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55

  第七五十五章
    又來個大言不慚的!戰斗中的唐寅咧嘴樂了,他急出數劍,*退周圍的敵人,舉目尋聲望去。【】{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只見,安軍的人群里正快奔來數人,為的一位,一身白色的靈鎧,手中出一把大型號的靈刀。
    人未到,靈壓先至,沒等交手,唐寅已能判斷出來對方是靈武高手。他心跳加,臉上也流露出興奮之色,他挺直身軀,倒靈劍,雙目眨也不眨地看向來敵。
    幾人來到唐寅近前后,一排開,為的那人站于正中間。他用靈刀一指唐寅,咬牙說道:“唐賊,我等正愁找不到你,想不到今日你自己倒主動送上門來了!”
    “你等又是何人?”唐寅昂問道。
    “青云堂!”為的那人狠聲說道。
    “哦,我道是誰,原來是三堂口的余孽!”
    唐寅仰面而笑,可馬上又收斂笑容,沉聲道:“你們都得死!”他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在莫地所受的折磨,而那時傷他的,正是青云堂的獨門暗器龍鱗落。
    唐寅吃過青云堂的虧,而青云堂也被風軍滅了門,雙方之間可謂是有深仇大恨,現在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雙方不約而同地怒吼一聲,戰到一處。
    青云堂弟子上來就使出了搏命的打法,他們一共五人,齊齊施展兵之靈變,五把靈變后的靈兵射放出耀眼的光芒,一同向唐寅席卷過去。
    在兵之靈變面前,即便是修為達到靈空境的唐寅也不敢心思絲毫的大意,他同樣施展兵之靈變來應對。
    隨著他手中靈劍乍現出霞光萬道,暗系修靈者特有的靈武技能——幽魂血刃狂暴也隨之施放出來。
    頃刻之間,唐寅的頭頂上方出現一只巨大的人影,懸浮在半空當中,身上照著黑色的斗篷,看不到它的五官,只能看到兩只精光閃閃的眼睛,它手持巨劍,咆哮著凌空向對面的五人飛去。
    “大家小心——”為的青云堂弟子高聲醒身邊的四名同伴,他話音還未落,那巨大的身影已來到他們近前,高舉的長劍惡狠狠劈砍下去。
    劍鋒還未到,那強大得駭人的靈壓已先落下,五名青云堂弟子皆受其波及。
    五人同時吶喊一聲,橫起手中的靈變后的靈兵,使出全力招架。耳輪中就聽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上如同落下一顆重型炸似的,猛然炸裂開來,一時間,塵土飛揚,遮天蔽日,距離近的安軍直接被勁風、氣浪撞飛出去,即便是距離好遠的安軍們也都受其沖力,忍不住連連后退,裸露在盔甲外面的皮膚被迎面吹來的細小沙礫劃出數道血痕。
    這驚天動地的一擊,直接讓聚于一起的五名青云堂弟子分向不同方向飛,為的那名弟在強大靈壓的*迫下,他法閃躲,只能咬緊牙關硬接巨像的重擊。
    轟隆!又是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那青云堂弟子撲的噴出口血箭,整個人像被射出膛口的炮,再次向后倒飛,這回他人還沒落地,又噴出一口血霧,身上的靈鎧業已被震了個粉碎。
    可是這還并不算完,等他落地,巨像又追蹤而來,巨劍依舊惡狠狠的劈砍下來,完全不給他喘息的機會。現在,他已經力再做招架,眼睜睜看著巨劍落下,他亦只能硬挺著。
    轟隆!一劍落地,地面被砸出一只三、四米長的大坑,而那名青云堂弟子已被活生生的震碎。不過,駭人的巨像并沒有因為他的死而消失,調轉方向,又撲向另一名青云堂弟子。
    那人嚇得大驚失色,轉身就跑,只是他的兩條腿又哪能跑得過騰飛的巨像。
    只眨眼工夫,它就追到他的背后,高高舉起的巨劍斜劈下去。那人感覺到身后有巨大的靈壓撲來,但他不敢招架,也沒時間躲避,只能使出吃奶的力氣繼續向前狂奔。
    轟!這名青云堂弟子最終還是未能逃過巨像的殺招,被巨劍震碎,尸骨存。直到這時,巨像才化為一團煙霧,在空中消失不見。
    巨像由出現到消失,一共出了四劍,這也就是幽魂血刃狂暴四連決。
    剩下的那三名弟子這時候已嚇得膛目結舌,他們以前也見過不少人施展兵之靈變,但還從沒見過如此可怕的兵之靈變,那簡直不是人力所能與之抗衡的。
    三人站起原地,眼巴巴地看著唐寅,呼哧呼哧大口地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子正順著他們的額頭不斷滴落下來。
    他們并沒有與唐寅直接過招,可現在,三人就像剛打過一場生死大戰似的,精神上的緊張感所造成的疲憊已讓他們感到力不從心。
    見他們手中的靈兵已恢復常態,唐寅也隨之收回兵之靈變,他倒著靈劍,含笑向三人緩緩走去,說道:“你們的同門兄弟已經先行一步,你們也別讓他倆在路上等著了,一并上路吧!”
