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52

  第七五十二章
    當天晚上,唐寅的寢賬。[]shouda8
    看到寢賬里還亮著燈,尹蘭從外面輕手輕腳的走進來,低聲說道:“大王!”
    盤膝坐于榻上的唐寅緩緩睜開眼睛,看向尹蘭,但并未說話。她走上前來,輕聲說道:“大王,敵軍對我軍能如此了解,我還是覺得是我軍內部出了細作。”
    唐寅一笑,展開雙腿,從床榻上下來,問道:“可有懷疑的對象?”
    “這……屬下不知當講不當講。”尹蘭偷看了唐寅一眼,馬上又垂下目光。
    唐寅樂道:“現在只有你我二人,還有什么話不能說的?”
    尹蘭猶豫了片刻,說道:“屬下懷疑是任公子。”
    唐寅先是揚起眉毛,接著又是皺眉,疑問道:“有證據?”
    尹蘭急忙搖頭,說道:“那倒沒有,不過,任公子畢竟是神池的人,而且大王在商議軍務的時候也從來不避著他,所以,對我軍最了解又是外人的,只有任公子。”
    唐寅愣了愣,隨即搖頭而笑,說道:“這只不過是你自己的臆測,并不能算證據。”
    尹蘭還要爭辯,唐寅擺了手,說道:“不必再說,既然我能把他留在身邊,就說明我很信任他。對了,這兩天我要出去一趟。”
    “出去?”尹蘭沒明白他的意思。
    “光是派天眼、地、暗箭出去打探,我還是有些不放心,打算親自走一趟。”唐寅從床榻上拿起一套便裝,含笑說道:“衣服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這……這怎么行?太危險了!”尹蘭緊張地說道。
    “還能比對戰神池的那些門徒弟子們危險嗎?”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在深山老林里追蹤敵人的行蹤,我很有經驗,也會很小心的,你不必為我擔心。{清風手打shouda8}”
    “那……屬下隨大王一同前往。”尹蘭急聲道。
    唐寅想也沒想,立刻搖頭,說道:“不行。何況,很艱苦,你不適合。”
    尹蘭急得小臉漲紅,說道:“屬下是大王身邊的人,大王要去哪,屬下自然就去哪……”
    不等她說完,唐寅打斷道:“一旦遇敵,若是打不了,我還能跑得掉,可你怎么辦?”
    尹蘭正色說道:“大王放心,屬下絕不會拖累大王!”
    唐寅含笑拍下尹蘭的香肩,說道:“你就安心待在軍營里吧!這次,我單獨行動,即便阿三阿四也會留在軍中。”
    聽他這么說,尹蘭更感不放心了,不過見唐寅態度堅決,她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當晚,深夜,唐寅孤身一人悄悄離開風營,直奔大黑谷外而去。
    沿途上,到處都有風軍的哨卡和巡邏隊,唐寅是能躲則躲,能避則避,實在躲避不開,便拿出暗箭的令牌蒙混過去。
    等他走出大黑谷外,先是向四周巡視了一圈,而后快地向路邊的樹林走去。
    很快,他便來到了那日第九軍將士遇伏的地方,這里的樹木還留有許多燒痕,地上也隱約能見到血跡,繼續往里面走,激戰后留下的痕跡更多。
    別看林中伸手不見五指,唐寅又未拿火把,但他的夜眼將樹林中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又向林地深處走了一會,突然停下腳步,奈地嘆了口氣,緩緩轉回身,目視后方,說道:“出來吧!”
    “……”沒有人應話,樹林中寂靜得一點動靜都沒有。唐寅搖了搖頭,聲音不大地說道:“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就過去把你揪出來!”
    “大王……”見自己實在隱藏不住,尹蘭從一顆老樹后面慢慢走出來。
    唐寅直視著她,微微皺眉,沉聲說道:“不是讓你留在軍中嗎?怎么還是跑出來了,是不是平日里我對你太縱容了?”
