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40

  第七四十章
    誰都沒有想到,向來貪生怕死的安軍竟然會使用出玉石俱焚的打法,在城墻上事先澆下大量的火油,把正在城墻上拼命廝殺的雙方將士們燒了個同歸于盡。【】[]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這一把大火,從城墻頂部一直燒到城墻下,連城外的風軍都受到波及,許多人身上起火,叫喊著滿地翻滾,沒有受到波及的風軍也被一陣陣迎面撲來的熱浪沖得連連后退。
    看著前方變成了火墻的城墻,風軍將士們不目瞪口呆,他們已經歷過數次的攻城戰,但用如此手段來守城的敵軍還是第一次碰到。看著火海中掙扎的人群,聽著撕心裂肺的慘叫,人們都打心底里生出寒意。
    就在這時,忽聽城門樓內傳來一聲怒吼,緊接著,從城門樓里竄出來一道火影,由半空中急墜下來,就聽撲通一聲沉重的悶響,那道火影重重摔落在地,火焰都被震出好遠。
    人們根本辨認不出來此人是誰,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搶救的時候,風軍當中突然有人大喊道:“是大王!快滅火!兄弟們趕快幫大王滅火啊!”
    一聽這火影是大王,風軍將士們不倒吸口涼氣,一股腦的圍攏下去,或是解下外氅,或是撕下征袍,用力地拍打那火影身上的火焰。
    很快,又有風軍士卒摘下頭盔,從地上挖出沙土,紛紛揚在火影身上。
    在眾多風軍的搶救之下,那火影身上的烈火終于熄滅,人們定睛再看,此時,躺在地上幾乎已被埋在沙土中的這位不是大王還是誰?
    現在,唐寅身上的靈鎧已被燒得通通紅,嘶嘶地直冒白煙,他趴伏在地,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氣。
    “大王!”阿三阿四、江凡、程錦等人從人群中沖了出來,七手八腳的把他從沙土中拽出來。
    他們正想把唐寅攙扶起來,后者身子猛然一振,將眾人齊齊甩開,而后一躍而起,即便他現在的模樣已狼狽到了極點,可手中仍死死抓著靈劍。
    起身之后,他咬牙切齒地凝聲說道:“安人可惡,給我繼續攻城!”
    眾人面面相覷,御鎮的城墻已燒成這個樣子,火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停呢,現在還怎么攻城?
    阿三阿四正要說話,可仔細一瞧,才突然現唐寅的眼睛是緊緊閉著的,眼眶的四周被熏得通紅,即便是閉著眼睛,眼淚仍不停地流淌出來。
    看起來大王的眼睛被燒傷了!阿三阿四雙雙上前,攙扶住唐寅的雙臂,顫聲說道:“大王,城墻上火勢燒得正盛,一時半刻也熄不滅,將士們實在法繼續頂上去,今日……今日還是暫停攻城吧!”
    靈鎧可以保護唐寅的身體不被燒傷,但唯一保護不到的地方就是雙目,此時,他的兩聽聞阿三阿四的話,他用力地握了握拳頭,沉吟了好半晌,方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暫且收兵,明日再戰!”
    唐寅所主攻的北城這邊暫時撤兵了,東、南、西三面的風軍也相繼選擇退兵,這一整天的攻城戰終于以風軍的主動撤退而宣告結束。
    此戰,攻守雙方的傷亡人數都不少,安軍方面,折損有三萬之眾,風軍方面的折損也相差不多,出現傷亡最大的就是在北城這邊。
    整整一面的城墻被焚燒,單單是葬身于火海之中的風安兩軍將士就已過兩萬。等戰后打掃戰場清理尸體的時候,現場充斥著焦臭味,隨處可見被燒成黑黢黢一團變了形的尸體。
    很多尸體都是數人或十數人擁抱在一起,化成一團,分也分不開,尸體身上的盔甲、軍裝完全被燒化,也分辨不出來哪些是己方的兄弟,哪些又是敵軍的殘骸。
    現場之凄慘,仿佛地獄呈現于人間,讓人有不寒而栗之感。
    對敵我雙方將士們的尸體,兩邊的收尸隊也法做到細致的分辨和確認,只能認定城墻上的尸體都是安軍,城墻下的尸體都是風軍。雙方人員各把尸體裝車,運送下去。
    日的攻城戰,安軍的北城主將,中將軍程懷松以身殉國,麾下的十名偏將,也折損了六名,不過風軍也沒討到便宜,至少唐寅眼睛被燒傷一事就讓風軍將士們揪心不已。
    好在唐寅是暗系修靈者,自身的恢復能力甚強,加上又有蘇夜蕾等醫官為他精心醫治,眼部的燒傷也很快得到控制,只是還需要一段時間調養,暫時法視物。
    晚上,風營,中軍帳。
    現在,唐寅的眼睛已經上過藥,纏著厚厚一層的紗布,他盤膝坐在中軍帳的正中,眾將分坐于兩旁。瞧看唐寅的模樣,子纓關切地低聲問道:“大王的眼傷礙吧?”
