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27

  唐寅在心里暗道一聲拼了!他咬緊牙關,不再躲避,反而還沖著楓葉迎了過去。【】[]
    當、當、當!靈刀撞擊楓葉,脆響聲不斷,火星子團團迸射,唐寅是把一部分楓葉擋了下來,不過還是有一部分打在他的身上,胸部、小腹、手臂、大腿都有中招,最為觸目驚心的是釘在他臉上的那片楓葉,斜插在他的左眼上,將眼窩附近的靈鎧都削掉一塊。
    唐寅承受這么多的傷害,其目的只有一個,出其不意的上房檐,將那兩名血刃刺客干掉。
    他雙腿使出全力,猛的一蹬地面,整個人從地上射起來,足足跳起三米多高,上到房檐,靈刀順勢舉起,立劈華山的猛砍下去,直取一名刺客的頭頂。
    這一刀唐寅可使出了全力,靈刀未至,靈壓先到,那一瞬間,萬有引力仿佛失效了似的,只見那刺客周圍的房瓦竟然一片片的升了起來,懸停在半空中。
    如此強大的靈壓之下,那刺客已從閃躲,即便心里明白對方這一刀力道太大,自己未必能接得下來,但也得咬牙硬挺著,橫劍硬接。
    轟隆!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整個房檐塌陷下去,升在半空中的那些瓦片也一并落下,再找唐寅和那刺客的身影,哪里還能看得到。
    此時,他二人已雙雙墜入房中,唐寅這一刀的力道之大,壓得那名刺客將房屋里的地面都砸出個一米多深的大坑,周圍的墻壁也被震得布滿裂紋。
    再看坑中,唐寅的靈刀和刺客的靈劍仍緊緊貼在一起,前者持刀下壓,后者則持劍往向上搪,兩人開始比拼起力氣。
    就在唐寅的靈刀越壓越低,刺客漸漸不敵的時候,另一邊血刃刺客從碎磚爛瓦中竄出來,靈劍直取唐寅的后心。shouda8
    唐寅的背后仿佛長了眼睛似的,猛然收回靈刀,反手向后一揮,就聽當啷一聲,直刺過來的靈劍被他擋開。
    趁著這個空檔,被他壓于身下的那名刺客終于找到脫身的機會,向上急出數刀,*開唐寅,而后快地跳到坑外。
    兩名血刃刺客一前一后的把唐寅夾在中間,互相也沒有打招呼,卻又異常默契地向唐寅展開齊攻。兩個人,兩把靈劍,上下翻飛,劍劍不離唐寅的要害,出招可謂是又快又猛烈。
    最開始和唐寅過招的那三名刺客當中就有他二人,唐寅也知道他倆的快攻厲害,纏斗下去,沒時候是個頭。想要盡快結束戰斗,就得出奇制勝。
    想到這里,對方正好刺過來一劍,唐寅格擋得稍微有些遲疑,可高手過招片刻的遲疑都是致命的,對方那一劍雖然沒有刺中他的要害,卻也深深刺入他的小腹右側。
    這一劍,直接把唐寅的身子貫只見唐寅根本沒收這一劍的影響,身子反而向前一探,一把把那刺客持劍的手腕扣住,另只手輪起靈刀,惡狠狠劈砍下去。
    刺客手臂受制,一時間掙扎不開,眼看著唐寅的靈刀砍至自己面前,躲地方躲,擋又擋不住,剎那間,他嚇出一身的冷汗。
    另一名刺客見狀,想也沒想,立刻出手搶救,由唐寅的背后遞出一劍,直取他的后心。
    他這是圍魏救趙的打法,并沒想這一劍能傷到唐寅,只要能把他*退,救下自己的同伴就行。
    哪知唐寅對背后來的這一劍也不躲閃,更不招架,手中的靈刀依舊砍向對方的腦袋。
    咔嚓!撲哧!
    先是一聲脆響,接著又是一聲悶響。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再看房內,唐寅的一刀削掉面前那名刺客的腦袋,后背后那名刺客的一劍,也貫穿了他的后心,劍尖由他的前胸破出。
    撲通!頭的尸體直挺挺地摔倒在地,靈氣騰騰冒出,而唐寅的身軀也是連連搖晃。貫穿心臟的一劍,論對誰來說都是致命的,哪怕唐寅是只惡魔,也得被這一劍刺死。
    眼睜睜看著同伴慘死于唐寅的刀下,另外那名血刃刺客牙關咬得咯咯作響,唯一能讓他安慰的是,他也一劍把唐寅刺死了,不僅為同伴報了仇,也算成功完成了這次異常艱難的行刺任務。
    可就在他悲喜交加,心情復雜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生了,被靈劍貫穿心臟的唐寅突然之間扭回身形,靈刀橫掃,化成一道電光,在那血刃刺客的面前劃過。
    沙!電光一閃即逝,再看那名刺客,眼睛猛的瞪大,用難以置信地眼神呆呆地看著面前的唐寅,嘴巴緩緩張開,似乎想要說話,但吐出來的全是靈霧。
    呼!黑暗之火由他體內反竄出來,燒遍他的全身,與此同時,他的半截腦袋滑落墜地,只剩下人中以下的半個腦袋和身子還站在原地。
    唐寅眼中的綠光更盛,在黑漆漆的房間里好像盞綠色的小燈泡,他起腿來,一腳踢出,將站于自己身后的尸體踢飛出去,邊吸食空中飄蕩的靈霧,邊將插入胸膛的鋼劍一點點拔出來,擲于地上,冷笑著說道:“這樣就想殺我?笑話!”
