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65

  ~日期:~1o月17日~
    ,nbsp;“什么?”聽聞機巧山莊遭受三堂口和眾多游俠的偷襲,夏語芙臉色劇變,人也下意識地站了起來,緊張地急聲說道:“那……那現在山莊怎么樣?”
    唐寅微微一笑,沖著她擺擺手,示意她落座,而后悠然說道:“你幫我取下龍鱗落,對一部分寧人而言,你自然會成為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你在我這里,寧人不敢來,找機巧山莊報復這并不希奇,也早在我的預料之中,放心吧,我已安排兵力埋伏在**山下,那些找麻煩的游俠連機巧山莊都沒接近,就被我軍除掉了。【】”以機巧山莊做誘餌,吸引寧國游俠中的頑固派來自投羅,也不失為一個上佳的手段。當然,后面這句話唐寅是不會說給夏語芙聽的。
    得知山莊沒事,夏語芙長出一口氣,緩緩坐了下去,沉默片刻,她抬起頭來,對上唐寅的目光,問道:“這次你又殺了多少人?”
    “沒有多少,十來人吧!”唐寅一邊輕拍鳳羽歸,一邊輕描淡寫地說道。頓了片刻,他又問道:“語芙小姐,這鳳羽歸算不算是暗器中的極品?”
    “算不上,充其量是上品。”夏語芙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然后皺著眉頭,喃喃說道:“又死了余名游俠……這筆帳,寧人不會記在你的頭上,只會記在機巧山莊身上,以后,山莊怕是永寧日了。”
    “我有個主意,機巧山莊可以搬到鹽城去。在鹽城旁,山嶺縱橫,容下區區一座山莊,綽綽有余。當然,興建山莊的費用可皆由我來出。”說完,唐寅又把話題引到暗器上,問道:“不知在語芙小姐看來,什么樣的暗器才算是個中極品呢?”
    “動即斃命,讓人防可防,躲可躲的暗器方算極品。”夏語芙冷著臉說道:“機巧山莊建于**山上已有余年,乃是祖業,豈是說棄就棄的,父親絕不會同意把山莊搬到你風國去的!”
    “那可不一定啊!令尊喜歡過太平安逸的日子,而機巧山莊若是位于寧國,以后將永寧日,我風軍也不可能長時間駐守在**山下,只有搬到鹽城,受都城中央軍的保護,機巧山莊才能安享太平。”唐寅折睛,問道:“語芙小姐能否制出暗器中的極品?”
    “哼!”夏語芙冷笑一聲,說道:“即使會制,我也不會為你制造的,讓你拿著我的暗器去殺寧人!”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傲然說道:“語芙小姐太高估寧國了,就目前寧國的軍力而言,已不需要我親自上陣。現在距離我軍攻破寧都良州的日子,已屈指可數!”
    夏語芙直勾勾地盯著唐寅良久,幽幽說道:“也許,當初我真的不應該救你。”
    “你錯了,如果我死了,風寧之間的戰爭可能要持續數十年甚至數年都法了解,那樣,兩國不知道要戰死戰傷多少人,只有其中一方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吞并另外一方,兩國之間的戰爭才會真正結束,兩國的姓也才能真正過上太平安穩的日子。”
    從這個角度來詮釋風寧戰爭,倒是夏語芙以前從未想過的。她先是陷入沉思,當她看到唐寅嘴角那自信的微笑時,也不知道為什么,胸口就是塞滿怒火。她沉聲問道:“那為何不是寧滅風,而要風吞寧?”
    唐寅若有所思的仰起頭,喃喃說道:“以前,似乎也有人這樣問過我。”
    “誰?”
    “玲瓏姑娘!”
    “是她?”
    “你認識她嗎?”唐寅好奇地問道。
    夏語芙搖搖頭,說道:“有耳聞,但沒有見過。”她皺起眉頭,驚訝道:“你見過她……這么說,你把她殺了?”
    唐寅一笑,說道:“并沒有,她現在可是好端端的在鹽城生活呢。對了,風國要效仿寧國,建立靈武學院,鹽城的靈武學院正在建造中,等建好之后,玲瓏姑娘會是那里的老師之一!”
    夏語芙難以置信地瞪著他,玲瓏姑娘會投靠風國,那怎么可能?她呆了片刻,搖頭說道:“你在撒謊。”
    “呵呵,如果你不信,等你隨我回鹽城后,我會把她引見給你,我想,以你倆的個性,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唐寅臉上的笑容變的柔和許多。
    他說的如此肯定,由不得夏語芙不相信。過了一會,她反應過來,質問道:“誰說我要隨你回風國了?”
    唐寅折睛,笑道:“機巧山莊都要搬到鹽城,難道你要自己留在這里嗎?”
