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28

  看到皇甫玉成亮出他的劍,唐寅的眼睛也在閃閃放光,他本來也有把寒鐵打造的雙刀,不過不久前被毀滅之火燒化,此時見到皇甫玉成的劍也是寒鐵打造,他又哪能不心動呢。【】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皇甫玉成手中的長劍,幽幽說道:“真是一把好劍!”
    “哈哈,原來風王也是識貨之人,能死在此劍下,風王也沒什么好遺憾的了吧!”說話之間,皇甫玉成周身散出靈氣,緊接著,靈鎧罩身,寶劍靈化,而后,那胖滾滾的身軀好像化為一道旋風,瞬間竄到唐寅近前。
    由于他的出劍太快,只能看到空中閃出一道長長的電光奔向唐寅。
    好快的劍!唐寅毫懼意,反而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心跳加,血流加快,連持刀的手都在微微地顫抖著。
    當啷!咔嚓!唐寅以靈刀招架皇甫玉成的劍,結果兩把兵刃剛接觸到一起,靈刀便被靈劍削斷,靈劍去勢不減,繼續劃向唐寅的喉嚨。
    果然是把寶刃。唐寅暗暗點頭,身形后仰,險險讓過靈劍的鋒芒,他人還沒有直起身,手中的半截靈刀已飛射出去,直取皇甫玉成的面門。
    皇甫玉成反應也快,收劍向外一搪,當啷,半截靈刀飛出十數米開外,深深釘在院墻上。再看唐寅,人已向后縱出數米,并順手又撿了一把血刃刺客留下的鋼劍。
    他先是用罩著靈鎧的手指了一下,嗡,劍身震顫,出悅耳的嗡鳴聲,感覺鋼口還不錯,他這才將鋼劍靈化,換了一種起手式,將靈劍背于身后,另只手指向皇甫玉成,還向回鉤了鉤。
    他的挑釁并沒能激怒皇甫玉成,只是后者心中覺得奇怪,看唐寅身上的傷勢并不輕,怎么動作還能如此輕靈迅捷,是他深藏不露還是在虛張聲勢?
    他暗皺眉頭,心思也在急轉,想了一會,還是劍向唐寅走了過去。
    這回他走得很緩慢,但身上散出來的靈壓卻強大得駭人,隨著他的走動,地面的沙礫、泥土都在向外擴散、流淌。
    此時的皇甫玉成,讓唐寅身上的汗毛不由得豎立起來,他腳下的丁步也隨之變成一腳在前,一腳在后,身子微微向前傾斜。
    “接招!”皇甫玉成冷冷沉喝一聲,手中的靈劍光芒四射,接著,斜斬下來。這一劍看似普通,實者卻暗含著金系修靈者特有的靈武技能——靈碎·斬。
    唐寅不明就里,本能的抬劍于擋,他知道對方的寶劍鋒利異常,在招架的時候,還特意避過對方的劍刃,以巧勁去碰撞劍身,想使其斬偏方向。
    可是等兩把靈劍接觸到一起的時候,唐寅立刻感覺到不對勁,但現在他再想避讓已然來不及了,一瞬之間,他手中的靈劍破碎成數十塊鋼片,如同雪花一般從空中散落下來,而皇甫玉成的靈劍繼續斬向他的腰身。
    “啊——”那么厲害的唐寅這時候也不由自主地驚叫出聲,這是什么靈武技能,只是碰了下對方的劍身,自己的靈兵就碎了。
    來不及細想,反應快得出奇的唐寅抽身而退,只可惜他的小腹還是被劍鋒掃中,就聽沙的一聲,他腹部的靈鎧被撕開一條半尺多長的口子,險些傷到靈鎧下的皮肉。
    皇甫玉成的靈劍光芒不減,立刻又出一招,直取唐寅的腦袋。后者手中已失去武器,暗理說,此時他只能躲閃,但唐寅卻不然,身形不退反進,直接向皇甫玉成的懷中撞去。
    他顯然沒想到唐寅會出此怪招,準備不足,胸口被唐寅的肩膀撞了個正著,他站立不穩,身形后仰,唐寅出手如電,雙手扣住他持劍的手腕,以肩膀去頂住皇甫玉成,雙手再用力向下一壓。只見皇甫玉成那龐大的身軀竟被他硬生生地摔飛出去,人還沒有落地,唐寅箭步跟上前去,用力踢出一腳,正點在皇甫玉成的心口窩。
    啪!這一腳踢得結實,皇甫玉成好像射出膛口的炮,身軀在空中橫飛出去,一頭撞在院墻上,又是轟隆一聲悶響,厚厚的院墻被他撞塌好大一面,破碎的磚石一同散落下來,紛紛砸在皇甫玉成的頭上、身上,只眨眼工夫便把他埋在下面。
    唐寅片刻也不停頓,快步上前,想乘勝追擊,哪知埋于磚石之下的皇甫玉成又直挺挺地竄了出來,與此同時,掌中靈劍直取唐寅的面門。
    關鍵時刻,他使出全力將腦袋歪了歪,沙,靈劍貼著他的面頰掠過,還沒等唐寅還招,皇甫玉成的胳膊順勢一彎,以肘臂重擊在唐寅的腦門上。
