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42

  第七四十二章
    聽著李媚兒的話,越澤心中一陣悸動,有此紅顏,夫復何求?
    他向一旁招招手,一名宮女顫巍巍地端著一只托盤走了過來,在托盤上,放有一只酒壺和一只酒杯。【】**越澤接過酒壺和酒杯,斟滿一杯酒,而后,他喝退了周圍的宮女們。
    酒壺里的酒是珍品的佳釀,不過,其中也摻下了劇毒,一滴便足可致人于死地的劇毒。
    越澤捏著酒杯的手不由自主地顫抖著,喝下這杯毒酒很容易,而后所有的煩惱也都將與自己關,但是,他也要和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永遠的分別。
    看著李媚兒嬌美的容顏,他心中生出一陣陣的不舍,斷斷續續地說道:“真想……真想再陪在愛姬的身邊啊……哪怕……再、再多一天也好……”
    說到這里,越澤緩緩閉上眼睛,長長嘆息一聲,而后,把心一橫,猛的抬起酒杯,放到唇邊。
    “大王……”李媚兒心頭一震,搶過酒杯,柔聲說道:“大王還是讓臣妾先行一步吧!”
    說話之間,她作勢就把杯中的毒酒喝下去,而就在這時,寢宮里忽然傳來咣當一聲巨響,緊接著,殿門被人從外面踢開,數名風兵從外面沖了進來。
    越澤和李媚兒心頭同是一驚,后者手里的酒杯沒拿穩,隨之摔落到地上。
    沖進來的風兵快巡視一周,現大殿里除了越澤和李媚兒外再沒有其他人,這才紛紛向兩旁退讓。
    隨著他們分開,從外面又走進來一人。這人身穿風國官的官服,中等身材,年歲不大,未到三十的樣子,白面須,長得清秀斯,若是換上便裝,和一生沒什么兩樣。
    這位不是旁人,正是風國參政堂的總參事,蔡圭。
    蔡圭走進大殿后,先是看眼越澤,而后又眼神復雜地看向李媚兒,沉吟片刻,他拱手施了一禮,說道:“在下蔡圭,見過安王殿下……雅寧夫人!”
    越澤當然認識蔡圭,他出訪風國鎮江時,和蔡圭也見過數次。想不到蔡圭會出現在自己的王宮里,越澤先是愕然,而后又笑了,苦笑,哀嘆道:“亡國之君,蔡大人又何必如此多禮?”
    蔡圭干笑一聲,清了清喉嚨,說道:“在下……有幾句話想和雅寧夫人單獨談談,不知,安王殿下能否行個方便?”
    他的話立刻引起越澤的警覺,他下意識地抓進李媚兒的柔荑,怒視著蔡圭,凝聲問道:“你想做甚?”
    蔡圭擺手說道:“安王殿下不必緊張,在下對雅寧夫人絕惡意……”
    他話音未落,李媚兒輕輕拍下越澤的手背,低聲說道:“大王,讓臣妾過去吧,臣妾相信蔡大人的為人。”
    她這話,即是對越澤越澤呆呆地看著李媚兒,過了良久,他緊抓著她的手才慢慢松開。李媚兒從內室走出來,到了蔡圭近前,先是輕福了一禮,而后低聲說道:“謝謝。”
    她的道謝,是因為蔡圭沒有點破她的身份,對她的稱呼也沒有直呼名諱,而是尊稱夫人。
    蔡圭明白她的意思,抿了抿嘴,而后問道:“你……真的決定和越澤一同赴死?”
    “是!”李媚兒堅定地點點頭。
    “真的認為他值得你這么做嗎?”
    “是!”
    “現在后悔,還有機會。”說著話,蔡圭靠近她,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大王已經交代過,如果媚兒愿意,可以留在大王的身邊,做大王的夫人!”
    “請大人回去代媚兒多謝大王的美意,媚兒……只能心領了。”李媚兒看著蔡圭,眼神中透出的堅定令人心折。
    唉!蔡圭暗嘆一聲,直勾勾地看著李媚兒許久許久,最終還是奈地點點頭。他向一旁的一名風兵招了招手,那風兵立刻上前,并把肩上背著的包裹取下來,遞給李媚兒。
    “大人,這是……”李媚兒看眼包裹,又不解地看向蔡圭。
    “里面有兩套風軍的軍裝,趁著現在王宮里還混亂,你與越澤……趕快逃吧,逃得遠遠的,逃到讓任何人也找不到你們的地方。”蔡圭接過包裹,不由分說地塞進李媚兒的懷中。
    萬萬沒有想到,一心只想著仕途前程的蔡圭竟然敢冒著掉腦袋的風險,私自放大王和自己逃走。李媚兒難以置信地看著他,眼淚不爭氣地涌出來,她顫聲說道:“大人……”
    “別說了,快走吧!”蔡圭又從懷中胡亂地掏出一打銀票,看也沒看,直接塞進包裹當中,然后深吸口氣,說道:“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這么多,趕快走!”