    “小傷而已。”唐寅蠻不在乎地回了一句,接著,握起拳頭,狠狠捶了下坐塌,沉聲說道:“安人可惡,竟然于城墻之上澆下火油,欲與我軍將士同歸于盡,這個程懷松究竟是個何許人?”
    眾將面面相覷,其實,風軍方面所掌握的安國情報很有限,而且他們也沒把安國放在眼里,所熟悉和了解的安國將領寥寥幾。程懷松只是個中將軍,又名不見經傳,誰又會去關注他呢!
    “也許,就是安國一死士,不管怎么說,他今日已葬身于火海,大王也須再心存顧慮。”齊橫寬慰道。
    “我當然不會顧慮一個死人,我想知道的是,安國還有多少個像程懷松這樣的人,還有多少肯與我軍玉石俱焚的將領!”
    唐寅轉頭面向齊橫,即便他的他嚇得一縮脖,急忙垂下頭去,再不敢多言。子纓接話道:“安國像程懷松這樣的人應該不會很多,不然,也就不會只有北城被澆了火油。”
    唐寅點點頭,說道:“明日一早,我軍繼續攻城,這次,論如何也要給我撕開安軍的城防,打進御鎮!”
    劉彰欠了欠身,小心翼翼地拱手說道:“大王,今日我軍消耗了大半的石和弩箭,明日若繼續強攻,只怕,下面的兄弟們會傷亡甚巨啊!”
    他的話引起不少風將的共鳴,人們紛紛點頭,表示劉彰所言沒錯。唐寅則挑了挑眉毛,反問道:“劉彰,那依你之見呢?”
    “我軍暫且休整幾日,等籌備好充足的石和弩箭之后再攻御鎮也不遲。”
    “我軍在休整,安軍也同樣在休整,兩軍對壘,又豈能給敵人喘息之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拖延下去,于我軍不利。明日必須開戰,絕不能讓安軍以為我軍勢弱。”
    唐寅說得斬釘截鐵,語氣中透出不容人拒絕的堅定。蕭慕青馬上大點其頭,應道:“大王所言極是,現在我軍將士心氣正盛,若因戰不利而休戰,會大損我軍的士氣。”
    “明日,新軍依舊主攻北城,平原軍主動東城,天鷹軍主攻西城,直屬軍主動南城,對御鎮的守軍持續施壓。安人生性軟弱,打起消耗戰來,時日一久,安軍內部自會生亂。”
    “是!末將遵命!”眾將聽出大王戰意已決,皆不敢再休戰二,人們紛紛插手領命。
    散帳之后,唐寅在阿三阿四的攙扶下回到自己的寢賬,剛坐下沒多久,任笑便來了。
    他說道:“剛才我有去找過蘇醫官,聽蘇醫官說,殿下的眼傷三五日便可痊愈。”
    “現在就已大礙,只是還有些干澀罷了。”唐寅含笑聳了聳肩。
    這時候,尹蘭也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這是剛剛得到的消息。”說著話,她把一封折紙遞給唐寅,見他沒接,她才猛然記起大王現在還不能視物,她打開折紙,說道:“據報,寧地、莫地、桓地以及安地、貞地的許多游俠正在向安國的川口郡云集。”
    “川口郡?”唐寅下意識地扶了扶面前桌案上的地圖,喃喃說道:“川口郡距離御鎮并不近。”
    “是的,大王,御鎮到川口郡,要路經義和與白金二郡。”尹蘭答道。
    “可知各地游俠到川口郡的目的為何?”
    “現在還不清楚他們的意圖,不過,很有可能是沖著我軍來的。”尹蘭分析道。現在風安兩國正在交戰,在這個節骨眼上,各地游俠向安國唐寅愣了愣,隨即仰面而笑,說道:“這是件好事嘛!”
    尹蘭和一旁任笑皆愣住,不明白唐寅為何這么說。
    唐寅冷笑道:“安國現在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如果我國再把安國吞并,國力將更強,實力將更盛,想必,這*急了很多人,也讓很多仇視我風國的人不得不浮出水面。對我國而言,這倒是個好機會,把這些心懷叵測之徒一打盡的好機會!”
    “大王的意思是……”
    “不必理會他們,就讓他們去川口郡聚集吧,等我們攻陷御鎮之后,再集中精力,圍剿這些不知死活的游俠!”唐寅嘴角挑起,露出嗜血的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