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761

  第七六十一章
    肖五走到兩名暗影人員近前,低頭看了看他二人,笑呵呵地說道:“兩位不必害怕,我也不會傷你二人的性命,你倆回去告訴你們公子,這大半夜的給在下送來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在下實在感激不盡,既然你家公子如此盛情,在下卻之不恭,也只能把這位姑娘收下了。【】shouda8{友上傳更新}你倆,回去吧!”
    兩名暗影人員暗暗咧嘴,把尹蘭留下,自己離開,那怎么可以?
    見他二人癱坐在原地沒動,一名中年人跨步上前,沉聲說道:“怎么,你倆沒聽清楚我家公子的話嗎?還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兩名暗影人員身子一哆嗦,先是抬頭看眼尹蘭,再瞧瞧肖五等人,最后二人把心一橫,緩緩站起身形,小心翼翼地向房外退去。
    其實他倆硬留下來也沒用,光是那個黑衣人他倆就應付不了,若和對方硬來的話,非但救不了尹蘭,反而還會讓自己白白送命。
    就在兩人要退出房門的時候,肖五突然又開口說道:“站住!”
    他二人心頭一緊,雙雙停住腳步,抬頭看向肖五。其中一人問道:“閣下還想怎樣?”
    肖五一笑,向地上努努嘴,說道:“別忘了把你倆的同伴也一并帶回去!本公子這里只收漂亮的女人,可不收容你們這些男人。”
    兩名暗影人員老臉同是一紅,又羞又氣,但也沒再多話,兩人各自背起一名昏迷不醒的同伴,轉身走了出去。
    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屋外的夜幕中,一名中年人來到肖五的身側,低聲問道:“公子就這么放他們走了嗎?太便宜他們了吧!”
    肖五悠然一笑,回頭看眼尹蘭,嬉笑道:“這不是還有一位姑娘嘛!”
    尹蘭怒視著肖五,一對粉拳握得緊緊的。她倒沒有氣手下人棄她而去,反倒覺得兩名兄弟做得很對,她氣的是自己竟然沒能看出對方布置好的圈套,氣的是肖五竟然如此狡猾。
    且說那兩名暗影人員,背著同伴出了客棧后,立刻回往郡府,尹蘭被抓,這可不是件小事,他們必須得趕快把此事稟報給大王。
    好在這兩位暗影人員經常和尹蘭聯系,身上都帶有風軍的軍牌,不然以暗影人員絕對保密的身份,他們根本進不了郡府,外面的守衛也不可能認識他們并放他們進來。{友上傳更新}
    他二人急匆匆地來到唐寅的住處,沒等靠前,阿三阿四也低聲把他倆喝住,問道:“什么人?”
    “三將軍、四將軍,我二人有急事要面見大王!”頓了一下,其中一人忙又補充道:“我倆是蘭小姐的屬下!”
    哦?是暗影的人!暗影的人跳過尹蘭,直接來找大王,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碰到。
    阿三阿四互相看了一眼,前者說道:“大王已經休息了,有什么事,等到明早再說吧,或者先稟報蘭姑娘,再由蘭姑娘轉告大王。”
    “來不及了!而且……就是蘭小姐出事了!”
    “什么?”“所以我們得馬上面前大王,向大王稟明情況!”
    阿三和阿四眉頭大皺,尹蘭出事了?她能出什么事?不過見他倆急得滿頭大汗的樣子似乎也不像說謊,阿三向阿四使個眼色,讓他盯住這兩人,然后他說道:“那好吧,你二人先在這里候著,我進去稟報大王!”說完話,他轉身推開房門,動作輕緩地走出房內。
    他輕手輕腳地來到床榻旁,低聲喚道:“大王,大王——”
    睡夢中的唐寅睜開眼睛,先是看了一眼阿三,接著翻了個身,囫圇不清地問道:“有什么事?現在是什么時候?”
    “回稟大王,現在是丑時。”阿三低聲說道:“剛剛有暗影的兄弟來報,說是……蘭姑娘出事了。”
    “恩……”唐寅意識地應了一聲,頓了一會,他猛的睜開眼睛,回頭凝視阿三,疑問道:“尹蘭?”
    “是的,大王!”
    “出了什么事?”
    “屬下也不知,前來報信的兩位暗影兄弟正在門外候著呢!”
    “馬上叫他倆進來!”唐寅從床榻上翻身坐起,眼珠轉動個不停。他睡覺之間還見過尹蘭呢,這么一會的工夫,她能出什么大事需要讓暗影的人深更半夜的來見自己?
    時間不長,兩名暗影人員被阿三領入房中。
    他倆在暗影中的身份都屬高層人員,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唐寅,進來之后,兩人也顯得異常拘謹,垂來到床榻前,頭也不敢抬,跪地叩,顫聲說道:“小人參見大王!”
