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56

  第七五十六章
    王毅暗叫一聲好快的劍,他身形向前竄出,與此同時,回手一刀,掃出一記靈波,反削唐寅的腦袋。**
    唐寅立劍招架,靈波與靈劍碰了個正著,就聽嘭的一聲,靈波一折兩斷,分從唐寅的左右掠過。擋下對方的靈波,他箭步跟上前去,靈劍前探,刺向王毅的后心。
    王毅驚出一身冷汗,來不及細想,身子就地翻滾,橫著轱轆出去,險險避開唐寅的殺招。
    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蹦起,手中的靈刀再次閃爍出霞光異彩,緊接著,靈亂極施放出來。
    像靈亂極這種頂級的靈武技能,他在施放時都須蓄力,直接施放,由此也可見王毅靈武之精湛,修為之高深。
    唐寅暗暗點頭,使出全力向旁跳躍。即便他的動作已經夠快,跳開的距離也足夠遠,但左側的手臂還是被靈刃波及到,靈鎧上留下道道的劃痕。
    見自己的靈武技能雖沒有傷到唐寅,但已能觸碰到他的靈鎧,王毅信心大增,他沉喝一聲,再次對著唐寅施放出靈亂極。
    唐寅依舊是向旁閃躲避讓,只不過這次他的度更快,身法也更加靈活。
    王毅咬緊牙關,厲聲叫道:“我看你還往哪里躲!”說話之間,他又施放出十交叉斬極。
    唐寅依舊如故,只閃躲,也不還手。只聽戰場上王毅喊喝之聲不斷,各種大范圍攻擊的靈武技能被他不停的施放出來,他手中的靈刀亦是一直在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表面上看,王毅占據場上的主動,唐寅已被他壓制得毫還手之力,但內行人都明白,真正占據優勢的還是唐寅。
    在連續施放頂級靈武技能的情況下都傷不到唐寅絲毫,那么接下來還怎么打?
    果然。王毅在連續施放六次技能之后,已開始覺得前力不足、后力不濟,有力不從心之感,他累得彎下腰身,呼哧呼哧直喘粗氣,反觀對手唐寅,依舊像沒事人似的。
    “怎么?這么快就不行了嗎?”唐寅笑呵呵地問道。
    “唐賊——”王毅怒吼一聲,手中的靈刀又閃出明亮的光芒,他看準唐寅,本打算再施放靈亂極,但因為靈氣不足,只堪堪施放出靈亂風。
    唐寅看出王毅已消耗得差不多了,這次他沒有再閃躲,看著靈亂風生成的靈刃迎面而來,他起靈劍,反沖上去。等他與靈刃接觸到一起后,手中的靈劍上下揮舞,連連撥打。
    法使用光明系的靈武技能,只想用一把靈劍來對抗自己的靈亂風,這在王毅看來,唐寅簡直就是在自己找死,靈亂風的靈刃得把他撕個粉碎。
    只見場上唐寅的四周飛沙走石,塵土迷漫,已看不到他的身王毅的臉上慢慢浮現出笑意,眼中也自然而然地閃過一抹興奮的光彩,可就在這時,漫天的塵土中突然射出一道電光,直取王毅的喉嚨。
    準備不足的王毅嚇得怪叫出聲,幾乎是本能反應的向旁閃躲,他是把脖子讓過去了,但電光仍狠狠釘在他的肩頭。耳輪中就撲的一聲,再看王毅,肩膀上插著一把明晃晃的靈劍。
    “啊——”王毅痛叫一聲,受其慣性,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低頭再看,靈劍已刺透自己的肩胛骨,只留下個劍柄露在外面。
    “僅此而已,你又怎能殺得了我?”場上的塵土慢慢散去,唐寅從中緩緩走出來,此時他身上的靈鎧布滿著劃痕,但卻沒有一處是劃破靈鎧傷到他皮肉的。
    王毅坐在地上,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唐寅,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著。
    他以前就聽說唐寅的靈武十分高強,只是沒想到會高強到這般地步,簡直都到了半神之體的程度。
    “你……你……”王毅結結巴巴,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下。
    唐寅走到他近前,垂目俯視著他,說道:“我還以為敢留在赤溝伏擊我軍的是個多么厲害的角色,原來,也不過爾爾。”
    他的話讓王毅羞愧難當,也讓他氣憤不已,他大叫道:“唐賊,老子和你拼了!”說話之間,他怪叫著從地上蹦起來,飛撲向唐寅,手中的靈刀橫削,斬向唐寅的腦袋。
