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38

  李媚兒還能從風營回來,著實讓許多的安國大臣頗感意外。【】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如果說她是風國的奸細,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再回御鎮的必要,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如果說她不是奸細,風人竟然會放過她,還能放她回來,也很讓人法理解。
    不管人們是怎么想的,李媚兒終究還是回來了。此時正在王宮里傷心欲絕的越澤聽聞這個消息,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一路飛奔著沖出王宮的。
    等他看到安然恙的李媚兒后,越澤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搶步上前,一把把她摟入懷中,嘴里叫著她的名,眼淚也法抑制地掉了下來。
    在風營當中,她見過唐寅,雖然沒能得到唐寅的體諒和讓步,但她的心業已徹底安穩下來,在越澤面前,她也可以全身心的投入,不用再心存芥蒂和顧慮。
    她依偎在越澤的懷中,低聲說道:“媚兒讓大王擔心了……這次去風營,雖有見到風王,可是……媚兒并未能說服風王……”
    不等她說完,越澤已把她摟抱得更緊,哽咽著說道:“愛姬能平安事地回來就好,能回來就好!”
    在越澤的懷中,即便快要被他摟抱得窒息,但李媚兒卻毫厭惡之感,反而還覺得很安心,他是真的在在乎她,不是因為其它的條件或因素,只是單純地在乎她這個人。
    李媚兒是孤兒,自小被蔡府收養,受著蔡府的培養和訓練,早已看遍了世態炎涼與勾心斗角,越澤對她的好,即讓她深受感動,也讓她倍感珍惜。
    只可惜,她法改變唐寅的決定,也法改變風安兩國的命運。
    在李媚兒回到御鎮的第二天,風軍終于吹響了全面進攻的號角。
    強攻御鎮,風軍連日來已作好充足的準備,在城外架起數目龐大的拋石機和破城弩,各種各種的攻城器械業已布置妥當,現在攻城戰剛一開始,風軍的進攻就如同疾風驟雨般展開。
    大大小小的石、弩箭由御鎮的四面八方猛砸過來,沒有側重點,可以說御鎮的東、南、西、北四城都是風軍主攻的目標。
    拋石機和破城弩的打擊由早晨一直持續的中午,仿佛永止境似的。
    在如此猛烈又持續的攻擊之下,御鎮的城墻早已被打得千瘡孔,好在御鎮是都城,城墻的寬度接近兩丈,不然早就被轟塌了。
    直至下午,風軍方面的遠程打擊才算告一段落,接下來,步兵的強行推進開始進行。
    平原軍、天鷹軍、直屬軍、新軍分由四個方向推進,第九軍則分散開來,充當肉盾的角色,掩護各軍的行進。隨著風軍進入御鎮的射程,守軍方面的反擊也全面開始。
    石、箭矢不斷的從城內反射出來,落進風軍陣營當中,亦是慘叫聲四起,死傷的將士不計其數。御鎮的守軍畢竟有二十萬眾,而且是背水一戰,反擊起來也是異常兇狠、猛烈。
    不過如此的打擊,還是法威懾和阻止風軍的推進,在付出大量傷亡的情況下,風軍還是推進到御鎮的城墻附近。
    人們將早已準備好的木板、云梯鋪在護城河上,大批的將士們越過護城河,直接沖到城墻下方,緊接著,架起云梯,蜂擁而上,向城頭展開沖鋒。
    風軍爬得快,摔下來的也快,城頭之上,滾木、擂石如同雪片一般砸落下來,一鍋鍋燒得滾開的火油也不時澆下,除此之外,還有持續不斷的箭射。風軍的攻勢固然很猛,但攻上去一波,便被打下來一波,數十萬風軍將士聚于城下,就是打不上去。
    戰斗還在繼續著,強攻了近一個時辰,風軍的霹靂車才被推過護城河,運送到城門前。隨著霹靂車的到來,風軍士氣大振,人們拉起霹靂車上的擊錘,捶擊城門。
    隨著轟隆、轟隆的巨響聲,城門附近的城墻都在劇烈地搖晃著,可很快城頭上的守軍也做出應對,或是砸下擂石或是澆下火油,與此同時,火箭也在不斷地射下來。
    在被守軍強猛的打擊之下,風軍的霹靂車幾乎是推上來一輛便被損壞一輛,因破損而丟棄掉的霹靂車都快被附近的護城河堵塞,從中也可以看出此戰之激烈。
    攻城戰越打越艱苦,遠沒有想像中那么順利,這讓原本信心十足的唐寅也在后方看不下去了。
