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46

  ~日期:~1o月o5日~
    ,zhai
    第七四十六章
    劉彰身中數箭,栽下戰馬,可把周圍的風軍將士們嚇得魂飛魄散。官場小說文字
    人們一擁而上,把中箭的劉彰團團圍護住,此時再看他,胸前、小腹、背后皆插有弩箭,白色的中衣瞬間就變成紅色的血衣。
    “將軍——”眾將士們肝膽欲碎,皆齊聲叫喊。
    這時候,四周的風軍人群也變得更加混亂,到處都有風軍的叫喊聲:“刺客!這里有刺客,是他對將軍放的弩箭——”
    在叫喊連天的嘈雜聲中,有三名身穿風軍軍裝的漢子渾身是血的殺出人群,直沖沖地向劉彰所在的地方沖過來。
    劉彰周圍的風軍將士有人看到,立刻喊道:“有刺客殺過來了,快保護將軍!”隨著喊話聲,數名風兵抽出佩刀,迎上前去。
    那三名漢子同一時間釋放出靈氣,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全,三人各持靈刀,當中的一人施放出靈亂風。
    嗡!混亂的靈刃漫天飛舞,幾名沖上前去的風軍士卒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對方的靈刃絞了個粉碎。而后另外兩名刺客也雙雙施放出靈亂風,目標是劉彰周圍的人群。
    “殺——”人群中也有風軍的修靈者,數名風將大吼一聲,同是施放靈亂風應對。雙方的靈亂風碰撞到一起,嘭嘭的悶響聲不絕于耳。
    雙方的靈刃互相抵消,接下來,三名刺客已沖到近前,其中分出兩人纏住人群里的風將,另一人則持刀直取劉彰。
    那些普通的風軍士卒又哪里能擋得住修為精湛的靈武高手,那刺客幾刀砍落下來,便將風軍的人群殺開一條血路。
    他直沖進去,三步并為兩步,來到劉彰近前,片刻也不停頓,抬起手中的靈刀,對準劉彰的腦袋,惡狠狠劈砍下去。
    嗡!一道又急又沉悶的破風聲由刺客的側面傳來,那刺客知道在自己的側方有靈武高手在出手偷襲自己,如果他再不收刀,自己肯定性命難保。
    那刺客暗暗咬緊牙關,并沒有收刀格擋,也沒有側身避讓,硬挺著側方襲來的一擊,繼續把手中的靈刀砍向劉彰的腦袋。
    他這是以命換命的打法,要以自己的命來換劉彰的必死疑。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刺客的刀并沒有劈在劉彰的腦袋上,倒是他身側飛來的一把狹長的靈刀先擊在他身上。
    這把在空中打著旋飛來的靈刀力道太大了,大到打在刺客的身上,直接把他的身軀撞飛出去。
    靈刀的刀鋒砍入他的太陽穴,靈刀的刀桿撞碎他的膀臂,等刺客摔落在地后,靈刀還深深嵌在他的身上,他躺在地上,只抽搐了幾下,便沒了動靜。
    甩來這把飛刀的正是白安,在她身旁還跟有閻炎。白安側頭說道:“炎,我來保護將軍,你去擒下另外那兩名刺客,一定要留活口!”
    閻炎點點頭,著靈劍,直奔正與數名風將廝殺的兩名刺客而去。
    白安快步來到劉彰近前,低頭一瞧他身上的傷勢,她也被嚇了一跳,刺客明明已經射中他,卻還要拼命砍下他的腦袋,當真稱得上是狠毒比,非要致劉彰于死地不可。
    她抬起頭來,環視周圍,大聲問道:“軍醫!軍醫在哪?快把軍醫找來!”
    “白將軍,醫官馬上就到!”有風兵士卒回道。
    “這里太危險了,趕快把將軍送到附近的營帳,快!”白安指揮周圍的風兵,把傷勢嚴重、昏迷不醒的劉彰送到不遠處的一座營帳內。
    很快,隨軍的醫官趕到,等醫官們檢查過劉彰身上的箭傷后,不暗暗咧嘴,額頭也滲出了冷汗。shouda8見狀,白安急聲問道:“將軍的傷勢怎么樣?”
    為的醫官小心翼翼地說道:“這……這并非普通的箭傷,弩箭之上還都涂有劇毒……”
    “我只問你將軍還有沒有救!”白安杏目圓睜,大聲喝道。
    “小人盡力……盡力而為……”醫官嚇得邊擦冷汗邊連連點頭。
    在眾醫官搶救劉彰的時候,閻炎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進來,他先是看眼急救劉彰的醫官們,而后來到白安近前,低聲問道:“怎么樣?”
    白安握進拳頭,緩緩搖頭,說道:“恐怕……不太樂觀……”
    閻炎聞言,神情頓是一黯,他們這批從靈武學院出來的學生軍,到現在已只剩下劉彰、白安和他三人,論于公還是于私,他都不消劉彰再有個三長兩短。
    白安轉過頭來,問道:“刺客都有擒住嗎?”
