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32

  白晴一部可是安國的主力軍團,隨著白晴一部的投降,平原軍和天鷹軍再阻力,兩軍將士長驅直入,深入安國腹地,兩軍的矛頭已直接指向安國都城——御鎮。【】
    平原軍和天鷹軍進展的如此順利,一向不甘心落于人后的齊橫又怎能不急?
    如果讓平原軍和天鷹軍搶險攻陷御鎮,他感覺自己這次的南征真就成了毫收獲,連整個第九軍都會跟著蒙羞。
    又過了兩天,福成內的地探子仍未傳回任何的消息,倒是風營中來了一位不之客,蔡圭。
    蔡圭這次是向朝廷告假特意趕過來的,他要去的也不是唐寅這邊,而是平原軍和天鷹軍那邊。
    由于平原軍和天鷹軍突進迅猛,將要攻打到御鎮,蔡圭擔心李媚兒的安危,打算在破城之時,先把李媚兒搶救出王宮。
    當他路過福成一帶的時候,聽說大王正率領軍隊在此打仗,他順便過來向唐寅問候一聲。
    聽明他的來意之后,唐寅理解地點點頭,在他看來,對安之戰中,李媚兒功不可沒,即便說她是第一功臣也不為過,自己不應在利用完她之后就一腳把她踢開,不管她的死活。
    他連連點頭,稱贊道:“對于媚兒小姐的安危,我先前倒是忽略了,蔡圭,還是你想的周全,此事,你務必要辦好,不能讓媚兒小姐有任何的閃失。”
    “微臣明白!”蔡圭急忙拱手應道。
    “據報,平原軍和天鷹軍已突進至清平郡,從此地到清平,還要路徑安國的兩個郡,路途兇險,你也要多加小心啊!”唐寅叮囑道。
    還沒等蔡圭說話,一旁的齊橫已站出來說道:“依末將來看,蔡大人就不要去平原軍那邊了,留在大王身邊就好。”
    “可是,平原軍和天鷹軍已接近御鎮……”
    “蔡大人放心,我軍這邊定會趕在平原軍和天鷹軍之前打到御鎮,也定會趕在它二軍之前破城!”齊橫沉聲說道:“所以,蔡大人哪都不要去,只管安心留下來好了。”
    蔡圭暗暗咧嘴,福成距離御鎮還遠著呢,一路打下去,那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打到御鎮,又怎么會趕在平原軍和天鷹軍的前面?
    和齊橫這種粗人沒什么話好講的,蔡圭面露難色地看向唐寅。
    唐寅倒是認真地思考起齊橫的話,他倒不是認為己方一定能趕在平原軍和天鷹軍之前抵達御鎮,這也沒什么好比的,而是覺得路經安國兩個郡,畢竟太危險,就算蔡圭身邊有一批修為不錯的家奴保護,也難免不會生意外,若是他在路上有個三長兩短,對風國可是個不小的損失。
    沉吟好一會,他方開口說道:“蔡圭,我也覺得齊橫所言有理,你就暫時先留在我身邊吧,至于平原軍和天鷹軍那邊,我會傳過去,醒他們注意保護媚兒小姐的安全。”
    唐寅開口,蔡圭可法推卻,他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是,大王!微臣遵命!”
    蔡圭被唐寅留在軍中,事隔一日,福成內的地探子終于傳回了消息,接到回報的艾嘉第一時間將情況轉告給唐寅。
    在地探子的傳里,明確出李德已同意向己方投降,不過,他出三個條件,第一,索要黃金三千兩,第二,他投降之后軍階和爵位要和他在安國時持平,第三,要風**證他在御鎮的家人性命憂。只有風軍接受并作到這三點條件,他才肯倒戈。
    看過這份傳,唐寅立刻召集軍中眾將,將其公布出來。眾風將聞言,許多人義憤填膺,區區一個李德,竟然還敢向己方出這么多的條件,實在不自量力。
    齊橫怒聲說道:“大王,此賊可惡,斷不能容忍,我軍已耽擱數日,現在實在不能再耽擱了,請大王立刻下令攻城吧!”
    不等唐寅表態,舞英立刻說道:“李德的條件倒也不是不可接受,三千兩的黃金,軍階爵位,都可以先給他,大不了以后再收回來,只有這第三條有些難辦,要在御鎮保護他的家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是啊!唐寅暗暗點頭,將在外,家人在都城留做人質,是列國一向的慣例,對這些將領的家眷,各國朝廷向來都是嚴加看管,己方想插手,很難!
    正在唐寅眉頭緊鎖,沉默不語的時候,原本以為沒自己什么的事的蔡圭突然說道:“大王,此事可交由微臣去辦!微臣的家族在御鎮有不少店面,藏下幾十口人,也不是難事。”
    對啊!聽聞他的話,唐寅眼睛頓是一亮,自己怎么把蔡圭給忘了,蔡家在御鎮還是頗有些門路的,當初都有辦法把李媚兒送到越信的身邊,想來藏起李德的家人亦能辦到。
    他問道:“蔡圭,你可有把握?”