    后者手中沒有武器,但連躲都沒躲,還向前跨出一步,同時抬起手來,以手背擋住王毅持刀的手腕,不等對方變招,他手腕猛然一轉,一把將王毅的手扣住,緊接著,下面一腳,正中王毅的小腹。
    啪!王毅腹部的靈鎧應聲而碎,整個人趴著摔落在地,根本不給他喘息之機,唐寅抓著他的手,轉身的同時順勢用力,又給他來了個背肩摔。
    嘭!王毅由唐寅的身前又狠狠摔在他的背后,手中的靈刀也被唐寅一并奪了過去,后者只是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冷笑一聲,一手握住刀把,一手捏住刀身,用力一折,就聽咔嚓一聲,鋼刀折斷成兩截。他隨手扔掉鋼刀,彎下腰身,抓起被摔得七葷八素的王毅,獰笑著說道:“現在,該輪到你上路了!”話音未落,黑暗之火已燒到王毅的身上。
    他的修為與唐寅比起來相差甚遠,他身上的靈鎧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連十秒鐘都沒挺過便化為烏有,接下來,黑暗之火直接燒到王毅的肉身。
    安軍伏兵的頭領,在莫地游俠中也算赫赫有名的王毅,最終還是未能逃過唐寅的毒手,在黑暗之火的焚燒下被唐寅所吸食。
    王毅一死,下面的安兵們更感心寒,也越原本安兵是包圍著唐寅,現在暗箭人員在安兵的外圍又把安兵包圍起來,雙方之間沒有多余的廢話,你來我往的廝殺到一起。
    安軍的主力早已撤離赤溝,這支安軍只不過是伏兵,孤立援,死一個少一個,而唐寅這邊則不然,暗箭人員正源源不斷的趕過來,越打人越多。
    戰至最后,放眼望去,戰場上所剩下的安兵已寥寥幾,反倒是黑衣紅氅的暗箭人員到處都是,站滿了樹林。
    唐寅的出現,等于是給了安兵沉重的一擊,而暗箭的到來,疑是對安兵的最后一擊。此戰,埋伏在林海中的一千名安兵沒有跑掉幾個,幾乎全部被斬殺殆盡。
    對于暗箭,唐寅非常放心,等暗箭人員到來后,他便早早的退出了戰場,找到一處僻靜的地方凝神打坐。
    王毅身為安兵的千夫長,這次又被委以重任,他肯定掌握安軍的不少秘密,唐寅當然要從他身上盡可能多的挖取信息。
    只不過在搜尋完王毅的記憶后,唐寅大失所望,王毅所知道的信息并不比那些普通士卒多多少。
    現在唐寅可以肯定的是,安軍當中確實有個‘余先生’,至于他是不是安軍的真正主將,他還不清楚,但安軍所施的這些戰術倒確實是由他謀劃的。
    由王毅的記憶來看,這個余先生更像是川口郡郡張慕容的幕僚,張慕容十分信任他,對他言聽計從,馬是瞻,但這個人又神秘得很,連王毅也沒見過他的本尊。
    還有一點讓唐寅頗感奇怪,在川口郡,并沒有川國或神池的勢力,更別說對川口郡過什么援助了,可川口郡在聘請游俠方面又確實花費了大量的金銀,包括王毅在內都是受聘而來,但這些金銀是從哪得到了,王毅也不清楚。
    難道說這些金銀會是張慕容在治理川口郡期間悄悄貪下的私房錢?可唐寅又覺得不太可能,因為數額太巨大,張慕容就算是個巨貪,也不可能貪得下這么多錢財。
    再者說,他要是個如此貪財之人,干脆卷著錢財逃亡避難多好,何必還要把錢財都花出去,聘請那么多的游俠,死守川口郡,與己方死戰到底呢?
    唐寅現在是越猜越頭緒,越想心越亂,他奈地嘆息一聲,緩緩睜開眼睛。
    “大王,你醒了!”尹蘭不知何時站在唐寅身邊,兩只大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看著他。
    “牙根我也沒睡覺嘛!”唐寅在打坐時有聽到她的腳步聲。他伸個攔腰,站起身形,問道:“戰斗都結束了?”
    “是的,大王,程將軍和暗箭的兄弟們正在打掃戰場。”尹蘭必恭必敬地“我來處理。”唐寅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振作精神,向戰場那邊走去。
    隨著唐寅的到來,暗箭人員紛紛停止手頭上的工作,齊刷刷躬身施禮,程錦也快步上前,拱手道:“大王!”
    “恩!程錦,你立刻派人回營,通知我軍,可繼續行軍,另外,需分出一波兄弟做為前軍,多準備些水,把這附近道路兩旁的樹木都澆一遍。樹上已事先被安兵涂過火油,粘火就著,保險起見總是沒錯的。”
    “是!大王!屬下明白,即刻派人回營通稟!”
    唐寅點點頭,背著手又隨口問道:“安兵的俘虜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