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43

  第七四十三章
    僅僅一天的光景,御鎮就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由安國的都城變為】
    城內的十多萬守軍沒有做出太多的抵抗,悉數投降,王宮的侍衛雖有死戰到底,怎奈人單勢孤,最終還是被風軍斬殺殆盡,安王越澤與最寵愛的夫人李媚兒于宮內‘**身亡’,越澤的子嗣也大多被風軍所俘獲。
    現在,安國的全境并沒有被風軍全部攻占,但御鎮的淪陷以及國君的自盡,已基本等于是宣告安國的滅亡。
    在攻占御鎮的第二天,唐寅把御鎮城內所有三品以上的安國官員聚于王宮之內。在安國的朝堂上,下面站滿了安國的大臣、將領,而坐于王位之上的人,卻換成了唐寅。
    大殿的四周,密壓壓地站滿了風軍將士,大門外所圍站的也都是風軍將領。
    唐寅端坐在王位上,左右有阿三阿四、程錦、尹蘭等人護衛。他含笑向下面瞧了瞧,看著一個個面如土色的安國大臣們,他臉上的笑容更濃,慢悠悠地說道:“越澤已畏罪自盡,安國的領土亦將收回到天子手中,諸位大人,你們又將何去何從啊?”
    安國的大臣們誰都沒有說話,大家心知肚明,唐寅說得好聽,什么安國的領地是被天子收回,實際上,就是被風國恥的吞并了。
    “怎么?諸位大人都不愿意表態嗎?”唐寅笑道:“既然嘴上不愿意說出來,那就用腳來站位置吧!”
    說著話,他擺了擺左手,說道:“愿意歸順天子的,就站在本王的左手邊,不愿意歸順天下的,可以站在本王的右手邊。”
    他話音剛落,原本站于左邊的那些安國將領們臉色同是一變,下意識地要邁步向右面的官隊列走。
    這時候,唐寅又道:“不過,本王也得醒諸位,選擇要慎重,不然的話,身異處算輕的,凌遲處死、滿門遭殃也未可知呢!”
    這句話,讓那些正想站到右邊的將領們身子同是一震,又紛紛把邁出去的腿都收了回來。shouda8
    而站在右邊的那些官也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冷戰,許多人都是思緒矛盾,即想站到左邊,但又拉不下臉面,心情復雜,一臉的為難。
    回頭看看后面的大臣們,右相吳思聰跨步出列,手指著唐寅,怒聲說道:“風王不顧同盟之情,出兵相犯,占我國都,*死我國君主,現又強迫我等叛國,簡直厚顏恥至極!”
    聽聞吳思聰的怒罵,唐寅沒什么反應,倒是左右的阿三阿四、程錦、尹蘭等人臉色同是一變。
    程錦跨前一步,沉聲喝道:“大膽!”說話時,他手握佩刀,周身上下也散出騰騰的靈氣。
    唐寅擺擺手,制止住欲拔刀的程錦,而后尹蘭急忙上前,伏下身子,在他耳邊細語道:“大王,他是右相吳思聰!”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接著,舉目打量吳思聰。
    右相是官之,他的態度,對自己很重要,而且他能坐到右相,必定是在安地德高望重之人,殺掉他,怕是會引出很多的麻煩。
    沉吟片刻,唐寅微微一笑,說道:“吳相此言差矣,我風軍乃受天子之命討伐昏君,兩國雖為同盟,但天子有令,我國也沒有辦法。”
    “風王此話只能騙騙三歲孩童,天下誰人不知天子早已受你風國挾持,天子之令,不就是你風國之令,你風王之令嗎?”
    吳思聰現在也豁出去了,毫畏懼地與唐寅針鋒相對,周圍的安國大臣們不為他捏著一把冷汗。
    唐寅仍不動怒,聳聳肩,笑道:“看起來,吳相對我風國誤會頗深,既然如此,現在也沒什么好談的了,只能等到以后再商議此事。”
    說著,他抬頭向大殿外望去,說道:“來人,送吳相回府……”
    他現在確實不想動吳思聰,留下這個老頭子,把他說服到自己這邊,這對日后風國治理安地將十分有利,不過,吳思聰顯然不想給唐寅說服自己的機會。
    不等唐寅把話說完,吳思聰已怒聲打斷他的話,喝道:“不必了,我現在不會歸順你風國,以后更不會,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就會盡我所能,與你風國對抗到底。”
    他這么說,等于徹底斷了唐寅欲勸服他的念想,也把唐寅心中的怒火激了起來。
    他雙目一瞇,直視吳思聰,說道:“吳相已經活了一大把年紀,當然可以置生死于肚外,不過,吳相是不是也該為自己的家人們著想一下,沒必要拉著家人們做你的陪葬品嘛!”