    后者前沖過來的身形又倒飛出去,撲通一聲摔落在地,皇甫玉成大喝一聲,人也高高躍起,倒握著手中光芒閃閃的靈劍,接著下落的慣性,一劍狠狠刺向唐寅的心口。
    他快,唐寅的度更快,倒在地上的身子頭下腳上的竄了起來,對準落下來的皇甫玉成連出三腳。
    啪、啪、啪!三腳皆未踢空,前兩腳點在他的小腹和胸口,最后那一腳正掛在他的下巴上。
    皇甫玉成在半空中折了個翻,一頭摔在地上。不給他任何的喘息之機,唐寅身子下彎,單手抓住皇甫玉成背后的靈鎧,在散出黑暗之火的時候,也將他狠狠投擲出去。
    轟隆!皇甫玉成被扔進大堂當中,將大堂里端的墻壁都撞出個大窟窿,直接摔到大堂的后面,整個人是穿堂而過,也可見唐寅這一擲的力道又多大。
    摔得灰頭土臉的皇甫玉成嗷的怪叫一聲,從滿地的磚瓦石塊中站起身,怒吼著又穿過大堂奔了回來,現在再看他,渾身的塵土,靈鎧上還燒著黑暗之火,不時地吱吱作響。
    黑暗之火的威力是根據施放者的修為而定,它是能燒化靈鎧,但前是施放者的修為要比對方深厚,而皇甫玉成的修為根本不在唐寅之下,在有靈鎧護體的情況下,黑暗之火對他完全效。
    他像拍打臭蟲似的把身上殘燃的黑暗之火揮掉,兩只綠豆大的小眼睛已因充血而變得猩紅。他喘息著直視唐寅,臉色變換不定。
    雖說很不服氣,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唐寅近身格斗的本事太強,不僅僅是出招快,而且還怪異,出人意料,防不勝防。
    他暗暗咬了咬牙關,一揮手中的靈劍,收起靈碎·斬,對唐寅冷聲道:“今日到此為止,不過,我還是會再來找你的,告辭!”
    說完話,他片刻都不停留,身形橫著竄了出去,翻過院墻,直接跳出城主府。
    剛才的搏斗是半斤八兩,但唐寅有信心和皇甫玉成的對陣自己能占據上風,何況好不容易才把他引出來,又哪肯放他離去?
    “皇甫玉成休走,你我之間的一戰還沒結束呢!”
    說著話,唐寅直追過去,跳到院墻外,看準皇甫玉成的方位,直接以暗影飄移閃到他的面前,雙拳齊出,分襲后者的左右太陽穴。
    皇甫玉成的反應也不滿,身子迅地向下一低,先是閃開唐寅的重拳,手中的靈劍也順勢向前一遞,刺向唐寅的小腹。
    他沒有武器,不能硬抵其鋒芒,只能抽身閃躲,而皇甫玉成也不追擊,*開唐寅之后,繼續向城外方向跑。
    看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唐寅的臉上掛起冷笑,看不出來,皇甫玉成的這兩條小短腿還跑得挺快的。
    他哈哈大笑道:“本王倒要看你能逃到哪里去?!”他再次施展暗影飄移,又來到皇甫玉成的身側,上面虛晃一拳,下面則全力掄出一記掃堂腿。
    皇甫玉成被唐寅層出不窮又千奇怪的招式打得猝不及防,被這一腳掃了個正著。他一頭向前撲倒,隨著咔嚓一聲脆響,他把路邊的一扇木門撞碎,飛撲進小院當中。
    唐寅緊跟著竄了進來,正要繼續難,皇甫玉成回頭施放出一記靈亂·風。唐寅以暗影飄移閃開,皇甫玉成則趁此機會從地上爬起,穿過小院子,直接破墻而出,幾個縱身,人已閃出數十米開外。
    可唐寅依舊窮追不舍,大有不把皇甫玉成斃于拳下不罷休的架勢。他二人是一路跑,一路打,從城中一直打到城西,又由城西翻過城墻,打到城外。
    他二人也不知道追打了多久,跑到最后,皇甫玉成鉆進了一片小樹林里。
    唐寅連想都沒想,立刻跟了進去。等他進來之后,穿過一片林地,眼前豁然開朗,原來在樹林的中央還有快好大一片的空地。
    此時,皇甫玉成就站定在空地的中央,沒有任何要繼續逃走的意思,轉回身形,小眼中含著笑意,正直勾勾地瞅著追過來的唐寅。
    恩?唐寅心中一動,難道皇甫玉成還有埋伏不成?可是在空地的四周,他并沒有覺察到靈壓的存在,這片樹林里,只有他和皇甫玉成兩個人。
    “皇甫玉成,你怎么不跑了?”
    “跑?哈哈——”皇甫玉成突然仰面大笑起來,搖頭說道:“唐寅,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是打不過你才不得不跑的吧?這里風景不錯,很適合做你的葬身之地。”
    說著話,他手中的靈劍又重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