    “唐……唐賊,你……你想趕盡殺絕不成?”一名青云堂弟子顫巍巍地抬起靈劍,劍尖抖動著指向唐寅。
    “我可以把你的辱罵理解成你的求饒嗎?”唐寅在距離他三步遠的地方站定。
    “你……”這名青云堂弟子老臉一紅,同時下意識地倒退半步。
    不等他說完,唐寅又繼續道:“不準!你的求饒,我并不接受。”說話之間,他猛的跨前一步,手中的靈劍順勢遞向他的面門。
    “老子和你拼了!”青云堂弟子兩眼這是什么怪招?和潑皮打架沒什么分別嘛!唐寅心中暗笑,站起原地,動也沒動,硬挺著讓對方撞在自己身上。
    當!隨著一聲靈鎧與靈鎧的碰撞,青云堂弟子的天靈蓋結結實實地撞在唐寅的胸口,后者的身形像是根釘在地上的釘子,紋絲未動。
    反倒是撞他的這名青云堂弟子覺得頭頂生痛,眼前直冒金星,他強忍著疼痛和眩暈感,借著頂住唐寅胸口的機會,下面抬起佩劍,快地刺向唐寅的小腹。
    這一劍來的又快又陰險,唐寅的視線還剛好被他的腦袋擋住,看不到他下面刺來的這一劍。
    眼看著劍鋒要接觸到唐寅腹部的靈鎧,他的嘴角都已不自覺地挑起,而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一股強大比的壓力砸在自己的背上。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唐寅的拳頭正砸在他的脊梁骨上,這名青云堂弟子悶哼一聲,一頭撲倒在地,背部的靈鎧俱碎,后腰處的脊梁骨都向下凹陷好大一個坑。
    “哼,班門弄斧,也敢現眼?!”唐寅冷笑著彎下腰身,抓著他的腦袋把他從地上起來,隨著他的五指回縮,咔嚓,他面部的靈鎧被捏碎,唐寅掌心里的黑暗之火直接燒在他的臉上。
    另兩名青云堂弟子回過神來,當兩人撲上來搶救時,只接住了同伴失去精華的干尸。
    二人悲憤交加,雙雙尖叫著攻向唐寅。
    雙方也就打了三個照面,其中一人便被唐寅一劍貫穿胸膛,另一人咆哮著,不管不顧的撲到唐寅背上,雙腿盤在他的腰間,雙拳舉起,連續擊打唐寅的腦袋。
    當、當、當!靈鎧與靈鎧的碰撞,金鳴聲不斷,火星子四濺。
    唐寅冷笑著抬起手來,像抓一只撲到自己身上潑猴,一把把背上的這人拉了下來,狠狠摔在地上,不等對方起身,他腿一腳,重重踩在對方的面門上。
    啪!只是一腳下去,那人頭部的靈鎧便已碎掉,露出本來的樣貌,再看他,鼻梁塌陷,滿臉滿嘴都是血。
    唐寅不依不饒,再次腿,又是一腳,這一腳則直接伴隨著骨頭破裂聲,那人的腦袋他硬生生踩碎,鮮血向四周濺出好遠。
    五名青云堂弟子,全部折損在唐寅手上,前后的時間加到一起也沒到十分鐘。周圍的安兵們見狀,又是憤怒又感心寒,人們依舊把唐寅圍在當中,但已人再敢靠前半步。
    “叫你們的千夫長出來戰我!既然敢在此地打埋伏,就應該具備不做縮頭烏龜的勇氣!”唐寅在說話時,一腳把下面頭的尸體踢入安軍的人群里。
    “士“你就是他們的千夫長?”唐寅上下打量他幾眼,問道。
    “沒錯!老子叫王毅!”這人揮了揮手中的長刀,向唐寅怒目而視。
    “好好好,我找的就是你!”唐寅虎目銳光閃過,劍而上,人未到,劍鋒已連取對方的上中下三路。
    王毅大吼一聲來得好,他沒有與唐寅比拼招式的意思,上來就釋放出十交叉斬,密集的靈刃鋪天蓋地的襲向唐寅。
    唐寅不慌不忙,從容收劍,身形順勢溜一轉,從靈刃的外圍掠過,竄到王毅的身側,靈劍再次刺出,取對方的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