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47

  “如此來說,我也該去趟川口郡,看看那邊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唐寅揉著下巴,喃喃說道。
    “大王,此行兇險,得多加防才是。”尹蘭醒道。
    “恩!”唐寅點點頭,然后沖著尹蘭感激的一笑,說道:“我知道。”
    唐寅決定親自去趟川口郡,以目前新軍的狀況來看,恐怕也只有他去才能穩住局面。
    雖說此行危險,但他還是把直屬軍留在了御鎮,畢竟御鎮是整個安地的核心,這里容不得出現任何的散失,他只帶隨行的侍衛營南下去往川口郡。
    侍衛營的兵力有五千左右,在唐寅看來,這已經足夠了。長話短說,一路話,不日,以唐寅為的隊伍順利抵擋川口郡的風軍大營。
    由于劉彰傷勢嚴重,出營迎接的是齊橫。見面之后,齊橫快步上前,插手施禮,說道:“末將參見大王!”
    唐寅從車冕中走下來,隨意地擺下手,而后問道:“劉彰的傷勢如何?”
    “已性命之憂,但現在還不能下榻,估計若要痊愈,至少還得兩、三個月。”齊橫躬身回道。
    唐寅從御鎮到川口郡,在路上也花費近一個月的時間,都這么久了,劉彰竟然還不能下榻,可見他的傷勢之重。唐寅皺了皺眉頭,狐疑道:“區區的箭傷,何至于如此之重?”
    齊橫忙道:“大王有所不知,刺客是有備而來,弩箭之上皆涂有劇毒,醫官為劉將軍療傷之時,雖能解毒,但還是得把箭傷附近的毒肉挖掉,毒血排掉,劉將軍能保下性命,已實屬不易。”
    “好狠的手段……想來,這就叫‘斬行動’吧!”唐寅自言自語道。
    “啊?”齊橫沒聽明白,不解地看著他。唐寅也懶得解釋,邊向大營里面走,邊問道:“這段時間,安軍可還有來偷營?”
    齊橫面色一正,說道:“末將已責令全軍,嚴加防范,未再給敵軍可乘之機。”
    “恩!”唐寅點了下頭,又問道:“軍中糧草的情況如何?”
    “先前新軍的糧草損失較大,不過,在朱陽郡作戰的平原軍及時輸送過來一批糧草,算是解了燃眉之急,現在后方的補給已經送到,我軍和新軍的糧草都夠用了。”齊橫回道。
    “呵呵!”唐寅看著齊橫笑了,說道:“看來,你又欠了人家蕭慕青一份人情。”
    “是啊,等此戰打完,末將必重謝蕭將軍。”齊橫一本正經地說道。
    說話之間,唐寅等人已進入風營內部,他沒有去中軍帳,而是先去了劉彰的寢賬,探望傷重的劉彰。
    見到大王親自來探望自己,床榻上的劉彰掙扎著要下塌施禮,唐寅快步上前,把他摁住,搖頭說道:“有傷在身,就不用講那些繁縟節了,好好躺著!”
    “大王——”劉彰眼圈一紅,眼淚差點掉下來,一是覺得羞愧,其二也是覺得委屈,這場仗打的太令人窩火,他才和敵人對陣過一次,結果就被刺成重傷,險些性命不保,還拖累到全軍的將士。
    唐寅理解他現在的感受,淡然一笑,輕拍著劉彰的肩膀說道:“吃一塹長一智。現在你總該明白了吧,敵人哪怕弱小如螞蟻,關鍵時刻,弄不好它也能反咬你一口。兩軍交戰,在戰斗沒有結束之前,勝負就還未定,大意不得!”
    劉彰邊聽邊點頭,經過這次血淋淋的教訓,他更能理解唐寅的話。當然,唐寅的這番話也是在警戒他自己,論到什么時候,論面對什么樣的敵人,都不要輕視你的對手。
    而后,唐寅又安撫他一番,這才離開寢賬,進到中軍帳內。
    等唐寅坐落之后,立刻開口說道:“明日,我軍攻城。”
    他不是詢問在場的眾將,用的是肯定的語氣。齊橫諸將同是一怔,大王才剛到,連具體的情況都沒來得及了解就急于攻城,能行嗎?
    白安欠了欠身,問道:“不知大王有何部署?”
    唐寅一笑,說道:“先前劉彰不是已經部署過了嗎?就按照他的戰術來打吧!”
    眾人面面相覷,最后還是白安小心翼翼地問道:“大王覺得可行?”
    唐寅含笑說道:“劉彰的遇刺只是個意外,并不代表他當初制定的戰術不好,另外,大家也不要被亭口的守軍嚇到,丸之地,終究沒有與我軍正面抗衡的實力,明日之戰,我軍必勝!”
    聽聞他的話,在場的眾將皆為之一振,人們深吸口氣,異口同聲地插手說道:“末將遵命!明日之戰,我等必竭盡全力,掃平敵軍!”
