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39

  第七三十九章
    安將抱著唐寅,一直沖到城墻的邊緣,再往前進,他二人就得雙雙摔下城墻。官場小說文字
    這時候,唐寅突然沉喝一聲:“定!”隨著喝聲,他的雙腳像是兩只釘子似的,死死釘在城墻上,不管那安將如何用力,已再難推動他分毫。
    那安將不服氣地怪叫出聲,使出吃奶的力氣,腦袋都頂到唐寅的胸腹上,雙腳蹬塌地面,出沙沙的摩擦聲。唐寅冷笑一聲,猛的起手臂,一拳向下擊落,正砸在安將的頭頂。
    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安將的身軀直挺挺地撲倒在他的腳下,還沒等安將爬起來,唐寅彎下腰身,一手摁住他的后腦,另只手高高抬起,靈劍的鋒芒對準安將的后脖根,狠狠刺了下去。
    撲哧!這要命的一劍貫穿安將的脖頸,后者連叫聲都沒出來,當場斃命,靈氣由其身上散出來。
    唐寅一口氣連殺兩名安將,這讓周圍的安軍士卒們不駭然變色,人們下意識地連連后退,不敢再進唐寅三步。
    他們心存懼意,但唐寅不管那些,殺掉兩名安將后,又劍殺進安軍的人群里。
    在唐寅瘋狂的殺戮之下,這里的安軍越戰越亂,漸漸的,城墻下面的風軍也已攀爬上城頭,隨著大批的風軍攻殺上來,安軍的北城防線徹底變得混亂不堪。
    正在唐寅四處砍殺安軍的時候,忽然聽到城門樓上有人在大聲叫喊,指揮著城內的安軍上城墻增援。他抬頭觀瞧,正看到一名安軍的將領在城門樓內探出腦袋,手中還拿有令旗。
    不用問,這人肯定是安軍的主將。唐寅嘴角揚起,直奔城門樓方向殺去。城門樓外有密壓壓的安軍護衛著,但唐寅殺到之后,如入人之境,硬是沖開一條血路,突入城門樓內。
    他剛進來,迎面便射來數支靈箭,唐寅反應奇快,身子向旁一側,將數支靈劍一并讓開,而后,不等對方展開第二輪齊射,他揮劍沖上前去,沖著其中一名靈箭手連攻三劍。
    那名靈箭手倉促應戰,只勉強擋下唐寅的前兩劍,被他的第三劍正刺中胸膛,慘叫一聲,仰面撲倒,另外幾名靈箭手紛紛扔掉手中的靈弓,抽出肋下佩劍,與唐寅戰于一處。
    他們的靈武都不弱,只是城門樓里空間有限,即便他們人多,也法得到施展,反觀唐寅,身子好似泥鰍一般,在眾人之間的縫隙中游走自如,每一次的出劍,都會把對方*得險象環生。
    雙方僅僅交戰不到五招,又有一名靈箭手中劍倒地。見唐寅靈武高強得嚇人,眾靈箭手們也都豁了出去,人們放棄與他過招,一股腦地沖上前來,想把唐寅困住。
    這些靈箭手,有的摟抱唐寅的腰身,有人抓住見到靈箭手成功把敵人制住,周圍的安兵以為有機可乘,紛紛沖殺過來,將手中的武器拼命的向唐寅身上亂砍亂刺。
    一時間,叮叮當當的鐵器撞擊聲不斷,唐寅的身上亦是火星四濺。好在他修為深厚,靈鎧也足夠堅韌,不然在如此密集的攻擊之下,即便有靈鎧護體也法全身而退。
    他猛的大喝一聲,周身上下一同燃起黑暗之火,原本摟抱住他的那些靈箭手們立刻受到黑暗之火的波及,身上的靈鎧被燒得嘶嘶作響。
    這些靈箭手們倒也強硬,此等情況之下,仍一人松手,仍把唐寅抓得死死的。只可惜他們并沒有堅持得太久。很快,黑暗之火便把他們身上的靈鎧燒化,直接燒到他們的肉身。
    在一陣陣的慘叫聲中,靈箭手們的周身皆冒出靈氣,眼中的神采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灰。
    唐寅震動身軀,把掛在自己身上的尸體一一震落,而后舉起靈劍,向周圍的安兵連斬數劍。
    靈兵破甲,清脆聲連成一片,只是幾劍斬落,周圍的數十名安兵已倒下大半。唐寅沒有理會其他的人,他倒靈劍,快步竄上樓梯,直沖城門樓的頂樓。
    他的目標是守軍主將,只要殺掉對方的主將,北城這邊也必將很快淪陷。
    他在登上臺階的同時,上面也不斷地涌下來大批的安兵安將。唐寅如同殺紅眼的惡魔,手中的靈劍向前連斬連刺,樓梯之上,人們瀕死的哀號聲不絕于耳。
    也不知殺掉多少安軍的將士,唐寅腳踩著尸體,硬是沖上城門樓的頂樓。
    到了這里,眼前的空間豁然開朗,他定睛再看,頂樓內還有十數名安將和修靈者侍衛,人們一個個抬起手中武器,正對他怒目而視。
    為的一名安將震聲喝道:“我乃安國中將軍程懷松,來將何人,報上名姓!”
