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741

  第七四十一章
    唐寅并未把各地游俠向安國云集的事放在心上,現在他的心思都放在進攻御鎮上。【】
    翌日,風軍又開始大舉攻城,不過由于在日的攻城戰中風軍已消耗太多的石和弩箭,今日的攻城,拋石機和破城弩的遠程打擊只持續不到兩刻鐘,風軍的步兵推進就開始了。
    接下來的戰斗,幾乎是前一天的復制,一方死守,一方猛攻,雙方進入休止的拉鋸戰,傷亡都呈直線上升。
    此戰由早上一直打到傍晚,數十萬的風軍仍未能攻破御鎮城防,等到天色黑暗下來,風軍鳴金,收兵回營。
    第三天,風軍的強攻又如期而至,雙方的戰斗依然打得激烈又血腥,死傷的將士不計其數。
    連續三天的攻城,風軍方面的將士們疲憊不堪,而御鎮城內的安軍又何嘗不是如此。
    仗打到現在,比拼的不僅僅是雙方的戰力,還包括雙方的意志力,而這,恰恰是風軍所擅長的。
    安軍并不清楚風軍的傷亡情況,但安軍自身的傷亡已過五萬,原本的二十萬大軍現已不足十五萬,可戰斗才僅打了三天而已。
    對于接下來的守城戰,安軍的將士們幾乎都看不到希望,全軍上下的士氣也越來越低落。
    正如唐寅判斷的那樣,安軍不適合打消耗戰,隨著風軍的持續施壓,不間斷的攻城,安軍的傷亡越來越大,安軍的軍心也隨之越來越亂,懼戰、抵戰的情緒開始在全軍蔓延。
    現在安軍還能堅持戰斗,全憑著求生的**在支撐。
    安國朝廷一直在宣揚風軍殘暴,毫人性,一旦讓風軍殺入城中,不僅守城的將士們要全被殺光,連城中的姓也要被屠盡,甚至連御鎮都會被風人放火燒光。
    可是風軍接下來的舉動,一下子粉碎了安國朝廷宣傳的口號。風軍把臨陣倒戈的白晴找了過來,讓白晴現身說法,于城外勸降城內守軍。
    按照安國朝廷的一貫說法,那些投降于風國的己方將士們都已被風人斬盡殺絕,現在隨著白晴的出現,安國朝廷的謊言自然不攻自破,也讓原本就斗志不足的安軍徹底喪失了抵抗下去的意志。
    打下去是死路一條,而若投降,卻可以活命,這讓國家、民族觀念都很淡薄的安人很容易便能做出選擇,何況,在大多數安軍將士們的心里,為了越澤那樣的昏君,也不值得自己搭上性命。
    在接下來的攻城戰里,安軍的抵抗已有了明顯的變化,反擊大副減弱,而安軍越弱,風軍的斗志便越強,進攻也越加兇猛。
    可以說風軍打得越兇,安軍抵抗的就越微弱,如此一來,風軍則變得更兇,安軍也變得更弱,這完全是惡性的循環在第五天的攻城戰中,御鎮的城防終于陷入崩潰的邊緣,隨著風軍一輪強過一輪的猛攻,御鎮的東、南、西、北四面防線相繼被撕開。
    等到大批的風軍攻上城頭,與守軍展開面對面的廝殺后,御鎮的城防還沒有徹底淪陷,但守軍的心理防線已先崩潰瓦解。
    數的安軍將士放棄抵抗,紛紛扔掉手中的武器,向風軍繳械投降。攻上城頭的風軍順勢殺入城內,打開城門,放城外的己方將士們入城。
    接下來的戰斗已毫懸念,甚至都沒有戰斗可言,城外的風軍如潮水一般涌入城中,而城內的安軍要么跪地投降,要么向城中心方向逃竄,人去抵擋或阻擊風軍。
    隨著進入城內的風軍數量越來越多,御鎮的東南西北四城已全被風軍所控制,接下來,風軍開始分批分次的入城,一邊圍剿殘余的安軍,一邊搶占國庫、糧倉等這些要點。
    誰能想得到,總兵力達到二十萬眾、已苦苦支撐五日的安軍,到了此時此刻,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全軍上下,猶如一盤散沙,不僅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擊,而且人人都在逃命。
    等四城失守的消息相繼傳入安國王宮后,聚滿了大臣的朝堂里一下子變得鴉雀聲。不知是誰最先抽泣出聲,緊接著,眾大臣紛紛垂哽咽,哭聲連成了一片。
    坐于王座上的越澤輕輕嘆了口氣,他緩緩站起身形,向眾人揮了揮手,說道:“諸位愛卿都回去吧,這個時候,大家更應該呆在家中,而不應是王宮。”
