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64

  第七六十四章
    “大王,肖五的出身并不像大王說的這么簡單啊!萬年溫玉,價值連城,若是普通的富貴人家得到這樣的珍寶,都得當成傳家寶奉起來,又怎會隨隨便便的帶在身上?”
    尹蘭正色說道:“早上,屬下特意拿著這塊玉佩去了玉井最大的當鋪,當鋪的掌柜親自見屬下,開口就是十萬兩銀子,而且還可以再議。【】_--屬下詢問掌柜這塊玉佩的出處,據掌柜稱,這塊玉佩很有可能是出自于川國的王族。”
    唐寅拿著玉佩的手明顯一震,疑道:“川國的王族?你是說,肖五是……”
    尹蘭急聲說道:“大王,川國的王姓就是肖,屬下有去查過,川王膝下共有十六位子女,排在第五位的,是川王最喜愛的公主——紅袖公主,紅袖公主的本名叫肖香,若是屬下推斷沒錯的話,這個肖五,恐怕就是紅袖公主本人——肖香!”
    肖五是肖香?唐寅臉上的疑惑更重,說道:“既然是公主,那一定是女子,是肖五是男人啊!”
    尹蘭說道:“大王,屬下早就說過了,肖五不是男人,是女子喬裝改扮的!”
    “你確定?”
    “是的!昨天晚上,屬下和她在床榻上糾纏那么久,她是男是女,難道屬下還能分辨不出來嗎?”尹蘭身子前傾,急道:“大王趕快下令吧,派兵圍住客棧,擒拿肖香!”
    唐寅搖頭而笑,說道:“就算她是女子,就算她身上的這塊玉佩確實出自川國王族,但也不代表她就是川國的公主,就是肖香啊!”
    尹蘭說道:“可是常人身邊根本不可能會有那么多的靈武高手做護衛!”
    這句話算是說到點子上了,肖五身邊的靈武高手的確太多了些,那四人,隨便挑出一個都屬頂尖級的,尤其是其中的黑衣蒙面人,修為至少在靈空境往上,這種級別的修靈者,恐怕除了王族,再沒有什么人能雇傭得起,也沒什么人有那個資格和威望去雇傭。
    唐寅緩緩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沒錯,如此來分析,肖五是肖香的可能性很大。”
    見大王開始贊成自己的觀點,尹蘭顯得異常興奮,急聲說道:“那大王趕快下令捉人吧!”
    唐寅一笑,說道:“即便肖五是肖香,我也不能派兵去捉啊!”
    尹蘭怔住,忙追問道:“大王,這是為何?”
    唐寅聳肩說道:“早在對桓征戰的時候,我國就已經和川國談和了,這次對安用兵,川國又一直未插手,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抓川國的公主呢?”
    “可是……可是堂堂的川國公主,絕對不會緣故的冒著那么大的風險秘密潛入玉井,她肯定是別有居心、另有所圖才對,沒準她到川口郡來,就是代表川國來支持這里的安軍殘部,大王萬萬不可置之不理啊!”尹蘭急得滿面通紅,連連搓手。{/友上傳更新}
    是啊!唐寅心中明鏡似的,尹蘭分析的很有道理,不過,若是動武去抓肖香,疑是對川國宣戰,現在的風國已經做好這個準備了嗎?答應當然是否定的,連安地都沒有穩固下來,風國還何談對川戰爭?雖然不想示弱,但事實就是如此,唐寅也沒有辦法。他攤了攤雙手,奈地苦笑道:“你說她別有居心、另有所圖,可有證據?”
    “這……屬下暫時還沒有現……”尹蘭慢慢垂下頭。
    “沒有任何的證據,平白故的抓了川國公主,那會不會把川國的大軍也一并引來呢?”
    唐寅嘆息了一聲,說道:“現在我國內部不穩,安地又未鞏固,一旦與川國交戰,又能有幾成取勝的把握,這些你都考慮過嗎?”
    “這……”尹蘭只想著把肖五抓住,好出自己在她手上受辱的這口惡氣,至于會不會因此而引風川兩國之間的國戰,她還真沒想過那么多。此時聽唐寅這么一問,她啞口言。
    見她垂不語,唐寅微微一笑,站起身形,繞過桌案,邊向外走邊甩頭說道:“走吧!”
    尹蘭回神,急忙跟上唐寅,問道:“大王要去哪?”
    “如果不知道肖五的身份也就罷了,既然知道她可能是川國的公主,我們總得要去拜訪一下人家,確認一下嘛!”唐寅笑吟吟地說道。
    尹蘭暗暗咧嘴,她面露難色地問道:“大王,屬下……還是不要去了吧……”若再次見到肖五,她不確定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唐寅理解她的心思,淡然一笑,道:“不想去,就留下吧,也省得碰面時尷尬!”