    聽出唐寅的威脅之意,老頭子把胸脯一挺,義正詞嚴地說道:“身為安人,人人都應與國家同生死,共存亡!國在,則人在,國破,則人亡!”
    好個執迷不悟的老家伙!唐寅也看出來了,想勸降吳思聰已然沒有可能,既然如此,那自己也不用再和他客氣。
    他連連點頭,看他臉上的笑意,就差點沒為吳思聰拍拍巴掌了,只是他的目光卻陰冷的冰人,身上也散出濃烈的殺氣。
    “呵呵!”他笑道:“老人家容易體寒,來人,在殿外架起油鍋,幫吳相暖暖身子!”
    “遵命!”他話音剛落,大殿外便傳來風軍的回話聲,緊接著,唐寅的命令被門外的風將傳達下去。
    時間不長,大殿外的廣場上已架了數只大鐵鍋,下面堆著柴火,鐵鍋里裝滿了油。
    等油鍋架好,里面吳思聰兩眼血紅,怒視著唐寅,大叫道:“唐賊挾持天子,殘暴道,即使人不滅你,也自有天來滅你……”
    他罵得聲嘶力竭,唐寅也笑得開懷,在大笑當中他向那兩名侍衛揮了揮手,二人見狀,不再耽擱,分別架住吳思聰的雙臂,快步向外走去。
    周圍的安國大臣們表情各異,有的嚇得臉色蒼白,站在原地直哆嗦,有些則是敢怒而不敢言,還有些人,了瘋似的沖上前去,把拖著吳思聰向外走的兩名侍衛攔住,厲聲喝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干什么?今天就讓爾等見識見識什么叫大炸活人!”
    隨著洪亮的話音,齊橫從外面走了進來,臂膀橫著一揮,把那些上來攔阻的安國大臣統統推開,而后往前一站,把他們擋在面前。
    “你們不能這么對吳相!”這些大臣都是吳思聰的親信,又哪里忍心眼睜睜看著他遭風人的毒手?
    齊橫冷笑出聲,說道:“如果你們也想去陪他作伴,我倒可以成全你們!”說著話,他側頭喝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從外面涌進來十多名風兵,一個個手持利刃,紛紛站到眾大臣的面前。
    見狀,大臣們嚇得身子同是一顫,不由自主地倒退數步。
    這時候,唐寅站起身形,笑吟吟地走下王座,在安國大臣們的中間站定,柔聲說道:“本王剛剛已經為他指出了一條活路,可他不選,那么,本王也沒有辦法了。”
    說話之間,吳思聰已被風軍侍衛拉到廣場之上,兩人合力把老頭子高高舉起,對準了一口油鍋,連猶豫都沒猶豫,狠狠投了過去。
    撲通!老頭子被活生生擲入油鍋之內,他只來得及出一聲慘叫,接著,什么聲音都沒了。
    大概過了十數秒鐘,就聽油鍋里突然傳來嘭的一聲悶響,原來是吳思聰的肚子炸裂,五臟六腑都涌了出來,很快又被炸熟,現場彌漫起濃濃的焦臭味。
    堂堂的右相,就這么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風軍用油鍋給炸了,在場安國大臣們心里的滋味也可想而知。
    大殿里,許多大臣們悲憤交加,但又能為力,坐在地上,抱頭痛哭。
    左相高震看看周圍的大臣,仰天長嘆道:“國已破,大王已歿,我等臣子茍且于世,亦只是自取其辱,也罷!”說著話,身子猛的向前一躬,接著一頭向唐寅撞去。
    唐寅只是微微側身,便把高震讓了過去,耳輪中就聽嘭的一聲脆響,高震沒有撞到唐寅身上,卻狠狠撞在大殿的柱子上。
    “唔?”唐寅回頭看眼地上的尸體,揉著下巴嘟囔道:“又一個自個兒和自個兒過不去的。”
    說著,他環視周圍的大臣,笑問道:“還有哪個要撞柱子的?現在趁早,不然等會下了油鍋,那滋味可不好受。”
    “唐賊,我和你拼了!”一名安將咆哮一聲,從自己身上硬是扯下一片甲葉,直向唐寅的脖子劃去。
    由于他事先已被風軍*服下散靈丹,體內的靈氣法凝聚,佩劍也被風軍收走,現在只能用一片甲葉去傷唐寅,又有何威脅可言?
    唐寅站在原地連躲都沒躲,等他到了自己近前,下面突然一腳,正踢在那安將的小腹上。
    即便他有一身的甲胄,可也承受不住唐寅的重踢,身子打著橫直挺挺地摔在地上,整個人佝僂成一團,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