    尹蘭身子一震,連忙搖手,然后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般,背著手,低著頭,小聲說道:“屬下是不放心大王一個人去冒險,所以才……才跟出來保護大王……”
    唉!雖說她是出于好意,他也很感激她,不過唐寅還是在心里暗嘆一聲,苦笑著說道:“我什么時候都落魄到需要一姑娘來保護了。”說著話,他邊搖頭,邊繼續往林中深處走去。
    聽大王沒再趕自己走,尹蘭頓時面露喜色,快步追上前去,語氣輕快地說道:“大王放心,屬下隨大王同行,絕對不會拖大王的后腿。”
    “那恐怕不是由你個人的意愿來決定的。”話是這么說,不過,唐寅也未再攆尹蘭回營。
    穿過那日遺留下來的主戰場,林中戰斗的痕跡開始漸漸變少,而且草藤也多了起來,越來越難走。
    深夜,走在深山老林里也是很嚇人的一件事。林中的光線少得可憐,茂密的樹枝把月光遮擋得嚴嚴實實,普通人的能見度充其量也就兩三米遠,在這種情況下,林中的樹木仿佛都化為黑暗中的妖魔鬼怪,讓人的心弦不自覺地繃緊,還有林中的鳥蟲野獸也不時地出怪叫聲,毛骨悚然,令人從骨子里生出寒意。
    唐寅自小就在深山中生活,對此早已習以為常,何況他現在還擁有夜眼和一身高的靈武,走在林中更是不怕。
    而尹蘭則不然,她算不上豪門大戶出身,但也是富裕人家的千金小姐,哪里在森林當中走過夜路?此時,她是越走越心驚,越走越膽寒,不自覺地想去抓唐寅的衣襟。
    但二人畢竟身份有別,哪有臣子去抓大王衣服的道理?她的手是抬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抬起來,同時兩只杏核眼瞪得又大又圓,還不時地向前后左右緊張的觀瞧。
    緊張是會傳染的,她如此緊張兮兮,讓一旁的唐寅也跟著緊張起來。
    他暗暗搖頭,奈地抓住尹蘭冰涼的小手,低聲不滿地說道:“不讓你跟來,非要來,還沒碰到敵軍呢,就已經先拖累我了。”
    “大王,我……”
    “你還想說什么?”
    “抱歉……”尹蘭面紅耳赤的垂下頭,感受著唐寅掌心的溫暖,她又忍不住怯生生地揚,悄悄打量起他的側臉。
    此時,他的眼睛已完全是綠色的,閃爍出晶亮的綠光,本來是很嚇人很詭異的眼睛,可在尹蘭看來,卻感覺很迷人,仿佛那是一對綠色的寶石,能把人的目光吸進去,法自拔。
    “天天看我這張老臉,難道還看不夠嗎?”唐寅的目光盯著地面,話卻是對身邊的尹蘭說的。
    尹蘭被他說的玉面漲紅,不過很快她又急聲說道:“大王一點也不老……”
    “那得分怎么看了。”若單看外表,他確實不老,若是看他體內的另一半靈魂,已經有好幾歲了。
    說話之間,唐寅突然加快腳步,來到一處草叢前,然后拉著尹蘭蹲下身形,從草叢里折下一片草葉。
    “大王?”尹蘭不解地看著他。
    “上面有血跡。”唐寅拿著草葉,看了一會,又低頭嗅了嗅,然后扔掉,站起身形,繼續往前走去,同時低聲嘀咕道:“血跡一定是受傷的安軍留下的,安軍很小心,經過一場激戰,他們當中的傷兵肯定也不少,但留下的血跡卻幾乎找不到。”
    “這么說,他們在撤退時有特別注意不留下任何的痕跡。”尹蘭皺起秀眉說道。
    “恩!”唐寅悠然一笑,說道:“不過,再狡猾的獵物,也不可能做到毫遺漏,何況,是數萬人的軍隊呢!”
    “大王要一直追蹤他們嗎?”
    “如果安軍是直接撤離赤溝一帶也就罷了,我擔心的是,他們會繼續于沿途設伏。甜頭這種東西,就像吸毒一樣,一旦品嘗到了,便會欲罷不能。”唐寅冷笑著說道。
    “吸毒?那是什么?”
    “呃……當我沒說吧。”如果問唐寅吸毒是什么,他也解釋不清楚,只能避而不談。
    尹蘭撇了撇嘴角,但她馬上又意識到自己這個動作太禮了。離開了軍營,只他兩個人走在深山老林里,這讓尹蘭會不時地忘記二人的身份。
    他倆從深夜一直走到天色大亮,唐寅這才停下腳步,對滿臉疲憊地尹蘭說道:“我們在這里歇歇吧!”
    “好!”尹蘭立刻露出喜色,急忙答應一聲。
    兩人在一顆樹下席地而坐,尹蘭問道:“大王,我們追蹤的路線沒錯吧?”
    “當然!”
    “可是我一點都看不出有什么跡象,地上的雜草也沒有被大軍踩踏過的痕跡啊。”
    唐寅笑了,說道:“到這里,安軍早已經化整為零了,他們是分頭走的。”
    尹蘭大吃一驚,難以置信地問道:“大王連這個也能看得出來?”
    “我還看出化整為零的安軍大致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走得急,一部分走得慢,至于為何要兵為兩路,一快一慢,我就不清楚了,現在,要是能找到安軍的探子或眼線就好了。”
    唐寅抬起手指,像變魔術似的指尖冒出一小團黑色的火焰,緊接著,又被他抖手甩掉。
    尹蘭難以置信又充滿驚奇地看著他,忍不住問道:“大王竟能推斷得如此之細……大王以前有學過追蹤之術嗎?”
    唐寅仰面而笑,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笑道:“我學過的東西還多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