    唐寅嗤笑一聲,冷哼道:“名小卒,也想螳臂當車!”說話之間,他箭步上前,一劍直取程懷松的喉嚨。
    程懷松的靈武可不弱,看到唐寅的一劍來勢洶洶,他使出全力招架。
    當啷!唐寅的靈劍被開。正當他要再次難的時候,程懷松周圍的安將和侍衛們已圍攻上來,合力戰唐寅一個人。
    這些安將和侍衛都可算是修靈者中的佼佼者,隨便挑出一個都有一身不俗的靈武,合力一處,自然不容小覷。只是,他們現在面對的是唐寅,修為境界已達到靈空境的唐寅!
    面對眾人的合力圍攻,他不慌不忙,從容應對,身子以不可思議的角度閃了出去,直奔一名安軍的偏將而去。那人只是覺得眼前一花,對方竟已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偏將心頭大駭的同時,本能的釋放出靈武技能——追魂刺。
    如此近的距離,唐寅似乎毫躲閃的余地,眼睜睜看著自己施放出的靈刺貫穿敵人的身體,偏將的臉上立刻流露出喜色。
    可是他的欣喜才剛剛生出,很快又被驚恐所取代,因為被他的追魂刺貫穿的身影正在慢慢消失,原來那只是條殘影,敵人的真身早已閃到他的背后,并向他斬出致命的一擊。
    咔嚓!當偏將意識過來時,再想躲避,已然來不及。他的肩膀被唐寅的靈劍劈中,半截身子被齊刷刷地削掉,撲通一聲,摔落在地上。
    其他眾人看得真切,人們臉色不大變,心中的驚恐蓋過了膽怯,眾人了瘋似的嗷嗷怪叫著繼續沖向唐寅。
    只是雙方的實力相差太懸殊,懸殊到已不是靠拼命就能彌補的。
    接下來的幾個回合中,唐寅手里的靈劍如同化成一條靈蛇,上下翻飛,時而攻左,時而擊右,片刻之間,又有三人慘死在他的劍下。
    剩下的幾名偏將越打越寒心,戰至最后,紛紛退回到程懷松的身邊,再不上前半步。
    唐寅以靈劍環指眾人,傲然說道:“現在投降,你等或許還有一條活路,如若再死抗到底,”說著,他又指指地上橫七豎八的尸體,道:“這些就是你等的前車之鑒!”
    程懷松沒有被他的話嚇到,反而還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風賊,即便要死,我們也要爾等風賊做陪葬!”
    唐寅搖了搖頭,哼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
    “是不是大言不慚,你試試便知!”
    說話之間,程懷松猛的舉起佩劍,狠狠劈砍下去,不過,他劈砍的對象并不是唐寅,而是掛在頂樓外的安軍大旗,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安旗斷裂,從半空當中折落下去。
    唐寅暗皺眉頭,不明白對方突然什么神經,好端端的,怎么把他們自己的軍旗給砍了。
    正當他感覺莫名其妙的時候,程懷松又凌空斬出一劍,射出一道長長的靈波,靈波的目標依舊不是他,而是插在墻壁上的火把。
    咔、咔!兩支火把被靈波一并斬斷,落于地上,在火把落地的一瞬間,就聽呼的一聲,火光冒起,緊接著,整個頂樓化為一片火海。
    原來,在頂樓的地面上早已澆過火油,粘火就著,只不過戰場上的血腥味掩蓋了火油的氣味,而且也沒人會想到安人竟然會想出這等玉石俱焚的打法,即便是唐寅也沒有注意到地面上的火油。
    在火油燒起的同時,以程懷松為的眾安將們齊齊撲向唐寅,把他死死拽住……
    此時再看城門樓的外面,隨著安**旗的斷落,城墻下面的安軍將火箭紛紛落到城墻上,頃刻間,御鎮的北城墻變成了一面長長的火墻,熊熊的烈火由城墻上面一直燒到城墻下,可憐上面的安軍以及攻上來的風軍,一個個被燒得渾身起火,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少人由城墻上面手腳揮舞著摔落下來,落地時伴隨著筋骨斷裂的脆響聲,有些還沒有斷氣的將士仍在地上爬著、叫著、扎掙著,最后,又被烈火徹底吞噬,整面北城墻現在已變成了活生生的人間地獄,其狀慘不忍睹。
    這就是程懷松的最后一招,不能御敵,便與敵人同歸于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