    如果房間里還有第二個人,一定會被眼前的景象驚呆嚇傻,連貫穿心臟的一劍都殺不掉他,那根本就不在人類的范疇之內了……
    唐寅踢碎房門,從屋子里一步步地走出來,舉目看向外面那些刺客們,招手問道:“還有誰來戰我?”
    此時他的模樣也夠嚇人的,身上的靈鎧已不知破裂多少處,臉上、身上還三個人掉入房子里,最后只走出唐寅一個,不用問,血刃的那兩名兄弟已經兇多吉少了。
    刺客們面面相覷,心中不由得生出陣陣的寒意,不過,在場的刺客卻一人退縮,在沒有完成任務之前,哪怕是粉身碎骨,他們也得堅持下去,繼續戰下去,這是飄渺堂的規矩。
    剩下的二十名刺客再一次向唐寅圍攏過去,只是這次他們圍攏的度很緩慢,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見狀,唐寅眼中的綠光更盛,跳動著興奮的光彩,哈哈狂笑道:“來、來、來,我們再戰個痛快!”
    這人簡直就是個瘋子!刺客們心中都有同一種想法,正當他們要再次展開圍攻的時候,突然之間,遠處傳來悠長的哨音。
    聽聞哨音,在場的刺客們身軀同是一震,緊接著,又不約而同地生出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們紛紛收回準備進攻的起手式,然后目光緊盯著唐寅慢慢后退,等距離唐寅足夠遠了,二十多名刺客在這才向四面八方快地散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
    隨著刺客們主動撤退,現場的靈壓一下子消失,唐寅的暗影飄移終于得到施展的機會,直接閃到一名刺客的背后,單手探出,抓住那人的后脖根,將其狠狠地摔在地上。
    沒等刺客從地上爬起,燃燒著黑暗之火的靈刀已插入他的胸膛。干脆利落的解決掉一人,唐寅正要繼續施展暗影飄移追擊,這時候,有人大笑著說道:“唐寅,你的對手在這里!”
    唐寅穩住身形,尋聲往去,只見不遠處的院墻之上站有一人,中等的身高,體型肥胖,穿著普通的青衣,腳下薄底的快靴,向臉上看,年紀有四十左右歲的樣子,滿臉的橫肉,下面長滿落腮胡,兩只小眼睛骨碌碌地亂轉,一看就知道是頗有心計的一個人。
    在此人身上,唐寅能感受到強大靈壓的存在,再回想巫女當初的描述,他心中頓是一動,說道:“皇甫玉成?”
    想不到唐寅竟然能一下子叫出自己的名,肥胖中年人頗感意外,他先是輕咦了一聲,而后慢悠悠地從院墻上跳下來,那么肥胖的身形,落地時就像二兩的棉花,輕飄飄的,聲息皆。
    “風王竟然能一眼就認出在下,實在令在下受寵若驚啊!”皇甫玉成笑呵呵地沖著唐寅眨著綠豆眼。
    “你還真有膽識。”
    “哦?此話怎講?”
    “你還真敢出來露面一戰,本王以為你只會在背地里使壞呢!”唐寅單眼笑得彎彎。
    皇甫玉成非但未怒,反而也跟著笑了,說道:“我這個人啊,一向說話時,他還特意看了看唐寅眼睛上和身上插的那些楓葉。
    “如果本王說是,你會放棄這一戰嗎?”唐寅反問道。
    “哈哈,”皇甫玉成大笑,搖動圓滾滾的大腦袋,說道:“當然不會,難得風王有受這么重傷的時候,在下實在不忍心錯過啊!好了,閑話少說,剛才風王不是說要戰個痛快嗎?就由在下來奉陪好了。”說話之間,他慢悠悠地脫下外面的青袍,露出里面的短衣,而后,又緩慢地抽出肋下佩劍,拿在手中,還不忘得意洋洋地對唐寅道:“此劍名為龍吟,寒鐵打造,我一直都覺得,能死在此等寶劍之下的人,也算是他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