是用一把輕便的匕接住了唐寅的重刀,同時,他還用另只匕反割向唐寅的腳筋。
    呦!唐寅頗感意外,看對方所用的武器,應該是走輕靈一系的套路,想不到,竟還是個力量型的修靈者。
    他縱身跳起,倒飛出土坑,他腳下才剛剛粘地,那名矮胖刺客也跟著轱轆出來,雙匕狠狠刺向他的腳面。
    唐寅嗤笑出聲,心中暗道:該讓你見識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地滾刀了!想著,他身子先是向后一縮,隨后,猶如簧一般反回來,不過他可不是在地上翻滾,而是單手按住地面,支撐住身體,身子幾乎與地面平行,連只手連續揮刀,一口氣攻出十余刀。
    他突然之間的力令那名矮胖刺客極不適應,進攻的節奏也被徹底打亂,圓滾滾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連退,同時雙匕連揮,招架唐寅的搶攻。
    就見場上,他二人的身軀緊貼著地面,一個進,一個退,叮叮當當的脆響聲持續不斷。
    周圍的刺客們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拼殺的二人已經有了變化,就聽矮胖刺客先是驚叫出聲,緊接著,一把匕飛到半空中,匕在空中打著旋還未落地,另一只匕又被撞飛出去,人們暗叫一聲不好,可此時再想出手搶救,已然來不及了,唐寅手中的靈刀已深深刺入矮胖刺客的胸膛,力道之大,將他的身軀貫穿,黑暗之火順勢燒遍他的周身。
    呼!隨著黑暗之火的焚燒,那名矮胖修靈者的瞳孔漸漸擴散,并呈現出死灰色,人也隨之力地倒在地上,大量的靈霧從他身上散出來,最后被吸入唐寅的體內。
    沙!拔出靈刀,看也沒看腳下的尸體,唐寅環指周圍的刺客們,陰笑地問道:“下一個,誰來?”
    此情此景,令周圍的刺客們又驚又怒,同一時間,院墻上的十多人齊齊跳了下來,呈扇形散開,慢慢將唐寅圍在當中。
    他們還未出手,另有十數名刺客從暗處閃出,以唐寅為中心,緩慢地湊了過來。
    院中的刺客越聚越多,時間不長,刺客們已激增至五十多人,而且一人是弱者,隨便挑出一個,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
    這些人,或是圍攏在唐寅的四周,或是站于院墻或房檐之上,形中,已在唐寅的周圍布置起數層包圍圈。
    現場的靈壓也變得異常沉重,地面的草叢已被壓得緊緊貼在地面上,四周樹木的樹葉以及枝杈紛紛掉落下來,即便是普通人,此時都能看到現場的空氣在不規則的波動、扭曲著。
    “殺——”
    不知是誰最先大喝一聲,隨后,三條人影由唐寅的正面和左右兩側竄了上來,兩把靈劍一把靈槍分取他的喉嚨和左右兩肋。
    暗道一聲來得好!唐寅揮刀招架。當、當、當!他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以奇快比的出刀將對方的三記殺招一并擋了下來。
    他剛防下三人的進攻,立刻又竄出來三人,三把靈刀全是向他的下路攻來。
    這三人來得太快,進攻的角度又刁鉆,唐寅實在不好防,他縱身躍起,跳兩米多高,把三人的快刀閃開。
    他人還在半空中,從房檐又飛射下來二十多支血紅的楓葉,分取他的周身要害。
    好嫻熟的配合!唐寅咬緊牙關,連續揮刀,雖說使出了全力,但身上還是被三片楓葉擊中,楓葉呈品型釘在他的背部,讓他懸在空中的身軀前撲著摔落下來。
    見有機可乘,一名刺客怪叫一聲,撲上前去,把手中的長刀當槍用,惡狠狠地刺向唐寅的后心。
    唐寅身形微側,先躲開對方的鋒芒,在那人收刀的瞬間,他出手如電,一把把刀刃捏住,用力向回一帶,喝道:“過來!”
    那刺客受其拉力,站立不穩,向唐寅一頭撲去,后者迎接他的是當頭一記重拳。
    啪!這一拳正擊在刺客的頭頂上,刺客頭部的靈鎧應聲而碎,猩紅的鮮血由頭頂流淌下來,染紅大半張臉面。
    他身子搖晃幾下,天旋地轉地仰面摔倒,唐寅立刻起身,一把把他的面門扣住,黑暗之火由掌心生出,直接燒在對方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