    “起來吧!”唐寅揮了下手,說道:“你二人說尹蘭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回稟大王,大事不好,蘭小姐被肖五捉住了,現在蘭小姐還在肖五的手上。”
    “肖五?”唐寅眉頭大皺。
    “就是那個男不男、女不女自稱到玉井來游玩的川國人!”
    經他這么一說,唐寅猛然想起這個肖五是誰了,自己和他在飯館里還有過一面之緣呢。他疑問道:“好端端的,尹蘭怎么會被他抓起來?”
    “大王,是這么回事……”兩名暗影人員你一言,我一語,把連日來尹蘭是怎么讓他們調查肖五等人、今晚又是如何被抓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講述一遍。
    等他二人說完,唐寅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生疼的額頭,誰讓她去查肖五了?明明知道對方身邊有一群出類拔萃的靈武高手,怎么還要親自去冒險調查呢?
    他沉吟片刻,騰的站起身形,邊穿衣服邊說道:“肖五身邊的那個黑衣人很厲害嗎?”
    “是的,大王,那個人極為了得,深不可測!”
    “厲害到什么程度?”唐寅扭頭看了二人一眼。
    具體厲害到什么程度,他二人也說不清楚,以他倆的靈武,根本探不出來人家的修為程度。
    其中一人結結巴巴地說道:“大王……其實當……當那人拔劍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已經死了……”
    另一名暗影人員連連點頭,表示同伴說得沒錯,他也有這樣的感受。
    唐寅正穿衣服的身子僵了一下,再次看看他二人,問道:“你倆的修為現在達到什么境界?”
    “回大王,小人的修為同是靈化境。”
    用靈壓能控制住兩名靈化境的修靈者,這說明對方的修為與他二人比起來高出不止一兩個層次。
    的確是高手啊!唐寅暗暗點頭,不過也更加擔心尹蘭的安危。他快地穿戴整齊,然后甩頭說道:“前面帶路!”
    這時候阿三迎上前來,問道:“大王帶多少兵馬?”
    “帶什么兵馬!”唐寅白了阿三一眼,說道:“既然人家能把他二人放回來,就說明并惡意。”
    “可是也不能不防啊,聽起來,肖五這些人詭計多端,大王,還是小心起見為好。”阿三急聲說道。
    唐寅想了想,說道:“叫程錦過來吧,讓他帶上暗箭的兄弟,如果我沒有和對方動手,他們就不必露面。”
    “是!大王!”阿三急忙答應一聲,有暗箭人員護衛,多少也能安全一些。
    且說唐寅,由兩名暗影人員領路,身邊只帶著阿三阿四兩個人,出了郡府,去往肖五等人所住的客棧。
    表面上看,他的身邊只有阿三阿四和兩名暗影人員,實際上,在暗中還有過名暗箭人員保護他,包括程錦在內。
    客棧這時候早已經關門,唐寅等人走不了正門,只能翻墻進入。他剛跳進院內,便聽有人大聲說道:“是唐公子吧?我家公子已等候多時,屋內請吧!”
    唐寅瞇縫著眼睛一瞧,原來在院子里端的房屋門口站有一名中年人,此人他認識,正是肖五的隨從之一,在飯館碰面那次他也有見過他。
    他微微一笑,整了整身上的便裝,沒有多做考慮,大步流星走了過去。阿三阿四和兩名暗影人員趕忙追上前去,低聲說道:“大……公子,小心有詐。”
    唐寅聳聳肩,同樣低聲說道:“沒事。”
    他帶著四人走到房門口,先是向守在門外的中年人點下頭,然后毫不猶豫地走進房內。
    房間里面燈火通明,向里面看,左右各站一名中年人,另有一位黑衣人坐在桌旁,再向里瞧,肖五坐于床榻之上,而坐在他身邊的那位,不是尹蘭還是誰?
    看到尹蘭被迫坐在那里,活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但身上的衣服還齊整,似乎沒受到對方的欺負,唐寅總算暗松了口氣。
    他的目光移到肖五的臉上,心中亦是一動,也難怪尹蘭會懷疑他是女子,他的模樣本就夠俊美了,現在在燭光的映射下,更顯得嫵媚動人,美輪美奐,如果他確是男子,那還真稱得上是一妖物。
    他定了定心神,含笑說道:“肖公子,我家姑娘來討擾多時,實在抱歉啊!”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左右那兩名中年人的冷哼聲。
    其中一人嗤笑道:“討擾?唐公子說得倒輕松,好像這位姑娘是特意來登門拜訪似的,可是唐公子可曾見過有哪位客人會用**香這種下三濫的東西來和主人打招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