    閻炎點點頭,說道:“喬裝成我軍的刺客共有一十三人,死了八人,還有五人被擒,現在都已被看押起來。”
    “也許還有更多的刺客潛伏在我軍之中,等明日天亮,必須得嚴查一遍!”說著話,她又下意識地看向昏迷中的劉彰,幽幽說道:“與外敵比起來,潛藏于我軍內部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最令人防不勝防的!”
    “這次是我們自己太大意了,沒想到安軍敢來偷營,更沒想到偷營的安軍還在我軍營地中潛伏下這么多的刺客!”閻炎搖頭嘆氣,現在他也更加能體會到,戰場之上真的什么事情都可能生,十萬對五千,看似毫懸念、勝券在握,可是現在,連己方主帥都性命難彼,誰還敢保證己方一定能打得下亭口?
    此時,齊橫也聞訊從第九軍的營地趕了過來,同時他也聽說了劉彰遇刺重傷的事,還特意把第九軍的軍醫也一并帶了過來。
    第九軍是風軍當中最珍貴的兵種,也可以說是造價最高的兵種,其隨軍的醫官也個個都是醫術高明的大夫。
    齊橫趕來的及時,醫官們到的更及時,眾醫官先是為劉彰解毒,接著是止血、上藥、包扎傷口,在一番忙碌下來,劉彰的傷勢總算是得到了控制,至于能不能保下性命,醫官們也法確定,只能繼續觀察,看他的傷勢有沒有惡化的趨勢。
    忙到現在,天邊已泛起魚肚白,新軍營地的火勢總算熄滅,可是,大半的糧草已燒毀,搶救出來的糧食已不足全軍將士的三日口糧。
    慶幸的是第九軍的營地沒有遇襲,可以分出一部分糧食給新軍,只不過一軍之糧兩軍來用,也難以長久。
    現在新軍的情況是,糧草嚴重不足,統帥又遇刺,性命垂危,全軍的士氣跌落到了谷底。如此狀況,別說攻城了,連留在原地駐扎都很困難。
    劉彰傷重,新軍的指揮權也只能由齊橫代為掌管,白安和閻炎都向齊橫建議,己方應立刻退兵,等到劉彰性命之憂,糧草又補充充足之后,再圖謀進攻川口郡。
    齊橫是打心眼里不愿意退兵,可是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不退兵又能如何呢?
    安軍神出鬼沒,接下來還不知道要搞出什么花樣,而己方士氣低落,尤其是新軍,將士們已毫斗志可言,此仗也確確實實是法再繼續打下去了。
    他想接受白安和閻炎的意見,暫且退兵,不過,第九軍的兩位副帥葉堂和高宇都表示反對。由第九軍和新軍進攻川口郡可是大王的指令,在沒有接到大王的命令之前,私自退兵,那不等于犯下了欺君之罪嗎?再者說,安軍根本沒有和己方做正面交戰的實力,只能采用這些偷營、刺殺主帥等陰謀手段,只要己方加足小心戒備,也不難預防。
    聽了他二人的話,齊橫又覺得他倆說的也有道理,他問道:“那我現在該怎么做?”
    “立刻給大王傳,實情上報,是打是撤,交由大王來定奪。”葉堂、高宇二將建言道。
    齊橫大點其頭,最終決定,就按照他倆的辦法做,全軍暫時在亭口城外駐扎,并嚴防安軍的偷營,而他自己則立刻給唐寅傳送戰報,在亭口這邊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呈報給唐寅。
    第九軍和新軍的飛鴿傳很快送抵御鎮,他們的這封戰報,就如同是在一桌山珍海味當中擺放了一顆老鼠屎。
    各軍傳回的戰報皆為捷報,戰事進展的異常順利,只有川口郡這里傳回的戰報是敗報,而且連新軍的主帥劉彰都被刺成重傷。
    看過這份戰報后,唐寅原本不錯的心情瞬間直轉急下,好在齊橫距離他還遠著呢,如果當面送上戰報,他的腳早踢在齊橫的屁股上了。
    若說劉彰因為經驗不足,被敵軍的刺客鉆了空子,倒也可以理解,可難道說齊橫也經驗不足嗎?
    從軍那么久,做統帥那么久,他什么樣的情況沒經歷過,什么樣的敵人沒碰到過,怎么就不醒劉彰小心防敵軍的刺客呢?
    再者說,川口郡的安軍怎么這么厲害,竟然能混入新軍的營地里,還能成功行刺到劉彰,太不可思議了。
    看到唐寅的表情一會憤怒,一會又迷惑,尹蘭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說道:“大王,屬下前鎮子匯報過,有大批的游俠正向川口郡云集,這次的事,依屬下判斷,十之**就是游俠所為!”
    唐寅雙目一瞇,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尹蘭繼續說道:“齊將軍和劉將軍都是征戰沙場的統帥,對付正規的敵軍很在行,在對付神出鬼沒的游俠,只怕……經驗還不夠啊!”
    ,z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