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63

  第七六十三章
    唐寅已沒心情再與肖五廢話,虎目直視著他,直截了當地說道:“放人。--”
    “只是個女人而已,唐兄太認真了吧!”肖五側頭看了看被他拉過來的尹蘭,毫預兆的突然往唐寅懷中一推,說道:“既然唐兄這么喜歡她,還給唐兄就是了,不過,我也得醒唐兄一句,以后可要看好自己的女人,別再讓她在深更半夜的時候隨隨便便爬上別人的床了。”
    尹蘭氣得嬌軀亂顫,看著肖五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似的,唐寅在接住她的同時則把她的手也緊緊抓住。
    這個肖五固然可惡,但他身邊的這幾個靈武高手可不容小覷,一旦動起手來,己方未必能占到便宜。
    他將尹蘭向自己身后拉了拉,然后沖著肖五含笑說道:“今晚多有討擾,肖兄弟也早點休息吧,在下告辭!”說完話,他再不停留,向阿三阿四等人甩下頭,拉著尹蘭向外走去。
    “唐兄慢走!如果唐兄有空閑,我歡迎唐兄再來坐客!”肖五笑盈盈地送出房門。
    唐寅似笑非笑地點點頭,走到院中,他猛的停住身形,回頭看向那名蒙面的黑衣人,問道:“蒙頭的那位,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見過?”
    黑衣人沒有應話,站在那里的身子連動都沒動,那張被遮擋得嚴嚴實實的臉也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肖五微愣,下意識地回頭看眼黑衣人,接著笑了,搖頭說道:“我想唐兄一定是記錯了,黑先生在我身邊已有好幾年了,而且從未去過風國,應該不會和唐兄見過面。”
    唐寅挑了挑眉頭,目光在黑衣人身上來回打量,琢磨了好一會,他抬手指了指黑衣人,語氣肯定地說道:“我們一定有見過。”
    其實像黑衣人打扮這么特殊的人,只要見過一面,很久都不會忘記,唐寅可以肯定,自己以前沒見過他,但他就是覺得此人眼熟,至于為何會有這種感覺,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他又深深凝視了黑衣人一眼,這才拉著尹蘭,走出客棧。
    等唐寅等人全部離開之后,肖五快步走到黑衣人近前,問道:“先生以前有和他碰過面?”
    黑衣人垂著頭,似乎在若有所思,過了好一會,他方緩緩搖頭。--肖五眉頭大皺,疑問道:“若是先生沒和他碰過面,為何他會如此言之鑿鑿呢?”
    依舊沒有說話,黑衣人先是點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看他這樣的反應,連肖五都被他弄糊涂了。
    但他也清楚,這個怪人就是個大悶葫蘆,如果他不愿開口說話,沒人能*得了他,從自己認識他的那天起,從他嘴中吐出來的就沒過十個。
    唐寅帶著尹蘭回到郡府,同時把埋伏在客棧四周的暗箭人員一并召回。
    回到他自己的住處后,他把閑雜人等全部打出去,接著轉回身形,目光緩緩掃過尹蘭和兩名暗影人員,沉聲道:“說說吧,今晚你們這是在鬧什么!”
    沒等暗影人員回話,尹蘭撲通一聲先跪在地上,低著頭說道:“今晚的事,和下面的兄弟們關,都是屬下一人的責任。”
    唐寅凝視著尹蘭,反問道:“我有讓你去查肖五嗎?為什么自作主張?人家既然敢在外闖蕩,你以為只憑那點迷香就能把他們迷暈任你擺布嗎?愚蠢!”
    聽著他的斥責,尹蘭低垂著頭,一聲不吭。兩名暗影人員嚇得更是哆哆嗦嗦,大氣都不敢喘。
    唐寅越說越氣,繼續道:“今晚,好在對方是未動殺念,如果對方對你們起了殺心,你們恐怕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這次的事不算完,日后,我會對你們幾人做出嚴懲。”
    “是,大王,屬下知錯了。”一向活潑的尹蘭這時候也變得異常安靜,跪在那里,腦門就差沒頂到地上了。
    看她這副樣子,唐寅也不好再多說她什么,他深吸口氣,沉聲說道:“都先回去休息吧,對肖五,可以派人盯梢,但不要再與之生接觸。”
    “是!”尹蘭輕輕應了一聲,然后站起身形,躬身說道:“大王,屬下告退。”
    “恩。”唐寅背過身去,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看著尹蘭和兩名暗影人員離去,阿三走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其實,尹蘭姑娘也是出于一番好意,而且,這個肖五確實可疑,他的靈武未必有多厲害,但他的身邊怎么會有這么多頂尖級的靈武高手呢?”
