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66

  第七六十六章
    唐寅還沒有自作多情到認為只和自己見過兩面的肖香會中意自己,那么,就像任笑分析的那樣,她訂下這樣的賭約肯定是另有所圖,可她圖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也正因為這樣,在看到存銀還在后,他的心情非但沒有輕松下來,反而還變得越凝重。【】[]{/友上傳更新}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因為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生什么變故。
    當唐寅帶著眾人離開地窖時,正好過了亥時,己方的存銀未丟,這次的賭約已經是他贏了。
    人們喜笑顏開,葉堂和高宇二將樂呵呵地走到唐寅身邊,說道:“大王,川國公主目中人,這回我們算是挫了她的銳氣,等大王見到她時,可得好好羞臊她一番!”
    唐寅嘴角撇了撇,轉頭看了葉、高二將一眼。他眨眨眼睛,猛然,腦中靈光一閃,他恍惚間意識到了什么。他瞇縫起雙目,問道:“第九軍營地目前是由誰在坐鎮?”
    第九軍的主帥齊橫在這里,兩位副帥葉堂和高宇也在這,軍營里哪里還有什么坐鎮之人?聽聞他的問話,葉堂、高宇心頭一顫,互相看看,未敢應話。
    齊橫上前一步,小聲說道:“大王,末將和葉、高兩位兄弟都擔心銀庫的安全,城外的軍營……暫時、暫時人坐鎮!”
    唐寅皺緊眉頭,眼珠轉了轉,突然急聲說道:“遭了!”
    在場的眾人臉色同是一變,不明白他這聲遭了是什么意思。就在人們還沒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唐寅沉聲下令道:“暗箭留守郡府,其余人等,隨我立刻趕往第九軍營地!”
    說話之間,唐寅已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齊橫急忙快步追上唐寅,問道:“大王擔心……我軍營地會遭襲?”
    “沒錯!”
    “可是,玉井附近并沒有現敵軍,我軍的營地,應該……應該不會遇襲吧……”齊橫滿臉不解地說道。shouda8
    “你以為偷襲一軍的營地非得要動用大軍嗎?新軍的前車之鑒你這么快就忘了嗎?”唐寅頭也不回地冷聲質問道。
    唐寅的反應已經夠快了,思維也算夠敏銳了,此時他意識到肖香的賭約很可能是調虎離山之計,故意把己方的注意力吸引到城內,導致城外的軍營疏于防范,給敵人留出可乘之機。--
    只可惜,他現在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晚了。
    當唐寅率領著一干風軍將領走出郡府時,抬頭一瞧,東城那邊已呈現出亮光。現在正是深夜,天當然不會亮,人們攏目觀瞧,那哪里是亮光,而是火光。
    只見東城那邊,天空已被燒得紅彤彤的一片,同時濃煙滾滾,直沖云霄。人們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齊橫還下意識地抬起手來,用力揉揉自己的雙目。
    樂天和艾嘉亦是膛目結舌,喃喃說道:“那……那里似乎是第九軍的駐地……”
    他二人話音剛落,就聽街道上馬蹄聲陣陣,緊接著,一名風兵騎著快馬飛奔而來,到了唐寅等人近前后,撲通一聲從馬背上翻了下來,他趴在地上,都等不及站起,便沖著樂天連聲大叫道:“將軍,大事不好,第九軍營地遇襲,軍中糧倉被燒!”
    這一句話,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倒吸口涼氣。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想不到還真被大王言中了,駐扎于城外的第九軍果然遇襲。剛剛坐上戰馬的唐寅握緊韁繩,牙關咬得咯咯作響。
    現在他終于明白肖香為何要與自己訂下這個必輸疑的賭約了,她壓根就沒打算要贏,她的目的只有一個,調虎離山。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這哪里是賭約啊,簡直就是對自己的戲弄!
    猛然間就聽嘭的一聲悶聲,戰馬的韁繩竟在唐寅的手掌中被他硬生生的捏斷,他眼中跳躍著熊熊的火光,臉色陰沉得嚇人,他對齊橫等人喝道:“你等即刻趕回營地,搶救糧倉,能救多少救多少,快!”
    可是,此時再回營地,哪里還來得及?偷營的人的確不多,但個個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他們的目標也不是和第九軍將士們廝殺、纏斗,就是放火燒糧倉,等火勢一起,這些偷營的修靈者們片刻都不停留,見好就收,馬上撤退。
    第九軍也有派出軍兵追殺,但重裝騎兵畢竟不是輕騎兵,度想快也快不起來,第九軍足足追殺出五里之遙,最后卻是功而返。
    假訂賭約,真襲第九軍的城外駐地,這確實是肖香的計謀。在風軍方面想來,她的計謀已經成功,這時候肯定早跑了,可實際上,肖香非但沒有走,而且就潛伏在郡府附近。
    看到以唐寅為的風軍將領們風風火火的沖出郡府,直奔城外的第九軍駐地,肖香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身邊的一名中年人身子貼著房檐慢慢蹭到她近前,低聲說道:“風人果然被公主牽著鼻子走了,現在郡府內空虛,正是我們奪銀的好機會。”
    “藏銀的地方都弄清楚了嗎?”
