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29

  “聽起來,你像是故意引我至此。【】”唐寅也樂了,對上皇甫玉成的目光。
    “沒錯!”皇甫玉成大點其頭。
    唐寅向四周望了望,笑問道:“此地有埋伏?”
    皇甫玉成聳聳肩,反問道:“你認為還有那個必要嗎?”
    唐寅挑起眉毛,搖頭笑道:“你就這么自信能勝得了我?”
    皇甫玉成很認真地點點頭,說道:“當然。”
    “既然如此,為何不在城主府動手,而要把我引到這個地方?”
    “城主府畢竟是你的地頭,你的援軍隨時都可能趕到,這里則不然,你的手下人就算想救你,要找到這里也得花上一段時間,對我而言,這段時間足夠我解決掉你的了。”
    說著話,皇甫玉成慢慢抬起手中的靈劍,遙指唐寅,笑呵呵地輕松說道:“一開始我就說過,我這人很謹慎,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你很厲害,修為也很深厚,不過可惜,暗系靈武天生就弱于光明系靈武,你,也將注定死在我的手上!”
    “是嗎?我覺得倒也未必啊!”說話之間,唐寅不留痕跡地散出靈氣,并驅使著靈氣快地向皇甫玉成擴散過去。
    像皇甫玉成這種級別的修靈者,確實不好對付,唐寅也不想再和他纏斗下去,打算戰決,用自己的殺手锏暗影幻獄來對付他。
    哪知道他的暗影幻獄還未來得及施展,皇甫玉成已先有所察覺,他臉上露出一絲詭笑,身子快的退后,與此同時,他的身形一分為二,又二分為四,四分為八,頃刻之間,空地當中已憑空多出十七個一模一樣的皇甫玉成。
    唐寅心頭一顫,脫口說道:“風裂分身術?”
    “沒錯!”十八個皇甫玉成齊齊開口,說道:“正是風裂分身術!我不是呂庸,更不是葉卓,你想用暗影幻獄對付我,可沒那么容易!”
    說著話,十八個皇甫玉成又不約而同地仰面大笑起來,得意洋洋地繼續說道:“我仔細研究過你和呂庸、葉卓的對戰情況,也仔細分析過你的修為,我敢斷言,你的暗影幻獄目前只能對付一個人,但是這里卻有十八個我,你想把你的暗影幻獄用在哪一個我的身上?”
    這倒是唐寅以前從沒有考慮過的問題。皇甫玉成的判斷很準確,他的暗影幻獄目前確實只能施加在一個人身上,而風裂分身術幻化出來的分身雖是虛影,但卻是具備靈氣的,如果沒有經過交手,根本判斷不出來哪個是真身,哪個是幻象。
    現在,隨著皇甫玉成幻化出十七個分身,唐寅的暗影幻獄也變得從施展,如果他的暗影幻獄施加到了幻象身上,那他自己則將要承受皇甫玉成真身的致命一擊。
    見唐寅站在原地怔怔呆,皇甫玉成笑得更加得意,慢悠悠地說道:“怎么,從沒有想過會遇到這種情況嗎?哈哈,看來七公子對風王殿下也不是真心實意的嘛,竟然讓你以為練成了暗影幻獄就天下敵了,可笑啊,哈哈——”
    “猜不出你的真身,我就打出你的真身!”說話之間,唐寅眼中猛的閃出精光,赤手空拳的向對面眾多的皇甫玉成沖去。
    皇甫玉成當然不會給唐寅近身過招的機會,他連連搖頭,笑道:“你太大意了,竟然連把武器都不帶就敢追我出城,這是你自己在找死啊!”