    “好!”唐寅要的就是他們這句話,想要升全軍的士氣,就得先把將領們的士氣先升起來。
    “好了,沒有其它的事,大家現在可以回去了。”
    “末將告退!”眾人正想退出中軍帳,唐寅恍然想起什么,又道:“對了,這段時間大家也都很辛苦,一直緊張戒備,今晚讓兄弟們好好休息,睡個好覺,等明日之戰,都能打起精神來!”
    “是!大王!”眾將齊聲應是。
    等眾人走出中軍帳后,一旁的任笑皺起眉頭,顧慮重重地說道:“殿下,我以為恰恰是今晚,更應該加強戒備!”
    “哦?”唐寅一笑,反問道:“為何這么說?”
    任笑說道:“安軍顯然很清楚,正面作戰,他們不占任何優勢,所采用的也是擒賊先擒王的戰術,以刺殺主帥、突襲補給的手段來*我方退兵。殿下抵達川口郡的消息,想必安軍也會知道,今晚,安軍很可能故伎重演。”
    尹蘭聞言,心頭頓是一驚,立刻接道:“任公子的意思是……今晚刺客還會混入我軍營中,來刺殺大王?”
    任笑點點頭,說道:“雖不敢確定,但很有這個可能。”
    唐寅仰面大笑,贊道:“看來隨軍的這段時間,任兄也學會了不少東西嘛!”
    頓了一下,他慢慢收斂笑容,冷哼著說道:“我讓弟兄們今晚不必加強防備,要的就是引敵軍的刺客前來,我要給安軍一個教訓,讓他們明白什么叫做肉包子打狗有來回!”
    任笑先是一愣,隨即也樂了,松口氣道:“原來殿下早已經想到了這一點。”
    唐寅瞇縫著眼睛,聳了聳肩,未再多言。
    他二人都以為一旦軍營疏于防備,安軍便會再次鋌而走險,派刺客前來行刺,但是這次他倆都猜錯了,這一晚上,風平浪靜,刺客并未出現,唐寅和任笑也多少有些意外。
    不過唐寅也沒放在心上,畢竟他的目標不是刺客,而是亭口城內的守軍。
    翌日清晨,新軍出動,采取的戰術就是劉彰先前安排的布置,第一、第二兵團主攻北城,第三、第四兵團主攻南城,第五、第六兵團主攻西城,第九、第十兵團主動東城。
    唐寅的到來令新軍將士們士氣倍增,加上是主力大軍出動,氣勢更盛,戰斗一開始,新軍就使出了全力,拋石機、破城弩一齊動,小小的亭口城,四面城墻轟鳴聲不斷,地面都隨著石連續的打擊陣陣搖顫。
    等拋石機和破城弩的遠程打擊差不多了,八個兵團開始齊齊推進,一同向亭口城*壓過去。
    也許是風軍的這次攻城進攻太猛烈,又是四面圍攻,亭口城內的反擊很微弱,幾乎沒做出想像的抵抗,風軍便順利攻上城頭,一口氣殺入城中。
    隨著風軍主力打入城內,人們不大失所望,據報,城內的守軍有五千多人,可是等到戰斗結束再清算,戰死的和被俘虜的安兵加到一起還不足千人,而且大多都是老弱病殘。
    巡視安軍俘虜的時候,唐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就是這么一批不足千人的老弱病殘把己方的二十萬大軍擋在亭口城外長達一個月之久?簡直是笑談。
    齊橫等將的臉色也不好看,眾人急忙上前,紛紛拱手解釋道:“大王,先前我等攻城之事,城內的守軍至少有五千人左右,而且其中還混有許多靈武高手,絕非這些老弱殘兵。”
    唐寅揚起眉毛,伸手問道:“那人呢?你們所說的那五千安軍和靈武高手們呢?在哪里?”
    “這……”齊橫諸將語塞,他們也頗感覺不可思議,是啊,城內的守軍都跑哪去了?明明是五千多人的精銳,怎么一下子又變成了不足千人的殘兵?
    齊橫跺了跺腳,突然怒吼一聲,氣急敗壞的沖到一名安軍的老兵近前,單手一抓,想小雞似的把他從人群里拽了出來,厲聲喝問道:“亭口城內的守軍現在在哪?說!”
    那老兵嚇得直哆嗦,雙腿抖個不停,結結巴巴地說道:“都……都撤走了,早在數日前,他們就已經撤離亭口了……”
    “胡說!”齊橫喝道:“亭口的四周遍布我軍眼線,城內的守軍若是撤走,我軍豈能不知?”
    “小人沒有撒謊,小人所說句句屬實,他們是喬裝成逃荒姓的模樣,分批撤走的……”那老兵顫聲說道。
    “啊?”齊橫千算萬算,還真就算漏了這一點,他沒想到斗志那么頑強的守軍會悄悄撤離亭口,更沒想到守軍竟會化整為零,喬裝成逃難的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