    “我說了,父親不會同意……”
    “令尊一定會的!”唐寅站起身,繞過桌案,走到夏語芙的背后,雙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彎下腰身,湊近她的耳邊,柔聲說道:“我說到做到!你也要做好準備,以后,你我二人要在一起共事許久,盡快改變你對我冷冰冰又陰陽怪氣的態度,不然我不舒服,你自己也很累,不是嗎?”稍頓片刻,他又想是念魔咒似的低聲道:“其實你是關心的,你只是自己還沒有察覺罷了……”
    唐寅的話未說完,夏語芙面前的飯碗已向后飛去。
    咣當!
    飯碗沒有砸中唐寅,掉在地上,摔個稀碎。她回頭一瞧,本是在她背后的唐寅已憑空消失,爽朗的笑聲由房外傳來:“好好琢磨一下鳳羽歸,消你能研究出比這更好的暗器!”
    “去死!”夏語芙想也沒想,抓起唐寅留下的鳳羽歸,惡狠狠地扔了出去。
    當然,她是扔不掉唐寅送來的東西的。
    很快,守在門口的侍衛就必恭必敬的把鳳羽歸捧了出來,小心翼翼地放到她的面前。
    夏語芙沒好氣地一把搶過來,正要再向外扔,最后還是泄氣地放回桌上,她知道,就算自己扔掉一次,外面的侍衛也會揀回一次,白費力氣。她倍感乏力地癱坐在椅子上,第一零一次的感嘆,自己怎么會這么倒霉,惹上唐寅這個君主不象君主、瘋子又不象瘋子的大煞星。
    唐寅還真沒騙夏語芙,他果然成功說服夏杰,讓機巧山莊搬到了鹽城。
    他沒有使用花言巧語,也沒有動用武力威脅,甚至都未曾親自出面,只是安排程錦前往**山,勸說夏杰。
    第一次登門拜訪,程錦出的請求被夏杰嚴詞拒絕♀早在預料之中,唐寅也有醒過他。
    當天中午,他讓人把十多具游俠的尸體搬到機巧山莊,告訴夏杰,這些都是前來偷襲山莊的游俠,被風軍代為解決了。傍晚,他又令人搬去二十多具尸體,還是說同樣的話☆夜,他讓人搬去五十多具尸體,等到第二天一大早,風軍搬來的尸體已有上具之多。
    用程錦的話講,如果機巧山莊不搬走,上門來報復的游俠會越來越多,不過機巧山莊不會有危險,死掉的只會是那些找麻煩的游俠,機巧山莊若留在**山,就等于是要把寧國全部的游俠統統都害死。
    夏杰并不怕死,如果風軍動用武力威脅他,打死他也不會把山莊搬走,但要命的是風軍并沒有威脅他,反而還打著幫忙的旗號埋伏在**山下,來人就殺,夏杰明白,游俠都不是單獨的個體,死一個,會有一群朋友前來報仇,被風軍殺死的游俠越多,含恨而來的游俠也會越來越眾,這根本沒有頭,要么風軍死光,要么游俠死光,當然,風軍是死不光的,游俠也不可能與正規的中央軍相抗衡。
    沒有什么能*夏杰搬家,除了他心里的罪惡感。唐寅也正是利用這一點來強迫夏杰乖乖就范。
    為了解決機巧山莊這件事,唐寅還特意多留在寧陽兩日,直至確認夏杰肯搬往風國,他才揮師西進,向臥虎關進。
    夏語芙沒有離開風軍,被唐寅留在了身邊,已經知道山莊要搬到風國鹽城,夏語芙的去意也就越來越弱,現在,她相當于是被捆在了唐寅身邊,處可去。
    另外,被緊急召來的玄望也到了風軍,唐寅直接把三堂口的暗器每樣一個丟給他,讓他慢慢研究,最好是能成批量的制造出來。
    不過經過玄望的研究,很快給了唐寅準確的答復,龍鱗落、鳳羽歸、碎心針都不是可以批量生產的東西,以風**械司的制造水平,別說批量生產,就算是想造出其中任意一樣都得需要花費個一年半載的時間。
    構成三種暗器的零件太多也太精密,能掌握此種手藝的人才,算上玄望在內,軍械司里也不過三個,即便是他們三人,也得摸索著制造這些零件,耗時又耗力。
    聽完玄望的答復,唐寅只回了四個:“一群蠢材!”
    現在,他只能指望夏語芙,如果有夏語芙指導軍械司,疑會讓風國的軍械司更上一層樓。但是,這也得花時間。現在夏語芙是不再出離開的請求了,但對他和對風國的敵意依然很強,要如何感化她,唐寅也想不出個十拿九穩的主意。
    不管夏語芙肯不肯真心歸順風國,但仗總還是要打的,臥虎關之戰已迫在眉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