    說話之間,靈壓擴散,十八個皇甫玉成,十八把靈劍,一同乍現出刺眼的光芒,一瞬間,林中的空地亮如白晝,緊接著,十八把靈劍齊齊脫手而飛,在空中裂變成數條彎彎扭扭的金蛇,鋪天蓋地的一同向唐寅籠罩過去。
    兵之靈變!唐寅前沖的身形猛然頓住,這樣的兵之靈變,他在和葉卓交手時也有見到過,皇甫玉成和葉卓師出同門,兵之靈變當然也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現在他身邊多了十七個幻象,現場就像有十八個皇甫玉成在一齊施展兵之靈變似的,聲勢之浩大,進攻之猛烈,飛射的靈刃之多之亂,扯天連地,懾人魂魄,其中有真有假,虛虛實實,令人眼花繚亂,也從分辨。
    能把風裂分身術用到如此極至,唐寅也打心眼里佩服皇甫玉成,此人雖狂,但也確有狂妄的本錢。
    眼看著這么多的靈刃或直射或旋飛而來,唐寅手中沒有武器,從招架,而在皇甫玉成的靈壓之下又不能施展暗影飄移,他只能憑借自身的身法進行閃躲。
    他使出全力,身形橫著竄了出去,連續三條跳躍,人竄出有十多米遠,可是扭回頭再看,空中的那些數數千計的靈刃像被賦予了生命似的,齊齊調轉方向,繼續向他追射過來。
    這還怎么躲?唐寅瞇縫起眼睛,再次橫向跳躍,身形已竄入樹林當中。但是那毫效果,靈刃依舊追蹤而至,數的靈刃穿透樹木,將一顆顆參天大樹擊成木削,漫天散落下來。
    皇甫玉成的兵之靈刃持續時間之長,仿佛永止境似的,不管唐寅怎么躲閃,都會追蹤跟上,而且唐寅的度再快,終究還是快不過兵之靈變后的靈兵。
    見到靈刃越來越近,最后唐寅也放棄了掙扎,咬牙硬挺著承受靈刃的近身攻擊。
    嗡——飛襲過來的靈刃破風聲刺耳,很快,第一支靈刃射到了唐寅近前,他抬起手臂,看準靈刃,一拳擊出,想把近身的靈刃打偏,就聽唰的一聲,他這一拳只打到了空氣,那靈刃在接觸到他拳頭的瞬間便化為烏有。
    是虛影!唐寅來不及多想肩胛骨被靈刃貫穿,唐寅連吭都沒吭一聲,回手直接把靈刃拔了出來,以靈刃為武器,擊打隨后而至的那些靈刃。
    但是靈刃的數量實在太多,當靈刃的主力飛射過來時,舉目往去,天空好像變成了金色,密集如雨點,哪里還有格擋的空間。
    轟隆!等靈刃全部飛射下來后,再看唐寅的周圍,兩丈之內寸草皆,所有的樹木、花草都被擊個粉碎,而唐寅自己,身上已數不清楚到底插了多少支靈刃,看上去密密麻麻,整個人活像個金色的刺猬似的。
    他護住頭部的雙臂慢慢放下,接著,身子一陣搖晃,站立不住,撲通一聲單膝跪在地上。
    “哈哈——”這時,站于空地中央的皇甫玉成仰面大笑起來,傲然說道:“唐寅,任你再厲害,今晚不也做了我的劍下亡魂?”說話的同時,他伸出手掌,喝道:“收!”
    隨著他的話音,唐寅周身的靈刃齊齊出,在空中重新凝聚,合成靈劍,飛回皇甫玉成手中。
    同一時間,周圍那些幻象的手里又重新生出靈劍,站于皇甫玉成的前后左右,依然是真假難辨。
    十八個皇甫玉成向唐寅緩緩走了過去,一同說道:“唐寅,死期將近,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頓了一下,他又哈哈笑道:“對了,你現在可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現在的唐寅,身上唯一沒有受損的地方就是腦袋,剛才在承受靈刃攻擊的時候,他的雙臂已將頭部死死護住。
    他蹲跪在地上,緩緩抬起頭來,斷斷續續地說道:“想殺本王,可沒那么容易!”
    說話之間,他的身上散出兩股靈氣,分別在他的兩側凝聚,靈氣越聚越多,越聚越濃,最后幻化出兩個和唐寅一模一樣的人。
    “哦?暗影分身!哈哈——”皇甫玉成搖頭大笑,說道:“看來,你是打算用暗影分身和我做最后一搏了!”
    “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做墊背!”唐寅的真身已從說話,兩個分身在左右異口同聲地說道。
    “是嗎?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隨著話音,十八個皇甫玉成已走到唐寅近前,手中金光閃爍的靈劍慢慢抬起。
    同時凝化出來的兩個暗影分身雙雙斷喝一聲,一分身飛撲向對方的中央,另一分身飛撲向對方的左側。
    此時唐寅就是在賭運氣,希望自己的兩個分身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皇甫玉成的真身,哪怕是與他同歸于盡也好。
    可惜,這次他“何必再做畏的掙扎?即便你的分身能找到我,它又能奈我何?今晚,我們之間的恩怨必須得做個了斷!”說著話,他把手中的靈劍高高舉起,獰笑著說道:“現在,即便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祈禱吧——”
    直到此時,暗影分身才意識到皇甫玉成的真身所在,兩個暗影分身雙雙驚叫一聲,抽身回撤,想救下唐寅,但是皇甫玉成已不給它們這個機會了。
    隨著他話音剛落,高舉的靈劍對準唐寅的脖子,全力劈砍下去。
    沙!靈劍破風。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唐寅的頭顱應聲而落,墜地后轱轆出好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