    “正因為我們還不清楚他們的身份,所以就更不能輕易去觸碰。”唐寅揉著額頭說道:“今晚有多危險?如果不是肖五有意放他們一馬,你認為尹蘭他們還有人能活著回來嗎?”
    這倒是!肖五身邊的隨從竟然如此厲害,的確出人意料。阿三忍不住喃喃說道:“他們到底是誰?來到玉井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唐寅心中也有同樣的疑問,他也很想搞清楚,不過大戰在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明知道是個麻煩,只要對己方沒威脅,還是少粘惹為妙。
    他已經警告暗影,不可再與肖五等人生直接接觸,但他也加了小心,令暗影人員小心盯梢,監視這些人的一舉一動。
    翌日,上午,唐寅正在房里翻看傳報,意間現身邊似乎少了點什么。他放下手中的一份傳報,扭頭向四周瞧了瞧,想了一會才猛然想起,從早上到現在還沒有見過尹蘭。
    平時,除了阿三阿四,尹蘭都是第一個過來向他報到的,今天卻很是反常,直到現在都沒看到她的身影,這讓早已習慣了有她在身邊的唐寅反而不習慣起來。
    他抬頭看向門外,喚道:“阿三!”
    聽聞話音,阿三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插手施禮道:“大王有何吩咐?”
    “哦,也沒什么。”唐寅狀似隨意地問道:“尹蘭呢?今天怎么沒有看到她?不會是在房中閉門反省吧!”現在想想,他也覺得昨晚對她的斥責有些重了,心中亦感愧疚。
    阿三回道:“大王,尹蘭姑娘一早就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屬下也不清楚。”
    “出去了?”唐寅面露疑惑,大清早的,她能去哪?不會是……去找肖五算賬了吧?想到這里,唐寅心中頓是一震,立即站起身形,問道:“客棧那邊的暗影兄弟可有消息傳回?”
    阿三怔怔地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啊。”
    正當唐寅要繼續問,這時候,門外傳來阿四的話音:“尹蘭姑娘,你來了!”
    “是!四將軍,我要見大王!”隨著尹蘭清脆的聲音,她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進來。
    看到尹蘭,唐寅起來的心總算落了下去,人也隨之坐回到鋪墊上,并向阿三揮了下手。
    后者會意,轉身走了出去,在路過尹蘭身邊的時候,他嘴角揚了揚,低聲說道:“大王剛剛還有問起你呢。”說完,也不等尹蘭接話,他快步走出房。
    阿三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尹蘭甚是受用,心中也頗感溫暖。她把臉上浮現出來的笑意強忍回去,滿面正色地來到唐寅近前,插手施禮道:“屬下見過大王!”
    唐寅沒有抬頭,繼續看著手中的戰報,心不在焉地說道:“聽說你早上就出去了,去了哪里?”
    大王是在關心自己嗎?尹蘭差點把心里話問出口,她吞了口唾沫,隨后伸手入懷,掏出一塊玉佩,小心翼翼地遞到唐寅面前,說道:“大王,屬下早晨出去就是為了追查這塊玉佩的出處。”
    “玉佩?”唐寅好奇地看眼尹蘭手心中的玉佩,接過來,仔細打量。在他手指接觸到玉佩的一瞬間,他便可以斷定,這不是一塊普通的玉佩,因為玉佩不是冰的,而是溫的。
    玉佩的溫熱并非由尹蘭的體溫造成,而是自內而外的散出來。他下意識地說道:“是溫玉!”
    “是的,大王!這塊玉佩,正是由萬年溫玉打造而成。”尹蘭正色說道。
    溫玉只生在火山的熔洞之內,大多數的溫玉都會被火山的巖漿所融化,能存留下來的已經很少,而能存留過萬年的溫玉更是鳳毛麟角,這也正是萬年溫玉的珍貴之處。
    聽尹蘭說這是塊萬年溫玉,唐寅看得更加仔細。玉佩是呈乳白色,半透明狀,但里面有許多錯綜復雜的紅線,看上去就像融入玉石里的血絲。
    再看玉身上的雕琢,一面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另一面則刻著一個川。
    唐寅邊打量邊問道:“這塊玉佩是從哪弄來的?”
    尹蘭一一頓地說道:“肖五的身上。”
    唐寅聞言,挑起眉毛,抬頭看向尹蘭。
    他本想問她是怎么從肖五身上偷來的,可轉念一想,他二人在床上你拉我扯那么久,以尹蘭的機靈,趁亂從肖五身上摸下這塊玉佩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他若有所思地喃喃說道:“這個肖五,還真是個富貴人家的公子哥呢,這種珍稀的玉石,我大風的王宮里也沒有幾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