    他暗暗咬牙,突然向左右眾人喝道:“你等隨我一同出戰!”說話之間,他催促戰馬,直沖出去。
    周圍的江凡、齊橫、程錦、阿三阿四等人同是一驚,哪里敢怠慢,紛紛跟隨唐寅殺出本陣。
    尹蘭也想跟隨唐寅上陣,卻被任笑拉住了,后者向她搖頭說道:“尹蘭小姐還是在后面觀戰得好。”
    “我得保護大王!”尹蘭想也沒想地急聲說道。
    任笑笑道:“以殿下的靈武根本須尹蘭小姐的保護,尹蘭小姐倒是很有可能會讓殿下分心。”
    尹蘭玉面一紅,想要反駁,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任笑的話雖然不好聽,倒也是實話,她的那身靈武和唐寅比起來,已不是用相差懸殊可以形容的了。
    且說唐寅,一馬當先的沖向御鎮的北城,他剛到護城河附近,城頭上的箭陣便劈頭蓋臉的飛射而至。
    唐寅抽出佩劍格擋,他的出劍已經夠快了,但也僅僅擋下十余箭就被射下戰馬,人翻滾出去好遠,不過有靈鎧護體,箭矢沒能傷到他,可他的跨下馬卻被箭陣射成了刺猬。
    他冷哼一聲,著靈劍沖到護城河前,正要順著護城河上的木板沖過去,城頭上的箭陣又再次射了下來。
    “大王小心!”護城河這邊有風軍士卒,頂起盾牌,護在唐寅的身前。
    隨著箭陣射來,擊打在盾牌之上,叮當作響。但是箭陣太密集,即便有盾牌抵御,還是有箭矢透過盾牌的縫隙,射到后面的風兵身上。
    在一連串的慘叫聲中,有五名風兵中箭倒地,慘死在唐寅的腳下。后者目光一凝,直接推開面前的風兵,身體周圍騰出一層黑霧,緊接著,身形消失不見,再現身時,人已到了護城河的對面,緊接著,他的身影又是騰出黑霧,人也再次消失,等他重新現身時,他已上到御鎮的城頭。
    連續兩次長距離的暗影飄移,讓身在護城河之外的唐寅直接蹬上城墻,這正是暗系修靈者厲害又可怕的地方。
    突然看到一名身罩黑色靈鎧的敵將登上城墻,周圍的安軍將士們不大驚失色,人們紛紛吶喊一聲,齊刷刷向唐寅圍攻過來。
    唰、唰、唰!各種長槍短刀一同擊向唐寅,后者把手中的靈劍揮出,耳輪中就聽連續的咔嚓聲響起,攻向唐寅的那些兵刃紛紛折斷。
    不等周圍的敵人退后,唐寅的靈劍再次揮出,數名安兵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人已身異處。
    唐寅現在用的佩劍正是皇甫玉成留下來的那把龍吟劍,鋒利異常,尤其是在靈化之后,更是堅不摧,又哪是普通刀槍所能抵擋?
    一劍掃倒數名安兵,唐寅斷喝一聲,釋放出黑暗之火,將其覆蓋于劍身上,而后著靈劍,沖入安軍的人群當中,左沖右突,大砍大殺。
    唐寅只一人,卻將這一段城墻上的安軍攪得大亂,時間不長,死于他黑暗之火焚燒下的安軍就不下人之多。
    正當他殺得興起之時,安軍人群中傳來一聲斷喝,緊接著,沖出兩名安將,二人同是身罩白色的靈鎧,一人著靈槍,一人持著靈刀,從一左一右夾擊唐寅。
    這兩名安將的靈武并不弱,但在唐寅面前,就顯得微不足道了。看眼看二人的靈兵攻到自己近前,唐寅將手中靈劍隨意地向外一挑,正撩在刺來的靈槍上。
    咔嚓!狹長的靈槍碰到龍吟劍的鋒芒,如同豆腐一般,應聲而斷,隨后,他又微微側身,讓過對方靈刀,趁著對方收刀的一剎那,他出手如電,一把將靈刀的刀身捏住。
    那安將大吃一驚,用出全力,想把靈刀從唐寅的手里拔出來,但論他怎么用力,捏在唐寅手中的靈刀就是紋絲不動。
    另一邊安將見手中靈槍已斷,而同伴的武器又被對方抓住,他又驚又怒,咆哮一聲,把手中的半截靈槍當棍用,對準唐寅的頭頂,使出全力猛砸下去。
    “哼!”唐寅冷笑出聲,橫起靈劍,硬架對方的半截靈槍。
    當啷啷——唐寅沒覺得怎樣,站在原地,身形連晃都沒晃,反倒是那名安將被震得臂膀麻,站立不住,身子后仰地退了下去。
    不等他站定,唐寅突然箭步上前,與此同時,靈劍刺出,正中對方的胸膛。
    撲!靈劍透體,直接把安將刺了個透心涼,黑暗之火也瞬時間燒到他的身上。那安將慘叫一聲,頹然倒地。
    另一名安將見狀,眼珠子都紅了,舍棄被唐寅捏住的靈刀,不管不顧地向他撲去,一把把唐寅的腰身摟抱住,以蠻力頂著他沖向城墻的邊緣,想抱著他一同摔下城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