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26

  在黑暗之火的直接焚燒之下,那名刺客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大量的霧氣從體內散出來,人也隨之倒了下去。【】
    唐寅在吸掉對方靈氣的同時,另只手向背后摸去,硬生生把三片楓葉拔出,然后用力向房檐上一揮,喝道:“還給你們!”
    唰!他回射的楓葉沒有任何的技巧,就是直來直去,只是其中的度太快了,三片楓葉如同化成三道電光,閃向站于房檐上的一名刺客。
    那名刺客反應也快,連續揮舞手中靈劍,以劍身將三片楓葉一一擋開,不過他整個人也被震得連退出三大步,踩得腳下瓦片嘎嘎脆響。
    “殺!”房檐上縱身跳下一名刺客,將靈劍當刀用,立劈華山的直取唐寅的腦袋。后者橫刀招架,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巨響,唐寅身子一矮,被對方這一劍震入泥土中一尺有余。
    那刺客不依不饒,雙手握劍,用力下壓,想把唐寅整個人壓入地里。
    唐寅深吸口氣,出人意料的猛然撤刀,在對方靈劍下落的同時,他令只手伸出,將劍身抓住,緊接著,回手一刀,反削對方的腰身。
    “哼!”刺客冷哼出聲,身子向后跳躍的同時,用出全力拔出被唐寅緊抓的靈劍。
    只聽沙的一聲,靈劍被他硬拔出來,同時人也向后跳出三米多遠。再看唐寅掌心處的靈鎧,被靈劍的鋒芒割出兩條長長的口子。
    好厲害的修靈者!唐寅心中暗贊一聲,不過手里的靈刀可沒有停,直上直下的劈出一刀,靈波射過,劃過地面,直向對方射去。
    那刺客也不閃躲,橫揮靈劍,同樣射出靈波,與唐寅來個硬碰硬。
    嘭!兩記力道強勁的靈波碰撞在一處,出皮革炸開的悶響聲,周圍靈壓波動,勁氣向四面八方橫飛。
    那刺客萬萬沒有想到唐寅的這記靈波只是個虛招,目的不是傷他,而是要把唐寅面前的地面劃開一道裂縫。
    刺客剛把這記靈波接下來,陷入土中的唐寅已順著被靈波撕開的裂痕直沖到刺客近前,上面虛晃一刀,擾亂對方的視線,下面已出手扣住了刺客的腳踝,黑暗之火順勢燒到那刺客的周身。
    那名刺客的修為可不弱,是飄渺堂血刃一系中頂尖級的高手,修為就算不如唐寅,但也談不上差距懸殊,唐寅的黑暗之火想燒化他身上的靈鎧也得需要一定的時間。
    但不等對方做出反應,唐寅猛然爆喝一聲,手臂揮起,抓著刺客的腳踝將其狠狠向地面摔去。轟隆!這一摔之力,將地面都砸出個大坑。
    兩眼冒著綠光的唐寅仿佛惡魔的化身,死死抓住對方的腳踝不放,手臂再次輪起,轟隆!那刺客的身軀又重重撞在另一邊唐寅一邊吼叫著一邊持續力,就好像在摔一只破布娃娃似的,只聽現場轟隆、轟隆之聲不斷,在他周圍的地面被砸出數個凹坑。
    那刺客的修為再深厚,也招架不住這樣連續的撞擊,身上的靈鎧已開始出現一道道狀的裂紋,黑暗之火也把他靈鎧燒得嘶嘶作響。
    周圍的刺客們見狀,心頭駭然,有兩人快步竄上前去,想救下同伴。
    唐寅單手拖著那名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刺客,直接迎向竄過來的兩名刺客,手臂輪起,以刺客當武器來用,惡狠狠向二人掃去。
    兩名刺客大驚失色,其中一人反應極快,身子向上躍起,將橫掃過來的同伴讓開。另一名刺客反應稍慢,被掃來的同伴砸了個正著。
    只聽咔嚓一聲,二人的身軀碰撞在一處,被砸的那人身子橫飛出去,撞碎大堂的墻壁,直接摔進大堂之內,反觀唐寅手中的這位,身上的靈鎧終于再也承受不住,片片破碎,從身上散落下來,靈鎧一散,黑暗之火立刻燒到他的肉身,那人只慘叫一聲,便沒了動靜。
    雖說將對方體內的精華吸食殆盡,但唐寅仍不放手,著干枯的尸體,又順著墻壁上的大窟窿沖回大堂之內。
    此時,剛摔進來的那人才站起身形,腦袋還沒有恢復清醒,唐寅已把手中的尸體當頭砸下來。
    啪!那名刺客又重新摔趴到地上,可憐那具干枯的尸體,被撞得支離破碎,在唐寅手里,只剩下半條大腿。
    唐寅看也沒看,直接扔掉,箭步上前,抓住那刺客的后腦,連續向地面撞擊。
    啪、啪、啪……在持續的脆響聲中,大堂地面的大理石先是被撞碎,而后被撞得粉末,最后連地面都被撞出個大坑,再看那刺客,面門靈鎧俱碎,血流滿面,五官也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團。唐寅給他的最后一擊是直接擰掉了他的腦袋,他著血淋淋的斷頭,由大堂里一步步地走了出來。
    在場的刺客們不駭然,這哪里是人,簡直就是人形的怪物嘛!
