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49

  ~日期:~1o月o8日~
    ,o
    唐寅不怕敵人出現,就怕敵人藏在暗中放冷箭。【】/\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見為數眾多的寧軍從夾層里出來,唐寅心中冷笑,不退反進,揮刀迎上前去,與寧軍戰在一處。
    他體內的靈氣是未恢復,但對付普通的寧兵還是綽綽有余,靈刀揮舞開來,粘上就死,碰上就亡,黑暗之火吞噬著生命,白色的靈霧彌漫滿空。
    余名寧軍,只折工夫,全部變成冰冷的尸體‖體蒼白,但傷口處卻沒有血液流出,好象是死去多時的干尸。
    唐寅將空中飄蕩的靈氣全部吸食干凈,然后席地而坐,盤腿冥想。
    他能吸食寧兵的靈魂,但要從其記憶中尋找出有用的信息,也是需要靜心和時間的。
    寧軍所挖的地道比他預想中要龐大得多,這條地道不僅能通進鎮子里,而且還象樹叉似的,可以通向鎮子里的各處,甚至是各戶姓的家中,可以說整座谷雪鎮就是一座巨大的陷阱,每處地方、每個角落都充滿殺機,進入其中,隨時都有可能被暗中射出來的冷箭擊中。
    谷雪鎮下面這些錯綜復雜的地道也并不是剛挖好的,而是在風軍進攻河西的時候,林翰就已開始未雨綢繆,組織人力疏散谷雪鎮的姓,清空全鎮,然后秘密挖掘地道,布置陷阱。
    唐寅暗暗點頭,這個林翰也算是難得一見的人才了,只可惜,他是寧人,忠于寧國。
    對地道的結構有了大致的了解,唐寅站起身形,略微辨認一下自己所在的方位,隨后繼續向地道深處走。
    通過寧兵的記憶,他知道哪里有陷阱,哪里有埋伏,但是不是已掌握了全部,他并不確定,這回再向里面深入,他變的小心翼翼,不敢再輕視對手。
    走出一段距離,知道又到了有夾層的地段,他漸漸放慢腳步,緩緩前行。
    咯、咯、咯!
    寧靜的地道里只剩下他腳踩石子和瓦片的聲音。
    正走著,斜刺里聲息的探出一支長槍,直向他的軟肋刺去刺的快,但唐寅的手更快,就在槍尖馬上要刺中他的一瞬間,他出手如電,嘭的一聲把槍尖抓住,運動靈氣,黑暗之火生出,火焰依附在槍身上,由槍尖一直燒向墻壁內的另一端。
    “啊——”
    夾層里只出一聲短暫的痛叫,而后又傳出重物倒地的聲音。唐寅正想把靈氣吸入體內,四周的墻壁又多出數的圓孔,弩箭的鋒芒從里面探了出來。唐寅連想都未想,直接以暗影漂移閃了出去。
    在他閃躲開的同時,周圍的墻壁中射出來數十支弩箭,釘在地上,劈啪作響。暗道一聲好險,唐寅剛要退回去把夾層里的敵人統統揪出來的時候,就在他晚之處的墻壁里又刺出數支長槍。
    媽的!唐寅心中咒罵,來不及揮刀招架,只好抽身再退。他剛退到地道的另一邊,連氣還未緩一下,后面的墻壁轟隆一聲倒塌,一只巨錘從墻壁里砸出,正中唐寅的后腦。
    唐寅感覺自己的腦袋嗡了一聲,人也不由自主地向前撲倒,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對面墻壁中刺出的數桿長槍全部扎在唐寅的身上。
    他有靈鎧護體,長槍難以刺入,但架不住對方一槍接著一槍的連刺,折工夫,他身上的靈鎧就布滿了裂紋。
    唐寅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息著,任憑對方的長槍在自己身上亂刺,他現在要緩過腦袋遭受重擊的暈厥。
    感受到身上靈鎧已堅持不了多久,他暗暗苦笑,難怪己方將士近來多少死多少,就連自己都未能幸免,這還是在他熟悉地道布局的情況下。shouda8
    轟——倒塌的墻壁里走出一名彪形大漢,這人身材魁梧,靈鎧罩體,手中握有一柄大型號的靈錘。他三步并成兩步,來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唐寅近前,把手中的靈錘掄圓了,對著唐寅全力砸下去。
    嗡!
    靈錘破風,出沉重的悶響聲。
    即便不用回頭,唐寅也知道對方的殺招到了。他深吸口氣,趴在地上的身軀突然化為一團黑霧,靈錘砸在黑霧當中,震散黑霧,連帶著,將地面也砸出一只兩尺見長的大深坑,巨大的轟隆聲在地道里激起的回音久久不散。
    “哈哈——”那魁梧大漢狂笑一聲,傲然說道:“這回看你還死不死……”由于地道里漆黑,加上泥土飛揚,他也看不清楚對方有沒有被自己砸死,不過,感覺上自己這一記重錘是把對方砸成肉泥了。
    他并沒有得意的太久,忽聽身后傳來冷冰冰的話音:“向來都是獵人殺死獵物,你可見過獵物反噬過獵人的?”