    “大王放心,十拿九穩!”
    “那好,此事就由你去辦,藏好李德的家眷之后,立刻讓其家眷寫封回。”唐寅說道。
    “是!大王!”蔡圭拱手應道。
    正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蔡圭剛到風營,就有了‘用武之地’。蔡圭給身在御鎮的蔡家仆從飛鴿傳,把李德要倒戈的事情大致講述一遍,令其趕快設法保護好他的家眷。
    蔡家人做事非常有效率,僅僅相隔三日,回就傳來了,稱事情已辦妥當,正把李家人的親筆信快馬加鞭的送到福成這邊。
    蔡圭大喜,立刻將此事轉告給唐寅,后者聽后,亦是松了口氣,對蔡圭大加贊賞了一番。
    十日后,蔡家的仆從趕到風軍大營,并帶來了李家人的信。
    風軍方面片刻也沒耽擱,立刻利用獵鷹把信送入福成城中,并讓地密探轉告李德,他的條件,風國全部接受,他的家人,風國業已保護起來,讓他在城中可放心大膽的做事。
    又過一日,深夜,福成城內突然大亂,以李德為的十萬安軍突然打起風軍的旗號,對崔圖一部殘兵展開偷襲。
    與此同時,城外的風軍也趁機展開攻城,在李德一部的配合之下,順利突破福成的四面城門,大軍如潮水一般從城外沖殺進來。
    接下來的戰斗,毫懸念,崔圖一部萬萬沒想到李德會倒戈,被打得猝不及防,毫還手之力,甚至大部分的軍兵連怎么回事都沒搞清楚,在睡夢當中被人用刀架住了脖子。
    崔圖對李德恨之入骨,但現在風軍已然入城,他身邊的將士也沒剩下幾個,想找李德算賬已然沒有可能,他只能被迫向城外跑。可是城外都是風軍,哪里還能跑得出去?
    可憐崔圖這位安國的上將軍,最終慘死在城門附近的亂軍當中。
    在戰后清理戰場的時候,有倒戈的安軍士卒找到他的尸體,而在他的尸體上插有三十多支弩箭,整個人活像個刺猬似的。
    隨著崔圖一部被殲滅,李德一部臨陣倒戈,風軍方面順勢占領福成,而后,暫時剝奪李德的兵權,遣散倒戈的安軍,大軍繼續南下,一口氣攻占太峰郡全境。
    安國迎戰的主力中央軍全軍覆沒,這讓風軍在接下來的戰斗變得輕松許多,所面對的大多都是安國的地方軍,而且十之**都是戰斗還沒展開,安軍方面就已高舉白旗投降。
    風軍是一路南下,一路攻城掠地,勢頭之強勁,簡直人可擋。
    以唐寅為的風軍在攻占太峰郡全境后,又以迅雷之勢連續攻占了龍門、合豐二郡,一口氣推進到御鎮所在的南平郡。
    現在,唐寅這邊的風軍和蕭慕青、子纓那邊的風軍對南平郡已形成夾擊之勢,一個由北向南打,一個由西向東打,目標皆是位于南平郡正中央的安國都城御鎮。
    現在的安國朝廷,業已亂得人仰馬翻,武大臣們不是人心惶惶。
    眼看著數十萬的風軍來勢洶洶,分從北面和西面攻打過來,安國根本力招架,僅存的二十萬中央軍還得駐守都城,不敢輕易調動,在兵將的情況下,人們又哪能不慌,哪能不亂?
    最令安國大臣們氣惱又奈的是,已到這個時候,安王越澤還終日窩在后宮的溫柔鄉里,仍舊不理朝政,甚至都不聞不問,在他的眼里,簡直除了李媚兒已再容不下其他的人,其他的事。
    安國大將軍尉遲玉在這個時候給越澤上了一份奏疏,欲親自統帥臨時征集過來的五萬地方軍將士出城北上,迎戰風王親率的風軍。
    這個請纓,其實就如同是在自殺,只五萬將士,還是由地方軍拼湊的,哪里能抵擋得住唐寅麾下二、三十萬的風國中央軍?
    令人沒想到的是,越澤還真就看到了尉遲玉的這份奏疏,更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還準了。得知越澤準奏的消息,尉遲玉忍不住仰天長嘆,身為大將軍,自己也只能以身殉國了。
    臨離開御鎮之前,他先把自己的身后事交代妥當,而后,率領著這支五萬安國地方軍,向北行進,迎擊風軍。
    只五萬的安軍,齊橫根本不會放在眼里,將此戰推諉給劉彰去打,可聽說敵人的主將是尉遲玉后,他立刻又改變了注意,搶在劉彰之前率領第九軍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