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33

  ~日期:~o9月28日~
    更多,txt下載~請上~手打小說52oo~~*shouda52oo^
    收藏【】,為您精彩。【】
    這場風國第九軍與安國大將軍尉遲玉所率的五萬安軍之間的戰斗,只能用秋風掃落葉來形容,雙方的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五萬的安軍聚成一團,排列起密集的盾陣,以此來阻擋騎兵的沖擊,但結果卻是被人家踐踏而過。
    重裝騎兵的沖擊力根本不是靠人力所能抵擋,僅僅一輪沖鋒,安軍的陣形就被沖得四分五裂,接下來的戰斗已毫懸念,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看著在戰場上橫沖直撞、如入人之境的重裝騎兵們,本已報定以身殉國決心的尉遲玉連最后那一絲戰斗下去的**都快失去了,他仰天長嘆一聲,這,就是風軍的戰力啊!
    生死關頭,尉遲玉非但沒有選擇逃走,反而還率領著身邊的一干侍衛們,反沖向重裝騎兵的陣營……
    可惜的是,齊橫連讓他以身殉國的機會都沒有,兩人只交戰五個回合,尉遲玉便被齊橫砸下戰馬,而后又被圍攏上來的重裝騎兵們生擒活捉。
    他麾下的那五萬安軍也沒好到哪去,除了過半的將士戰死外,另外那些人,全被風軍抓了俘虜,此戰從開始到結束也沒用上一個時辰。
    直到戰斗打完,齊橫都沒弄清楚尉遲玉出來迎戰到底是為了什么,難道就是來送死的嗎?
    其實,他還真猜對了,尉遲玉就是這么想的,他消能以自己的陣亡來喚醒沉迷于酒色的大王,來振作起安人抵抗風人的斗志和決心,只不過齊橫沒給他戰死的機會。
    生擒活捉了安國的大將軍尉遲玉,這讓立功心切的齊橫總算長出口氣,接下來,風軍的士氣更盛,直屬軍、第九軍、新軍以及平原軍、天鷹軍相繼抵達御鎮城外,數十萬的大軍于城外駐扎下來,攻城戰一觸即。
    此時的安國朝廷已感覺到大難臨頭,要命的是,他們想跑都沒地方跑,東面是海,西、北兩面都是風國的地盤,而南面又是強敵川國,就算川國肯不計前嫌,接納他們,在南方虎視眈眈的戰軍也不可能放他們進入川國。
    可以說現在的安國朝廷,所有的退路已都被風軍封死,除了在御鎮死戰到底外已別選擇。可是二十萬的將士能抵御得住五十多萬風軍的強攻嗎?誰的心里都沒底。
    即便是昏庸的越澤都感覺自己時日不多,終日借酒消愁,不過他可沒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后悔,反而覺得自己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把媚兒搶到自己的身邊。
    眼看著城外的風軍在城前開始大規模的布置攻城器械,安國的大臣們齊齊聚于朝堂之內。
    看著空蕩蕩的王座,大臣們再忍不住,紛紛向右相吳思聰和左相高震叫嚷道:“都到了這個時候,大王還在后宮享樂,我安國已要亡國了啊!”
    “吳相、高相,快想想辦法啊!”
    吳思聰和高震互相看了一眼,暗暗搖頭,自己還能有什么辦法,能想到的辦法都已想過了、做過了,可大王不爭氣,自己又能怎么辦?
    就在眾大臣你一言我一語叫喊不斷的時候,忽聽有侍衛唱吟道:“大王到——”
    眾人心頭同是一驚,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詫異之色,大王今日竟然肯上朝了?難道太陽打西面出來了嗎?
    隨著玉佩嘩啦啦的聲響,身體肥碩的越澤由兩名宮女攙扶著緩緩走上座臺,慢慢坐到王座之上。
    等他坐定之后,即便是站于殿下的大臣們都能聞到一股酒氣味,眾人抬頭觀瞧,只見越澤的臉上泛著不自然的紅暈,目光渙散,都看不到焦距所在。
    人們面面相覷,不暗暗搖頭,不過,還是紛紛叩施禮,齊呼大王。
    越澤醉眼昏花地向下面望了望,微微揮下袍袖,說道:“諸位愛卿,都平身吧!”
    “大王,風軍業已兵臨城下,不知大王可有對策?”高震站起身后,先問。
    越澤愣了愣,搖頭說道:“本王正是不知該如何應對,所以才來與列為愛卿商議。”頓了一下,他看向高震,問道:“高相可有辦法退敵?”
    唉!高震再次暗嘆口氣,他正色說道:“大王現在有三件事情要做,第一,處死妖女李媚兒,以此來安穩軍心和民心,第二,向天子上自責,檢討大王自己所犯的過錯,乞求天子的原諒,第三,向風國求和……”
    還不能高震說完,越澤的腦袋已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高震所說的第一條他就不能接受,媚兒又何錯之有,為何要處死媚兒?如果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他還算什么一國之君?
