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53

  第七五十三章
    唐寅帶著尹蘭在樹林中追蹤安軍的行蹤,根據安軍留下的痕跡和線索,他可以判斷出來,安軍的主力已撤離赤溝地區,不過仍留下了小股的兵力,人數應該不過千人。【】[]**
    他不清楚安軍留下這些兵力意欲何為,但不用細想也能判斷出個大概,估計還是要在某處伏擊己方。
    唐寅不打算去追蹤退出赤溝的安軍主力,追蹤下去也毫意義,他的目標就鎖定在留于赤溝的這支小規模安軍身上。
    這批安軍很精銳,或許說他們很善于躲避追蹤,一路上,他們所留下的線索微乎其微,得仔細觀察、搜索才能找出他們埋于地下的食物殘渣和糞便等物。
    唐寅和尹蘭在林中又足足走了一天一夜,林子漸漸變得以楓樹為主。現在已是秋季,楓葉都變成了橘黃色,放眼望去,林中是金黃色的一片,景色煞是迷人。
    看到這樣的美景,尹蘭一時間也忘記了趕路的疲倦,她興奮地說道:“好美啊,好像回到了家鄉!”在風國本土,楓樹是最常見的樹木之一。
    唐寅聞言一笑,邊向四周巡視邊隨口說道:“如果想家了,等這場戰爭打完,就回家去看看。”
    尹蘭問道:“大王也會回去嗎?”說完,她立刻意識到自己說的是廢話,都城都已遷到鎮江,大王當然也不會再回風地了。
    哪知唐寅還真就點點頭,嘆道:“我也想回風地去看看啊!”
    尹蘭又驚又喜,說道:“那屬下就可以陪大王一起回風地了……”
    她話還沒說完,唐寅突然抬起手來,制止住她下面的話,然后走到一顆楓樹前,蹲下身子,仔細看了半晌,伸手扣下一小塊樹皮,放于鼻下細細聞了聞。
    “大王,怎么了?”尹蘭快步上前,好奇的低聲問道。
    “是人的尿液,時間還不久,我們追蹤的安兵應該就在這一帶。”說話之間,唐寅瞇縫著眼睛,緩緩向周圍觀望。看了一會,他頭也沒回地說道:“你留在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說完話,他的周身突然散出一層黑色的迷霧,緊接著,人已消失不見。
    “大……”尹蘭還想叫住唐寅,可話才剛剛出口,目光所及之處哪里還有唐寅的身影?
    唐寅以暗影飄移快地閃走,他的身形在樹林中時隱時現,飄忽不定,即像鬼魅,又像一陣旋風。
    他向前跑出大概有兩盞茶的時間,身形一頓,在一處樹杈上停了下來,隨后,攏目向他正前方不遠處的草叢看去。
    草叢很茂密,除了雜草,再看不到其它的東西。唐寅瞇縫著眼睛注視片刻,慢慢抬起手來,輕輕折下一段樹枝,接著手腕一抖,將手中的樹枝甩飛出去,嘩啦!樹枝射入草叢出輕微的聲響,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正前方的草叢里一下子竄出兩條人影,緊接著,又傳來數聲脆響,四支弩箭一齊飛射而出,全部射入唐寅背后的那處草叢。
    那兩條人影各射出兩支弩箭后,一手托著弩機,一手著佩劍,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
    “看到人了嗎?”“沒有!就是聽到響聲了!”“我也是!”
    他二人說著話,從唐寅的腳底下緩慢走過,謹慎的來到那處草叢前,先是靜靜觀察一會,然后又用手中的佩劍向里面掃了掃,沒有現什么,兩人才長松口氣。
    他倆收起佩劍,回頭招招手,說道:“沒有人,虛驚一場!”