    尹蘭咬了咬嘴唇,最后把心一橫,不服輸地說道:“也沒什么好尷尬的,屬下陪大王一起去!”
    唐寅贊賞了看了她一眼,未在說話,邁步走出房。
    等唐寅趕到客棧的時候,出人意料的竟然撲了個空,肖五等人根本不在客棧里,他們所下榻的幾間客房都被收拾得干干凈凈,沒留下任何的痕跡。
    在客棧的周圍,暗影已經布置下眼線,如果肖五他們有離開客棧,唐寅這邊應該第一時間接到消息才對,可是暗影卻毫動靜。
    在唐寅的示意下,尹蘭立刻走出客棧,找到附近的暗影探子們,詢問他們肖五等人到底什么時候走的,為何沒有傳報?
    暗影探子們一個個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們根本就沒看到肖五等人離開客棧,至于對方為什么不在客棧里,他們也說不清楚。
    尹蘭問了半天也沒問出個所以然,最后只能奈地回到客棧里,見到唐寅后,把實情轉告給他。
    唐寅差點當場氣樂了,五個大活人,竟然在暗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而暗影卻對此毫察覺,這簡直就是對自己的羞辱。
    他側頭說道:“查!把他們住過的房間都給我仔細搜查一遍,看看有留下線索。”
    “是!”隨行的暗箭人員和侍衛們齊齊應了一聲,隨即對幾處房間進行詳細的搜查。
    人已不在這里,唐寅也沒有再留下去的必要,他正打算離開客棧,這時候,一名暗箭人員快步跑上前,急聲說道:“大王,床榻的被褥下有封信。”
    “哦?”唐寅停下腳步,接過信封一瞧,上面有四個大:唐兄親啟。
    這是給自己的信,聽稱呼,應該是肖五寫的。唐寅瞇了瞇眼睛,正要拆開信封,一旁的尹蘭急忙攔阻道:“大王小心有詐!”
    唐寅樂了,反問道:“難道她還會在信中投毒不成?”“大王也不可不防啊!”“沒事,就算有毒,又有何懼!”唐寅滿不在乎,把信封撕開,抽出里面的信紙,展開細瞧。
    此信確實是肖五所寫,工工整整的秀娟小,但筆劃之中又不失飛揚的英氣。
    “能在玉井與風王殿下相見,實乃人生一大幸事,此次安地之旅,實屬不虛此行。本宮慕名殿下已久,這次有緣相遇,果見殿下名不虛傳。
    本宮斗膽,欲與殿下訂一賭約,三日之內,本宮將盜光玉井銀庫,若成功,則本宮勝,若不成,則本宮負,屆時,負者需滿足勝者一要求,任何要求,不知殿下可有膽一試?
    此外,本宮還有一事相求,本宮所戴玉佩乃父王贈與,物輕情重,還請尹蘭小姐能善加保管,萬不可遺失,切記、切記,本宮在此多謝。”
    在信件的結尾,署名為‘紅袖公主’。
    看過這封信后,唐寅撲哧一聲笑了,這下好,事情變得簡單了,肖五主動承認她就是紅袖公主,自己也不必再派人去查了。
    “大王,信上寫的什么?”尹蘭在旁好奇地問道。
    “自己看看吧,里面還有特意到你呢。”唐寅笑呵呵地把信紙遞給尹蘭。
    后者連忙接過,從頭到尾仔細看過一遍后,她撇了撇嘴角,氣呼呼地嘟囔道:“果然是川國的五公主肖香……既然這塊玉佩對她這么重要,我就更不能還她了!摔碎了也不給她。”
    聽著她的氣話,唐寅搖頭而笑,接著又陷入沉思。在信中,肖香可有到要在三日之內盜光玉井城內的庫銀。
    當安軍撤離玉井的時候,把銀庫都已經搬光了,里是空的,半分銀子都沒有,隨著風軍的到來,銀庫里才有了存銀,但那是風軍一路打到玉井沿途所得的戰利品以及風軍自身的軍餉,數額巨大,也是萬萬容不得出現閃失的。
    唐寅沉思了片刻,他哼笑出聲,向左右揮手道:“走!回郡府!”
    返回郡府后,唐寅立刻下令,召集第九軍和新軍眾將,商議軍務。
    等到兩軍的將領們都到齊,唐寅把肖香的這封信拿出來,交于眾人傳,同時含笑道:“大家都說說吧,這位刁蠻的川國公主有沒有可能在三日內偷光銀庫里的存銀?”
    “大王,這是什么回事,川國的紅袖公主現在在玉井嗎?”齊橫看過信后,抖著信紙問道。
    唐寅點點頭,并向尹蘭使個眼色。尹蘭會意,隨即把事情的經過大致講述了一遍,當然,關于暗影的一切她都避而不談,把暗影的人改說成侍衛營的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