    他沉聲說道:“媚兒是本王的愛姬,就憑你辱罵媚兒是妖女這一條,本王便可定你的死罪,不過,看在你是朝中老臣的份上,本王可以放過你這一次,但下不為例!”
    “大王——”
    “不必再說,本王絕不會因風軍兵臨城下而牽怪于本王的愛姬。”越澤斬釘截鐵地說道。
    高震默然♀次的安國之難,根源就出在李媚兒身上,可直到現在大王還被妖女所迷惑,還看不清楚事實,還在般護著她,安國沒救了。
    他不言語,但其他的大臣們可都忍不住了。人們紛紛說道:“大王,妖女禍國殃民,害我安國到如此危難之境,大王再不可袒護于她了!”
    “妖女不死,我安國將人心分離,如何還能抵抗強敵啊!”“大王,妖女必須得死,只有妖女死了,我軍將士才能同心協力的為大王作戰!”
    大臣們七嘴八舌,說什么的都有,但歸根結底都一個意思,立刻處死李媚兒。
    越澤看著下面的大臣們,看著他們的嘴巴一張一合,看著他們一張張義憤填膺的臉孔,心中即感悲哀,又感力。
    他喃喃說道:“區區一柔弱女子,她究竟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會讓你等一干朝廷重臣、堂堂的七尺男兒們恨之入骨?你們如此合力的要*死一弱女子,又于心何忍啊!”
    說著話,越澤顫巍巍地站起身形,滿臉的失望之色,再不說話,緩慢地向大殿外走去。
    “大王,妖女不死,我安國必亡!”眾大臣看著越澤離去的背影,異口同聲地大叫道。
    越澤猛然收住腳步,轉回身,抬手怒指眾大臣,凝聲說道:“真正能亡我安國的不是媚兒,是你,是你們!你們只不過想給自己找個替罪的羔羊而已……”
    說完,他緩緩搖頭,走出大殿。
    在場的大臣們有不少人怔住,其實,仔細想想越澤最后的這番話,并非沒有道理,國力那么強盛的安國,目前卻到了這般岌岌可危的地步,原因真的只出在李媚兒一人身上嗎?
    越澤離開大殿,回到他和李媚兒的寢宮,看著坐在梳妝桌前緩梳秀的李媚兒,越澤原本死灰的臉色終于泛起一層光澤。他走上前去,輕輕扶住李媚兒的香肩,將她攬入懷中。
    “大王……”李媚兒先是一驚,看清楚身后的人是越澤,美艷絕倫的臉上這才露出笑容,不過,她很快又秀眉微皺,疑道:“大王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朝中出了什么事?”
    “沒事,沒事。”越澤笑著搖搖頭,把李媚兒抱得更緊,力道強的像是要把她揉入自己的身體里,他幽幽說道:“只要看到媚兒,本王的所有煩惱就都沒有了……”
    李媚兒眼中閃過一抹黯然之色♀時候,越澤身邊的宮女氣呼呼地低聲說道:“剛才在朝堂上,大臣們都把風軍兵臨城下的罪過怪在夫人身上,還*大王處死夫人呢!”
    “不得多嘴!”越澤回頭狠狠瞪了那宮女一眼,小宮女嚇得一縮脖,垂下頭去,吐下粉紅的小舌頭,再不敢多言。
    李媚兒看向越澤,驚問道:“大王,真有此事?”
    在她那楚楚可憐又迷人心魂的目光下,越澤的骨頭都酥軟了。
    他揉著她嬌嫩的面頰,柔聲說道:“只要有本王在,只要本王還有一口氣,就絕不允許任何人動本王的媚兒!”說話時,他環住李媚兒的腰身,將頭埋進她的胸前。
    一顆溫熱的水珠遞在越澤的臉上,當他抬起頭時,才現李媚兒已是淚流滿面。
    越澤慌張失措,一邊抹著她臉上的淚痕,一邊急忙說道:“本王說的是真的,本王絕不會讓任何人來傷害媚兒,本王可以立誓……”
    說著話,他豎起雙指,還真要起誓。李媚兒芊芊玉指摁在他的唇上,又哭又笑地哽咽著說道:“媚兒知道,媚兒明白大王對媚兒的好……”
    她吸了吸鼻子,緩了好一會,方說道:“大王,媚兒有個不情之請,大王務必要答應媚兒。”
    “不管什么事,本王都答應你!”
    “讓我出城。”李媚兒正色說道:“媚兒要去風營,求見風王,即便不能勸退風軍,也要風王不傷大王的性命。”
    “那怎么行?!”越澤聽后,身子都為之一哆嗦,媚兒只一弱女子,讓她去風營,不等于是送羊如虎口嗎?
    他下意識地把李媚兒抱緊,搖頭說道:“本王絕不允許你這么做,本王絕不允許你去風營!”
    更多,txt下載~請上~手打小說52oo~~*shouda52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