    “他娘的,老子就說嘛,風軍根本追不到這里來!”隨著話音,唐寅前方的草叢里又站起三個人,皆是安軍打扮,和剛才那二人一樣,同是一手托弩,一手持劍。
    “千夫長大人已經交代過了,小心戒備,我們可不能大意!”先前過來的二人邊把弩機掛回到腰帶上,邊往回走。
    當他二人又走到唐寅腳下的時候,他蹲在樹杈上的身子向后一仰,直直向后倒去,身子在空中折了個翻,落地時,剛好站于那兩名安兵的背后。
    對面的三名安兵看得真切,也同被嚇了一跳,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唐寅雙手齊出,分別扣住那兩名安兵的后脖根。
    意念轉動之間,黑暗之火生出,那兩名安兵雙雙怪叫一聲,隨后,身子軟了下去。
    “什么人……”對面的三名安兵終于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抬起手中的弩機,對準唐寅。
    還沒等他們扣動扳機,唐寅已在他們面前消失不見,三人只覺得自己的背后寒氣陣陣,本能的轉頭一瞧,直嚇得魂飛魄散。剛才還在他們面前的敵人現已出現在自己的背后。
    “啊——”三人一齊驚叫出聲,可是很快便又戛然而止,唐寅的雙掌分別摁在兩名安兵的臉上,這兩人身子一陣劇烈地抽搐,隨后,步了前面兩名同伴的后塵。
    剩下的最后那名安兵臉色煞白,連連后退,腳下突然一滑,站立不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正想從地上爬起來,唐寅瞬間竄到他近前,二人臉對著臉,鼻尖都快碰觸到一起。
    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那名安兵像見了鬼似的,尖叫出聲,坐在地上連連向后蹭。
    唐寅冷笑一聲,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去,一腳踢在安兵的面頰上,后者吭哧一聲撲倒在地,兩眼向上一翻,當場昏死過去。
    他向四周瞧了瞧,接著,把四具安軍的尸體全部拖入草叢中,再將那名昏迷的安兵起,向回走去。
    他心里很清楚,這些安兵他著安兵回來與尹蘭匯合,見到尹蘭后,他把安兵向地上一扔,揚頭說道:“把他弄醒,然后審問他!”說話時,他盤膝坐到樹下,閉上眼睛,開始打坐。
    尹蘭眨眨眼睛,她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大王離開并不長的時間就把一名安兵給抓了回來,這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見唐寅沒有多說的意思,她也沒敢再多問,看著昏迷不醒的安兵,她用力摁住他的人中,時間不長,那名安兵悠悠轉醒。
    他先是驚叫一聲,兩眼充滿恐懼地看著尹蘭,接著,一翻身從地上爬起,又看到了不遠處正盤膝打坐的唐寅,他剛站起來的身子一軟,撲通一聲又癱坐到地上。
    顯然,這名安兵剛才是被大王嚇破了膽。尹蘭其中暗笑,抬起手掌,在安兵的臉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冷聲說道:“想要活命,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
    安兵吞了口唾沫,呆呆地看著尹蘭。她皺了皺眉頭,回手抽出佩劍,架在安兵的脖子上,沉聲喝問道:“你沒聽見本姑娘的話嗎?”
    感到脖頸的刺痛感,安兵激靈靈打個冷戰,本能的向后縮,急聲說道:“聽見了,聽見了,小人聽見了……”
    “哼!”尹蘭冷哼一聲,說道:“告訴我,你們共有多少人?藏在樹林中,又想做什么?”
    那安兵先是看了看尹蘭,再斜眼瞧瞧唐寅,眼珠轉了轉,顫聲回道:“我們……我們是……”話還沒說完,他猛的使出全力一推尹蘭,然后從地上跳起,轉身就跑。
    他快,可還快不過尹蘭,后者眼中閃出一道精光,三步并成兩步,追到安兵的背后,一腳踢在他的后心上,就聽撲通一聲,安兵撲倒在地,摔得滿臉滿嘴都是泥土,尹蘭毫不客氣,一劍刺出,正中那安兵的肋下。
    撲!劍鋒穿透盔甲,深深插入安兵的體內。后者出殺豬般的慘叫聲,尖叫道:“姑娘饒命,姑娘饒命啊——”
    尹蘭這一劍有特意避開對方的要害,雖然傷了他,但還要不了他的性命。
    她冷酷的把佩劍從他身上拔出來,一邊甩掉劍上的血珠,一邊冷冷說道:“你最好老實一點,再想跑,我的下一劍可就要刺在你的腦袋上了!”
    “是、是、是!小人不敢了……”安兵雙手捂著肋下的傷口,身子疼得直哆嗦。
    尹蘭收劍入鞘,同時從懷中掏出一瓶金瘡藥,說道:“你的傷,雖不致命,但若不及時處理,還是會因失血過多而要了你的命,所以說,能不能活命,就看你回答問題的度了,回答得快,這些金瘡藥還來得及給你止血,回答得慢,你就只能去見閻王了。”安兵嚇得面如土色,急聲說道:“救我,姑娘快救我啊……”
    “告訴我,你們有多少人,留在赤溝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們有一千人,留在林海,就……就是為了對路過這里的風軍采取火攻……”那名安兵再不敢耍花樣,回答得飛快。
    “林海?”
    “這……這就叫林海!”
    “哦!”尹蘭點點頭,接著轉回頭,看眼坐于樹下的唐寅,見他沒有反應,她回頭繼續問道:“你們怎么知道風軍一定會路過林海?”
    “要出赤溝,只有這一條路走……”
    “你們打算在林中放火?”
    “是的,道路兩旁的林子都已被我們涂過火油,而且秋天干燥,草木粘火就著,火勢蔓延得也快,千夫長說……只要風軍進來,便……便有來回了……”安兵顫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