    “啊?”
    這突如其來的話音把魁梧大漢嚇的不輕,身子猛然一震,人也忍不住驚叫出聲,還未等他回身,唐寅的靈刀已由他后心刺出,刀尖在他胸口探出。
    黑暗之火由刀身燒進他的體內,靈魂燃燒迅地吞噬著他的生命,先是大漢身上的靈鎧化為靈霧,而后手中的靈錘也恢復原形,脫手落在地上,他身軀前后搖晃幾下,接著,轟的一聲直挺挺的摔倒。
    嘶——難得吞噬到修靈者,唐寅把空中的靈氣一絲不漏的全部吸干,接著,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邪笑著嘟囔道:“不錯,原來是靈元境的修靈者。”
    “殺——”
    正在這時,兩側夾層里的寧軍紛紛從暗門里涌出來,向唐寅展開圍攻。他們若是藏于夾層,唐寅或許還有所忌憚,一旦出來做近身肉搏,他還哪會把對方放在眼里。
    對方是上來一批,被他砍倒一批,寧軍非但殺傷不到唐寅,反而還成為他恢復靈氣的‘食物’。
    唐寅是一路走,一路與地道里隱藏的寧軍交戰,這一路下來,他記不清自己殺了多少寧兵寧將,體內的靈氣倒是在飛的增長,不過人已累的鼻凹鬢角都是汗,靈鎧內的衣服都快被汗水浸透。
    以他的推斷,自己打到這里,可能連進鎮子的一半地道都未走完,再這樣下去,自己沒等進鎮子,倒先被累死了。
    他喘息著靠著墻壁緩緩滑坐,同時散掉頭部的靈鎧,抹了抹臉上的汗水。他本想歇息一會,可前方的地道里突然響起急促又凌亂的腳步聲,心中暗嘆口氣,唐寅只好重新罩起靈鎧,艱難地從地上爬起,進入戰斗狀態。
    敵人還未到近前,倒是火把先投擲過來。
    一支支的火把在空中打著旋,飛落到唐寅的四周,將他所在的地方罩得亮如白晝。
    對方看清楚了唐寅,唐寅也同樣看清楚了對方。
    前面來的又是一大批寧軍,少說也有兩三號人,唐寅強忍著快要爆炸似的肺子,倒起靈刀,擺出迎戰的架勢。
    “殺啊——”
    寧軍吶喊著向唐寅動起沖鋒,人們好象忘記了生死似的,明知道上前會被殺,但應是前仆后繼的沖上來。
    對付這些普通的寧兵,唐寅有些不起精神,靈刀揮舞開來,頃刻之間,已有十余人倒在他的刀口下。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寧軍把人航術和車輪戰術融合到了一起,照這么打下去,自己得被對方活活累死!唐寅邊打邊在心里暗暗琢磨,考慮自己是不是先退出去,帶足了幫手再重新殺近來。
    他正尋思著,前方又沖過來兩名寧兵打扮的漢子,兩把戰刀猛砍唐寅的腦袋。
    唐寅想也沒想,橫刀招架,擋住對方的殺招后,手中的靈刀順勢向外一推,一名寧兵閃躲不及,被橫推過來的靈刀正中胸口,撲的一聲,胸腔被切開,慘叫著仰面而倒,另名寧兵倒是很機敏,身子快地低了下去,堪堪躲過這致命的一刀。
    呦!想不到這名寧兵的反應還挺快,唐寅掄起靈刀,又立劈華山的砍下去,那寧兵急忙雙手持刀招架,當啷一聲,靈刀將他的戰刀砍出個大豁口,險些把他的刀劈折。
    一招不中,唐寅的后招馬上也到了,下面的一腳重重踢在那寧兵的胸口,后者的身軀橫著飛出,撞在墻壁上,出嘭的一聲悶響,反落地。唐寅本想再過去補一刀,不過前面新上前的寧兵吸引走他的注意力。
    他以為自己這一腳即便未把那寧兵踢死,也得要他半條命,結果這次他估計錯了,那寧兵躺在地上,雖然吐出一口血箭,但看其閃爍寒光的雙眼,顯然神智為失。
    寧兵沒有馬上起來,而是快的伸手入懷,掏出一只金屬筒,對準就在他旁邊作戰的唐寅,猛的扣動金屬筒的機關。
    只聽咔的一聲脆響,金屬筒內射出一支形狀怪異的鋼箭,直奔唐寅的胸口而去。
    什么東西?也就是唐寅,即便交戰的時候還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他身子下方突然飛射來一物,他已來不及躲閃,只能把身子盡量向后一仰,撲哧一聲,那支鋼箭沒有射中他的胸口,而是深深插入他的左肩。
    這一箭的力道之大,完全擊破他身上的靈鎧,過半的箭身都沒入唐寅的體內。后者感覺肩膀處傳來一陣鉆心的劇痛,緊接著,整條左臂開始麻,使不上任何的力氣。
    該死!唐寅不知道對方的暗器上有沒有毒藥,哪里還敢久留,急急砍出兩刀,*退前方的敵人,接著,抽身而退,向來路急奔回去。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