    留在王宮里,只有死路一條,呆在家中,向風軍求饒,或許還有一線生機。這些天來,死的人已經足多了,越澤不想再拉上這些大臣們做自己的陪葬品。
    聽聞越澤的話,在場的大臣們哭聲更大。
    憑心而論,在安國大臣們看來,如果這段時間大王不是因為李媚兒做出那么多的荒唐事,大王堪稱是一明主,即便是現在,也稱得上是位仁義之君,只可惜,安國現在卻要面臨亡國的命運。
    “臣等愿陪大王共赴國難!”大臣們齊齊跪地叩,異口同聲道。
    “那……又何必呢。”越澤搖頭苦笑,揮手道:“走吧,都走吧,本王現在……也要回寢宮去陪陪愛姬了。”
    說著話,顯得蒼老十好幾歲的越澤搖搖晃晃地走出大殿,兩旁的宮女們急忙上前攙扶。
    目送著越澤緩緩離去的背影,大臣們不是泣不成聲,一個個跪伏在地上,久久不肯站起身。
    很快,入城的風軍便打到王宮近前。
    現在,王宮里的侍衛加上一些潰逃回來的散軍,滿打滿算也才不到三萬人,只這點兵力,就算再精銳,再驍勇善戰,又如何能抵擋等到風軍把王宮團團包圍之后,大舉進攻的號角隨之吹響。
    只見王宮外面,風軍搭起數架云梯,密壓壓的風軍如螞蟻一般瘋狂地向宮墻上攀爬。
    王宮侍衛殊死抵抗,怎奈風軍人數太多,打下一個,上來十個,斬不盡,殺不絕,仿佛永止境一般。
    風軍只是一輪強沖,便把王宮侍衛的防線撕開,隨后,大批的風軍沖入安國的王宮當中,一時間,王宮里面人喊馬嘶,宮女們的尖叫聲、哭喊聲以及雙方將士們的拼殺聲四起。
    齊橫是由王宮的正門一馬當先殺進來的。他手持九轉斷魂刀,跨下騎著紅鬃馬,率領一支重裝騎兵,直沖沖地突入王宮。宮門后面的侍衛們還想放箭射殺他們,可是他們的箭陣對重裝騎兵毫威脅,隨著騎兵展開沖陣,王宮侍衛的陣形變被沖得四分五裂,許多侍衛不是死于重裝騎兵的長槍之下,而是被戰馬的鐵蹄活生生踩死的。
    殺入王宮后,齊橫也不回頭沖殺,率領著麾下重裝騎兵們一個勁的向王宮內部突進。
    他由王宮的宮門處一直殺到王宮的正殿,連馬都沒下,直接催馬上了臺階,沖到正殿的大門外。
    他探頭向里面一瞧,好嘛,偌大的正殿,里面坐滿了安國的大臣們,看其官服,不是一品、從一品就是二品、從二品的高官大員。
    他咧嘴一笑,用刀尖遙指眾大臣,喝道:“不想死的,現在乖乖俯就縛,如若不然,嘿嘿,可就別怪本帥刀下情了!”
    他話音剛落,一名安國大臣猛然怒吼一聲,抽出佩劍,大喊大叫著沖出大殿,直奔齊橫而來。
    這人只是一官,齊橫又哪會把他放在眼里,他安坐于馬上未動,一直等對方沖到自己近前,抬劍刺向自己的時候,他方把手中的靈刀向外一揮。
    就聽當啷一聲,那大臣手中的佩劍脫手而飛,出好遠,虎口也被震裂,鮮血滴落下來,并不給對方求饒的機會,齊橫手中的靈刀順勢向前一探,撲哧一聲,那大臣的胸膛被靈刀貫穿,他慘叫一聲,仰面摔倒在地。
    “還有哪個再來找死,本帥今日一并收拾個干凈,哈哈——”齊橫甩了甩靈刀上的血跡,垂目俯視大殿里的眾多安國大臣,仰面大笑。
    安國大臣們恨得牙根都癢癢,但是他們也明白,沖上去拼命就如同是去送死,而且死得還毫意義。
    這個時候,重裝騎兵以及大量的風國步兵們也跟了上來,紛紛涌入大殿之內,手持鋼刀利劍,將這些安國大臣們統統*住。
    且說身在寢宮的越澤,他與李媚兒相擁坐于內室,聽著外面越來越近的廝殺聲和尖叫聲,李媚兒低聲說道越澤下意識地把她抱緊,打斷她的話,搖頭說道:“風人貪得厭、兇殘好戰,而我國又軍力羸弱,風國對我國用兵是早晚的事,又與愛姬何干?”
    李媚兒眼圈一紅,淚珠如同斷線的珍珠,她很想告訴越澤事情的真相,其實自己是風國的奸細,可是她又怕越澤在最后一刻會記恨自己,話到了嘴邊,她又咽了回去。
    “愛姬,風人要殺的人是我,現在,你裝扮成宮女,或許還有機會逃出去……”
    “不,臣妾哪都不去,臣妾早就說過,就算要死,也要與大王死在一起!”
    說到這里,她頓住,抬起頭來,淚眼婆娑地看向越澤,喃喃說道:“媚兒這輩子都在受人左右……媚兒不能決定自己的出身,現在……只想決定自己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