    說完,他還用力推了下李媚兒,然后向左右的風兵甩了下頭。
    數名風兵們紛紛把早已準備好的裝油的壇子拿了出來,打開蓋子,快地向寢宮的地上、墻上澆灑火油。
    李媚兒眼含熱淚,捧著包裹,邊看著蔡圭邊緩緩后退。
    以前,她以為自己在蔡圭心中只是一件工具,摧毀安國他飛黃騰達的工具,原來并不是這樣,在他的心里,是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她突然停下腳步,撩起裙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沒有說話,只是向蔡圭連叩了三個頭,而后再不耽擱,站起身形,轉身走回內室,與越澤換起風軍的軍裝。
    蔡圭給她的這兩套軍裝像是給他倆量身定做似的,一大一小,越澤和李媚兒穿起來正合身。很快,又有風兵上前,摘下頭盔,解下戰甲,交給越澤現在是徹底糊涂了,頭腦一片空白,滿臉茫然地穿起風軍的軍裝和盔甲。
    他想不明白蔡圭為何要這么做,為何要這么幫自己,當初自己在鎮江的時候,雖然和蔡圭見過幾面,但也沒怎么深交,可交情可言啊!
    等到越澤和李媚兒把軍裝和盔甲都穿戴好,蔡圭令兩名風兵護送他二人出宮,而他自己則帶著剩余的幾名風軍退出寢宮,點起火把,擲入寢宮之內。
    寢宮里已被澆過火油,粘火就著,只眨眼的工夫,偌大的寢宮就變成了一片火海,大火由內而外,很快便頂開寢宮的棚頂,火苗竄到半空中。
    蔡圭站在寢宮之外,看著越燒越盛的火勢,他也隨之長長噓了口氣。
    在場的眾人,沒有一人注意到就在不遠處的院墻上還蹲坐有一人,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唐寅。現在他的眼傷已經痊愈,只是眼眶的四周還有些微紅,但已經不影響他的視力。
    “原來,殿下也有心慈手軟的時候。”隨著一聲輕笑,任笑也跳上院墻,在唐寅的身邊坐了下來。
    唐寅轉頭看了他一眼,故意裝糊涂地反問道:“為何這么說?”
    “蔡大人自己可沒有那么大的膽量敢私自放走越王和媚兒小姐,想必,這定是事先得到殿下的授意。”任笑笑呵呵地看向他。
    唐寅聳了聳肩,不置可否,但也算默認了。
    正如任笑所說,蔡圭即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私放越澤,這可不是件小事,要是傳到朝廷那里,不止他一個人要腦袋搬家,全家老小恐怕一個都活不成,蔡家就得被滅族。
    “安王曾對王妃有不軌之舉,殿下竟肯放他一條活路,實在不合殿下平日里的作風啊!該不會是……”說到這里,他故意不把話說完,只是笑嘻嘻地看著他。
    等了半晌,也未見唐寅接話,他暗道一聲趣,只好繼續說道:“該不會是殿下喜歡上了媚兒小姐,不忍看到媚兒小姐隨安王一同赴死吧?”
    沉默不語的唐寅突然說道:“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見他滿臉的認真,任笑收起玩笑之意,正色問道:“殿下所問何事?”
    “靈武的修為境界是不是真的會影響心性?”唐寅皺著眉頭,凝視著他。
    “按理說,是這樣的。”頓了一下,任笑緊接著又說道:“不過,我覺得殿下的心胸變得寬廣,倒是件好事。”
    唐寅白了他一眼,話鋒一轉,語氣淡然地說道:“媚兒小姐于風國有功,放她和越澤一條生路,也算是我對她的回報,僅此而已,別它意。”
    說完話,他身子向后一仰,從院墻上飄身落到院外。
    “呃……殿下還真是冷漠啊!”任笑越澤的寢宮被風軍放火付之一炬,風軍對外的宣稱亦是越澤和李媚兒雙雙被燒死,別說安人不了解其中的內情,即便是風人,知道內情者也屈指可數。
    要徹底斷絕安人的復國之心,唐寅就必須得制造出越澤已死的假象。
    不過,連蔡圭都不知道的是,越澤和李媚兒其實并未真正逃出唐寅的掌控。
    他二人在悄悄逃出王宮之后,立刻被埋伏在外面的暗箭人員控制起來,唐寅令暗箭將他倆安置在一處與世隔絕的深山老林之中,住的地方,唐寅派人幫他二人建,吃的用的,唐寅也可條件的,但是兩人卻不能走出半步。在他倆住所的四周,有專人駐守,可以說越澤和李媚兒是被唐寅永遠的軟禁起來。當然,這已是唐寅所能做到的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