    “放技能!”不知是誰大吼一聲,緊接著,四周的刺客們紛紛施放出靈武技能,一時間,院落當中光芒四起,遍布著密密麻麻的靈刃與靈刺,目標只有一個,唐寅。
    由于有靈壓的存在,大大限制住靈刃和靈刺的度,這也給了唐寅充分的時間分析哪個方向的攻擊強,哪個方向的攻擊弱。
    他看準空檔,鉤起腳下的一具尸體,使其從地上起來,而后又跟著向前一踢,把那具干枯的尸體直直踢飛出去。
    他是利用尸體給自己打頭陣,先擋下一部分的靈刃和靈刺,而后自己再沖過去。
    撲哧、咔嚓!現數十名刺客,清一色的飄渺堂一流殺手,在與唐寅的對陣中,也僅僅是傷到他而已,但他們自己這邊卻已付出接近十人的折損。
    別看唐寅表面狂暴瘋,實際上心里冷靜得很,經過這一番的交手,他自己也有所體會,飄渺堂中最厲害的一系就是血刃,武器皆為劍,暗器為楓葉,只不過人數很少。
    人數最多的是地鬼,但個人實力不強,天屠則屬于比較中庸,人數不多不少,實力也不強不弱,優點在于與地鬼和血刃的配合都很嫻熟。
    打到現在,唐寅心里也頗感吃驚,想不到飄渺堂里竟然有這許多的靈武高手,如果當初他們是用這些高手來刺殺自己,那時候的他還真未必能抵擋得住。
    只是現在的唐寅已今非昔比,靈空境和靈神境雖然只相差一個等級,但二者之間的強弱猶如天壤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雙方的激戰還在繼續,刺客的數量并沒有增加,但剩下來的刺客們個個都是飄渺堂的精英,隨便挑出一人都不好對付,何況是三十多人聚在一起。
    隨著戰斗的加劇,眾刺客又相繼倒下十數人,而唐寅此時身上也掛了踩,有數處靈鎧破碎。
    他的靈氣是越打越充沛,不過最要命的是體力的流失,戰至現在,他連挺直身軀力氣都沒有了,呼哧呼哧的喘息聲距離好遠都能聽得到。
    圍攻他的那些刺客們也好不到哪去,一個個不是汗流浹背,喘粗氣的嘶嘶聲此起彼伏。
    戰至這個程度,雙方比拼的已不單單是靈武,更是在比拼各自的意志,比拼的是看誰先支撐不住松懈下來。
    “殺——”在刺客的吶喊聲中,又一輪的圍攻拉開序幕。一名刺客由唐寅的正面難,另兩名刺客在唐寅的背后突襲,房檐上的兩名血刃刺客也甩出楓葉,分襲唐寅的要害。
    唐寅深吸口氣,振作精神,大喝一聲:“來得好!”
    接著,身子先是向前傾,毫預兆,雙腳用力蹬踏地面,向后方射了出去。由背后偷襲他的兩名刺客心中一驚,雙雙抬起靈刀,刺向倒退過來的唐寅。
    在刀鋒近身前的一瞬兩名刺客被他的怪招打了個措手不及,準備不足之下,被唐寅的肩膀撞了個正著,二人雙雙怪叫一聲,身子倒飛出去。
    唐寅還沒從地上站起,飛射下來的楓葉也倒了近前,危急時刻,也顧不上狼不狼狽了,身子橫著轱轆出去。
    不過隨著他的滾開,楓葉又如同蝴蝶一般,在空中旋停片刻,打了個旋,繼續向他飛射過去。
    好討厭的暗器!唐寅暗暗咬牙,如果不能把房檐上那兩名血刃刺客除掉,自己得一直受他二人暗器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