    “屬下已派人查得一清二楚,絕對錯不了。”中年人自信滿滿地說道。
    肖香點點頭,側頭笑道:“既然如此,也該輪到我們動手了!”
    說著話,她的目光移到黑衣蒙面人身上,她頷柔聲說道:“黑先生,這次能不能成功奪下風軍的軍餉,本宮就全倚仗你了。”
    黑衣蒙面人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下頭。
    他們一行五人,從房檐上跳回到院中,在這間不大的院子里,或坐或站還有二十多名姓打扮的大漢,這些人一個個雙目倍亮,內行人一看就知道他們皆是修為精湛的修靈者。
    肖香向眾人甩了下頭,然后帶著他們由后門走出院落,快地向不遠處的郡府奔去。他們不敢走郡府的正門,悄悄繞到郡府的后身,翻院墻跳了進去。
    現在,郡府內的侍衛大多已隨唐寅去往城外的駐地,府內防衛空虛,正好給了他們這些人可乘之機。
    這些修靈者經驗十足,進入郡府后,并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先就地隱藏起來,確認沒有埋伏,也沒有引起敵人的注意后,這才紛紛從暗處走出來,一同向郡府的地窖而去。
    當他們穿過后院,要進入中庭的時候,前面正好走過來一支侍衛的巡邏隊。
    風國侍衛營中的侍衛可都是在全軍范圍內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之士,雖不能說人人都是修靈者,但修靈者也是占大多數。
    雖說肖香等人隱藏的度已經夠快,但還是引起侍衛們的警覺。
    為的小隊長雙目射出精光,施放出洞察之術,立刻現前方有靈壓的存在。他本能反應的抽出佩劍,大聲喝問道:“前面什么人?快出來!”
    他一亮劍,后面的侍衛們也紛紛把佩劍抽了出來。見狀,肖香意識到己方已法再隱藏下去,她向周圍的眾人甩了下頭,斬釘截鐵地說道:“殺光一切妨礙我們的人!”
    隨著她一聲令下,眾修靈者們一擁而出,齊齊向前面的巡邏隊撲去。肖香身邊的一名中年人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人未到,靈武技能先至,漫天的靈刃向侍衛們席卷而來。
    眾侍衛心頭一顫,人們來不及細想,只能施放靈武技能應對。
    可惜的是他們的修為與中年人相差懸殊,雙方的靈武技能接觸到一起,侍衛們所施放的靈刺、靈刃瞬間化為烏有,而中年人所施放的靈刃則去勢不減,繼續向前飛射過去。
    撲、撲、撲!一時間,靈刃破甲之聲不絕于耳,四名侍衛當場應聲倒地,低頭再看他們的身上,滿是大大小小的血口子,四肢抽搐,人已經不行了。
    剩下的幾名侍衛心頭大駭,人們一邊大叫著一邊持劍沖上去,與中年人和眾多的修靈者戰到一處,另有一人則轉身往回跑,想去給己方的同伴們報信。
    他跑出還沒有幾步,人群中突然射出一道電光,就聽撲哧一聲,電光沒入那名侍衛的后心,他狂奔的身形也隨之翻滾在地,顫抖了幾下,便沒了動靜。
    中年人面帶冷笑,快步走上前來,從侍衛的尸體上拔下自己甩出的靈劍,然后回頭向眾人說道:“藏銀子的地窖就在前面,大家隨我一鼓作氣殺過去!”
    “吼——”
    眾修靈者齊聲喊喝,跟隨中年人,卯足了力氣往前飛奔。
    等他們趕到地窖的入口處時,這里已站有不下名的風國侍衛,人們列好整齊的隊形,手中端著清一色的連弩,嚴陣以待。
    呦!想不到風國侍衛反應還挺快的,這么快就擺好了陣勢。不過通過侍衛的人數也能看得出來,郡府內的確空虛,可戰的人員估計也都在這里了。
    中年人哼笑一聲,罩起靈鎧的同時,旁若人的向前走去。
    這余名侍衛的頭目名叫張響,在侍衛營中掛千夫長軍銜。張響凝視著前方大搖大擺走過來的中年人,他眼中精光一閃,大聲喝道:“放箭!射殺來敵!”